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萧鸣远谈完了正事,语聆也不打扰他们的早餐,起回了房里,打算补一下眠。

    刚踏进房里,没想到小三也紧跟着走了进来。

    “小三?”

    “大姐……”小三有些忐忑地站在语聆的面前,望着她的眼里有担忧,有犹豫,有释然,最后化为坚定,仿佛下了什么决心。

    整个过程,语聆都静静地等着她,虽然不知道她下定决心要说的是什么。

    “大姐,你昨晚去哪了?”小三沉静下来,坐在语聆边,看着她的眼睛问。

    “你……”语聆挑了挑眉,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大姐昨天没有回来,是我亲自确定的。”小三以为语聆要掩饰,立刻堵了她的话,“昨晚我来看了好几趟,因为怕爹担心,所以才帮大姐编了谎话,我着急了一晚上,又担心又后悔,就怕大姐出了什么事,我就害了姐姐了!”说着,眼里就起了雾,毕竟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想起昨晚,又看到大姐平安回来,心里一松,便有了委屈。

    “乖!”语聆摸了摸小三的头,笑着安抚她,“大姐要谢谢你!”

    “大姐……”小三抽了抽鼻子,破涕为笑,“那大姐昨晚去哪了?怎么没有回来?”

    “小三相信大姐吗?”语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当然相信了!”小三的眼里都是浓浓的依赖。

    语聆心中暖暖的,笑拥着她,“昨天大姐租好了店铺,本来是要回来的,可是半路遇上一个朋友,他喝醉了酒,没有办法,只好把他带回刚租好的店铺里,照顾了他一夜。”

    “店里怎么能住人呢?”小三完全相信语聆的话,也没有问那个朋友是谁,反而开始好奇那家新店。

    “原来的老板在店的后面隔了小间,放了一张小桌和一张小。我就暂时把他安置在那里了!”语聆觉得原来老板的这个设计真不错,以后她也要把这个小间留下来,偶尔还能留宿店里,或者午睡。

    “真的?大姐,那店是什么样的啊?除了小间还有什么?”小三一听,两眼亮晶晶的。

    “小三也对那店铺感兴趣吗?”语聆有些好笑,不过看她好奇的样子,脑中闪过一个主意。

    “嗯……有……些……大姐……”小三有些犹豫,忐忑地看着语聆。

    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忐忑,语聆笑着说道,“那小三愿不愿意和大姐一起去开店呢?”

    “真的?!”小三精神一震,随之又有些丧气,“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这几天大姐要把店铺重新收拾一下,你先在家里……”说着,语聆起,从头的抽屉里拿出几张纸,“呐!这些是我事先画好的花样,你也学了好几年的女红了,这些衣服不在话下吧?大姐不在家里的子,你就抽空先做起来吧!”

    小三伸手接过语聆的设计图,越看越喜欢,“好漂亮的衣服!大姐这都是你画的?”

    “嗯,这几天时间也不多,只画了几张,最后几个是小布偶,你觉得哪种简单就先做哪种吧!你二姐白天虽然也在家,但是她晚上没时间睡,也不能太劳累,你还是以帮着她做家务为主,知道吗?这些不急,等店开了,大姐也让你一起去帮忙!”

    “我知道!这些花样虽然新鲜,但是也不难,我从小学女红做几件衣服都容易啦!以前是有大姐二姐在,其实小三已经长大了!”小三捧着图纸抱在怀里就怕语聆下一刻反悔了。

    “那大姐就把新店的第一批货源交给咱们的小雨鸢啦!”语聆觉得好笑,拍拍她的肩,做出一副托付大任的样子。

    “嗯嗯!”小三使劲点头,听到语聆喊她“雨鸢”更是眼睛一亮。在这个家里,只有被当做了大人的大姐二姐才被爹喊名字的。

    “那你先回去吧!我还想睡会儿。”

    “好!大姐好好休息!”雨鸢(以后就叫这个名了)捧着图纸,高兴地走了出去。

    语聆笑着伸了一个懒腰,爬上了

    “砰砰——砰砰——”未开张的店里,语聆一手榔头一手钉子敲得正专心。几天的时间,整个店铺已经大换样,三面的墙除了进门靠右的那一面放了一排柜子,另外二面全都清理得一干二净,而语聆现在正乒乒乓乓敲着的就是那一排柜子。

    原来的店铺是那种旧式的,侧边一扇不大的门,门左边便是窗户,窗下便是柜台。现在,语聆把整个墙都拆了,整个店铺面向大街,就像现代的有些店铺那样,只要路过的人都能一眼看到店里的东西。那个极大的柜台也被语聆请人改小了,成为一个一人式的小柜台,就放在小间和店铺连通的门前。一头抵住了墙壁一头安了一个活动的木板,进出时摇起木板,平时就将内外拦住。

    像这类木板啊,货架格子改装的小活,为了省钱,语聆都是自己动手的。虽然以前的家庭条件不错,从小也是生惯养,但是语聆并不是动手能力弱的那种人。自小在学校里,不提劳动课,无论野餐还是出游,从搭建帐篷到烧火做饭,她都能做,而且这些粗活,她干得甚至比有些男生都要好!眼前的木工活,在尝试了几次后,如今也算是有模有样。

    因为大门改了的缘故,周围的邻居、老板常常看到她一人在店内做活,在得知她要开的店与自己不冲突,又见她一个小姑娘自己动手干粗活,便对她有了不少好印象,有空时也时不时进来走走看看,偶尔聊几句。

    语聆也大方地随便他们看,有问题时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算是一边干活,一边与周边商铺交好,互相熟悉了。

    眼前的柜子是当初的老板用来摆放笔墨纸砚的,这与语聆要放玩偶完全不同,那些格子明显太小,所以,今天她的主要任务是把柜子里的隔板改一下,有的直接敲掉,有的挪一下位置。过了今天,货柜做成,店里的装修也就能告一段落了。

    想到这里,语聆高兴地裂开了嘴,放下锤子,头贴在手臂上抹了一把汗,继续拿起铁锤敲敲打打。

    “你在干什么?”

    “啊!”

    一个男声突然从后面响起,语聆一惊,锤子一偏没落到钉子上直接敲在了手上。顿时痛得她扔下手里的东西,紧紧捂住了那只手。

    “我和你说话呢!你鬼叫什么?”因为语聆是背对着,所以那人根本就没看到语聆的手被砸了,反而很不满她的尖叫,以及到现在还蹲在那里不回头的行为。

    可是语聆不知道,她又痛又愤怒,“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不声不响的进来,你还有理了!”一边龇牙咧嘴地握着手站起来,一边转骂道。待站稳了一看,居然是展云翔!怒火又燃得更旺!莫名其妙的人!

    “萧雨凤!是你自己在那边不知在做什么没听到我进来,关我什么……你怎么了?”云翔听到语聆的话眉毛一竖,刚打算破口大骂,还没说上一句,就看到她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还两手交握在前。

    语聆懒得理他,还以为这人不错,结果从那天早上莫名其妙发火走人,再到今天突然出现,她对他没了一点好感,真是有病!随便他在那边说什么,只觉得自己手疼的厉害,便松开右手仔细看了看。

    刚松开没一会儿,指尖失去了压力,慢慢的,血就开始从指甲缝里渗出来。虽然已经剪了指甲,但还是一榔头下去刺破了皮肤。真是!干了几天活,扎进去大大小小的木刺倒是不少,还真没出过血,结果今天最后一天,还是见血了!

    “你流血了?”云翔一看到她的手,又看到她后的工具,才知道那一声尖叫的原因,“我……我送你去医院!”心中一时心虚,加上见到血也有些着急,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拉着语聆的伤手要带她去医院。

    “欸——你干嘛?放手啊!”语聆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他拉到了门口。

    “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你会……会……你放心,医药费我出!”云翔看着越流越多的血有些发慌。这几他思前想后,总觉得那天萧雨凤的话应该不是怀疑他伤了展云飞,他对着她发火似乎不好,毕竟她照顾了他一夜,还要求和解。可是,让他展云翔道歉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想,也就抛开了。可不能控制的是,这几天来,脑中时不时出现阳光里她吃早餐的样子,扰得他心烦意乱,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到了这里,本来以为是见不到她的,谁知竟看到了大变样的店铺,以及那个熟悉的影。

    一时觉得自己这样过来太没面子,一时又想着可能见了面就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想起她,他觉得自己之所以一直甩不掉那个影子是因为他觉得对她有些愧疚,那样,见了面,表示一下就会好了吧?这么纠结着,开口的时候已经走得离她很近,而且说得也比较大声,没想到居然害她伤了手。

    “谁稀罕你的医药费啊!这么小伤口,等我走到医院,血都结痂了!”痛疼微微的减轻,语聆也有了骂人的力气。

    “那你要怎么办?”云翔不知所措,他要是受伤了都是找大夫或者去医院啊!

    “进来!”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语聆喊他进了里间。

    云翔好奇地看了看那个活动的木板,在语聆的白眼里赶紧跟上去进了那个他曾经睡了一晚的小间。

    这里倒是没多大变化,毕竟本来空间也不大,只是原来的小桌没了,换成了一个小巧的头柜,周围无论墙还是地都被打扫得既干净,透过窗外的阳光,让整个房间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柜子第一格抽屉,里面有红药水、酒精和纱布。”语聆的声音打断了云翔的暗自感叹,赶紧照她的话找那些东西。

    “你会清洗伤口,上药吗?”坐在还没有铺的板上,语聆怀疑地问,不行的话,她就要自己单手做了。

    “当然会了!”仿佛因为受到了轻视,云翔眼睛一瞪,大声回道。下一刻,就拧开了酒精和红药水,一手抓住语聆的手,一手用棉花开始帮她清洗伤口,“爷可是学过的!”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