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六章【捉虫】

    “嗯!”语聆嘴角上扬,握住他放在她腰间的手,“但是……展云飞敢毁我名声,这口气,我还是不出不快!”

    “哦?那你要怎么出气?”云翔很是赞同地问,语气中还带着幸灾乐祸的小兴奋。

    “嗯——”语聆托着腮细细想了想现在的状况,回头两眼亮闪闪地望着他,“云翔,你还想不想要展家?”

    云翔微微一愣,似乎是在犹豫,最后肯定地开口:“我更想试试看只靠我自己会怎么样!”

    语聆有些小小的意外,毕竟虽然他不再和书中一样在展家勾心斗角,但是她一直都知道,他对于那个地方的不舍、不甘并不是完全不存在的。没想到此时他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拒绝了这个大惑。

    不过,语聆轻启红唇,微微一笑,狡猾得像一个狐狸。“我可没说让你回去争家产啊!”

    云翔看着她的笑容只觉得太没有安全感,一般只有她要作弄他时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僵硬着笑脸问:“那是什么意思?”

    语聆哪里看不出他的表,气愤地在他上拍了一下,“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算计你!”

    是啊,你不会算计我,你会对我恶作剧!云翔心里暗暗腹诽,脸上却立刻笑得灿烂,“哪能啊!我怎么会这么想!”

    语聆轻哼,但也不再纠缠,“据我所知,郑老板很不满足只占据城北的况啊!”

    “你的意思不会是……”云翔子微微紧张起来,有些震惊地看着语聆。

    语聆很确定地点点头,“上次雨娟来劝我,让我回到展云飞边,并且劝他同意你和展家长房分家。我当时便觉得奇怪,这展家分不分家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一直那么恨你、恨展家,怎么会突然开窍把你和展云飞区别开来?而且,我记得当时我正和她冷战,她却突然对我起来。”

    云翔听到语聆的话心里暗暗咬牙,竟然撮合她和展云飞!心里暗暗给雨娟添上了一笔,暂时按下不提,而把注意力转到了另一个方面,“你是说……”与她互相对视,云翔从语聆的眼中看到了与心中相同的答案。

    “你要知道,展家,你爹已经老了,下一辈,你比展云飞精明得多。”

    “那萧雨娟为什么要帮郑老板?她让你和展云飞复合,却要帮着郑老板搞倒展家,那你怎么办?那时候,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还没吵架吧?”云翔一时有些接受不过来,一直相安无事的两家,竟然郑家背地里那么多心思?可是说实话,控制整个桐城,这个惑实在很大,当初他自己难道一点儿也没想过吗?

    语聆轻笑,云翔把萧雨娟也想得太聪明了,“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她并不知道郑老板的意图,这种想法,也一定是金银花暗示的,她一定想着,只要把你赶出来了,你的力量就小了,那样就容易报仇了。而郑老板的真正目的,她是绝对不会知道的,甚至,恐怕这主意是郑老板所出,她当时也不清楚,只以为自己想了一个好办法。”

    “展云飞没有能力,他当了家主展家必然危机重重;萧雨娟对我、对展家一直有很深的的敌意,最适合当前锋……现在我分了家,展云飞也顺利地接管了所有的产业,圈子里展家钱庄要倒闭的消息这几也越来越多,以后还会有更多家……这一切看起来,的确都对郑老板有利!而他却一直隐在背后,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云翔开始焦急起来,突然站起把语聆放到边上的椅子上,就打算往外走。

    “诶——你干嘛?”语聆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衣襟。

    “我……”云翔愣住,是啊,他要做什么?“我……不管怎么样,我总得和他说一声。”

    那个“他”自然指的是展祖望了。

    “会有用吗?”语聆抬头,目光清泠地看着他,“在他们眼里,你一直是觊觎家产的那个人,如果现在你跑去和他们说,有人觊觎展家,你来提醒他们,他们可能相信吗?恐怕,以为你又耍花招才最有可能吧!”

    云翔看着语聆理智的目光,好像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心里一片冰凉,垂头丧气地又坐回椅子,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你说的对……就算去说了他们也不会信!”

    语聆探手过去握住他的手,在听到这样消息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保全展家,完全没有趁机抢夺的念头,在他的心里,事实上,展祖望、展家才是更重要的吧?而她,还没说,纪家同样是包藏祸心。

    “展家被击垮,会很伤心吗?”语聆握着他的手问。

    云翔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沉默,手上慢慢用力回握住她的手。“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地方……而且郑家、展家……我当然更偏向展家……”

    语聆嘴角微勾,“那如果是你自己呢?”

    “嗯?”云翔疑惑地抬头,什么自己?

    “如果吞并了展家的不是郑家,而是你自己呢?”语聆笑着重复说道。

    云翔看着她的目光满是震惊,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语聆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展家是注定要垮了,当初你离开不就等着看这一幕吗?唯一还没确定的是,它是垮在郑老板手里,还是垮在你手里,又或者是垮在其他人的手里?你不愿意郑家吞并展家,那如果是你自己,用自己的力量把摇摇坠的展家重新收购回来,你会愿意吗?”

    云翔直直地看着语聆,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地全是她那一番惊人的话,重新收购展家,那么等到真的成功的那一天,他岂不是又把展家握在了手里?而且不是用继承的方式,是靠他自己的钱买回来的!这是他当初离开之时从没想过的事

    “当然了,等你收回展家的许多产业的时候,它一定没有像现在那么好啦,估计都是些亏损的,而且,以你目前的财力来说,还真是办不到,不过没事,展云飞败家也要一定时间的!”语聆忽略他震惊的目光,照样笑嘻嘻地说,好像已经决定了一般。

    云翔咽了咽唾沫,“雨凤,你不会一早就已经想好了吧?”

    语聆很干脆的点头,“没错,自从你分家,雨娟行事的诡异终于被我想明白后,我就计划好啦!人家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展家这肥水也不能流入外人田嘛!不过……”语气一转,语聆又愤愤地说,“原本我也没想这么折腾的啊,只是想想而已,可是展云飞实在太过分!哼!要是当他把自己的产业全都败光,结果看到你却把展家都买回来后,他会是什么表?”

    云翔心中一暖,虽然她说得刁蛮,但是他却感受得到,最初她这么计划的目的怕是为了替他出气吧?虽然语聆口中对展家多有不屑,他却没有任何感觉,只觉得她对展家咬牙切齿的样子让他心软成一摊水,很窝心,又得不行。

    “行!就算是为了替我夫人出气,我也要拼命把展家给收了!”云翔也笑了出来,很是狂妄地扬头说道。

    “少乱喊啊!”语聆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脸上微红,又听到他最后那句话,想起以前电视里放的那些老道收妖怪,把云翔代进去,顿时觉得太喜感了,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笑什么?”云翔看到她瞄过来的诡异眼神,猜想着定是又在编排他,顿时眼一瞪,歪过子要去捉她。

    “不笑了,不笑了!”语聆求饶,顺便转移话题,“你怎么那么空啊,不是说去忙新店开张的事了吗?”

    “啊呀!我都忘记正事了!”本是随口一说,谁知云翔真的叫了起来,匆匆忙忙地站起来,“都是你!本来只是来看看,结果耽误了大半天!”

    语聆嘻嘻偷笑,也不知道是谁吃了老半天的醋,还怪到她头上!幸灾乐祸地举着手冲他摇:“拜拜啊!慢慢走!”

    云翔看她幸灾乐祸的样子,气急。本走了一半的人又突然转回头,趁她不备弯下腰,在她脸上“狠狠”啃了一口,这才笑得想偷了腥的猫一般,快步跑出门去,老远还能听到他的笑声。

    语聆捂着脸,整个脸红得不行,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的背影,只恨自己怎么就伤了腿!只是听着他远远传来的笑声,脸上的温度却只升不退!

    云翔这几忙着被耽搁的另一家新店开张,这次的是布店,名字依旧用了“凤翔”,不过这次不是因为两人合作了,纯粹是他“自己乐意”!当然,这是他在语聆面前得瑟地说的。语聆嘴上嗔怪他招摇,心里却甜蜜非常。

    谁叫他们现在是刚确定关系的“蜜月期”?

    语聆悠闲地独自在店里忙活,她现在发现,在这个大多女子会女红的时代,不被保护的专利实在变得不值钱啊!晴天出的新款,没卖几件,人家已经学走了,回家几天功夫就做了“盗版”。她必须要好好想个办法,让自己店里的款式在这些“盗版”中脱颖而出才行,不然,这生意真是没法做了!

    纪天虹,就是在她想办法想得心浮气躁的时候来的,一进门,她就更加心浮气躁了!

    纪天虹,柔柔弱弱的小白花、真至上的NC、云翔的初恋……这哪一条标签都让她在这大夏天的上火。

    语聆心不好,低着头装作没看见。

    “雨凤姑娘……”纪天虹也不知道她的心,进来后就站在她几步远的地方柔柔弱弱地开口。

    语聆扯了扯嘴角,摆出尽量恰当得体的微笑,“啊,是纪姑娘啊!您怎么来啦!是要买什么吗?童装?布偶?”

    纪天虹听到布偶,羞涩一笑。

    语聆一囧,她店里的东西都那么有童真,是什么能让她笑得这么语还休?

    “那布娃娃……云飞已经送给我过啦!”纪天虹笑完又羞答答地开口。

    “哦!”语聆很正常地应了一声,笑容不变,心里却开始想着这与她认知不同的、诡异的纪天虹,今天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