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提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长乐公主的婚礼以她出家为女冠告终,随着当今再次对罪民问罪,罪民的子更加难过。

    在后宫中,皇后和贤妃都没有闲着,一向对贤妃退避三舍的皇后重新振作起来,在后宫中她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她要抱养七皇子。

    为了皇后这个决定,前朝后宫闹得人仰马翻,因为皇后是在潜邸提出这个要求的,当今陛下回忆起同妻子那段艰苦的子感慨颇深。

    皇后娘家因为他夺嫡的野心被先帝流放,等到他登基后,他才发觉皇后的父兄早就病逝于流放之地,皇后娘家凋零,他很放心,但同时也有几许的内疚。

    触景生,皇帝答应了皇后的要求,丧母的七皇子今年三岁,他像是娃娃一样抱到了中宫,养在皇后边。皇后原本打算让七皇子记到她名下,长乐公主适时的阻止了她——不可得寸进尺。

    齐王府,齐王世子唇边勾起了一道漂亮的弧度,当今有五个皇子!五个皇子!宁欣提醒过他,齐王世子平淡的吩咐,“宫里的人可联系上了?”

    月光和烛光都照不到暗影处发出清浅又极为恭谨的声音,“回主子的话,奴才不敢联络暗梅七子。”

    烛火照耀着齐王世子俊逸的脸庞使得他多了一层黄晕般的光圈,这幅皮囊比他做韩王时候俊美不少,“你是不敢相信我?”

    “主子。”黑暗中仿佛有一道更黑得影移动,“属下不敢。”

    “庄公梦蝶,我许是就是那只幸运的蝴蝶!”幸运得不单单是他一人,齐王世子缓缓的说道:

    “我看你们都忘了你们的主子!韩王当年被宁欣算计,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一点消息不知?”

    “属下该死。”黑影中传来诚惶诚恐的影,“属下得到准确的消息后。已经迟了...”

    “噗。”没有等他说完,他口吐鲜血,瘦小枯干的体也从黑影中滚出来,他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烛光,咳血道:“主子。”

    齐王世子体靠近了柔软的迎枕中,合上了眼眸,穿黑衣在地上翻滚咳血的人滚到了齐王世子脚边,哀求道:“主子。”

    “我养得狗若是没有起到作用反而伤了自个儿的话,想来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主子...暗梅七子只有我知道他们是谁。”

    “所以你有恃无恐!”齐王世子一脚踢开了他。“所以韩王的基业毁在了你们这群白痴手中!他成了聋子,瞎子,他死在宁欣剑下一点都不冤,韩王那个白痴还做着帝王梦,连自己被算计了都不知。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知不报?你们为什么背主?”

    那人擦拭了唇边的血迹,恭谨顺从的神色消失,他扬起头看向俊美无双的齐王世子,“我不知原本痴傻的齐王世子下为何精明了,且懂得暗影的联络方法,韩王自尽。暗卫自由,不管下是哪只蝴蝶,您都不是韩王,我等只听命于韩王。”

    “这话好笑极了。若是你听命于韩王,他怎么会死?”

    “宁帅于我有恩。”

    齐王世子笑了,“有恩?他对你有恩,你就背叛韩王?好。暗梅七子...我不要了,你们都随着韩王去吧。记得到地底下问问韩王,他怎么这么蠢!”

    “下。”

    “滚!”

    那人不停的咳血,齐王世子扫了他虚弱的体一眼,“怎么?你还想着活?”

    “当我隐瞒消息,就等着这一天。”那人苦笑中带了几许的狂狷,“不过当今似对我有怀疑,陛下到现在还留着我呢...咳咳...不知作为先帝最宠的皇孙的您,是不是会因我的消失而被陛下怀疑。”

    “你在威胁我?”

    “世子下,这不是威胁,我想活下去,我想要解药,齐王世子不傻这个消息值得这颗解药。”

    齐王世子手指点了点额头,温润般一笑:“你以为我会给你解药?”

    “我这条命不值钱,可下的命值钱,我也可以同下合作。”

    “合作?“齐王世子低头,仿佛像是听了极好的笑话,“我没有合伙人,只有奴才,既是你不想做奴才,那就去死好了。我倒要看看你死了,陛下会如何对我?”

    “下是真不怕啊。”佝偻的直,他眼里闪烁着冷的光亮,“用在下的一条命换下陪葬,很值得。”

    齐王世子笑着,眼里唇边全是笑意,“你可以试试看,本世子会不会死。”

    “噗。”他倒地不起,体抽搐,“下....主子...”

    他只看到了齐王世子脚上那双金缕鞋,用尽力气道:“你...”

    “我告诉你,师傅根本就不会于你有恩!师傅那人一生光明磊落,他从不同私的小人有首尾。”

    “韩王...你是主子...”

    “从睁眼的那一刻我就在想,我是败给了宁师妹还是败给了自己,想呀想,我觉悟了败了就是败了,纠结于过去我只会继续偏激失败下去。”

    “你为什么要联系我?你就不怕陛下知道?”

    “既是换了份,我还用藩王的手段做什么?”齐王世子踢了踢他的脑袋:“剪除你们这些霾中的人,本世子也可以走在阳光下,可以取信于人!”

    “陛下不会放过你...不会...”他眸子涣散,气息微弱:“不会。”

    “陛下惊觉了,本世子才能得到小悟空,他比你们任何人都管用。”齐王世子声音深沉,“我这辈子不想再同她为敌!以你的心机怎会将实全部告诉给陛下?你猜我猜,本世子才好浑水摸鱼。”

    齐王世子十几年的傻子状态,由不得陛下不信,况且齐王世子还有一道先帝留给他的护符,不到万不得已当今绝不敢违背先帝的意思诛杀齐王世子。

    齐王世子拍了拍手,从外面走进两个仆从。“把他拖下去埋了。”

    “喏。”那两人没有问死掉的人是谁,一人拖走了尸体,一人清洗地上的血迹。

    齐王世子头枕着胳膊,低笑道:“药物控制不了他们,宁师妹,你有说对了。”

    若是没有这些消失的人,陛下怎么会派李冥锐接近看着齐王世子?祸水东引,他也该让假冒韩王庶子的人活动活动了。

    庆林长公主府,薛珍从马车上搀扶下庆林长公主。看母亲一的倦怠,薛珍低声问道:“贤妃娘娘没有见您?”

    薛珍几次找贤妃都被拒之门外,庆林长公主只能厚着脸皮去宫中,薛珍深知贤妃对她失望了,但庆林长公主的面子应该会有几分作用。她实在是怕被外面越刮越烈的旋风给碾碎了。

    庆林长公主叹息:“娘娘对我极是冷淡。”

    薛珍心沉入了谷底,“娘娘没说陛下调查幕后指使的事儿?”

    当今急于查出屠杀桃源镇的幕后黑手,因此最近朝堂上风声鹤唳,在后宫中皇后又难得强势起来,万一贤妃顶不住抛弃了薛珍的话,长公主府的荣耀就全毁了。

    薛珍还没有向债主讨回公道,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最近陛下对皇后娘娘另眼相看了。据说常去中宫看望七皇子,太后娘娘对皇后和颜悦色起来,贤妃娘娘处境不好。”庆林长公主沉吟了一会,“珍儿。你得想想办法让贤妃娘娘重新信任你!想办法躲开陛下的怀疑,今我进宫见了陛下一面,总觉得他说得话意有所指,直到现在我的心还是乱的。”

    “娘。我的婚期提前吧。”

    薛珍虽是同王季玉定亲,但婚期原本还要再等等。

    薛珍原本的计划是等到王季玉变得长进后再成亲的。若王季玉还是老样子的话,薛珍会考虑这门亲事,她是昭容县主,若是想解除婚约也不见得难事。

    她是想要向王家报仇,但报仇的方法很多,不一定非要嫁进伯爵府去。

    “提前?”庆林长公主愣了一会,“你怎么会想提前成亲的子?”

    薛珍解释:“若是我忙于提前的婚礼,陛下一定不会怀疑长乐公主的事儿同我有关系。而且想要挽回贤妃娘娘,我必须得尽快嫁过去。”

    再迟得话,李冥锐就被陛下抓走了,只要能拿到李冥锐上的秘密银子,薛珍相信贤妃娘娘会对她另眼相看,她不会将银子都给贤妃,可给一百万两的话,贤妃娘娘也会很高兴的。

    “伯爵府有一个明显会被陛下重用的李冥锐,我若是掌握住了他,贤妃娘娘就不会在意长乐公主的事了。”

    “李冥锐?他是长乐的人!”

    “他个耿直憨厚,有很讲义气,他不是长乐公主的人,就算他偏向长乐公主,我也有把握让他投靠贤妃!长乐信任他不是更好?贤妃娘娘也可以知道皇后和公主想做什么,可以早做准备。”

    庆林长公主想了一会,心疼的说道:“可是婚期提前的话,你面上不好看啊,珍儿,王季玉...娘实在是看不出他是个有担当的人,成亲是一辈子的事儿,娘不忍心看你过得不好。”

    薛珍含笑道:“我只会将子越过越好,娘,您就放心吧。”

    威武伯府因为提前的婚事忙碌着,楚氏忙中偷闲对汪氏说道:“若是李冥锐被陛下提拔,赵曦...配不上他了。”

    “娘。”

    “你女儿也是我的亲孙女,我不会害她的。”

    汪氏动了动嘴唇,低头道:“还是再看看吧,万一陛下忘了他呢?”

    “这事依你。”

    ps今天双更,求粉红!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