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献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公主府的书房外默立着以风筝为首的宫女侍婢,风筝是个心细的人,隐约听见屋子里传出呜咽的声音。

    她悄悄打量了边的姐妹,见她们毫无反应,自我怀疑是不是听差了。每当宁小姐来看公主时,公主就会显得很欢快喜悦。

    在风筝伺候公主沐浴时,听公主说过,宁欣是她最好最好的姐妹,比亲姐妹还要亲厚。

    风筝立着耳朵仔细听了听屋子里的动静,没有长乐公主的召唤,她不敢擅自进去。风筝心中没有来的一阵慌乱,预感到公主一定是出事了,她此时只希望宁小姐能安慰保护公主。

    别看宁小姐比公主年岁小,但风筝有种宁小姐是公主主心骨的感觉。公主有犯难的事都会询问宁小姐的意见,在宁小姐面前好像再难的事都变得很简单。

    自从公主同宁小姐定盟之后,长乐公主体好了许多,不再动不动得就生病,公主同皇后娘娘的关系也恢复了几分,公主现在不用染病就能让陛下留在中宫,聪明的风筝看得出这些好变化都是宁小姐带来的,风筝对公主忠心耿耿,对总是显得很淡定从容的宁欣佩服有加。

    有宁小姐在,她不用为公主过多担心,风筝想着是不是让人准备浴桶水,公主一会还得沐浴呢。

    书房中,长乐公主勉强稳住体,眸子从惊讶,不信到死一般的落寞,眼泪簇簇的滚落,沙哑的问宁欣,“你不是骗我?欣妹妹,你是骗我的,对吧。对吧。”

    长乐公主仿佛救命稻草一般抓住宁欣的胳膊,眼圈通红,祈望的看着宁欣:“你是骗我的,于郎...于郎...他不会说谎话,他对我的感不是假装出来的。”

    但凡幸福的人遭受背叛,大多怀疑背叛是假的,是糊弄人的。上辈子宁欣直到看见娘家被封,她才相信韩王是打算彻底的清楚宁家。

    韩王是她师兄,被父亲当作另一个儿子。韩王对父亲一样是有感的。可这份感比不过江山,比不过唯我独尊的地位。

    宁欣当时差一点提着宝剑冲到韩王府去问个究竟,不是小姨让她冷静,也没有后来的那些事了。

    “我没说他对你的感不真,公主下是最好最美的女子。”

    “可是他...竟然有妻子...我同他的婚书算什么?”

    堂堂大唐帝国嫡长公主竟然做了妾。没有比这点更羞辱的了。长乐公主苦涩的问道:“你一直不喜欢于郎,总是劝我小心他,欣妹妹,我相信你,可你能告诉你从哪看穿他的?”

    宁欣说道:“他挂着玉佩的璎珞,那种独特的编法是杨家女子编给丈夫的,是同心结的一种。”

    “杨家?那个杨家?”

    “是前朝武王杨家。”宁欣点头说是。

    前朝杨家被大唐开国皇帝屠杀殆尽。而大唐开国皇帝之所以仇视武王杨家据说因为当时的武王抢了开国皇帝的心上人。

    不管当年的仇如何,现在的人很少再提起武王杨家。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杨家竟然有后人,而且还同当朝公主争夺夫婿。冥冥之中像是宿命安排,宁欣不懂什么是狗血。但对眼前这桩事,她也觉得不可思议。

    隐瞒妻室在大唐很难做到,可那位于状元偏就做到了,而且做得天衣无缝!若不是宁欣知道杨家的秘辛。长乐公主会被于状元骗婚的。若不是宁欣外祖家同武王杨家有渊源,她也不认识杨家女编得璎珞。

    长乐公主面如死灰。仿佛完全放弃了生得渴望,宁欣反手握住她的手腕,厉声提醒:“公主不想活了?为了一个隐瞒份的男人不顾皇后娘娘了?你这样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对...对...”长乐公主脑子凌乱,不是宁欣为她驱除体内余毒的话,她现在早就撑不住了,长乐公主泪眼朦胧,绝望的说道:“活着好痛苦。”

    “公主下,没有男人,女子一样活着,一样可以做很多的事儿。”宁欣搀扶着长乐公主做下,站在她面前,“没有男人,你还有皇后娘娘,你还有我!”

    宁欣屈膝道:“姐姐,我会帮你。”

    长乐公主手臂哆嗦,“原来你是怕我不相信你,所以从来不叫我姐姐。”

    宁欣回道:“如果姐姐了无生意,皇后娘娘会很快去陪伴姐姐,而我...许是处境更难。”

    “我如果有个万一,贤妃娘娘会很高兴!”

    “姐姐同贤妃争了这么久,忍辱负重的服毒,让皇后娘娘误会,让世人说姐姐忘记生母,你甘心吗?难道姐姐不想报复贤妃?皇后娘娘温良但压了贤妃很多年,当初皇后娘娘几次阻止贤妃入宫。后宫争斗成王败寇,只要贤妃位主中宫,废后想死都不容易。姐姐忘了汉初吕皇后?”

    长乐公主打了个哆嗦,想到了人彘,一下子脑袋清醒了不少,说道:“你提醒得对,我不能让贤妃娘娘得意,可我该怎么办?欣妹妹即便提前告诉了我实,可我眼下能做什么?贤妃必定有后续的动作,她会在在婚礼当揭穿于..他,我除了恳求父皇延迟婚礼,承认识人不清之外,无法反击!欣妹妹不知,父皇最是要脸面,我被他这么耍弄,父皇脸上无光,父皇不会再宠着我了。“

    “皇宫里不是只有一位公主,我也不是没有姐妹的,贤妃边养着长宁公主,虽不是贤妃亲生,但她比我乖巧,她学足了贤妃做派,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宁欣倒了一杯茶递给长乐公主,看出她恢复了几分神志,宁欣满意的笑道:“只要有精神,有毅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长乐公主端着茶杯,迷茫的问道:“怎么做?”

    宁欣在她面前露出了另外一面,她以前就知道宁欣很聪明,不能因她柔弱的外表就轻视她。长乐公主苦笑:“眼下咱们单力孤,贤妃蓄谋已久,我能做得不多。”

    “我先问一下,公主怎么处置于状元?”

    “他骗了我,我想..想要他死!”

    宁欣眼睛亮闪闪的晃得长乐公主有点头晕,宁欣问道:“你真的想让他死?”

    “....”长乐公主想了一会道:“父皇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处死他的。”

    “可我想他死在公主的手中,用他的血证明公主的清白,用他的命警示世人——敢于欺瞒您的人必死!”宁欣越说越是兴奋,“贤妃打算在公主成亲之揭穿此事,咱们何不顺她的心意?喜堂上是结果别人命最好的地方,公主下,相信我,只要一剑什么都解决了。”

    ...长乐公主呆呆的看着宁欣,她还是那般得嫩弱蕊,除了那双水盈盈的眸子盛满了冷意之外,宁欣就是最柔弱纤细需要保护的女子。

    可这样的女子方才说什么?在喜堂上结果人的命?不是亲眼所见,长乐公主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扮猪吃老虎,不是宁欣这样恐怖得好吧,起码老虎假装成了猪,没有假装成小白兔啊。

    宁欣这一番话,给长乐公主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大,几乎颠覆了长乐公主的认知,以前在她眼中柔的宁欣是需要她保护的,可现在她发觉宁欣就是将天捅出个窟窿来,她都不应该惊讶。

    “是不是叫宁欣的都这么厉害?”长乐公主的目光灼,仿佛在区别宁欣同无双郡主的不同。

    宁欣没有回答这个头疼的问题,她怎么也不能说自己就是无双郡。

    “公主现在向陛下认错并不合适,陛下孤傲不惧人言,否则也不会硬是顶着满朝的非议册先帝贵人为贤妃!陛下想做便做了,虽不想让旁人效仿陛下,但您是长乐公主,是陛下最宠的女儿,你随了陛下,陛下只会开心。”

    “你的意思是...直接...”

    “对,就是如公主所想的。只要陛下依然疼你,一点点的非议惩罚无足轻重。贤妃越是鼓动朝臣攻讦公主,陛下越会疼维护你,况且,您在宫里帮皇后娘娘有限,若是以女冠的份在外,即便你同重臣才子相交,陛下也不会多想。朝臣对贤妃退让多步,再退让怕是很难,而陛下也已经没有了刚继承帝位时的血气方刚,更没有了同天下人作对的冲动,陛下最需要得是稳定,稳定压倒一切!”

    “你是说父皇不会让贤妃威胁到母后?”

    “若是公主得宠,皇后娘娘争气一些,陛下不会轻易废后,反之,陛下封贤妃为后也不是不可能,关键是贤妃有了九皇子。”

    长乐公主点点头,问道:“然后呢,我再怎么做?”

    “您什么都不用做,有道是做得越多越错,贤妃命人屠杀无辜的村民,这事我会让贤妃自己跳出来说。”

    “她会吗?”

    “计谋用对了,她当然会主动说。贤妃赢了太多次,她已经没有了刚进皇宫时的步步谨慎,生了九皇子后,她越发觉得后位非她莫属,她有了轻敌骄傲之气,这一点从我听说贤妃向陛下新宠下手就推测到了。即便这次不会打压下去贤妃,但足以得贤妃抛出替罪羊!到时公主尽管进宫喊冤,贤妃是陛下的女人之一,可公主是陛下的女。”

    宁欣在长乐公主耳边将完整计划说出来,她黝黑瞳孔黑得深沉,脸颊如同羊脂白玉般光润如玉,此时的宁欣是最美丽的。

    “况且于状元会送咱们一份大礼,他不单单是骗婚以公主为妾,他的份是——人人喊打遗臭万年的罪民。”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