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地放好决定她未来生活质量的盒子,语聆的心多少轻松了一点,虽然脑残环绕,但是,她还是有希望的不是?

    正准备让过度劳累的脑袋好好休息休息,一个弱弱的女声在门外响起。“大姐——”

    “进来!”

    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虽然量还没长开,不过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清秀文静的女生。与雨凤雨娟相似的外貌,比雨娟少了几分英气,气质倒是与雨凤相似。

    语聆又想起今天早上梳洗时看到的自己如今的外貌,弱纤细,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太柔弱了一点。

    “大姐,苏大——展云飞刚才来了……”小三怯怯地看了语聆一眼。

    “是吗?”语聆暗道果然如此,按照剧,他应该在今天被刺伤了,可惜,萧雨凤如今已经换了人。

    “那他走了吗?”语聆拉过小三,这萧家五个孩子,似乎就小三最胆小,早上见她也是安安静静的。

    “走了……我们把他赶走了……”小三顺从地坐在语聆边,声音柔柔细细的,带着一点小心。

    估计怕引起她的伤心吧?语聆安抚地对她笑笑,“他那么容易就走了?”虽然心里并不在意,只是作为一个失恋的人,太过不在意反而有问题,所以语聆的笑容似乎很勉强。不过,她也是真的好奇,展云飞这种脑残,是用一句话能打发的?他在门口狂吼乱叫,她觉得更正常。

    “他不肯走,我骗他说,你一早就出门去了,我们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正打算去找你呢!”说着,小三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语聆惊奇地看着小三的笑容,原来这姑娘也不是表面上这么乖巧的啊!不过,她喜欢!

    “做的好!下次他再来,你就一个人去开门,只说全家都找我去了!那种人,和他说道理没用!”语聆赞许地摸了摸小三的头。

    小三听到大姐的夸奖,自豪地一笑,随即收敛了笑容,盯着语聆问,“大姐,你……是不是很伤心?”

    语聆一愣,她只当能了解的估计只有雨娟和萧鸣远,没想到这些事,小三也是看在眼里的。重新仔细地看着这个今后的三妹,看到她眼中的担忧,心中一。这个家里,雨凤雨娟排行一二又差不多大所以不会被人忽视,小四是唯一的男孩,小五最小也很难让人忘记,唯独这个小三,是个女孩,又排行在中间,不是最大又不是最小,反而常常被大家忽略,只是,在所有人的不知不觉中,她却已经变得懂事。

    “伤心是有的,但是人活在世上不是只有一事,能在现在看清他的面目总好过以后才知道,所以,不用担心大姐,我只是想要冷静冷静,好好想想以后。”有所了解后,语聆也不当她是小孩,认真地回答着她的问题。

    见到大姐没有像以往那样哄小孩一样哄她,小三眼中散发出不一样的神采,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大姐放心,我会和小四小五他们一起帮你赶走展云飞的!”

    “好!小三果然长大了!”语聆高兴地摸着小三的头,这个可文静的小女孩,应该是她第一个认同的家人吧?“小四小五他们呢?”

    “我让他们在门口看着,我来和大姐说最新消息!”听到大姐说她长大了,小三更是直了脊背,引得语聆忍不住一笑。

    “雨凤,你今晚真的要去吗?”雨娟看着脸色苍白,肤色暗淡,两眼深陷,黑眼圈明显的姐姐担忧地问。

    “都休息了几天了,当然该回去了。”语聆微微一笑,只是那强扯的微笑映在苍白的脸上更加虚弱。

    “该死的展家,该死的展云飞!他怎么就没被杀死呢!”雨娟看到雨凤如今的样子心中难受,对展家的仇恨更是深了一层。

    “雨娟——”萧鸣远看到摇摇坠的大女儿心中疼痛,又怕雨娟的话又引起她的伤心事,连忙制止,又对语聆叮嘱道,“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勉强。”

    语聆点点头,心里突然有一些愧疚。这几,她也算是真的知道了,萧鸣远别的千不好万不好,但是对儿女的疼却是真的。这样的疼突然让她觉得自己是偷了萧雨凤的,如果不是她要借尸还魂,萧雨凤会离开吗?那一晚,她只知道萧雨凤是心如死灰,却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的。

    跟着雨娟第一次真正地进入待月楼,里面果然灯火辉煌,用上了电灯。这对语聆来说,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金大姐,我们来了!”雨娟熟门熟路地带着雨凤走到后台,朝着里面一个女人喊道。

    果然,那人转回头来,语聆仔细地看着这个传说中的“金银花”。看上去已是中年了,但是风韵不减,扭着腰朝她们走过来,三分妩媚,三分慵懒,还有三分眼中不减的精明利落。

    “呀!这是雨凤吗?!怎么几天不见成了这幅样子了!”金银花一看到语聆就睁大了眼,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但也确实,该归功于语聆这几天不眠不休的良好效果。

    “金大姐,我没事,待会儿画点妆就好了!真的!”语聆做出一副急切的样子,眼里却是有泪花开始打转。

    “诶!这展家真是作孽哟!”金银花拿着手里的手绢一抹眼泪,果然雨娟开始再度怒火燃烧。

    语聆面上潸然若泣,手里却死死地拽着雨娟不让她冲动,虚弱地回道:“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了,现在我只想好好唱歌赚钱,养活爹和弟弟妹妹!”

    那金银花看着语聆故作坚强的样子,没有任何怀疑,拍了拍语聆的肩,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出去了。

    “好了,你过来帮我化妆。”语聆掰开雨娟捏得“咯咯”响的拳头,拉着她往梳妆台走。虽然不觉得她们两个弱女子仇恨展家对郑家有什么用,但是很明显,金银花一直在无形中加深雨娟的仇恨。

    连续三四天的熬夜,加上语聆强忍着饥饿不吃饭,不打理自己,虽然萧雨凤的体的确美貌,却也掩盖不了从内到外的暗淡憔悴。语聆故意往脸上扑了厚厚的粉底,上了一个极浓的彩妆。

    “雨凤,你怎么画那么浓的妆?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种矫揉造作,喜天然的吗?”雨娟惊讶地看着语聆,虽然浓妆减淡了她的苍白,让她依旧明亮美丽。

    “我也没办法啊……”语聆低低地一叹,语气中满是心酸,“不这样,你也看到刚才金大姐见到我的反应了……我知道我现在难看极了……”

    “怎么会?雨凤一直都很漂亮!以前的淡妆漂亮,现在的浓妆也漂亮。对!雨凤是‘淡妆浓抹总相宜’!”雨娟急忙跑过来,拥着语聆坐在镜子前,笑嘻嘻地看着镜子里的美人。

    也许是家里的小心翼翼也传染到了雨娟上,每次语聆一伤心,她就会笑嘻嘻地转移话题,和原剧的指责并不相同。

    语聆也扯出微笑看着镜中的人,浓妆掩去了原来的苍白憔悴,很好,很美!语聆很满意,浓妆,不但可以让她恢复美貌,待会儿还能有更意想不到的效果!

    雨娟看到语聆终于露出微笑,心中也松了一口气,高兴地拉起语聆,“好了,该上台了,你好几天没来,大家都念着你呢!今天一定会赢得满堂彩!我们走吧!”

    大家?念着我?语聆嘴角抽搐,你不会说的是下面坐着的那群色狼吧?这是什么好事吗?

    语聆站在右边的门上,只听得,“喂——”一个悠远绵延的声音从雨娟那边响起,“叫一声哥哥喂——叫一声郎喂——”果然是余音绕梁,绵延不绝。要不是她待会儿还有戏,还真想鼓几下掌。

    语聆不可以鼓掌,但是下面却已经掌声如雷。

    听到雨娟那边唱词结束,语聆深吸了一口气,掀开帘子,跑上了台。

    底下的人眼睛一亮。

    “这是萧雨凤回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惊奇地问。

    “是呀!吴老板——正是你那天天念叨的义妹回来了!”在一边伺候的金银花一甩帕子谄媚地答道。侧头看着语聆完美掩饰虚弱的装扮极其满意。

    一桌的人一阵哄笑,但是笑了一半却都停了下来。不止是这一桌,整个待月楼都瞬间安静下来。

    只听得台上徒留几声琴声,然后也戛然而止。

    全楼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台上几来第一次上台的语聆,只见她半张着嘴却没唱出声来,连续试了几次,竟然都是张了张嘴却没有从前甜美的歌声。

    桌上的郑老板皱了皱眉。金银花瞪着眼睛盯着台上的人影,一丝也不错开,似乎也被这突然的状况弄懵了。

    似乎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只见,台上的雨凤伸手卡着脖子,脸上全是慌乱。

    “雨凤,你怎么了?”雨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扔下手里的道具,一下子冲了过来。

    似乎是因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雨凤慢慢抬起头,看着跑过来的雨娟,眼泪哗的落了下来。整个人如风中弱柳,晃了晃,向下倒去。

    “雨凤!”雨娟一声尖叫,震醒了在场的所有人。众人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台上这百年难得一见的事

    雨娟在最后一刻接住了雨凤的子,却因为跑得太快没能站稳,两个一起倒坐在了地上。

    “雨凤,你怎么了?”雨娟拉开雨凤的子,两人保持了一段距离,焦急地问。

    “我……我……”雨凤未语泪先流,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整个人都有些呆呆的。只是卡着自己的脖子,连嘴唇都开始颤抖。

    “怎么回事?”金银花终于跑了上来,一把拉起两个人问。

    雨凤整个人都处于崩溃中,哪里拉得起来,趴在金银花上嚎啕大哭,“我唱不出歌来了,我唱不出来了!金大姐——”说着抬起头,无助地望向金银花,似乎是想要寻求依靠。

    金银花看到雨凤的脸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人给扔出去。

    只见雨凤以前那张小巧惹人怜的脸上像打翻了颜料瓶一样,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肆虐不断的泪水还在继续冲刷着厚厚的粉底,因为全无力而死死抓着她支撑,想甩也甩不掉,简直像遇上了一个女鬼一样!

    下面更是一片哗然,因为金银花站的位置不好,刚好是背对众人的,所以雨凤一抬头对上金银花,就让下面的人看了一个清楚明白,下面那些寻花问柳惯了的人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女人,恶心地差点没把刚才吃的饭给吐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穿越雨凤忠犬养成(原名: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