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摊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ps求收藏啊求收藏,夜这个文真的这么扑街嘛?打滚求收藏。

    平王世子这边下定决定,宁可得罪庆林长公主也要帮宁欣,那一边宁欣慢慢的踱步回到水榭中。

    水榭里的客人眼看着宁欣莲步轻移,察觉到同方才悠然离去不同,宁欣此时芳华初绽,媚天成,她既显得柔弱,又带有几分妖冶。

    若论运用女子的本钱,在场的人没有谁是她的对手。

    无论是富贵骄傲的牡丹,还是品行高洁的寒梅,或者妖冶妩媚的罂粟,宁欣都可以胜任。宁欣方才以花自为喻,并非是不自谦,只要她想就能做到。

    祸国红颜,宁欣做过,本打算这辈子享受宁静的子,可有些人却不想她痛快了。宁欣不介意让他们知道,污蔑她的人没有好下场!

    宁欣的目光在薛珍上转了一圈,可惜了她这一的行头,薛珍的骄傲不过是流于表面,宁欣道:“薛小姐,我又过来打扰了。”

    薛珍亲切的笑道:“方才宁妹妹去哪了?我担心好久呢。”

    “长公主府富贵煊赫,亭台楼阁轻巧别致,珍贵盆景随处可见,若是没人欣赏赞叹,岂不可惜?”

    宁欣并没有让薛珍的手臂缠上自己,笑盈盈对王季玉说道:“二表哥好。”

    宁欣同薛珍站在一起,王季玉一时之间难以取舍,可他的目光还是更多的投在宁欣的上,“宁表妹。”

    王季玉眼角余光扫过薛珍,又心疼起薛珍,但他舍不得媚柔弱的宁欣。

    薛珍大度的笑道:“宁妹妹书画是极好的,方才王公子提写了一首诗词,宁妹妹看看?”

    “对,对,对,表妹在诗画上的造诣不必我差,请表妹提点指教一二。”

    王季玉俊脸上带着如玉般温润的笑容,宁欣心想,不得不说,王季玉这幅谦谦君子的风度表现得还是到位的,他起码在表面上是尊重女子的。

    这也是王季玉能吸引诸多女子婢女好感的根本原因,宁欣从他眸子里看出自得,其实他本质上同别人没有区别。

    宁欣笑道:“既是二表哥这么说,那我可得好好看看二表哥的诗词画技是不是比我好了。”

    王季玉脸色微变,宁欣走到中间的桌旁,快速得扫了一眼画作上的诗词,状似欣赏的说:“这幅画好像没有完成?”

    薛珍道:“是我还没画完。”

    宁欣的目光在薛珍和王季玉上转了一圈,向薛珍灿烂的一笑:“将来我可是要向薛小姐讨要谢礼的。”

    薛珍听明白宁欣已有所指,脸颊微微发红,不知因为气恼还是因为羞涩,大唐民风开放,对男子来说倾慕女子是风流韵事,若摊到女子头上,却不是什么好名声。

    贤妃娘娘虽是宠惯六宫,御史们不敢找皇帝的毛病,可对有违礼教风化的弹劾却越来越多。

    当今也不希望人人都效仿他,又因为削藩初见成效,当今对体统规矩越发的重视。

    得贤妃娘娘的看重预示着荣华富贵,但同样也是很有危险的,薛珍会成为旁人攻讦贤妃娘娘不成而打击的对象。

    如今长公主府的地位还不甚牢固,她需要再做几件事,才能让贤妃娘娘将自己当成心腹。

    由此想法,薛珍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名声,她没想过宁欣会当面挑破她同王季玉之间有

    难道宁欣不明白,挑破了对宁欣一样没有好处,宁欣凭什么同自己争?

    薛珍笑道:“我只是认为王公子才学很好,宁妹妹想要礼物,我自会送你,为何要等到将来?”

    她这是四两拨千斤的装不懂了?宁欣眼里弯出更多的笑意,对王季玉道:“二表哥这个时候还让我帮你隐瞒?薛姐姐就在你边啊,你们有什么话可以互相倾诉。”

    薛珍脸一下子红若红布,王季玉窘然的道:“宁表妹,不得胡说。”

    旁人玩味的目光,让他们两人感觉很难堪。以前的宁欣也许不知他们之间的愫,也许怕被失去王季玉不敢说,如今宁欣是不怕的。直接挑明省事,宁欣趁此机会也可以挽回自己失去的好名声。

    王月莹道:“宁表姐,这事可不能胡说的,二哥哥对人一直温润有礼,薛姐姐因为仰慕二哥哥才学,才对二哥哥以礼相待,薛姐姐同表姐很要好的,知晓你说笑,但你不能拿薛姐姐的好脾气胡闹。”

    赵曦也在旁边符合着,绘声绘色的说宁欣以前就是说笑的人,在她的描述中,宁欣就是那种什么事都敢开玩笑的轻浮女子。

    王月莹听赵曦越说越过分,有心想要阻止,但她不能让薛珍被人议论,薛珍对伯爵府用处更大,王月莹内疚般的地垂下眼睑,对不起,宁表姐。

    宁欣的亲人都这么说,旁人自然对宁欣投以鄙视的目光,薛珍却道:“我知晓宁妹妹的子,她柔弱善良,虽是说笑一些,但绝不是赵小姐口中这样的没有规矩体统。”

    薛珍明确的表态维护宁欣,王季玉痛心的说道:“表妹何苦这么说?我知晓你心里苦,我们一处长大,有什么事同我明说不好?”

    平王世子在水榭门口,眼看着宁欣被孤立,被诽谤,他的拳头慢慢的收紧,在他想要帮宁欣的时候,看到宁欣安然的坐下了,她提笔在铺开干净的纸张上作画,在如此环境下,她还有心思作画?

    平王世子知晓他此时进去,只会让宁欣更难堪,这些说宁欣坏坏的亲人没准会说宁欣水杨花,说宁欣勾搭平王世子!

    薛珍怔怔的看着专心画画的宁欣,宁欣的镇定从容让她很陌生,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委屈的红了眼儿?应该做做的表示委屈,让旁人帮她出头,她怎么会想起画画了?

    半柱香之后,宁欣放下了毛笔,轻轻出了一口气,笑道:“麻烦赵表姐和表妹帮我展开此画。”

    “怎么?这也要拒绝我?”

    宁欣看着王月颖和赵曦,“一幅画而已,你们不是最了解我子的亲人?”

    王月莹眼圈微红,快走几步展开了画作,水榭里的人齐齐的惊叹,宁欣画得是九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她画风细腻,任谁都看得出宁欣绘画技巧比王季玉和薛珍强上很多。

    宁欣问道:“薛小姐,我的画作比你和二表哥如何?”

    薛珍道:“宁妹妹一直是出色的。”

    王季玉羞愧的说道:“我比不上宁表妹。”

    “我曾答应过亡父,才学不如我者,我不会嫁之!”

    宁欣缓缓的起,道:“遥遥牛郎星,姣姣汉和女···盈盈一水间,默默不相语。牛郎织女因喜鹊一年一会互诉衷肠,你们是否记得被你们利用踩在脚底下的喜鹊?”

    “为了同二表哥的兄妹之,我甘愿做喜鹊,可谁知···谁知你们两位成就良缘,却还想死喜鹊!”

    宁欣拿起桌上最粗的毛斌,笑盈盈的沾满了墨汁,转在画纸上狠冽的一挥,牛郎和织女脚底下的金雀成了一道黑线,“哥有,妹有意,还是不用再麻烦喜鹊了。”

    宁欣放下毛笔后,屈膝道:“告辞。”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