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纠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如果宁欣不把薛珍和齐王世子的打算弄明白了,她即便离开伯爵府,也会落入一个更大的牢笼中。

    单凭长乐公主眼下的实力没有办法同有贤妃抗衡,况且还有齐王世子....宁欣深知他不好惹。

    直到今齐王世子还在装疯卖傻,他所求定是不少。

    宁欣猜测齐王世子会整合原本属于韩王的势力,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前,齐王世子做傻子比做聪明人更安全,只是这么多个月过去了,齐王世子还在忍耐,他得宁欣谨慎从事。

    “主子,二少爷一定要见您。”抱琴进门为难的说道:“奴婢阻拦不住二少爷,二少爷说若是见不到您,就不成亲,奴婢实在是怕把事闹大。”

    抱琴担心太夫人会因此事对宁欣不好,她劝不走二少爷只能进门通传。

    宁欣放下毛笔,给长乐公主的书信还没完全写好,王季玉大婚的子定在后,宁欣估摸着他快到了。

    对于王季玉不怕打击弃而不舍的精神,宁欣很困惑,是不是非要这么死皮烂脸的贴上来?她明明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啊。

    “请二表哥进来。”宁欣收拾好信笺,见王季玉走进来,宁欣起屈膝:“二表哥。”

    王季玉见到宁欣,心里一,宁欣还是那样较弱妩媚,甜柔的声音让人听后心底麻酥酥的,王季玉眉目含,“表妹。”

    抱琴等人一众婢女不会离开屋子,宁欣淡淡的笑道:“还没给二表哥贺喜呢,二表哥总算是达成所愿了。”

    王季玉眸子微微泛红,痛彻心扉的说道:“表妹啊,我...我哪是得偿所愿?”

    “二表哥欢喜的糊涂了。历尽重重磨难二表哥才迎娶到她,还不是得偿所愿?”

    王季玉痴迷般望着宁欣,她越来越明艳,比病弱得时候更是美上三分,她那双含水蒙蒙的眼眸此刻亮若繁星,她耳朵上带着的蔚蓝色水滴形状碧玺耳坠一闪一闪的勾人心魄。

    王季玉抢步上前,执着的说道:“表妹,我要你。”

    在宁欣笑盈盈的目光下,王季玉即便冲到宁欣面前也不敢碰触宁欣一根汗毛。王季**疼...“表妹。”

    宁欣淡淡的笑着问:“二表哥喝多了吧,快回去歇着,过两天你就是京城里最耀眼的新郎官了。”

    最耀眼...王季玉被宁欣惑得脑袋清醒了几分。

    薛珍外表很冷艳高贵似对什么事都不在意,可实际上王季玉在她面前没少吃苦头,薛珍很霸道。很残忍,总是折腾王季玉,着他用功读书,着他讨好贤妃。

    王季玉原本只是个作风纨绔风流的才子,喜欢同清流们对诗,喜欢邀请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带着歌姬四处找寻做诗词的灵感,甚至喜欢红袖添香。有俏丽的婢女陪伴。

    可自从同薛珍确定婚期以后,王季玉开始了苦闷的历程,不仅频频受伤,前两天伺候王季玉的丫头都被长公主派来的人带走了。王季玉不敢问她们被带到哪去了,疼惜他的祖母一个劲儿拦着他,不让他同长公主府的人起冲突。

    王季玉从小被当作凤凰蛋养大的,在他印象里威武伯爵府很富贵。可长公主边的妈妈看伯爵府众人的目光透着傲慢,王季季玉受了比较严重的刺激。一个下人竟然敢看不起威武伯爵府?

    本来对薛珍有所期待的王季玉一下子蔫了,他怕被薛珍压一辈子,怕这辈子成为薛珍的附庸。

    王季玉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熟了也是噩梦连连,梦到他被一只母老虎踩才在了爪子下玩弄戏耍,对比强势的薛珍,王季玉更偏向柔弱顺从的表妹,表妹一定不会像薛珍这样的,表妹...王季玉控制不住奔向宁欣的冲动,他要带表妹离开伯爵府。

    “表妹,我只想同你在一起,我带你走,从此海阔天空,任谁也不能拆散我们。”王季玉深对宁欣表白,“我不能没有你,我对表妹是真真的一往深。”

    宁欣看出王季玉对薛珍的恐惧,顺手端起桌上的茶盏,慢悠悠的挪开白瓷杯子盖儿,眉眼含笑,扬手,温的茶水精准得泼到王季玉的脸上,茶叶东一块西一块的黏着他,茶水顺着他清俊的脸庞滚落,王季玉像是傻了一般,“你泼我?”

    “你可清醒了?”宁欣将空茶杯递给抱琴,云淡风轻的说道:“续上茶水。”

    “是,主子。”抱琴对宁欣佩服极了。

    王季玉不敢对薛珍怎样,可宁欣柔弱的外表给了他错觉,就算是薛珍也没有说着话就直接拿茶水泼人的,男人的尊严脸面刺激的王季玉怒气高涨,伸手抓向宁欣。

    宁欣脚步轻盈的躲过,抓住王季玉的手腕,借着王季玉向前的冲力,宁欣抬脚扫向王季玉虚浮的下盘,砰得一声巨响,王季玉仰面躺到了地上,脑袋磕到地面,王季玉眼前金星闪烁,弄不明白怎么就摔倒了?

    定了定神,王季玉眼前是宁欣一如既往柔弱的脸庞,“你...”

    “二表哥莫非没听过奔着为妾?”宁欣勾起了嘴角,“外面是海阔天空,可二表哥能做什么?你会生火做饭?你会挣钱养家?还是以为凭你写几首酸诗就能挣到银子?庆林长公主将女下嫁二表哥原本就很委屈,你在成亲前同人奔,你有没有想过伯爵府?一旦长公主动怒,大舅舅一定会被夺爵,外祖母怕是也好不了。”

    “表妹担心我?”

    “你说错了。”宁欣慢慢的俯,轻声说道:“你若是再来纠缠我,我便让人将你绑走,让庆林长公主的怒气毁了整个伯爵府,当二表哥不在是威武伯府世子的时候,不知二表哥的好友,那些清流会不会再看你一眼?”

    王季玉吓得脸色煞白,嘴唇颤抖:“表妹,我的表妹不会这么对我,你...你不是我的表妹。”

    “真可惜,直到现在你还不了解宁欣!王季玉,你很可悲呢。”

    宁欣干脆利落的转,“抱琴,把二表哥送出去,顺便知会外祖母一声,二表哥还是看牢点好。”

    抱琴领着几名丫头将王季玉拖到了门外,抱琴亲自去见了楚氏,说了经过之后,楚氏差一点气背过去,指着汪氏大骂:“你养出来的孽障!他这是要害死全家才甘心!”

    汪氏跪地哭诉:“儿媳实在是不知,不知他有拐人私奔的打算,儿媳想着...”

    汪氏看到了抱琴,被宁欣几次教训,汪氏此时不敢将罪名扣在宁欣头上,长乐公主虽是没有带走宁欣,可也给楚氏等人送了口信,宁欣是她认下的好朋友!

    就这么一句话,楚氏等愣是不敢再亏待宁欣一分。

    虽然因为薛珍的关系,伯爵府会靠向贤妃,但长乐公主远不是他们能得罪的,楚氏甚至想着左右逢源,因此楚氏骂了汪氏,软了王季玉,对宁欣不敢有任何的责怪。

    楚氏甚至让汪氏到宁欣面前表达感激之,不是她机敏,不是她警觉的话,一旦让王季玉闹出点事儿来,伯爵府上下都承担不起。

    汪氏不敢违背楚氏的命令,给宁欣道谢的时候像是吞了苍蝇一样的恶心,尤其是听到宁欣云淡风轻的说:“大舅母太不会管教儿子,二表哥冲动任,他再没有担当的话,指不定将来会闹出什么大事。”

    ....

    汪氏恨得宁欣吐血,宁欣是故意的,故意这么说,故意气她,汪氏膛上下起伏着,强忍着对宁欣挥巴掌的冲动,勉强扯出个笑脸:“你说得是,玉儿成亲后许是会长进有担当些,昭容县主是难得的贤妻。”

    “二表嫂应该会好好的照顾二表哥,这一点不容置疑。”宁欣眉眼弯弯,笑意盈盈的说道:“有望子成龙,也有望夫成龙的说法,有二表嫂在他边,大舅母会很安心吧。”

    汪氏灌了一口茶水顺气,再灌了一口,突然噎到了,汪氏咳嗽起来,旁边跟着来的丫头轻捶着汪氏的后背,宁欣道:“大舅母可得保重好体啊,二表哥将来封王拜相会给您挣得一品诰命的,嗯,有昭容县主在,料想那一天不会太遥远。”

    “你歇着,我先走了。”

    汪氏扶着丫头的手走出去,宁欣起屈膝:“您慢走。”

    再待下去,汪氏会被宁欣气死的,宁欣这子是随了谁了?说话这么噎人,牙尖嘴利却偏偏摆出一副温婉柔顺的模样。

    汪氏回到屋里,连摔了好几个茶杯都无法平息口的怨气,“她这是依附伯爵府过活的表小姐?那一家的表小姐像她一样?”

    “夫人消消气,消消气,别同表小姐一般见识,她才多大?吃得米还没您吃得盐多。”汪氏的陪嫁李妈妈上前宽慰道:“等二少爷出息了,收拾个她还不容易?”

    “收拾她?我哪敢收拾咱们家的活祖宗。”汪氏捂着发闷的口,“我本不愿意听茹丫头的,如今看来不能再将她留在伯爵府了。”

    李妈妈机警的让下头们出去,小声问道:“主子?”

    “既然只有她能帮茹丫头,等玉儿办了婚礼,我带府里的小姐去趟齐王府,你让人传话给茹儿,我这次听她的。”

    “是。”

    ps好吧,夜求两张粉红票。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