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灵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一处宁静的茶室,一张紫檀木茶桌分坐四人,茶室东边雪白的墙壁上有一首诗词,那是前次恩科状元亲笔题写的,西边的多宝阁上也摆设着多件古董瓷器。

    一座楠木山水小屏风挡在门口,六扇刻花窗户敞开,外面是宁静优雅的北湖!

    坐在茶室里可俯视北湖上飘的小船,亦可见白羽飞鸟惊鸿般飞掠过水面,环绕北湖湖堤上种植着数千株垂柳,柳荫中有书生辩难纳凉,也有花样少女美艳少妇结伴欣景。

    北湖是大唐都城最著名的景观,来北湖赏景游玩的人络绎不绝。

    平王世子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不是我,你们根本进不来这间茶室。整个京城所有的茶楼,以此处最好,而现在这间茶室就是茶楼里最好的一间。”

    李冥锐喝了一口据说是极品毛尖冲泡出来的茶水,咂嘴回味了一会,说道;“这间茶楼绝对能让平王世子消费一张银票。”

    “喂喂,你还有完没完?悟空!”平王世子斜睨了一眼安静喝的齐王世子。

    从外面优美的景色上收回目光,宁欣悠然的说道:“你不是应该叫大师兄吗?”

    ···平王世子桃花眼睁得圆溜溜的,对宁欣怒目而视,“吃着我的,喝着我的,还欺负我!”

    宁欣捻了一颗干果放到口中,微微勾起嘴角来,“世子下真不愧是京城的纨绔子弟之首,这等优雅别致的茶楼您也能找到,并且也有雅间专座。”

    李冥锐道:“不是世子下说是请客?莫非是嫌弃我们吃得太多?说实话,我肚子还空着。”

    “你们两个一搭一唱,配合得也太有默契了吧。”

    李冥锐耳根红了,悄悄的看了宁欣一眼,随后低头道:“多谢,多谢。”

    宁欣再次品茶,说道:“过奖,过奖。”

    平王世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给齐王世子又倒上了茶水,道:“堂哥,咱们不理他们!”

    从进了茶室,一直很安静的齐王世子没有理会平王世子送过来的茶盏,他探出子,靠近坐在对面的宁欣,他漆黑单纯的眸子闪烁过一道难解的复杂,“你···宁欣?”

    “大表姐夫。”

    “你··宁欣。”

    齐王世子得到宁欣肯定的回答之后,一双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俊逸的脸上隐隐有着痛苦之色,“宁欣,宁欣。”

    平王世子扶住他,隐去方才的嬉笑,小心的问道:“堂哥。”

    齐王世子捂着脑袋,神色极是痛苦,他力气极大,平王世子按不住他,李冥锐站起帮忙,两人合力才勉强将齐王世子按在椅子上,李冥锐道:“下,下。”

    李冥锐对齐王世子有无奈,亦有几分的善意,看他如此痛苦,李冥锐对平王世子道:“是不是叫人去齐王府?我记得齐王府的侍卫随带着药丸···下。”

    “啊···啊···”齐王世子舞动手臂,额头的汗水成股的滑落,衣衫被汗水侵湿,“疼···头疼···”

    他那双眸子此时泛着似要吃人的红光,嘴唇边缘也有淡淡的青紫色,齐王世子仿佛经历着极大的痛苦,又好像有人想要撕裂了他。

    “我···疼···”齐王世子握住李冥锐的胳膊,“悟空···疼···”

    李冥锐手臂被他握出了青紫瘀痕,他抱住了颤抖仿佛羊角风发作的齐王世子,道:“你快去齐王府叫人,快去!”

    齐王世子慌忙得想要出门,李冥锐将自己的手腕放到齐王世子唇边,齐王世子张口死死的咬住,李冥锐嘶了一声,脸色也苍白了一些,忍痛安慰齐王世子:“没事,没事,一会就不疼了。”

    宁欣慢慢的站起,施施然的绕过茶桌,走到齐王世子后,伸手拔掉了齐王世子头上的簪子,如瀑布般的黑亮发丝垂下,宁欣纤细白嫩的手指在他发间极快的穿梭,平王世子停在了门口,齐王世子安静了下来,痛苦的呻吟少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

    平王世子很是不解,宁欣的手指是那般的轻巧,“宁欣,你懂得医术?”

    “先别叫我的姓名。”宁欣眸色沉静,指尖用力揉按着位,齐王世子因为又听见宁欣的名字而激动的绪再一次得到了缓解,“他对这个名字反应太强。”

    平王世子目光在宁欣和自己堂哥上游走,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宁欣不是齐王世子妃的表妹吗?

    换一个人平王世子会想,宁欣打算做齐王世子的侧妃,但宁欣···她绝对不会做妾,更不会同自己表姐争男人,虽然他才见过宁欣几面,但就有这种感觉。

    暴躁痛苦的齐王世子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他慢慢的合上眼睛,后背靠着椅子,低垂的长睫在眼睑上投下一抹暗影,他像是睡着了一般,俊美的脸上多了几许的宁静。

    李冥锐放心的抽回了手腕,一圈染血的齿痕印在手腕上,宁欣又按摩了一会,慢慢的收手,她眼眸中多了一分的疑惑和复杂,这种病她上辈子见过。

    宁欣十指叠加在一起若水一般的晃动放松着,无论是按着手腕的李冥锐,还是坐回到原处的平王世子,看得都有些呆滞,宁欣的手指怎能会那么的柔软?

    “你这手是同谁学的?”平王世子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宁欣拿起从桌上拿起茶杯,靠着敞开的窗户,眺望不远处的北湖,眉间微蹙,他是对原主反应大,还是对宁欣有过激的反应?

    北湖上一艘划水的小舟惊飞了飞鸟,宁欣淡淡的说道:“我真想像飞鸟一般,想飞就飞,想停就停。”

    李冥锐抿紧了嘴唇,眼里划过心疼之色。

    “今天的事,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宁欣将白瓷茶杯里的茶水喝尽,转过面对平王世子。

    她眼底有皓月般的清冷,平王世子郑重的点头:“我不会同任何人说起此事。”

    若是被齐王妃知晓,宁欣很难逃开做世子侧妃的命运。

    齐王世子眼睫动了动,喃喃的说道:“小悟空,悟空···”

    齐王世子体里只是一抹原主的灵魂?

    宁欣有了夺舍两世为人的经历,怀疑齐王世子体里也许有一抹熟悉的灵魂!

    她附时原主灵魂消散,齐王世子的体若是有两个独立的魂魄,谁被吞噬呢?

    宁欣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也许齐王世子有头疼的隐疾。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