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委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为了他的帝王梦,他可以暂且放过宁欣,起码表面上他不会动宁欣一根汗毛。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坦白?”

    “我的心思什么时候能隐瞒过你?”

    齐王世子对宁欣意味深长的一笑,理了一下袖口,“宁欣,这辈子帮我如何?”

    “当今新添了九皇子,是贤妃所生。刨去序齿后夭折的皇子,陛下眼下就有五位皇子。陛下后宫三千,你又怎么保证陛下不会自添皇子?我怎么算,都没想到你能太太平平的继承帝位。况且上辈子我该玩得都玩过了,这辈子实在不再过算计的子,寻个忠厚老实的男人,生一堆的孩子,享受太平盛世。”

    宁欣即便放下了前生的恨意,对帮他很抵触。一旦他当了大唐的皇帝,她可能只有远走他乡一条道路。不苦熬个二十年齐王世子不可能成功,二十年后她都快四十了,他一招权柄在手,又怎么记得徐娘半老的她?到时候他要什么样的女人不成?

    “你不是甘于平凡的女人,宁欣,若是你帮我的话,我许诺你过自由自在的子,咱们之间的恩怨仇一笔勾销,你嫁给...另嫁他人,我也不会多说一句。”

    齐王世子挡在宁欣的面前,他如今是齐王世子,有着先帝最宠皇孙的名头,可齐王不堪造就,曾经韩王的隐藏势力眼下只能慢慢得掌控,稍微过分一点,当今定会除去他。

    齐王世子现在最适合得是继续装傻子,他可以装傻,但事不能没人做,怎么想宁欣和李冥锐都是最好的帮手。

    “帮你风险太大,不符合我的根本利益。风险和收获不成比例。我小姨说过,这样的投资不能做。”宁欣淡淡的婉拒,嘲讽般笑道:“何况,你不值得信任。”

    齐王世子从怀里取出地契房契,递给宁欣,“这是利息。”

    地契上田产和店铺是宁欣为了报仇舍弃的外祖家家业,宁欣一直感觉对不住外祖父和小姨,也曾下过决定将这些家业再夺回来,将小姨创下的基业发扬光大...宁欣推开了齐王世子攥着地契房契的手臂。“不愧是最了解我的人,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我不会要!”

    钱财是外之物,没有什么比命平安更重要。若是为了房契地契陷入危险中,宁欣愧对长辈的教导。

    齐王世子眸色暗淡,低沉的说道:“你还是不肯相信我。”

    “你做过让我能相信你的事儿了?”宁欣抬起眼眸。冷笑道:“上一辈子的事,你不好,我报复,我们可以撇开不谈。但你能不能别摆出一副深款款的架势?你这幅样子...让我想要再捅你一剑。”

    宁欣不懂,但她明白绝不是一边说你,一边把你家族给灭了!

    此时客厅门外传来轻盈的脚步声,门推开之后。长乐公主出现在门口,“齐王世子。”

    长乐公主见宁欣没有吃亏,才缓了缓神色,走进客厅。亲昵般牵起宁欣手腕,含着警告的意味问道:“堂兄怎么会来此地?”

    齐王世子憨傻指着宁欣:“她不好...她不好...”

    “我的大表姐是齐王世子妃,我的二表哥即将迎娶齐王世子的表妹,从小时起他就欺负我。他只要一碰见我就又哭又闹的。”

    宁欣对赶来救场的长乐公主解释,于是齐王世子按照她的解释在屋子里上蹿下跳。“宁欣...坏人..坏人...”

    长乐公主眼底的怀疑去了几分,护着宁欣,道:“来人,搀住齐王世子。”

    随从近前抓住齐王世子的手臂,齐王世子死命的挣扎,拼命的踢腿,“宁欣,我要...我要宁欣。”

    长乐公主眉头皱了起,宁欣抿了抿嘴唇,同齐王世子的目光碰到一起,你这是报复?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感觉到对方的心意,宁欣说道:“表姐夫要乖一点,这话不可乱说。”

    齐王世子似力竭一般,一番白眼直接昏厥过去。李冥锐引着齐王世子的随从进来,看都昏厥的齐王世子,李冥锐道:“我先将他送回齐王府。”

    “李公子。”宁欣出言阻止,“将世子下交给随从即可,我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李冥锐犹豫了一刻并没松开齐王世子,对宁欣说道:“晚膳前我定然赶回来,不会耽搁小姐的事儿。”

    宁欣眼看着他护送齐王世子离开,这是他第一次回绝宁欣,是不是他也看出什么?以前的齐王世子同现在的可不是一个人了,李冥锐是憨厚点,但越是这样的人越是敏感。

    “你有麻烦事儿?用不用我派人帮你?”长乐公主笑着说:“欣妹妹千万别同本宫客气,我的人若是办不好,我可以让于郎帮你。”

    “不用,不用,一点点小事,用不上麻烦于状元。”

    “真的?你不是同我客气?于郎不仅诗词歌赋极佳,处理要事也很细心。”

    长乐公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挽着宁欣手臂,不见外的说着私密的话,“下个月我请父皇赐婚,我要嫁给于郎,我要同他白头到老。你说得对,我不能为了报复贤妃把自己将来都搭进去。”

    宁欣几次话到嘴边都无法说出口,她安静的听着长乐公主神采奕奕的说着她同于状元的事儿,说着他有多么得好,宁欣心底微微有几分酸涩,最常说得就是:“是吗?是吗?”

    长乐公主从没有过亲近的闺蜜,她有很多的事想同宁欣分享。长乐公主对宁欣推心置腹,宁欣感觉肩头的压力越来越重,她在言谈间略略提醒长乐公主,男人不应该全然相信。

    长乐公主捏了捏宁欣的脸颊,自信的笑道:“我知道你是怕于郎只看重我是公主,可这又什么关系,我本来就是公主,娶了我后他本来就可以多很多的权力,是父皇的驸马。我总不能因为我是公主就怀疑他!”

    “欣妹妹不明白什么是两相悦,他很好,对我会更好的。”

    宁欣怔了一会,笑道:“围殴也希望公主下能同于大人琴瑟和鸣。”

    “叫姐姐。”长乐公主揽住宁欣的肩膀,“我都没有你忧心忡忡,欣妹妹,有难事一定要告诉我!”

    “等公主下成亲时,我一定要您姐姐。”

    看长乐公主幸福的神色,算无遗漏的宁欣真希望这一次是她多心了,长乐公主陷得如此之深,将来长乐公主会很痛苦。宁欣期盼李冥锐早一点回来,眼下只有他才能让宁欣完全的信任。

    护送齐王世子回齐王府的李冥锐在摆晚膳前赶回了庄子上,他大步走到宁欣边,直接问道:“宁小姐有何事?”

    看他认真的神色,仿佛宁欣让他跳火坑,他也不会犹豫,宁欣心里不由得一暖,见到他下颚处有淡青色的痕迹,问道“你同人打架了?”

    李冥锐摸了摸下巴上的瘀伤,眼里闪烁着几许的尴尬,他古铜色脸庞一下子红了一些,喃喃的说道:“没事,没事,不小心碰到的。”

    “抱琴,你去拿外伤药。”宁欣打发走了边唯一的奴婢,轻声问道:“是不是同齐王世子?”

    李冥锐眼睛睁大了一瞬,厚厚的嘴唇蠕动着,要说得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声嗯字,宁欣含笑道:“就这几个字?”

    “他有世子妃,他不配你。”李冥锐地垂下脑袋又再次抬起,“宁小姐,他...他配不上你。”

    “我从没想过同他牵扯上关系。”宁欣脚步轻盈的走到李冥锐面前,仰头含笑问道:“莫非在你眼里我去做继室?会同表姐夫纠缠不清?”

    李冥锐眼里亮得像是星辰,见宁欣背对着他,沉声解释:“我知道你不会,可我担心他。”

    “齐王世子想得最多得不是儿女长。”

    “我同他打了一架。”

    “嗯?”宁欣不意外的勾起了嘴角,回头笑盈盈的问道:“然后呢?”

    “我会追随他。”

    “为什么?”

    李冥锐眼里闪烁几许的复杂,想到他同齐王世子从山坡上滚下去,想到他压住了齐王世子时听到齐王世子的远大抱负,道:“他能让大唐万邦来朝,能让江山一统。”

    若李冥锐是他手下不可或缺的人,他有足够的把握保护宁欣,不让宁欣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

    宁欣道:“你选得这条路很难,飞鸟尽,良弓藏,你不明白?”

    李冥锐笑道:“走寻常的路,我一辈子也无法位极人臣。我想让父母重归祖坟,我不想再被王家的人看不起。”

    心中的**酸涩刺激得宁欣红了脸颊,平复了好一会,宁欣说起正事,李冥锐点头后道:“我这就出京。”

    “李...李冥锐,你要小心,若是有人算计长乐公主的话,会派武功高强的人去。”

    李冥锐道:“放心,我一定活着回来,为了你,我也要活着。”

    耳根子烧得通红的李冥锐说了这话飞也似的跑了出去,宁欣噗嗤一声笑了,傻子!

    此后几,于状元总是体贴深的陪伴长乐公主,对宁欣,他很客气,同宁欣说过,长乐公主多了一个妹妹是极好的事儿。他以广博的学识,衣冠磊磊的举止让王季珏很是心折,偶尔听到他在朝政上的见解,宁欣也承认他是一位可治国安邦的人才。

    直到长乐公主和他离开庄子,王季珏还经常提起他,宁欣数着李冥锐离开的子,他会不会平安呢。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