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情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兰山寺因为有佛法辩论会,大多数的香客信徒都去听高僧们讲解佛法。

    长明又同法会的地点是相反方向,通往长明的甬路上人很少。既然不会有人看到李冥锐打碎了猕猴的脑袋,宁欣不想在原地等着被那位下的人来找他们算账。

    不是谁都有好运气碰到平王世子,李姓皇族的王爷们,有几个没有过怪癖的?

    能跑掉,宁欣不会自找麻烦。况且如今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所以宁欣毫无愧疚的跑开,不管他是哪位下,不当面抓住把柄,宁欣绝对不会承认的。

    跑了一会,宁欣感觉到口**辣的难受,脚下有些软,若说开始是她拽着李冥锐跑的话,现在她几乎是被李冥锐搀扶着跑路。

    即便宁欣已经淡定了,但对自己这副柔弱的体还是会不满。

    “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宁欣停下脚步,很没淑女形象的双手撑着膝盖,重重的喘息,汗水从她额头滚落,略显得狼狈。

    李冥锐站在一旁,没事人一样用自己宽大的袖子给宁欣扇风,看到宁欣放在膝盖上的柔荑,他脸红上了一分,那么软,那么细滑,仿佛他用力一捏就会碎掉一般,“宁小姐。”

    “怎么?你想回去被下责怪?”

    宁欣对李冥锐的轻松状态很不满,用不用像他这样提醒自己体力不足?想当初···好汉不提当年勇,可是宁欣在李冥锐面前却罕见得压不住心里的暴躁。

    “你回去承认猴子是你打死的好了,听那位贵人边人的语气,可能又是哪位世子,不知道他会不会像平王世子一样大度,你就算是良民,就算是官宦子弟,在大唐帝都这样繁华富贵的地方···韩地来的人又算是什么?在王爷贵胄眼中,韩地的人都是莽夫。”

    韩地因为地处北疆,民风极是彪悍,他们出过最英勇的战士,却很少被大唐帝都的百姓看得起。

    李冥锐道:“在下什么都没说,宁小姐怎么生气了?在下岂会不明白宁小姐的好意?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同贵人们相比,我连此时连条草蛇都算不上。”

    “你···算了。”

    宁欣站直了体,气息均匀了许多,面对老实人,她显然不愿意用算计的手段,没想到她宁欣有朝一会被一个憨厚的老实人说得哑口无言的地步。

    “前面就是长明,这回你总不会迷路了吧。”宁欣指了指前面的佛,“你帮过我,我也帮过你,咱们两厢抵消,就此别过。”

    李冥锐抿了抿嘴唇,拱手道:“告辞。”

    他转离去时,宁欣看到他后背的露出来的伤痕,忍不住道:”你停一下。”

    “宁小姐有何吩咐?”李冥锐没有回头,宁欣道:“你后背露出了伤痕,就这么明晃晃的在兰山寺走动,也许会被人看出端倪来。“

    “无妨,在一人做事人当,不会牵连到宁小姐,请宁小姐安心。”

    李冥锐向前垮了一步,听到后宁欣调侃的话语,“像李公子如此高义,不惧生死的人,我心实在是多余,李公子怎么会将我说出来?更何况那只猕猴也不是我打死的,即便猕猴的主人是个王爷,还能为难我一个路过的弱女子?”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忍不住的回头看向宁欣,“宁小姐。”

    他在宁欣眼里只看到了嘲讽以及疏远,李冥锐一瞬间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开口解释:“在下知晓宁小姐是为在下着想,在下也清楚宁小姐为人。”

    “那你还说方才的那番话?故意惹怒我?”宁欣上前几步,皱了皱眉头眼看着李冥锐后退几步,他们之间的距离还保持原样,宁欣不信邪得又上前两步,李冥锐依然后退两步,宁欣好笑的道:“你躲什么?”

    李冥锐喃喃的说道:“不知道。”

    宁欣无奈的摇头,她就那么可怕?看到旁边有一处凉亭,说道:“你先去凉亭里面坐着。”

    李冥锐只是看了宁欣一眼就乖乖的走向凉亭,坐在石凳上发愣,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什么时候他自己会这么顺从的听一个女子的话。

    初见时只是觉得宁欣那双眼睛似曾相识,再见时觉得宁欣的同外表截然相反,是一个爽朗的小姐,等到宁欣拽着他跑掉的时候,李冥锐地垂下眸子看着自己的大手,他只想着反握住她的手。

    “小和尚过来一下。”

    宁欣看到从长明出来的小沙弥,笑盈盈的向他招手,“我有一事相求,恳请小和尚通融。”

    “女施主请说。”

    小沙弥走到宁欣近前,宁欣柔弱的外表能人任何人心存怜意,小沙弥也不例外,问道:“不知女施主有何事?”

    宁欣从袖口里取出一吊铜钱,塞给小和尚,眼前的小沙弥刚刮得头发,应该入兰山寺没有多久,又是此时在长明出现,从事得应该是添灯油的辛苦伙儿。

    “看见凉亭的那人没?”

    “看见了。”小沙弥虽是刚入寺,但却不想收贿赂的铜钱,不是眼前的女施主太过柔弱,他一定不会同她废话。

    “他原本是不信佛的,方才我同他打赌,他输了,所以我想请小师傅找一件供香客穿的僧衣来给他穿上,这样可以让佛法照耀在他上,让他彻底明白佛祖的普度众生。”

    小沙弥有些犹豫,宁欣严肃的说道:“能让佛光照耀众生,让信徒皈依佛门,于小师傅修行也是有好处的。”

    “阿弥陀佛,女师主稍等,小僧这就去取僧衣。”

    宁欣见小沙弥要将铜钱还给自己,宁欣摇头拒收:“这是奉给兰山寺的香油钱,小师傅不必推辞了。”

    “多谢女施主。”

    小沙弥收好了铜钱,快步去取僧衣。提供给香客穿的僧衣同在寺庙里修行和尚的僧衣是不一样的,在开法会的时候,有些虔诚的香客会穿僧衣以示对佛祖的信仰。

    兰山寺这样的香客还不少,李冥锐换上僧衣之后不会显眼。宁欣满意的一笑,走到凉亭,坐在李冥锐对面,笑着说说道:“方才的事扯平了,如今你又欠我一次。”

    “在下记得,愿意听宁小姐差遣。”

    李冥锐大大方方的说,他巴不得同宁欣一直有联系,欠一次还一次,如此循环之下,他们会熟悉起来的。

    ps最近夜很萌对待自己妻子忠犬,对待外人有虎狼的血的男主,所以男主李冥锐就是这样的人,咳咳,这回不用大家猜男主,夜主动剧透,感谢大家对夜的支持,虽然成绩很烂,但夜会一直努力下去的。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