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云翔与品慧在讨论房子的事,突然闯入不速之客时,语聆同样惊讶地迎来了“不速之客”。

    “雨凤!”萧雨娟一嫩绿,年轻的脸上是毫无掩饰的张扬,只是此刻,多了些别扭。

    “雨娟?”语聆惊讶地看着雨娟走进她的店,这么久以来,她都对她不理不睬,今是什么子,竟然让她低头来找她?

    “生意怎么样?有人来买吗?”雨娟不习惯这样的主动示好,嘴里说着话,眼睛也看了一圈店内,就是没有落到语聆的上。

    语聆听得不舒服,什么叫“有人来买吗?”合着她一直认为她的店是没人来买的?只是这次她破天荒地主动,她也不想再做什么有损两人感的事,“嗯,还行!”但是,她也无法对她,事反常为妖,她如今还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

    “哦……那就好!”雨娟点点头,眼睛依旧乱瞟着,人站在大厅也不动。

    语聆一直看着她,她不知道向来横冲直撞的人今天为什么变了一个样?

    雨娟被语聆冷淡的眼神盯得脊背竖起一根根汗毛,总觉得她们之间有什么变了。也许是那一次吵架吧?如果……如果没有那一次吵架,她现在可以直接跑过去抱住她,然后故意装作随意地问她那些事

    事实上,不露绪时的语聆,无论眼神还是表都是这样的,直白,冷淡,平静,心中有鬼的人,才会觉得心慌。

    “你来找我是有事吧?是家里有什么事?还是……我这里有些钱,你……”语聆见她迟迟不说话,而且越来越有自个儿发呆的趋势,只好开口询问,猜测着她的来意。能让她难以启齿的,也就是钱吧?

    “不是!”雨娟从自己的思绪中抽出,听到的就是她的最后一句话,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有钱,我不是问你来拿钱的!”

    语聆停下拉开抽屉的动作,像完全没有看到她的激动与恼怒,平淡地点点头,“哦,那就好!”

    雨娟面对她的平静淡然有些手足无措,雨凤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呢?这样的让人猜不透,就连应付那些客人时她都没有这么慌乱的感觉,因为那些男人的想法是那样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我们是姐妹,你既然有话想说,又何须这样呢?”语聆有些不耐,目的不明的雨娟让她觉得很茫然,这种感觉很不好。看出她的局促,她试着用感来让她放松,先说出她今天的目的。

    是啊,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一直都是无话不说的,她很了解雨凤,比了解自己还了解,那么,雨凤也会赞同的吧?

    “雨凤,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诚实地回答我!”雨娟眼睛一亮,跑过来拉住语聆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语聆被她突然的弄得心里发毛,不知为何,以前的雨娟她虽然有些不喜,但是并不排斥她的接触拥抱,但是,今天的雨娟,这样抱着她的手臂时,她突然有种想要甩掉的冲动。也许是这些子的冷战让她心中对她的感彻底消耗了?

    “你问吧!我会说真话的。”语聆动了动手指,最终没有去拉她的手。

    “你是不是还着展云飞?”雨娟轻声在她耳边说着,然后立刻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似乎想要判断她的回答是真是假。

    语聆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同样侧着头看着她的眼睛。今的雨娟太奇怪,突然示好全然不提旧事不说,还问她这个早就已经问烂了的问题。而最奇怪的是她的表,既有些期待,又有些抗拒,眼神闪烁,随着她的沉默,抓着她的手也越来越紧。

    “又如何,不又如何?怎么突然跑来问我这个?”语聆这次没有直接回答,她要知道,在雨娟的心里,希望她回答哪一个呢?

    “什么‘如何’‘如何’!我问的是你,你回答就是了嘛!”雨娟不看她的眼睛,撒般摇了摇她的手。

    “你不都是知道的吗?我一开始就和你说过了……”语聆面无表地盯着她的动作,声音却带着柔弱,而且越来越轻。

    “你还喜欢他对不对!”雨娟倏地抬头,眼睛瞪得大大的。

    “雨娟,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吗?”语聆避重就轻,故意引导着她想歪,等着她最终的话。

    “我……”雨娟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咬了咬唇,最终下定了决心。

    “雨凤,既然你喜欢他就继续喜欢吧!你为了他连仇恨也放下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拦你们了……”雨娟说得很无奈,这的确是她真实的绪,夜夜醉酒待月楼的展云飞,第一次与她争吵的雨凤,她的确不知道怎么阻拦了。

    语聆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震惊。

    雨娟以为她是惊喜,抓紧了她的手:“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你答应这个要求,你就和他双宿双飞吧!”

    “你打算做什么?”语聆犹疑着,带着点探究地问。

    “分家!你让展云飞和展云翔分家!我可以不迁怒展家的其他人,只找展云翔报仇,只要他们分了家,那么展云翔就和展家没关系了!你和苏大哥也可以跨越这些阻碍在一起!雨凤,这并不难,而且,不管你愿不愿意原谅,可以和苏大哥白头偕老又不用天天面对展云翔,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语聆听得都要笑了,真是完美的计划啊!谁都知道展家两兄弟不和,分了家,展家的势力还会像现在这样吗?而事实上,她也的确笑了。“雨娟,你老实说,这计划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那当然了!”雨娟以为她是因为高兴,极力压下心中雨凤选择展云飞放弃家人的那一点点不舒服,毕竟现在很完美了不是吗?“我不希望我们为了这些事而闹矛盾,雨凤,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啊!这已经是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这“自己想出来”当中有多少是郑老板出的明力暗力呢?语聆真是要喝彩了!要是真的萧雨凤在这里,恐怕没有任何落空的可能吧?

    “雨娟,你都在胡说什么?”语聆突然冷下脸来,就连话中也隐含着怒气。

    “怎……怎么了?”雨娟空着被抽走了手臂的双手,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雨娟,我从得知真相的第二天就告诉过你了吧?我不展云飞,再也不他了!我怎么可能和他继续在一起,怎么可能和他白头偕老?”语聆带着指责地质问不知就里的雨娟。

    “可是你……”雨娟不相信。

    “我是不恨他们了,那不是因为我展云飞,而是我见了世面懂了世事,知道是非了!”语聆不给她争辩的机会,“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相信,还是为了报仇故意装作不相信。但是我现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和展云飞不可能,所以你也不要希望我会为你的计划而做什么!”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不报仇?展云飞说你一遇上一点阻碍就放弃了你们的感,他天天来待月楼买醉,连阿超也愤愤不平,你确定你是不而不是退缩吗?——就算这样,展云飞依旧对你死心塌地,你就让他同意分家,好不好?对啊!你不是不他了吗?那么对付展家,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雨娟表变化多端,先是不信,然后便是兴奋。

    “不可能!”语聆冷冷地看过去,“展云飞怎么做是他的事,我不关心!同样的,我不管你在计划什么,分家也好,不分家也好,这都是展家的事,我是不会管的!”

    她很失望,原本她以为即便雨娟放不下仇恨但起码对家人还是真心的,可是刚才她却看到了她的自私,她已经不在乎她是不是喜欢展云飞,现在她一心要做的就是说服她这个说得动展云飞的人,让他们分家。如果这里站着的是雨凤,她要有多痛苦?

    而且,脑残果然是一模一样吗?展云飞听不懂人话,雨娟也同样听不懂人话!

    雨娟最终不甘不愿又满腔怒气地走了,语聆觉得她是时候放弃了,她很累,面对就算说一千遍“我不展云飞”也不肯相信,说一万遍“我不恨展家”以为她是为了展云飞的雨娟,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就算语聆依旧念着旧,她和雨娟之间的感裂缝也已经再一次扩大了。就算上流着相同的血液,但是,她们注定走不到一个地方去。

    “砰——”语聆被眼前桌子的巨响给吓了一跳。

    “我说……你每天都在想什么呢?怎么老是两眼无神的样子!”不知怎么冒出来的云翔大刀阔斧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很鄙视地看着她。

    语聆看了眼那个大包裹眨了眨眼,然后又看了眼满脸鄙视的云翔又眨了眨眼,眼里全是懵懂的茫然。

    云翔看着半个神还没回来的语聆,呆呆的,不刁钻,不温柔,不野蛮,有些……可,不,是很可!云翔的手蠢蠢动,很想伸出去在那张脸上掐一把!

    “啊——干什么!”语聆的尖叫让云翔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这么做了。手底柔柔的,滑滑的,比摸着丝绸的感觉还要好!

    “放……放手!”语聆咬牙切齿,狠狠地拍向那只作恶的手。这下她是真的确定这是展云翔了!在看到他包袱款款的瞬间,她还以为是雨娟带给她的后遗症,是她的幻觉呢!不然怎么会雨娟希望他分家,下一秒,他就一副离家出走的样子出现了!

    “你在想什么呢?”云翔一点也不尴尬不愧疚地收回手,让语聆的手挥了一个空。

    “在想原来诅咒你那么容易成功!”语聆摸着脸没好气地说道,他捏得不重,所以不疼,但是那种另一个人的温度停留在脸上的感觉……

    “诶……我没用力吧!你脸怎么红了!”云翔奇怪地凑近她,只当她说的话是在赌气。

    “我……”语聆脸上的红色又加深了一层,“走开!”一把推开全然不知的人,跑到水壶边,咕噜咕噜地灌了几杯水。

    作者有话要说:小小的JQ~~孩子们呐~~你们俩该开窍了撒~~~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