在座的三人听完她说的再联想到自己打听来的,见她不愿提起展云飞,而且一说起他就满脸厌恶恼怒,便以为是展云飞对她纠缠不休,想来一个十八、九岁从前都单纯如白纸的小姑娘遇上了那样的男人,受了惊不敢唱歌也是有的,那展云飞当街喊着还真是……

    而那萧雨娟,她说的也和她们知道的完全吻合,从她们相识以来,她就搬出了家,看来的确是和萧雨娟不和的。

    这么一想,便觉得她也是有可原,并不是那种风尘女人,而且明明那么能干聪明,却经历这些,有那样的一个妹妹,还不被家里认可赶出来,也的确让人不平。

    最先说起的陶荷拉住语聆的手,“你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妹妹是你妹妹,你是你,我们只是最初有些惊讶你们竟然是姐妹,但也绝没有把你们放在一起。诶,其实人人以为我们这些太太荣华富贵过得滋润,可谁知道我们的无奈呢!我之前这样说,也只是一时感叹,绝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语聆恢复了神色,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你放心,我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随即,垂眼帮她们已经空了的杯中添上凉茶,低垂的眼睑掩盖了她眼中的绪。

    她们可能的确不会为了那些事而看不起她,但是今天的事有一就会有二,没有哪一个妻子会愿意自己的丈夫家中有姨太太,到了外面还去看别的女人,女人的敌意,常常是没有明确的理由的。桐城就那么点大,萧雨娟和萧雨凤的“光辉事迹”有心人一问便知。尽管刚才她故意说话留三分,引导她们往自己希望的地方想去,但是还有一句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对了,你这店里挂满了衣服,怎么还如此勤快地做衣裳啊!”李姐见气氛低沉,爽朗地笑起来,指着语聆膝盖上的布料问。

    语聆也知道她的用意,笑着回答她的话,“这是上海那边订制的,因为时间紧,所以在赶工呢!”

    “上海?”这回真的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你难道上海那边也有生意?”

    “怎么可能!这是严家的儿媳妇周玲玉周姐姐写信过来让我帮她和她朋友做的!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把生意做到上海去!光这小小的晴天我都管不过来呢!”语聆很平常地说着,她们的惊讶她看在眼里,却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上海,无论是对现在还是将来的人来说,那都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

    “严家?你说的是‘那个’严家?”蒋宜瞪大了眼睛问。她们家在城南也算根基深厚,而严家,实在是太常听丈夫公公说起了。

    “是啊,说起来,周姐姐还是晴天的第一位顾客呢!她女儿溪儿也很是可!”语聆说起周玲玉母女,脸上真心的笑容又重新回来,“这次也是,她不但自己大老远地送信过来,还帮我介绍了好几单生意!”这么久了,她也对严家有了了解,有时候,“名人效应”还是十分有用的。

    李姐三人见她这样,心下忍不住暗暗惊叹,没想到,萧雨凤的本事竟然比她们想象的还大,要知道,其他人家可不像不识好歹的展家,严家有多大的能耐,他们不清楚全部,也知道六七分,而这些,也够让他们羡慕的了!

    “不过我看那严家的上海媳妇过来穿的可都是洋装,难道她们家的女儿反而和我们这里穿的一样?”陶荷好奇地问。

    “也是洋装啊!小女孩嘛,总是喜欢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一样,最穿漂亮裙子的!”语聆举了举手中的半成品,示意这是件洋装。

    李姐立刻接过她手里的衣服,看了几圈才发现竟然真的是一条洋装小裙子,光看这半成品就觉得很是俏皮可,“看你这里卖的都是规规矩矩的衣裳,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做洋装!”而且重点是,连上海人也觉得好看的洋装!

    “什么叫规规矩矩的衣裳?洋装就不规矩了?”语聆笑她,“我是怕做出来没人买啊!毕竟大家都习惯了穿这些传统的衣服。要是你喜欢,我也可以给你家黎儿做一公主裙!”

    “那感好啊!”李姐高兴地一拍掌,“我可是说真的,和你说定了啊!等你做完这些,可要给我们黎儿也做一!”

    语聆连连应好,李姐嘴快子直,人却也是最好的。她这般稀罕,有周玲玉“潮流”的成分在,但也是因为刚才的事吧!

    李姐三人坐了大半个下午才走,语聆被最初的事影响了心也没心思做多少活,她知道这不怪她们,别说这些正室太太对“歌女”的不喜是正常的,就连她和她们之间,虽然谈得来,却也不是多深的友,只是建立在生意往来上而已。

    摇摇头,只能说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也不能被这些事影响了效率,送走了李姐她们,语聆又强迫自己定下心来完成那件半成品。

    只是,这件衣服注定了一波三折,好不容易定下了心,才做了不久,云翔又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雨凤,都做了一天了,别做了!”云翔今天很是高兴,一进来就夺走了她手里的针线。

    “我今天可是真的什么都没做,这衣服一下午了还一个样子呢!”语聆抬头,无奈地说道。

    “啊呀,那也不急在这一时,走,我带你去见几个人!”云翔也不管她的表,将东西放到一边,就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语聆来不及说话就被他拉了出去。

    “这就是你让我来的地方?”语聆被云翔一路拉到全福楼前,看着那个熟悉的招牌抽了抽嘴角,这地方已经是他们除了店铺和家之外最熟悉的地方了。

    “进去吧,他们应该已经在了!”云翔笑得开心,不等语聆再说一句,就把她拉上了二楼。

    “嫂子!”一进二楼包厢,语聆还没看清云翔口中的“他们”是谁,就被响亮的一声“嫂子”给定在了那里。

    僵硬地转过脖子看向旁边笑得心花怒放的云翔,她确定他们没有走错房间,只是……这是怎么回事?

    “雨凤,他们就是我之前解散的夜枭队成员,除了有些人已经跟了天尧,其余的我又把他们组织起来了!”云翔拉着雨凤走到他们面前,很是骄傲地笑着给她介绍。

    听到他的话,语聆的脑子这才有些转过弯来,之前他们就有商量着组织一个团队,专门培训他们,然后分放到各个店铺,形成专属于凤翔特色的专业员工团队,只是没想到的是,云翔这家伙,竟然把夜枭队给搞了过来……

    “你放心,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夜枭队了,我们培训完后,肯定是一支新的专业员工队伍!”云翔看着语聆,出声打消了她的顾虑,“他们其实原本也都是穷人家出,并不是真的为非作歹的人!”

    语聆也只是想象到《苍天有泪》里的夜枭队有一天成为开口“欢迎光临”,闭口“请问……”的人,觉得那个场面实在太诡异。对于眼前这些平均年龄只有20岁左右的小伙子们却没有真正的偏见,何况……“我什么时候不放心啦,要不放心也是不放心那个‘无恶不作’的夜枭队队长才是!”

    云翔听到语聆的话,立刻知道她是不介意他们的了,笑着拉她入座,“你们也都坐吧!”

    “诶好!谢谢大哥嫂子!”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语聆抬头一看,竟然是布庄的伙计许坚明。

    “谢谢大哥嫂子!”剩下的人也有样学样一齐笑嘻嘻地说道。

    语聆被一群大男人叫嫂子,羞得满脸通红,狠狠地掐了一把边的人,咬着牙低声骂道:“你和他们胡说什么呢!”

    “我哪里胡说了!不是你说的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云翔笑得光灿烂,只是被掐的瞬间僵了僵嘴角。

    语聆被他的歪解弄得气闷,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再说什么,转头对着大家笑道:“我叫萧雨凤,你们以后就叫我名字吧!”

    许坚明看了一眼云翔,然后嘻嘻一笑,“展少爷不把我们当下人,我们已经很是感激,但是也不能因此对大嫂不敬啊!”

    大嫂……不敬……语聆对着一群两眼放光的人只觉得两颊温度只升不降,只好把视线转向云翔,却见到他正对着许坚明笑得欣慰,这才知道都是他搞的鬼!

    “云翔!”语聆低声喊他。

    云翔立刻收起脸上的笑,“咳咳……先不说这些了!小二,上菜!”

    “哄——”一桌的人都笑了起来。

    一餐饭,语聆重新认识了“夜枭队”。他们有的孔武有力心直口快,有的读过书上过几年学,有的却腼腆害羞比她还容易脸红……其实他们只是一群还未完全成熟的大男孩,过去为了生计天天在云翔和纪天尧的带领下半夜扰溪口民居,然后间接强迫他们搬家;如今有了新的机会,可以安安稳稳心安理得的有一份好工作,只要你再对他们好一点点,他们就对你感激涕零。

    “其实,近距离接触后,才发现他们都很可。”晚饭后,众人散去,语聆和云翔吹着凉风慢慢地散步回家。

    “嗯,以前只是把他们当下人,从没认真看过他们,现在才发现,这些以前忽视的人是如此鲜明。”云翔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感概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