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翔慌了神,赶紧回来蹲□,给她擦眼泪,“你……你别哭啊!”

    语聆拍掉他的手,自己用力擦了擦脸,支着地要站起来。

    尝试了几次,却依旧是使不上力气,看到边越来越多放慢速度的甚至停下来的脚,心中气苦。

    云翔这才看出不对来,见她皱着眉怎么也站不起来,这才意识到她哪里受了伤。赶紧伸手搀住她的手臂,“你怎么了,什么地方受伤了?”

    语聆不吭声,借着他的力终于站了起来,然后立刻甩掉他的手,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云翔现在哪还不知道是自己害她伤了腿,见她刚才掉了眼泪,又几次站不起来,心里后悔不已,也顾不得她是不是又喜欢上了展云飞,心里只剩下担心心疼,赶紧走过去扶她。

    只是现在换成了语聆生气,她根本不愿意理他,拍掉他的手,只自己倔强地瘸着脚往前走。

    云翔又是后悔又是心疼,心里暗骂了自己几百遍,拉住她不让她再这样走下去:“雨凤,是我一时冲动,你别生气……你生气也没关系,只是先让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必了!”语聆冷冷地回道,正眼也不给一个。

    “雨凤,你不要折腾你自己!”云翔听到她没有温度的语气,心中一滞,但依旧拉着手不放。

    “呵——”语聆轻轻地笑了一声,只是声音依旧不咸不淡,“不是打算和我决裂了吗?我的事你管什么?”

    “我……我不管你和展云飞的事了好不好,我……你……你喜欢……就好……我……我不生气了,你跟我去医院,以后你要打要骂都随你!”云翔这回是真的感受到了展云飞的心,听到她第一次这么冷冰冰地和他说话,心里比刚才还难受,这下他终于知道,她选择展云飞并不是最难受的事了,如果她以后都这么和他说话,恐怕他会更痛苦。只要她好好的,他……

    语聆这次是真的又好气又好笑,事到如今他还一股脑地坚信着她喜欢展云飞,这脑子平时也灵光的,怎么一遇上事就这么没用了呢!她自己却不知道,有个词叫:关心则乱。

    “好啊!那你现在就把展云飞去找来,让他送我去!”语聆心里恨得牙痒痒,故意不再挣扎说道。

    云翔全一僵,定定地看着她,眼中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下来,抓着她的手也僵硬着一点点松开来,张了张嘴,视线垂下见到她的脚,半响,才挤出几个字:“好……你……不要再动了……”

    说着,竟然真的打算回头去找展云飞,完全不像往那样暴跳如雷。

    语聆现在是真的连气都生不出来了,怎么突然就这么呆了呢?一把拉住他打算回头的子,看他一脸灰败的样子,没好气地带着点报复地使劲掐了掐他的脸,“笨蛋!”

    云翔愣愣地看着她,好像脸上没被掐一样。

    “走了!”语聆无奈地犯了一个白眼,拽过他打算往前走。

    “小心!”云翔这回反应过来了,立刻拦住她的动作。

    “雨凤,你……”云翔想着她刚才的神动作,还有那句“笨蛋”,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忐忑地看向她。

    语聆脸一,粗鲁地拉低他的子,“不是去医院?趴下!”

    云翔被拉得背对着她,看不清她的神,想起她脚上的伤,也顾不得想那么多,立刻领会到她的意思,弯了腰将她背了起来。

    烈当空,两人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到了中午,云翔依旧背着脚上缠了厚厚绷带的语聆慢慢地在为数不多的凉处行走。没想到只是简单的去还钱,最后不但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还带了伤。

    云翔一路沉默,夏天的头晒下来,脸上出了一层薄汗,但他像没注意到一般,一声不吭地往家里走。

    语聆看出他的方向,终于开了口:“我要去晴天。”

    云翔停下了步子,默了几秒后还是往家的方向走。

    语聆气闷,捶了一下他的肩,“我说我要去——晴——天!”

    这回他连停都不停,半天才说道:“你脚受了伤,还是回家好好休息!”

    语聆余怒未消又添新仇,没好气地说道:“什么家?那是你家不是我家!我要回自己的店!”

    托着她的手紧了紧,然后又恢复原状,“我家就是你家!”

    语聆心中一跳,又立刻冷哼:“不敢当!”

    这次云翔再没说话,一直强硬地把她带回了她这几暂住的客房,将她安置在上。

    语聆看着他不发一言地将她放到上,将水壶水杯移到头柜上,一串动作下来表冷冷淡淡,做完以后扔下一句“你先好好休息!”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气得狠狠地砸了砸枕头。

    把她害成这样说一句道歉的话会死吗?还敢对她摆脸色!想想就气闷,语聆泄愤般仰躺倒在上,脑子里转着早上发生的事

    今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纪天虹了,怯怯的也不知道云翔喜欢她哪里?不对,他们是青梅竹马……哼!谁知道早上生那么大气是为了什么呢?说不定是看到纪天虹和展云飞在一起才这么愤怒,还迁怒于她!

    语聆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消下去的郁闷堵心又潮涌而来,忽略心中的酸酸涩涩,敲打着板,嘴里骂着:“死云翔!重色轻友!混蛋!”

    云翔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语聆握着拳头砸着板,嘴里嘟嘟囔囔着什么,看她神色还十分不忿。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过去拉住她的手,“怎么了?”问出口就立刻觉得自己问得多余,现在还有什么能让她生气的?也就自己了!

    “我买了午饭,有你吃的油焖鲜笋,还有排骨汤!”云翔不看她的眼睛,伸手将她从上横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桌边的椅子上。

    语聆先是一惊,不防他会有这个动作,然后便心跳加速,直到坐下后,看到桌上的菜,不只是油焖鲜笋,全都是她吃的,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下去。她实在没想到,她吃的竟然被他记了个清楚。

    两人默默地吃着饭,云翔不时地给她夹菜、盛汤,语聆这餐饭吃得既舒服又怪异,舒服的是菜都是吃的,而且想吃什么人家都会帮你夹到面前来;怪异的是,他这么殷勤实在让她别扭。你说,你要道歉吧,脸上什么愧疚、不好意思的表也没有;不道歉吧,突然这么殷勤是怎么回事?

    两人现在完全与往相反,以往只要两人凑在一起,就会有说不完的话,而如今,却好像进入了冷战,明明在一个房间里,却没有半句话说。语聆虽然气已经消了大半,但她拉不下脸来去主动和他说话,而且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正式地和她说一声对不起;而云翔则是什么都不说,除了该做的一件不漏。

    吃完饭,云翔又匆匆地走了,语聆一人坐在上无聊得只能打瞌睡。她的脚也不是不能下,但是就算下了,她能干的事估计也只有一个人在地上跳来跳去,这房里她才住了几天,什么解闷的东西也没有。

    人一有空就会想多,这是语聆自从穿越过来唯一一天空的太闲的子。从醒来的那起,她忙着脱待月楼,忙着买店、装修店,忙着画图、做衣服……只有今天,这么躺在上仔仔细细地想着这短短几月来发生的事

    当语聆睡睡醒醒然后发了无数次呆后,云翔终于又踏进了她的房间,手里依旧像中午一样端着晚餐。

    同样不等她反应就立刻将她抱起放到椅子上,然后语聆看到他似乎有些局促不安地给她盛了一碗骨头汤,“听人家说,脚受伤了吃这个补最好。你试试!”说完带着点期待地看着她?

    语聆心中疑惑,她也没说不吃啊,这么忐忑做什么?中午的饭都吃了,晚上还会难为他不成?

    不过她还是接过了汤,低头慢慢喝了一口。

    “怎……怎么样?要是不吃就算了……”云翔小心地看着她的脸色,犹豫地说着。

    “还好。”语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在紧张什么?”

    “没!呵呵……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我是怕你不就连这个也不喝了!”云翔像过去一样大笑了几声,然后拿起筷子自顾自地开始吃饭。

    语聆瞥了他一眼,也不再开口。

    晚上,语聆让他帮忙搬了一把藤椅到院子里,然后挪着脚步往外走。不用说,遇上回转的云翔,又被他一把抱去了院子。对此,她已经完全淡定了,如果他是用这个来表示愧疚和歉意,她自然没什么理由不接受。

    将她放在了藤椅上后,云翔也没有走,坐在她旁边的台阶上,和她一起抬头看着星星。这个院子是语聆当初和他一起看房时最喜欢的地方,高高的葡萄架,错落有致的四季花卉在周边环绕。很少有院子将葡萄架当做主体的,最多只是点缀,可这里是。语聆喜欢葡萄架,从她小时候听说家里只要有了葡萄架就可以真的种出葡萄来后就喜欢,尽管后来她知道了这并不正确。

    夏天的葡萄架已经浓密,所以藤椅没有摆在它的正下方,语聆的视线刚刚能穿过葡萄架的边沿看到天上的繁星。嗯,这把椅子位置放的很好!

    夏夜的凉风习习吹来,语聆的心被一阵一阵的风吹得一点一点地静下来,边浅浅的呼吸在夏虫的鸣叫中弱不可闻,但是她依旧听得清晰。虽然越发不能理解他反常的行为,但是语聆突然不再生气不再好奇,这样在凉爽的夏夜,静静看着星空的感觉,很安宁。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