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阳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ps夜犯了一个错误,李曦应该叫赵曦的,从这一章起该过来,前面的章节夜也会在这两天改过来的。求收藏。

    宁欣的两句话让抱琴很是困惑,前一句听起来似有认命之意,只要给吃的就行,后一句却又有追求好吃好喝的意思。宁欣能将豆腐青菜吃得一点不剩,到是让抱琴有点意外,也让她心里极为是酸涩。

    抱琴跟着宁欣子最久,知晓自己这位主子哪里受过这些委屈?宁欣的吃穿用度一切都比照着府里的二少爷,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亏待。

    宁欣轻笑:“你不用为我心酸,你不知道能吃一顿安稳的饭菜有不不容易,你更不明白想要吃上有多难。”

    “表小姐。”抱琴眨了眨眼睛,她方才仿佛看到了宁欣上的沧桑感,不对,表小姐还是表小姐。

    “既然佛祖没有绝了我命,放我在红尘中磨砺,那我就要过自自在有吃的子。”

    宁欣让抱琴收了碗筷,弹了一下手指:“这是第七天,十五天后若还是如此,我再去同她们说。”

    抱琴眼看着宁欣取了一本书看,过去表小姐喜欢的诗词,现在表小姐是一点也不沾,反倒对山和地理图看得津津有味。

    明明表小姐被亏待了,太夫人和太太想让表小姐服软,为何表小姐上却有一种不愿意同小人计较的感觉?小人?抱琴在心里连连念佛忏悔。

    收拾了碗筷,抱琴给宁欣端上茶水,除了每舞剑,表小姐大多都在读书,看一些她根本就看不懂的书。

    宁欣对抱琴的要求不严,闲暇的时候抱琴经常做做针线,今她虽然心事重重,但看宁欣的镇定从容,她像是有了主心骨儿一般。

    宁欣一手拿书卷,一手端起青花瓷的茶盏,拇指食指微微一错,茶杯杯盖分开,宁欣目光不曾离开书卷,喝了一口茶水之后,将茶杯放在桌上,似有似无的叹道:“除了这些之外,她们能不能来点新鲜的?”

    绣针刺破了抱琴的手指,这···她去手指上的血珠,看到了宁欣眉宇间的烦躁,试探的问道:“您是说太夫人···不新鲜?”

    宁欣翻了一页书,淡淡的说道:“我没这么说。”

    可她却是这么想的,既然老天又给了她另外的生命,她实在不想重复过去的经历,争宠争胜赢了一次就是了。可是想要过好子,她还真得应付伯爵府后院这群大大小小的女人们。

    宁欣想着怎么借此机会先把母亲的嫁妆要回来!原主在本子上心心念念的两件事,是讨要嫁妆和宁家的财产。

    她格使然,学不来原主以退为进,用弱听话迷惑她们。宁欣的手指不自觉的敲着桌子,这是她思考问题时候的习惯,当抱琴看到宁欣唇边的笑容时,楞了好一会,“您想做什么?”

    “我在想一件事,像我这寄居在外祖家的表小姐有多少?将来有很多人都会记住我!”

    宁欣合上了书本,眼里闪烁着灼的光亮。既然她方才嘲讽太夫人她们格局太小,宁欣玩个大的给他们看看,总不能让别人以为她说大话。

    改善生活,不一定非指望着太夫人的宠,让他们不敢轻易得罪自己也是方法之一。若是没有宠,有畏惧之心更容易立玉不败之地。

    “宁表妹在吗?”

    赵曦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门帘挑开,赵曦穿一袭水粉崭新的衣裙,从上到下她佩戴者一整的珍珠首饰,耳朵上的珍珠耳环散发盈盈的珠光,衬得她越发显得靓丽柔美。

    ”外祖母让我来看看你,宁表妹体大好吗?”

    赵曦抬了抬手臂,特意将手腕上带着珠串露出来,一颗颗大小一样珠圆玉润的珍珠显示出手串的价值不菲。

    宁欣诚信的笑道:“很漂亮的手串。”

    “外祖母赏赐的。”

    赵曦很是得意,也该轮到宁欣羡慕她了,这么多年宁欣什么都不用做却享受最好的东西,她和母亲像是丫头一样侍奉着太夫人,却什么也没得到。

    今也该让宁欣体会这种苦涩了,只是赵曦想不到得是宁欣当面就说很好看!是不是太诚实了?

    宁欣上下大打量赵曦,“赵表姐这打扮很好看,出门都可以了。可是呢,我提醒赵表姐一句,伯爵府世代勋贵,比不得那些只看重吃穿的爆发户。”

    赵曦脸色变了变,“外祖母厚,长辈所赠,我不敢辞,宁表妹这是羡慕我?”

    “本来为了让赵表姐风得意,心更好,我应该回答一句是或者回答一句我好羡慕···”宁欣唇边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平淡的说道:“可惜事实是,我为何要羡慕得意忘形的糊涂人?”

    宁欣站起,斜睨了脸色巨变的赵曦一眼,“姨夫一辈子没能中举,在你上可看出一二来!前几李公子说中举学问,运气不可少,我今再添上一条涵养一样不可少。”

    “姨夫在天有灵,看你也会觉得失望的,你想要显摆外祖母疼你,你选错地方了。“

    ”抱琴,送客。”

    宁欣抄起书本向书房走去,根本懒得理会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赵曦。不管是不是换了躯壳,宁欣骄傲的子一直没有改变过。以前她略微同依附伯爵府过活的赵曦,说话还会留两分面子,可今赵曦明摆着来炫耀,嘲讽她的,宁欣可做不到以德报怨,宠辱不惊。

    她一直认为能做到荣辱不惊的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

    “赵表小姐怒气冲冲的离去,奴婢看着像是去见太夫人了。”抱琴送赵曦离开后,担心的进门向宁欣回禀,“太夫人那里用不用奴婢去打听看看?”

    “不用。”

    宁欣勾起了嘴角,“咱们不是出不去吗?太夫人总不会不给赵表姐面子。”

    新捧起来的人,楚氏如何都不能不理会,这也是她教导自己‘听话’的好机会,宁欣最会做得一件事就是一箭双雕!如果她见不到太夫人,如何讨要嫁妆?

    李冥锐虽是在伯爵府安静的读书,但在看书上他本来就没什么天分,心又实在是静不下来听伯爵府下人说宁表小姐不受宠了,他知道宁欣聪明,但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心。

    他站在那道铁门前,看着宁欣被一众面色不善的婆子领走,李冥锐手握住了铁栏杆,谁要欺负你吗?宁欣!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