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两天,语聆脸上完全没有了痕迹。这两,她晚上依旧借住云翔家的客房,白天和云翔一起来店里,虽然不开门,但也坐在里面画画设计图,趁着有空做几衣裳;到了凤翔关门的时候,便和云翔一起回去,两人都是不会做饭的,顺道在路上的餐馆里吃好晚饭。因为早出晚归,所以也没什么人见到,更没有闲话传出。

    语聆曾笑着说他们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两人原本完全不同的家庭环境,却不知为何竟都走到了这一步,而现如今都是孤一人在外打拼,又有合作的生意,彼此之间比过去更觉得亲近。

    好不容易可以正大光明地开店出门,语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结过去的那些糟心事。早晨,与云翔从他家出来,到了岔路口便打算让他先走。

    “有什么事?”云翔看了看她将要去的方向问。

    “我把簪子的钱去还了。”语聆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瞒的,老实地说了。

    “去展家钱庄?”云翔没再像第一次那样生气,那萧老头让小四来还钱的前因后果他也都知道了。如今他深知语聆的脾气,平时什么都好说,但是她坚持的却是任谁也无法动摇的。

    “嗯。”语聆点点头,“我先去那里看看,毕竟这是正常手续,若是展云飞没拿走借据那就最好。”如果拿走了,少不得她又要麻烦了。展云飞就是个麻烦制造机,一碰上他就没好事。

    “我和你一起去。”云翔脚底转了方向,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先一步往展家钱庄走去。

    语聆心中有些惊讶,快走了几步追上,待两人并肩后侧头看他脸色。

    “看什么?”云翔突然转过头,对上她的眼睛,“发现小爷迷人了吧?”脸上得意,眼中带笑。

    语聆立刻飞过去一个白眼,“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什么?敢说爷不要脸?”云翔眼一瞪,竖起两道剑眉,“看爷不收拾你,让你知道知道展夜枭的厉害!”说着,伸出两只手指朝着语聆的脸上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捏小五捏上瘾了,现在他已经把这招放到了语聆的上,一到这种时候,就掐她脸。人家说,打人不打脸,他是专门往她脸上攻。

    所以语聆立刻在他得手前跑了开去,跑了几步回头冲他吐舌头,“再敢捏姐的脸,看姐怎么收拾你!”扬着小下巴,完全是展夜枭式的嚣张语气和神态。

    “嘿——”云翔被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给气乐了,“那我就看看你要怎么收拾!”说着快步追了上去。

    语聆一惊,拔腿就跑。

    “不是傲气的吗?怎么跑那么快?”云翔一边嘲笑她一边在后边追。

    “傻子才不跑!”语聆头也不回。

    于是,大清早人还不多的街道上,一男一女上演了一场充满“童真”的你追我赶的戏码。

    最后,两人停在展家钱庄的门前,语聆气喘吁吁,云翔笑得幸灾乐祸,语聆又不甘心地送了一个白眼,心中愤愤,凭什么一样的跑,她喘成这样,他什么事也没有!

    “让你别跑吧!”云翔像是完全没看到那个卫生球,得意洋洋地数落着,仿佛刚才的追赶全是为了她好。

    语聆已经彻底没话了,这人脸皮的厚度在不断进级中。

    调整好了呼吸,语聆进去前忍不住又看了云翔一眼。

    云翔觉得好笑,“只是分了家,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担心什么?”

    语聆想想也是,自己还真是想多了,一直因为原著潜意识里将他看成是彻底与展家闹崩了,一遇上展家的事就忍不住在他面前小心翼翼,都成了惯了。想到这,语聆也忍不住一笑。

    云翔见她突然笑了一声,便知道她想明白了,于是拉着她直接进了钱庄内。

    “请问您是要……”店内的伙计见一大早来了客人立刻跑上来招呼,只是刚走进看清了来人,原先的话就立刻卡在了喉咙里。

    “二……二爷……”

    “嗯。”云翔淡淡地应了一声,斜靠在柜台上,眼睛一扫,闲闲地打量着这个他许久未来的地方。

    语聆扬了扬嘴角,真是耍酷。

    “我来还钱。”

    那伙计战战兢兢地立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使劲搅着双手,语聆好心地解了他的围。

    “还钱?”伙计呆了呆,将视线从闲闲的云翔上转移到语聆这里,回过神来后,立刻高度的,“诶!还钱!”

    语聆抿了抿嘴角,忍住了笑意,展夜枭就算走了,还是威力巨大啊!调侃的目光却是飘向了边上明晃晃显示着“我是打酱油的”某人。

    “哼!”云翔接收到她的目光,哼了哼。

    吓得那小伙计立刻跑进了里间,“我给您去拿账本!”

    语聆看着他一溜烟就跑进了里面,把他们两人扔在大堂,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云翔……你在他们心中竟然这么可怕!你到底是做了多少恶事啊!”

    云翔不屑地撇嘴,“爷有那么空?”

    “诶?”语聆停下笑,有些奇怪,不会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吧?

    云翔对于她不信的目光很是不忿地转过了头。

    语聆坏笑地走过去,绕着他转了几圈,然后托着下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

    “哼!坏丫头!又想说什么?”云翔突然一把掐住了她的脸,得意地笑。

    “啊——”语聆一惊,立刻去拍他的手。

    “说呀!”云翔两手一起上场,一边笑一边“柔声”说着。

    语聆闭紧了嘴巴,她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开口,历史经验告诉她,这时候再说话,倒霉的就是她!

    眼珠子一转,语聆立刻变得可怜兮兮,“痛!”

    云翔才不信,他从没用过力,只是下意识地还是松了松手。

    语聆还是泪汪汪地看着他。

    “真的?”云翔怀疑地看着她。

    语聆不点头也不摇头,还是那样看着他。

    “没劲!”云翔嘴里说着,手上却松了力,见她脸上果然有红印,手动了动,还是忍不住伸开掌在她脸上轻揉起来。

    语聆一愣,没想到他的动作,呆呆地看着他。

    “雨凤?”一个疑惑的声音传来。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立刻又是一个高音:“云翔?你……你们……”

    语聆和云翔终于转看向了声源,果然是魂不散的展云飞。

    “你们在干什么?”展云飞震怒(?)地看着他们。

    “来还钱,你家伙计拿账本半天没出来了!”语聆平淡地说着,仿佛真的不懂他问得是什么。

    “什么……”

    “云飞!”展云飞脸色不好地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温婉的声音打断了。接着一个粉色的人影从展云飞后出来。

    语聆打量着这个从未见过的女人,个子小巧,气质温婉,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看向展云飞的眼里全是慕。

    “天虹。”展云飞似乎才意识到边的人,收敛了些脸上的神色。

    原来她就是纪天虹!语聆听到她的名字,忍不住又将视线转了过去,没想到她也正看过来。

    不知为何,她看过来的眼神让语聆觉得怪怪的,虽然脸上依旧挂着怯怯的微笑,但她就是觉得不舒服。

    “雨凤,这是纪管家的女儿纪天虹。天虹,她就是我常和你说的雨凤!”展云飞看到她们看着互相的视线,这才意识到她们还不认识呢!

    “原来你就是雨凤姑娘啊!”纪天虹温柔地一笑,带着点小高兴地说道,却没有理会展云飞说的“常和你说”。

    “嗯。”语聆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纪天虹的笑容一顿,又似不在意地笑了笑,至始至终也没往云翔的方向看一眼。

    “雨凤,天虹和我一起长大,我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看待!”展云飞见雨凤态度冷淡,有些着急地说道。

    纪天虹的眼神一暗,又立刻恢复过来,接着展云飞的话,笑吟吟地看向语聆:“雨凤姑娘和云翔认识吗?”

    语聆看了眼纪天虹,又看向果然绪又开始激动的展云飞,嘲讽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展大少爷,你们钱庄的效率就是这样的吗?拿一本账本也要这么久?”

    “账本?对了,雨凤你要还钱?还什么钱?”展云飞再次被转移了注意力,想到了她刚才说的话。

    “这要问你不是吗?我看你知道的很!”一直沉默地云翔突然讥讽地开口。

    “云翔,我从不曾招惹过你,家业也是你自己抛下的,既然如此,还来纠缠做什么?”展云飞生气地看向云翔,脸上是仿佛代表了正义的指责表

    “钱庄大门朝外开,谁规定我不能来了?”云翔好笑地又靠回柜台,懒散地问。

    语聆见展云飞又不忿地要说话,拉了拉云翔的袖子,“今是来办事的,口舌之争就放一放吧!”

    云翔瞪了展云飞一眼,但也站起了

    展云飞没注意到他们的动作,一听语聆的话,也咽下了原先要说的,“雨凤要办什么事?”

    “你前几拿了我抵押的簪子给雨娟是吗?”语聆忽视纪天虹飘来的惊讶、酸溜溜的视线,没兴趣管她在酸些什么,看向展云飞问道。

    “是啊!那我街上遇到你就是要把它给你的,可是你却不信我!”展云飞说得委屈,“我知道它对你很重要,你怎么把它给抵押了?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来找我呀!”

    “是呀,雨凤姑娘,云飞一直把你当好友,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们,做什么抵押东西啊!”纪天虹拉住语聆的手,带着点心疼地说道。

    语聆被她拉着手,再被她圣母的眼光看着,全鸡皮疙瘩全起来了。面上仍无甚表地抽回手,“不用了,我和你们不熟。”

    作者有话要说:诶……最后还是超过零点了……

    纪天虹终于出场啦~~~~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