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真的对他有误会——你不喜欢我不和他再联系就是!但是我的店不能关!”语聆终究不忍萧鸣远被她气病,只好先退一步暂时安抚他。

    可是萧鸣远一旦认定根本不会再退步,“不行,把店也关了!展家大少爷是个好人,你和他在一起我不会反对,但是你不许再去开店!”

    “什么展家大少爷?”语聆莫名其妙地看着萧鸣远。

    这时雨鸢突然拉了拉语聆的袖子,眼角撇了一下桌上的簪子。

    语聆似乎了解到了什么,看着雨娟和萧鸣远的眼光开始变冷,一步步走到萧鸣远面前,“说我财如命,那你们呢?为了荣华富贵,为了报仇雪恨就打算卖女儿,卖姐妹吗?还是在你眼里,这一件死物抵不上一个活生生的人?”

    “啪——”在雨鸢三个小的目瞪口呆之下,语聆捂着脸面无表地看着举着手发愣的萧鸣远。

    “呵,这个世界真好笑!虚伪的人指责别人虚伪,无耻的人还说别人无耻,在我眼里,展云翔就算再小人也比你们真实的多!”语聆放下手,直直地看向萧鸣远,萧鸣远心中因为一时冲动的愧疚也被她□的眼神盯得完全消散。他是她父亲,她怎么可以这么说他!而且,她又怎么能这么看待她娘留给她的东西?

    语聆看懂了萧鸣远眼中的不悔,心彻底冷了下去,放下手,坦然地顶着留着巴掌印的脸慢慢走到雨娟的边,“你在逃避什么呢?宁可唱歌卖笑也不肯过回正常生活,将所有的苦难都推到展云翔的上心里很轻松?觉得自己现在的悲惨不是自己的无能造成的?已经意识到火烧寄傲山庄那晚自己也错了吧?所以更加恨展云翔?一个人愤恨却没人支持你,说你是正确的,感到不甘心?所以要拉着年幼的弟妹陪着你?”

    语聆的表现太过反常,雨娟咽了咽口水,虽被戳中心底的隐晦却不敢发怒,而且她对萧鸣远的那一巴掌也是有些惊讶。小五已经紧紧抓着小兔快哭了。小四看着两个姐姐若有所思。而雨鸢担心地看着语聆。

    “啪——”语聆掏出她今天早早回来的理由,扔到了桌子上,心里再没有了波动。

    萧鸣远和雨娟都看着那个小锦袋却拉不下脸去看里面是什么。

    雨鸢看出他们的心态,主动走过去,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哗啦啦——”十几个硬币和一张纸币从袋子里滑出来。

    厅里的人除了语聆都目瞪口呆。

    “赎回簪子的钱,小四上学的钱,这段时间的家用,我本就打算今拿回来,我说过是暂借就只是暂借,我不会用你们一分钱的东西!”语聆冰冷地说完话,转就走。

    萧鸣远看着女儿带回来的钱心里什么滋味都有,那只右手隐隐作痛。

    “哼!拿回你的臭钱,谁知道是不是展云翔的黑心钱!”雨娟看着那堆她强颜欢笑两三个月也不知赚不赚得来的钱只觉得异常刺眼,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看到雨凤开始觉得心中刺得难受,而那天的亲眼目睹她和展云翔嬉笑,更是直接给了她对付她的理由。

    语聆缓缓转,气极反笑,“放心,这里的钱,不止有我的,还有雨鸢的,至于你说的展云翔?他会做这么小的生意吗?”

    雨娟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向雨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和小三扯上了关系。

    “大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这个月赚了这么多?”雨鸢兴奋地看向语聆,声音故意高昂了几分。

    语聆眸中终于有了点暖意,“嗯,说起来还有小五的功劳,她也得算一份!”

    “真的?”小五还小,视线立刻转移,真的开心了起来,咧开嘴笑:“大姐,你说的,赚了钱要给我做新衣,买糖吃!”

    “嗯,好!”语聆淡淡应了一声,视线扫过讶异的萧鸣远和雨娟毫无留恋地走出了萧家。

    夏的天黑得很慢,半边脸红肿的语聆走在街上引来了一个个注目礼,可是她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全然不顾。木着脸一路穿过大街小巷回到晴天,“啪”地关上门直冲里间。

    直到这一刻语聆一直平静无波的眼中才突然涌出泪水。趴在木板上,抱着枕头埋住脸,泪水掉出眼眶的那刻便被快速地吸入了枕中。

    从前世到现在,她从没被人碰过一下,以前爸妈宠她她,她也从不为父母惹事,乖巧地做着好女儿,就算遇到了问题,父母也永远听她的解释,站在她的角度为她着想。

    孤一人来到这世上,她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萧雨凤本来还能长命百岁和展云飞双宿双飞,是她的原因让她消失了,所以就算她看不上萧鸣远的无能也依旧尊敬他,愿意赚钱将来给他养老。即便她受不了雨娟的偏执,但仍试着把她掰回来,不成功了也只是不再和她有交集。

    书里的萧家人无论何时都相亲相,纵然脑残,她也一直以为这亲还是可以信任的,她没了亲人,感受到他们在她刚来到这边时对失恋后的雨凤小心翼翼的呵护,便告诉自己,既然用了她的体,就把他们当成亲人吧!可是这一巴掌却把她打醒了!

    为了一只簪子,萧鸣远不听任何解释就先斥责她;为了莫名其妙的报仇,萧雨娟对她反目成仇恨不得把她踩在脚底;没人关心过她在外面开了几个月的店生意好不好?辛不辛苦?原来所谓的相亲相只是建立在她服从他们意愿的前提下!一旦有了不一样的想法就成了敌人!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啊?我好想你们,你们过得好不好?这一刻,语聆从未如此想念过自己的父母。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月,她没没夜地奔忙、找事做,她买店铺赚钱,每天笑得嘻嘻哈哈,她以为只要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找到归属感,可真到了事发生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房子什么钱,都没有用!这个空的空间只让她更加地想要回去,想要回家!

    第一次,语聆泪如雨下,哀声痛哭。

    “砰砰砰——”隐约间外面传来撞击声,几下后便停了。

    “砰砰砰——”敲击声又传来。

    “雨凤!是不是你回来了?”隔着两个门板,隐约的声音传进里间变得不再真切。

    语聆闷在枕头里,不想理会。

    “雨凤,我知道你回来了,你怎么了,快开门!”

    “雨凤……”更是猛烈的敲击声。

    语聆趴在上依旧一动不动。

    “萧雨凤!你再不开门我就找人把这门劈了!快把门打开!”接着是一声一声的撞击声。

    语聆直起,拿起架上的毛巾擦干净了脸,这才出去开了门。

    开门的瞬间,云翔准备继续砸门的拳头扑了空冲向她的面门,她直直地站在那里,面无表地闭上了眼。

    云翔一惊,立刻止住动作,恨恨地放下手,怒吼道:“你怎么回事?叫了那么久的门都不开?”

    语聆没有说话,慢慢地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像看个陌生人一般,脸上木然的没有一点生气。

    云翔这才确定事的确很不对,侧想拉住她,却在后天空最后的余光照到她脸上时一惊。“你脸怎么了?”

    说完也不等她回应,急冲冲地拉着她往里间走,“你不是在抽屉里备了很多药吗?怎么不知道给自己上药?”

    “不用找了,只有红药水,没用。”语聆站在他后看着他着急地在抽屉里一阵乱翻,眼眸一动又归为平静,淡淡地开口。假的,都是假的!什么至死不渝的,不离不弃的亲,全是假的!这个所谓的小说世界根本就没有那么美好!不但虚伪自私,所有的感都那么虚伪自私!

    云翔气得一摔抽屉转,“你……”可看到她的表,好像伤的不是自己的脸,她只是局外人一般,心里突然一抽,发不出火来。

    恶狠狠地把她拉到上坐下,“等着!”说完,抓起脸盆毛巾快步走了出去。

    回来时,语聆依旧保持着坐在上呆呆地看向门外的姿势,渐黑的天色映得她的眼眸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直到冰凉的东西覆到她**辣的脸上,语聆才慢慢回过神来,她看着云翔昏暗的光线下被柔化的脸,浸了井水的毛巾轻柔地在她脸上按压。好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着她心上被刺了一刀的伤口,温声问她:还疼不疼?那是专属妈妈的,再不会有的温

    “还疼不疼?”许久,感到毛巾不再冰凉,云翔拿下毛巾,小心地轻抚了抚那半边已经清楚显现的指印,心中气愤,语气却从未有过的温柔心疼。

    “啪——”一直睁着眼睛木然看着他动作的语聆慢慢瞪大了眼睛,眼眶中突然掉落一颗泪珠,然后接二连三地,瞬间湿了整个面颊。

    “诶——你别哭呀!”云翔慌了手脚,笨拙地用手里的毛巾给她擦眼泪,擦了这边湿了那边。“太疼了?我……我不会干这活啊!要不还是去医院?”

    语聆流着泪摇头。

    “好好!不去!不去!”云翔只好继续给她擦泪,只是这泪看得他从未有过的难受。

    “你……出了什么事?”云翔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只是怕她伤心,平里张扬的声音放轻了不少。

    语聆却突然笑了出来,脸上满是泪水,嘴角却慢慢笑得越来越开。

    “喂!你不要吓我!我不问了,你别这样!”

    “云翔……”终于,语聆收起了笑容,哽咽着开口,“谢谢你,我错信了那么多,唯独正确的是信了你……谢谢……”说着,又泣不成声。

    “别哭了……”云翔很高兴她终于说了话,可看着她从未有过的眼泪,想起自相识以来那个似乎什么都打不垮,还激励他干一番事业的萧雨凤,从未有过的心疼。

    那是看到纪天虹哭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此刻,他只希望,从今往后,再也不要让她再流一滴眼泪。“那是你眼光好!所有人都不信爷,只有你一人相信……看你那么笨,爷怎么能让你失望呢!你看你这模样,没了爷,还不被人欺负死?”

    “云翔……”语聆呢喃着握住他的手,真的很感谢,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出现,给她关心,给她希望,她做不了与萧家人相亲相的萧雨凤,可是步语聆结识的展云翔却一直对她真心相待。

    作者有话要说:语聆被桑心了……呜呜呜~~~~

    因为小说里萧家人之间的感还是很好的,萧鸣远又一早就死了,所以语聆对他没有太多的敌视防范,以为脑残只有在遇上时才会变得道德智商无下限……所以是真的想要把他当做爹对待的,不过显然,萧鸣远不够格~~~~

    还有啊……编编说书名不好啊不好……55555~~~~~我实在是取名无能,大家给我点灵感吧~~~~【抬头拜天】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