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一阵噼里啪啦,被“抢光”了生意的语聆闲闲地坐在店内看着隔壁的场景。

    摇摇坠、布满灰尘的“展记”招牌换成了焕然一新的“凤翔银楼”。与晴天相近的中敞大门,只是因为店面的特殊质木门换成了铁门,此刻的门外,云翔带着店内的伙计高兴地放着鞭炮,周围围了一圈看闹的人,比语聆那次还要多。大家都对几来传得纷纷扬扬的展家分家事件十分好奇。

    “各位乡亲,本店今新开张,全场首饰打八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买的也进来看看啊!”云翔站在店前,扬着声音朝着众人喊着语聆之前给他写的话。

    语聆看得忍不住笑,想到当时他看到纸上的话时打死不干的反应,真是别扭的孩子啊!

    人群里发出惊奇的呼声,想不到凶神恶煞的展夜枭也会这么和善地说话,像个普通小店拉生意的老板。

    语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凤翔银楼还没开张,外面就已经开始流传着展夜枭的负面传言,什么为人险,做事诈,什么敲诈勒索,做生意从没信用……说什么展家四年来全靠管家、老管事支撑,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放出的消息。云翔现在要从头开始做生意,必须要重塑形象。

    云翔让出大门,让掌柜的带着人们进去,最后自己进去前,看了一眼隔壁优哉游哉含笑看着这边的语聆。

    语聆见他望过来,笑得更加得意,带着点幸灾乐祸地冲他眨眨眼。

    云翔瞪了她一眼,满脸淡然地走进了店内,如果忽略他加了速的步伐的话。

    “呵——”语聆再次被他别扭面子的样子逗乐了,含着笑闭上了眼睛斜靠在门边晒太阳。诶,同样是老板,看她多悠闲!

    哦,忘了说了,凤翔银楼——从字面上便可以知道这是出自他们两人的名字,不是他们感有多好,而是,因为最后讨论决定,语聆以设计参股,两人三七开。所以,凤翔银楼的店内所有装修设计,销售的所有金银首饰花样都是出自她之手。但是,语聆只在幕后,绝不出面打理生意。

    逐渐转入盛夏的阳光还是有些烫的,语聆闭着眼睛听着掌柜的和伙计按照她定下的要求和气地送走每一位顾客,听着从隔壁店内走出来的人们说话的声音,好奇惊奇者居多,但是也做成了好几笔生意,比她当初好了不知多少。

    “你这家店很不错啊!”突然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传入语聆的耳朵,“后生可畏,我老头子果然没看错你!”

    “严叔您过奖了!”接着是云翔那熟悉的清朗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可知他们是正走出来,“我还要谢谢严叔对我的信任呢!”

    语聆有些好奇地睁开眼睛,突然的强光让她眼前有一些模糊,闭了闭眼又睁开,只见云翔迎着光站在门边,拔的姿,英气俊朗的脸上带着她从未见过的恭敬。而他边站着一个板硬朗的中年男子,因为是侧对着,所以只能模糊地看个侧脸,但是就算是侧脸,语聆也看不出他这副中年美大叔的样子哪里是“老头子”了?

    “诶!虽说子不言父过,但是我也不得不为你说话,这次你爹也太糊涂了!”“严叔”叹了一口气,“要是……我必然是要劝的,可是如今你也知道我们两家到了这一辈的关系,事已至此,你就放宽心吧!”说着,无奈地拍了拍云翔的肩膀。

    “我知道的!”云翔点点头,“严叔不用为我可惜,这分家本就是我提出来的,我不想再为了那点子东西争得头破血流,我展云翔靠自己只会更好!”

    可能是为了避开进出店内的客人,云翔带着“严叔”往语聆这边走了几步。

    “好!好!你有这番志气就好!”美大叔高兴地点着头,“我也和你说实话,我是不在乎你以前的那些手段的,这做生意的本就是为了一个‘利’字,但是你太过年轻气盛了!跳脱有余,沉稳不足,又受不得刺激。我就怕你家那个大哥回来,你就走了歪路,如今这番,甚好!甚好!也算是对得起你那一心盼望着后继有人的展老太爷了!”

    第一次受到长辈认同,云翔眼中放出从未有过的光芒,压下脸上的喜意,郑重地对严叔保证道:“严叔,谢谢您这番话!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我最喜欢的就是有能力有志气的年轻人,最看不上的便是那等自甘堕落的。我们两家祖上交不浅,但如今却断了联系,倘若你和你那大哥一个样我也必不会管你的,不过如今,以后有什么难处,就来找我。”

    语聆安静地在边上听了全场,“严叔”这个人是原来的剧里从未出现过的,如今听他们的谈话,似乎和展家的关系并不浅,而且,这严家似乎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尽管到现在为止,她也没怎么听说过。

    语聆在脑中理着刚才得到的信息。两家祖上交好,却到了这一辈没了联系,听他对云翔行为的认同,再一联想展祖望那假仁义的格,那么这“不交好”语聆也能想出一二来了。而“严叔”一直以来似乎对云翔还是很看好的,两人听说话的语气也甚是熟稔,那原剧里云翔最后的凄惨收场是因为他在剧开始后的行为让“严叔”失望了?对欣赏的人大方豪爽,对看不上眼的冷漠无,似乎这个“严叔”便是这样的格。

    “这么的天怎么在这里晒太阳?”云翔还未收回喜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看来他对于“严叔”的肯定很是高兴。

    语聆感到一片凉袭来,放心地睁开了眼睛,果然,他早就把阳光挡住了。

    “早上的时候还舒服的,现在就懒得动了!”语聆揉了揉僵硬的肩膀,懒洋洋地答道。

    “真是……都没见懒成这样的!”云翔无语地看着早就晒得脸红通通的语聆,一把抓住她的小臂将她拉了起来。

    语聆只好站起来,看着被他拽着的手,是她把民国想得太封建了?之前他一碰到她的手还脸红呢!现在居然能这么随意地拉她了?

    “要不要水?”语聆见他没有走的意思,想着他也在店里大半天了,给他倒了一杯水。“生意怎么样?”

    “哼!还说呢!你倒好,在这里这么悠闲!”云翔故作不满地哼了哼,又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爷开的银楼生意能不好吗?你没看到他们进去看到咱们那一排开放式的柜台,看到那些新式花样满脸惊奇的样子,尤其是那些女人!”

    “那也是我设计的好!”语聆也故意傲地扬了扬头,得意地说着。

    “是啊是啊!所以爷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云翔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语聆能感受到他上自相识以来从未有过的那份欢喜,由内心散发的快乐,也配合地做出一副欢喜不已的表,“那这位小爷,这不算在分红里吧?”

    “小气!”云翔摆出鄙夷的神,“那是小爷奖励你的!”他都不用演三分,就活脱脱的一副纨绔子弟样!

    “嘿!你还真得瑟上了!”语聆看不得他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直起板横眉竖目。

    云翔见她一抬手,就立刻跳了起来,“啊呀!姑娘饶命!小的错了!”

    语聆举着半抬的手,呆愣地看着他这瞬间的动作,而云翔弯腰谦卑状,抬头看着语聆被他弄楞的呆样,许久,两人都忍不住相视大笑起来。

    只是单纯地做自己,不用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感觉,真好!

    但是,这只是片刻的欢乐时光。有些事,有些人,比苍蝇讨厌,更比苍蝇还难以甩脱。

    凤祥银楼开业一周后也开始进入了正常的营业。直到这时,语聆才看到真正的展云翔。作恶多端的展夜枭只是最底层的百姓眼中的展云翔,事实上,在这个桐城的上层社会,云翔的形象并不差。

    做生意快准狠,却不失信用;看似横冲直撞的人,事实上会微笑地与对手周旋,说话行事看似嚣张但不失精明。不仅没有普通百姓对他的畏惧,从语聆看云翔和那些生意人以及来店里的那些太太、姨太太的交流,她知道,云翔并没有小说中那般的不堪。四年,他早已经为自己在这桐城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想到这,语聆对展祖望、展云飞等人更是痛恨,就是这些人,硬生生地毁了一个本该展翅飞翔的人!原剧里的云翔能被毁成那样,只是因为他放不下对展祖望那份父的争夺,放不下多年来积累成山的不公不甘!

    这,语聆将晴天暂托给凤翔的掌柜的,自己放心地上了街。之前忙着凤翔的事,很久没见过那群孩子,如今空了下来,她便与孩子们做好了约定,每隔5天来她店里一次,其余的时间让小五给他们讲故事;这些孩子很可,而他们天天挂在嘴边的念叨也成功地为她做了宣传。如今晴天的生意看似不冷不淡,但是因为玩偶和高档童装的较大利润空间,她的收入很是客观。这几天做玩偶的填充棉花没了,放在以前是要关了店的,不过如今有了凤翔的伙计,她也是老板之一,拜托一点这种小事还是很方便的!

    刚在街上逛了几分钟,语聆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雨凤,我有话和你说,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展云飞挡在语聆的面前,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