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请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不管宁欣心里如何纠结,她这顿晚膳用得还算愉快。

    认识了伯爵府另一位健谈的二小姐,并且宁欣找到了以后多活动的借口,被一个黄毛丫头怜悯就怜悯吧,宁欣不愿意再考虑柔弱的外表和她子上的反差。

    用过晚膳,她们坐在一起闲谈,王月菲说明来意,“你送给大哥的同心结,我喜欢极了,娘说,这种编法只有在韩地···不对。“

    王月菲开口说:“是大唐无双都护府所辖的地方才会有这种编法。”

    因为无双郡主功勋卓著,大唐皇帝撤藩之后,在原本的韩王领地设下都护府,并命名为无双都护府。

    宁欣对此感触不深,她做那些只是为了报仇并且完成父亲抗击鞑子的遗愿,导致最终这结果,对宁欣来说只是顺带而已,况且那也是宁欣前生的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

    “宁表妹这幅不在意的样子叫三妹妹看到了,定是不饶你的。”

    宁欣听到王月菲提点,勉强笑了笑,她真没觉得无双郡主哪里好来!避让开这个话题。宁欣解释同心结的事儿。

    “这种编法是我娘教我的,她以前就是韩地的人,受过祖母大恩,对宁家忠心耿耿,如今她帮着我给亡父母看守陵园,我对她一直很感激。外祖母已经答应了,等到天气暖和起来,我可以回江南给他们修缮坟茔。”

    王月菲最怕看到宁欣泪盈盈的模样,不敢再惹起宁欣的伤心事,遂没有再追问同心结的事儿,转而问道:“你可不可以教教我?我也想给大舅舅做个有韩地习俗的璎珞。”

    “我记住的不多,若是二表姐不嫌弃,我教你打一个五福璎珞,这种璎珞放在佩剑上最好看。”

    “好,太好了,大舅舅最佩剑。”

    王月菲今觉得宁表妹怎么看怎么都好,挪绣墩同宁欣坐在一起,“宁表妹,快点教我。”

    宁欣拿起线绳给王月菲讲解怎么打五福璎珞,讲解一遍之后。宁欣将五色彩绳递给王月菲,“二表姐试试看,编熟练的话,可以在此基础上加点自己喜欢的编法。”

    宁欣只会几个基本的璎珞,她记得闺阁密友编出来的璎珞极为好看,韩地因为靠近北疆,民风相对中原腹地彪悍粗狂,韩地多征战的战士这并不是空话,璎珞没有中原精致,却有几分好战的气息。

    曾经韩王麾下的铁骑每个人前都挂着这种编好的流苏,象征着战无不胜,宁欣见过父亲训练铁骑的时,随着骑兵的移动流苏整齐的飞扬,她亲手编得流苏保佑了父兄战无不胜,但却没有保佑他们长命百岁。

    “宁表妹,你看我这么做对吗?”

    王月菲有些羞涩的将歪歪扭扭的璎珞递给宁欣,“做得不好,让你见笑了。”

    “我觉得很好啊。”

    “骗人。”

    宁欣解释:“怎么是骗人?我的意思是二表姐第一次算是不很好了。”

    “好哇,你戏弄我?”

    王月菲张牙舞爪的扑向宁欣,抓住发呆的宁欣,王月菲手膈肌她,“看你还敢不敢了?宁表妹?”

    看宁欣迷茫的神色,王月菲吓到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宁欣摇摇头,这种姐妹相处的感觉,宁欣从来就没有享受过。

    她母亲早亡,宁家这一辈只有她和兄长两个,父亲又把她当成儿子养。当年宁欣直到及笄前才换回了女装,曾经她闹了不少的笑话。练字舞剑,骑马猎她不陌生,但这种小女儿间的玩闹,她不知怎么办才对。

    小姨教她如何管家,如何做个大家闺秀,如何让手中的银子变多,去没教导她玩乐。

    宁欣想到为父亲殉的小姨,心里很不是滋味。谁能想到,商铺遍布大唐的吴大掌柜竟然是一位女子,小姨一直一直是喜欢父亲的。为此她一生未嫁,一直男扮女装经营外祖府留下的产业,本来只是韩地富商的吴家成了整个大唐都很有名的大商行。

    小姨殉前,将吴家商行交给了宁欣。为了取信术赤,宁欣将商行的银子交给了术赤,同时商行成了鞑子打探中原动向的耳目。后来鞑子兵败。商行也被别的商家瓜分,宁欣现在想来有点对不住小姨,对不住外祖父一脉。

    也许老天给她个机会,重新振兴吴家商行。小姨的教导,宁欣一直没有忘记。

    宁欣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父亲也是对小姨有好感的,可父亲不愿意违背对母亲的承诺。宁欣看不上三心二意的男人,但父亲和小姨之间的感,她觉得很纯粹。

    宁欣从落地就是小姨养大的,根本不记得母亲的样子,直到现在她还是认为小姨和父亲是般配的。她还记得父亲酒醉的时候才曾经说过,小姨是天下最傻的女人!如果有来世的话,父亲会娶小姨。

    “我弄疼你了?宁表妹,你可别哭啊。”

    她对宁欣时不时会落泪或者感伤,已经很习惯了,宁欣可是看到花瓣被风吹垂落都会感伤的人。

    “我哪里哭了?”

    宁欣将五福璎珞塞到王月菲的手里,“你再说我哭,我不帮你了。”

    “好好好,哭鬼转子了。”

    王月菲双手合十的认错,“宁表妹可不能不教我哦。”

    宁欣甩掉了脑子里的念头,又认真的教导起王月菲,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虚心,不足一个时辰,王月菲进步非常的明显,宁欣看了她手中的成果,赞道:“不错,不错,再练习几次,二表姐就可以出师了。”

    “我什么时候拜宁表妹为师?我怎么不记得了。”

    王月菲坏笑看着宁欣,“宁表妹亏了呢。”

    “过两我管二舅母要去!”

    宁欣顺势同二太太孟氏扯上关系,“我想二舅母会给我足够多的补偿,二表姐才叫亏了呢。”

    “一不见,当刮目相看,宁表妹学会找我娘了?”

    “那是自然,以后我还会让二表姐更吃惊的,这可不是说笑的。”

    宁欣一本正经的说道,王月菲看着宁欣,既觉得陌生又觉得熟悉。

    在伯爵府休养了几后,该见的不该见的,宁欣大体将伯爵府的人认全,总体来说,二太太比大太太精明干练不少,而且二太太比较会养儿女,二房的儿女教养得都不错。

    二房老爷只有二太太个妻子,侍妾通房皆无。所有儿女都是二太太所出,宁欣对她有几分佩服。

    一,宁欣来到了太夫人房中,直接了当得说道:“外祖母,我想搬去客院去住,请您准许。”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