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故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听说宁表小姐最近病了?”

    “病了?我看是得罪了太夫人了吧,宁表小姐自从同二少爷疏远后,看起来也没那么得宠了。”

    李冥锐怅然若失的看着宁欣被一群嬷嬷领走,听到院子里的下人小声议论,问道:“宁表小姐同二少爷疏远了?”

    伺候他的仆从都是不得宠的,也有楚氏等指派在他边打听消息的人。李冥锐从小苦过来的,不太习惯让别人伺候,凡事大多亲力亲为,所以院子里的仆从显得是闲着没事便不分男女老幼的八卦一番。

    “这个···”凑在一起交流消息的仆从面露尴尬,“李公子别问了。”

    “站住!”在他们想要溜走之前,李冥锐道:“把这事说清楚再走。”

    一名机灵一些十五六岁的小厮腆脸说道:“李少爷不知,宁表小姐一直同二少爷极是要好的。”

    听了这句话,李冥锐的心沉入谷底,宁欣怎么会看上他?虽然他内心很苦闷沉重,但李冥锐那忠厚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神色有变化,一样的平和忠厚。

    小厮自作聪明以为李冥锐想听伯爵府的八卦,继续说道:“后来宁表小姐病了,病好后就不亲近二少爷了,因为宁表小姐向大老爷告状,二少爷还被大老爷责罚了呢。”

    “太夫人虽是疼宁表小姐,可亲孙子和外孙女相比,自然是偏向二少爷,虽是太夫人没多说什么,可心里一定对宁表小姐不满意。”

    “我听厨房说,连着好几宁表小姐都是吃?鹊摹!?p>  方才八卦的几个仆从看李冥锐没什么反应,他们胆子大了起来,也想着借着宁表小姐说事儿,也让李冥锐眼睛擦亮一些,他如今吃伯爵府的,住伯爵府的,他不过是个世交之子,宁表小姐那般贵的人说失宠就失宠了。

    他们又凑在一起,其中一人嘲讽道:“宁三元是有名望,可宁表小姐的吃穿用度都是伯爵府给的,不同二少爷好好的,经常耍大小姐脾气,也不看看自个儿的份!”

    “就是,就是。”

    李冥锐拳头攥得紧紧的,他深深气息,一声不吭的离去,他再听下去,会揍人!

    回到屋子里,李冥锐拳头砸在了书桌上,宁欣···他后悔误会了宁欣,也心疼起宁欣来,下人仆从都能随便说宁欣的坏话,宁欣在伯爵府处境有多艰难?

    可就是如履薄冰的环境,李冥锐看不出宁欣有任何的委屈抱怨,李冥锐手掌盖住了眼睛,他最后悔得是没有能力帮宁欣。

    虽然还有一年的时间才到会试,但他没有信心会高中进士,不是为了母亲,他不会读书,不是运气太好,他走不到这步。

    李冥锐此时看到书本就觉得厌烦,他在屋子里待不下去,又不能冲到太夫人楚氏的院落里救宁欣出来,他如今唯一能做得就是让宁欣开心一点···

    院子里的仆从亲眼看到李冥锐如同一道旋风一样出门,彼此交换了个眼色,赶着投胎啊!

    宁欣进了楚氏的院落,隐约听见里面赵曦委屈至极的哭声,“外祖母···我··”

    在门口略略站了站,宁欣并不着急进去看楚氏同赵曦演戏,也许配戏的还有旁人。

    守在门口的婢女看到宁欣看到冷静神色,略觉得诧异,转瞬有又看见宁欣泪眼迷蒙,眼圈泛红,满是似悲似哀怨的神色,心说了一句,这才对嘛,宁表小姐是水做的啊,眼泪说掉就掉的。

    真实的况是,好巧不巧,宁欣被风吹起的沙子眯了眼睛,眼泪不知道怎么就留下来了,止都止不住。

    旁人看到宁欣的悲伤,到不全然是她装出来的。宁欣心里是真悲伤,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柔弱的形象?都说被迷了眼睛是谎话,可她是真的被迷了眼睛啊。

    看旁边的人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宁欣知道再多的解释都是掩饰,原主有一颗充满算计的心,这具躯壳对她事半功倍,可对宁欣来说,这就是烦躁。

    按照原本她的计划,是趁机大闹一场,可现在她泪流不止,闹个毛啊!

    “太夫人让您进去。”本来面色不算太好的丫头同宁欣说话都尽量的将语气放柔,似不敢吓到宁欣一样。

    宁欣抹去眼泪,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没事。”

    婢女屈膝道:“您小心些,太夫人还是最疼您的,您快别哭了吧。”

    宁欣撩开帘子进门,实在是被关心自己婢女气得不轻,她是真没事好不好?

    屋子里,赵曦靠着穿松香色宽袍的楚氏呜咽的诉说着委屈,楚氏在宁欣进来的时候,将赵曦抱得更紧一些,和蔼的安慰她:“乖孩子,别哭了。”

    做给宁欣看,楚氏对赵曦的宠,也就意味着宁欣的失宠。

    在场的人都是这么看的,比如说一直对宁欣很不喜欢的大舅汪氏,二舅母孟氏明显是个聪明人,她根本就没来!也不会让二房的小姐趟这趟浑水。

    三小姐王月莹到是想帮着宁欣说两句,可她若是这么做了,一来母亲汪氏不会高兴,王月莹还没糊涂到为了表姐妹惹怒亲生母亲的地步。二来赵曦虽是没有宁欣亲,但都是王月莹的表姐妹,三来她一贯是自谦为脂粉英雄,她同弱者。

    王月莹看赵曦哭得这么悲伤,也认为宁欣做过了一些。可看到宁欣红着眼睛进门,她又有些心疼宁欣,两边都同的结果是两边都帮不上。

    四小姐王月容在姨娘白氏的提耳命令下,不敢得罪宁欣。王月容实在看不出宁欣有什么值得自己生母忌惮之处,但一贯听话白氏话的她,选择了默不作声。

    至于屋子里的妈妈丫头,自然是随风摇摆,那边风大到那边去。她们纷纷对被太夫人搂在怀里的赵曦抱以同,略带谴责的目光落在宁欣上,但看到宁欣那副哀伤的样子,她们纷纷移开目光,宁表小姐也可怜的。

    赵曦抹去眼泪呜咽的说道:“知晓外祖母疼我,宁表妹许是不是故意的。”

    “不,赵表姐说错了,我就是故意的。”

    宁欣一句话让所有人都觉得震惊,宁欣自认为扯出个确定的笑容,“我是故意的。”

    可在旁人眼里,宁欣明显是脆弱中的坚强,白莲花一样的柔弱的表小姐装着坚强,实在是···不像那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