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困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虽然赵曦低垂着脑袋,但她可以感觉到楚氏的怒气,赵曦声音呜咽,用帕子忏悔般的揉着眼:

    “并非是孙女不听先同外祖母说这事,孙女不过是匆匆见过他一次,实在是想不到在兰山寺摔齐王世子的人是他!”

    “欣丫头和他很熟?”

    “看来是的,宁表妹一直帮着他,齐王世子大发脾气也是为了他!”

    赵曦偷偷的抬起眼睑,正好偷看到楚氏的眸子像是火一般的燃烧,她重新低下脑袋,“您消消气,许是宁表妹一时想差了。”

    楚氏握住了赵曦的手,难得慈的说道:“好孩子,知道你是个孝顺的。你随你母亲来府上时,不过才两岁,这些年看着你出落得越发好了,我是真心疼你和欣丫头,往后你有什么事大可同我说,养在我更前的人,我是不会亏待的。”

    “我一直记得外祖母和舅舅的养育之恩,我同娘,和哥哥都不会忘记的。”

    赵曦适时的向楚氏怀里靠了靠,楚氏轻抚她的后背,她们像是一对相依信任的祖孙。

    楚氏让王瑞家的送赵曦离开,并送了赵曦一头面首饰,等到赵曦走后,楚氏神色沉,手上的佛珠串被她生生的拧断,威武伯进门口,低声劝道:

    “母亲不必为这点小事气坏了子···宁丫头许是今才认识李冥锐,并非她特意让玉儿脸上难堪。”

    宠小妾是一回事,疼庶子又是另一回事儿,可王季玉嫡子的份在威武伯心里是不容动摇的,对王季玉严厉,也是棍棒下教孝子,他一直盼着王季玉成才的。楚氏眯了眼睛,眼角的皱纹更深了几分,“你忘了你是如何脱难的?”

    “母亲···”威武伯面色尴尬,“儿子一定重振伯爵府。”不是宁家的家财,不是楚氏一番谋划让王月茹做齐王世子妃,威武伯爵早就被夺爵了。

    当年惶惶不可终的感觉,威武伯想起来就觉得后怕。

    “欣丫头的子孤傲清高,她不屑于同李冥锐说话!可方才赵曦竟然说她同李冥锐相谈甚欢,宁欣如何都不会同第一次见面的男人相谈甚欢。”

    楚氏掌控了一切好多年,很少有人能脱离她掌握,宁欣最近有这种趋势,这被当做宁欣像她的挑衅,楚氏语气一下子锋芒了许多:“她是我看重留给玉儿的人,即便玉儿娶了庆林长公主的独女,但从心里说,我还是疼她的,虽是让她名分上吃点亏,可若是将来的孙媳亏待她,我定是不依。如今一旦她同李冥锐闹出点事来,玉儿怎么办?我可不想让欣丫头配一个韩地蛮子!”

    “母亲一向疼外甥女。”威武伯爵不觉得有玉儿纳宁欣为妾有什么意外,

    当年的宁三元何等的高傲?宁三元看不起他!威武伯对自己这个妹夫也没什么好感,记起宁欣去书房的沉稳清冷,他提醒道:“外甥女虽是子看着柔弱了点,但比以前可是坚韧许多,眼光似乎也比以前好了。”

    “欣丫头是我养大的,她飞不出我的手心。”楚氏端起放在桌上的茶盏,宽了宽茶叶沫,薄唇勾起:“我宠着她时,她就是伯爵府里最为贵重的表小姐,若有朝一我不宠她了,欣丫头会落到比奴才下人还不如的境地。”

    “以前我是太宠她了,惯得她忘记了自己的份,宠得她心大了起来。”

    楚氏抿了一口茶水,悠然的说道:“若不能让她同玉儿再亲近起来,我何苦养她十几年?”

    威武伯眉宇间隐隐有郁色,楚氏冷笑道:“我到是没发觉你是个慈心的,宁欣···她母亲不听话,说过不认我!”

    “只是宁家虽是如今只有外甥女,可万一皇上···”

    “皇上若是记着宁三元的话,早就会关照宁欣了。当初宁三元恃才傲物得罪了不少的人。连玉林公主都敢拒绝的人,你当他还有什么知己良朋?”

    玉林公主是一位绝色美人,书画双绝,在琼林宴会上对宁三元一见钟,可惜宁三元不喜欢她,婉拒婚事。玉林公主无法忘,一生未曾嫁人。威武伯听楚氏这么说,也就不再为宁欣心。

    威武伯说道:“儿子看赵家外甥女温婉恭顺,般配李冥锐很合适。”

    楚氏点头道:“这事我会看着安排,不过从韩地来的蛮子不一定会对妻子掏心掏肺,韩地的男人主意总是特别正,也许她打听不出什么来。”“

    “韩地蛮子也是最痴的。”威武伯心想,当初的韩王就是证明。

    “韩王父母皆亡,要有个拿事儿的老王妃,容得他们胡闹,既是喜欢无双郡主,占了也就是了!”

    楚氏抿了抿嘴唇,“哪里会闹到那样的地步?可惜韩地半壁江山···也是天命所归,老天注定让当今陛下削藩。”

    楚氏感叹了一番,突然问道:“你看李冥锐是真憨厚,还是在装傻充愣?我总觉得他不是个简单的,会不会另有所图?公爵府那边就没一点消息?”

    “当年他父亲破门而出,而后又蒙特赦保全了命,李冥锐一个罪臣之后的名声是免不了的,公爵府那边也是闹得不成个样子,谁还顾得上他?”

    威武伯在这点上很确定,他脸上带了一分的犹豫:“儿子也分不出立李冥锐是忠厚还是狡诈,可他在母亲的手下还能翻去天去?”

    楚氏道:“今玉儿丢得脸面,我如何也要找回来,他听话倒也罢了,若是不听话···科举考试中最怕什么?还用我说吗?”

    威武伯微微颔首,科举最怕得是作弊,李冥锐住在伯爵府上,拿捏会容易一些。

    此后几,宁欣发觉她子过得不太随心所了,只要她一出院落,门口就有人劝说她歇息,送来的饭菜也越来越素淡,想用水也有奴婢推三阻四···

    她听了不少的闲言闲语。看着桌上摆得菜色,宁欣拿起筷子认真的将米饭和着豆腐青菜吃得一颗不剩,见抱琴不忍心的神色,宁欣道:“有得吃就好,饭菜的好坏不过是填饱肚子而已。”

    “表小姐。”

    “不过还有一句话,人都为一张嘴活着。”宁欣将吃得光光的饭碗放到桌上,扬眉一笑:“我也是。”

    ps再次求收藏,夜再说一遍,本文不是红楼背景的文,甚至不是披着红楼皮的文。人物的格,处事的方法没有一点像的。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