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不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长乐公主手上染血的宝剑直指贤妃,一向对贤妃避让三分的皇后道:“贤妃你是打算害了长乐?”

    贤妃平缓的说道:“娘娘怎么能这么说?皇上,皇后娘娘误会了臣妾。”

    “误会?”没等皇帝说话,皇后睁大眼睛,怒道:“贤妃你给本宫跪下。”

    公主府喜宴上随着皇后这话死寂一般的寂静,皇后在贤妃被册妃后,从没让贤妃下跪过,一直躲在中宫中念经的皇后第一次在朝臣面前显露出皇后的威势。

    长乐公主略有吃惊,她没有将今的事提前告诉给皇后,这是皇后最本色的反映,长乐公主心里**辣的,手刃过的人,她孤单难过,然皇后对她的维护驱散了难过的绪。

    皇帝手握住椅子扶手,皇后不畏惧般的迎上皇帝目光,“陛下,本宫不能让贤妃跪下?”

    贤妃款款的起,直的跪在皇后面前,褪去了平产时的冷眼高贵,”臣妾恭听皇后娘娘训斥。“

    在说话的时候,贤妃没有看皇帝一眼。

    宁欣轻轻的一叹,长乐公主意料不到皇后的反映,宁欣却想到了,母为自强,长乐是皇后唯一的骨血,从这一点上看,皇后并非是懦弱不敢争的,皇后有同贤妃争锋的心思,宁欣为长乐公主出谋划策就容易许多,但眼下贤妃的反映,让宁欣的心绪猛然沉重了几分。

    不过这样的女人,才应该是贤妃。

    贤妃的顺从,皇后眼里闪过错愕,道:“训斥?本宫哪敢训斥你?本宫且问你方才为何为那罪民求?你莫非不知,光武陛下让叛国臣后代永世为罪民的初衷?”

    “回娘娘,臣妾知道光武皇帝是想让世人惊觉。宁做大唐人,不做卖国贼。”贤妃驯服般低头,声音平静温婉,语调平缓,既不是着急喊冤,又没有辩驳皇后,“光武皇帝驱除鞑子,光复大唐,荣耀大唐皇室。臣妾不敢非议光武皇帝。”

    那位凭着风云签继承皇位的光武皇帝,一生中最大坚持就是判下遇赦不赦的罪民,他在大唐刚刚光复后,面对诸多听宣不听调的王爷诸侯的算计顺利的将帝位传下去,

    正因为有了两代帝王的积累。光武皇帝的孙子当今陛下才有了些许的底气,同无双郡主合谋削藩!

    贤妃深知当今最为敬佩强敌环绕之下的光武皇帝,当今深深的记得光武皇帝临终留下的遗言,恢复皇帝无上权威!贤妃用对光武皇帝敬意挽回局面。

    皇后说道:“你既然敬佩光武皇帝,怎么还为一个罪民求?你方才在维护罪民!”

    “臣妾不知那人是罪民,臣妾只是怕长乐公主后悔,毕竟他们曾经那么好。”贤妃此时才抬头。“臣妾只不过见了他几面,还是在众人面前,臣妾又不是无所不知的无双郡主,臣妾哪会知道他是罪民?”

    贤妃此话暗藏毒针。她没看出罪民,同罪民意绵绵相处三年的长乐公主不也没看出罪民?

    她若是居心叵测,长乐公主又算什么?不是长乐公主手刃罪民的话,这一点会成为贤妃攻讦的重点。只要长乐公主有一分犹豫...或者那个韩地来的蛮子不曾出现就好了。

    长乐公主道:“不知道?好一句不知道。贤妃娘娘,你不会认为本宫派去的人意图屠杀桃源镇的百姓掩盖真相吧?”

    贤妃紧扣住手指。突然觉醒的皇后难缠,长乐公主更是机灵,“臣妾不知那些丧尽天良之徒是哪个派去的。”

    “好一句不知道?除了你之外,本宫想不出还有谁如此大胆算计长乐。”皇后愤怒的指责贤妃。

    长乐公主手中的宝剑垂下,娘啊,您能不能别这么鲁莽?

    宁欣低垂下眼睑,皇后娘娘总是让人意外...当别人忽视她正能量的时候,她会出其不意的袭击贤妃,当别人对她抱有希望的时候,她却向世人证明,为何玩不过贤妃。

    这样的人做皇后实在是一个痛苦的事,难怪被贤妃得步步后退。

    皇后,你太着急了!

    果然贤妃泪睫于盈,呜咽的说道:“皇后娘娘误会臣妾了,臣妾只在深宫中伺候陛下,哪有这么大的本事袭击桃园镇?臣妾的娘家人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你说谎!除了你没有旁人!”皇后娘娘声音凄厉的叫道:“皇上,长乐是您的女儿啊。”

    “皇后娘娘的心臣妾理解,可臣妾实在是没有算计长乐公主的心思,长乐公主同臣妾关系亲近,臣妾将她当作女儿看待,怎么会算计长乐?臣妾只有九皇子一个,臣妾一直想要个女儿啊,虽是安乐养在臣妾跟前,可臣妾最疼得人是长乐公主。”

    贤妃深的看着长乐公主,长乐公主拿剑的手臂颤抖,她总算是明白宁欣为何那么说了,她对贤妃的亲近是贤妃最好的护符!

    若是有可能长乐公主想一剑刺死贤妃,像她对于状元做得那样,哪怕会失去命。可贤妃不是那罪民,在父皇面前,她伤不到贤妃。

    贤妃是会剑舞的,当年若不是她擅长剑舞,先帝怎么会相中她?以歌姬为贵人,先帝同样顶着天下人的议论。当然先帝受到的压力绝对没有当今陛下更大,用先帝贵人为贤妃,以往的皇帝中没有一个敢做。

    长乐公主看出父皇不悦之色,她记得很深,当父皇接出家为女冠的贤妃入宫时,宫门口跪了很多的朝臣,他们阻挡贤妃入宫,但父皇一顿板子下来,大臣血横飞,那一次廷杖活活打死了六十七人,首辅也被打得重伤,随后更是被父皇以君之罪罢免!宫门口的血案后,没有谁再敢说贤妃的不是。

    只要皇帝一宠着贤妃,那么贤妃的地位就是不可动摇。这话是宁欣说过的。

    长乐公主还记得宁欣最后说‘不要再提皇上为贤妃做了多少的荒唐事儿,这些事提得越多,陛下越会坚持下去,做得越多打杀的朝臣越多,陛下越没有反悔的理由,其说陛下宠贤妃,不如说陛下在同天下人作对,在宣扬皇帝无上权威!公主姐姐,淡化吧,让曾经的一切事都转淡化掉。”

    “父皇。”长乐公主抛下宝剑,跪在皇帝前,“如今儿臣才知道母后如此疼儿臣,儿臣深感愧对母后,儿臣不想让母后和贤妃之间的矛盾影响父皇,今的事儿,儿臣心如死灰,请求父皇准许儿臣出家修行。”

    “不行!”皇帝有几分着急,“为了一个罪民出家?”

    “不是为他,是儿臣想平静平静,儿臣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反省,父皇,请您恩准儿臣所请,”

    “朕封你为女冠,准许你带发修行。”

    皇帝也知道这次事后,若是不让长乐避一避,世人不知会如何非议长乐公主。

    此时皇帝可有再杖责百官,封天下人口的勇气了,谁都意气风发过,但总是血冲动不知沉稳的话,那人是疯子。

    “多谢父皇。”长乐公主叩谢。

    皇后泪眼迷蒙,“长乐。”

    “母后,我会常常进宫陪伴您。”长乐被皇后拽起,她们双手交握,尽显珍贵的母女之

    宁欣勾起了嘴角环顾四周人的反映,这才对嘛,若是长乐都站在贤妃那边,谁还瞧得上皇后?

    皇帝道:“今的事,朕不会就这么算了,朕要看清楚罪民到底想怎样?”

    “起驾回宫。”

    “恭送陛下。”

    皇帝在路过李冥锐的时候,抬手拍了拍他肩头,“你很好。”

    “谢陛下。”李冥锐低垂下脑袋。

    皇帝一行离开公主府,薛珍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贤妃是不会抛弃她了。

    薛珍暗自感激起插话的皇后,可她还是不明白,于状元怎么变成罪民的?长乐公主怎么会没有任何犹豫的杀了他?

    最让她困惑得是,皇上怎么会欣赏李冥锐?怎么会同傻子世子和风流世子认识?李冥锐....薛珍可是一直当他是一座移动的大金矿,只等到王季玉长进之后,她会偕同王季玉将李冥锐的秘密挖出来,只要那笔银子到手,李冥锐也没什么用了。

    但现在李冥锐竟然入了皇帝的眼儿,薛珍担心皇帝会不会对那笔银子动了念头?一千万两的真金白银,任谁都拒绝不了,哪怕那人是皇帝!

    薛珍只记得前生伯爵府在李冥锐上得了一大笔银子,她不知宁欣怎么把银子算计到手的,她唯一打听出来的消息是李冥锐也不知上带着这样重大的秘密。

    宁欣得了银子没多久,伯爵府就传出李冥锐染病的消息,王季玉为他遍请名医,耗费了很多银子卖药,甚至王季玉亲自照顾李冥锐,三月后李冥锐病逝,王季玉为他风光大葬。

    世人大多称赞王季玉有有义,称赞威武伯爵府厚道,对一故交之子如此之好,王季玉和宁欣赚足了好名声。可惜得是李冥锐,到死也不会明白宁欣对他的算计!

    薛珍对李冥锐流露出一抹的同,反过来想李冥锐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一种幸福,若不是她什么都知道了,她就不会如此恨那些欺辱过她的人,她也不会携恨重生了。

    薛珍在这次事中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还得费尽心思挽回贤妃娘娘的信任,李冥锐却入了皇上的眼儿,薛珍非常的郁闷,对李冥锐的那份同话为无形。

    ps明天双更,求几张粉红,的,夜该规则了十张粉红加更一章,拼这个月的。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