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怜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摆在宁欣面前的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不认识王家的人。原来的宁欣走得太干脆,如今的宁欣脑子空空,没有一点以前的记忆。

    不是宁欣有既来之则安之的豁达,她这么被塞进这个麻烦的体中,宁欣非疯癫了不可。

    宁欣叹了一口气,走一步算一步。明天去太夫人跟前,是不是能将人认识齐全了?听来看过自己的三小姐说,府里还有一位姓赵的表小姐。

    宁欣推测这人可能比她长几岁,虽有生母在,可生母是庶出的,以太夫人的品会也就是面上的事儿,在这位伯爵府当家的心里,任谁都没伯爵府重要,她能为了伯爵府算计至亲骨···宁欣越来有兴趣毁掉眼下的牢笼了。

    最彻底的报复一个人,就是毁掉他最在意的东西,只有看到被报复的人生不如死痛苦万分,报仇者才会觉得畅快之极。

    韩王想要中原的江山,术赤也想要中原的花花江山,宁欣偏偏在他们最有可能达成所愿的时候,将他们最大的心愿毁了。宁欣没有杀他们,他们却都死了。

    “主子,二小姐来看望您。”

    宁欣起,笑盈盈迎上去,同进来衣着素雅的少女行。

    来人瓜子脸庞,眉目清秀,肌肤白得赛雪,樱唇小巧红润,一双眼眸漆黑水灵,略显得丰盈的体衬得她秀美健康之余,多了几份少女特有的可

    “宁表妹。”

    “二表姐。”

    宁欣和她同时屈膝,她像往常一样叫宁欣为表妹,宁欣心里很庆幸,亏着以前她表现得很清高。但凡来看望她的人,都会先开口,如此一来省了宁欣很多的麻烦。

    “二表姐请坐。”

    宁欣抬了抬手,二小姐笑着走到绣墩旁,她步履显得很轻盈,坐姿也很淑女,她上的衣裙像是书香门第人家的小姐所穿,同煊赫富贵的伯爵府略带有几分的不同。

    二太太孟氏娘家是武将,没想到教出得女儿如此的特别。

    二小姐王月菲眼看着宁欣柔柔弱弱的坐在榻上,宁欣眸子泪光点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让人心疼呵护的弱,王月菲心说,宁表妹就是有种本事,能让见面的人都怜惜她。

    不是没有人装过病弱博同,旁人看了只会觉得装病弱的人矫,而宁欣却给人一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即便王月菲以前并不喜欢宁欣,背后没少跟自己的父母兄弟抱怨宁欣怎么怎么样,但当着宁欣的面,她还是自觉地放柔的语气,道:“宁表妹的病可是好了?不是我说宁表妹,以后可别整的闷在屋里读书了,时常的出去走动走动,你体会好很多的。”

    宁欣能看出王月菲的好意怜惜,她压下了心底的郁闷,又被一个花毛丫头怜惜了,这子真心难过。

    “你可别哭啊,宁表妹别来个水淹三军,我可受不得这些。”

    “谁···哭了?”

    宁欣开口就反对,她怎么可能哭?宁欣郁闷的差一点吐血。

    王月菲看宁欣水盈盈的眸子,声音更为轻柔,透着哄小孩子的意思,“好了,好了,算我看错了。宁表妹是不是又没用晚膳?”

    抱琴端着燕窝粥进门,王月菲看着珐琅小碗中的燕窝粥,对抱琴说:“你先将粥放下,给宁表妹取碗粟米饭,再加上一道辣味鸭舌头,爽口青菜,再来一碗羹汤。”

    “我··不用··”

    “我方才在祖母跟前光顾着同三妹妹说话了,也没吃好,宁表妹不至于让我饿着回去吧。”

    王月菲看到宁欣目瞪口呆的样子,突然发觉自己这位柔弱的表妹也有可的时候,像小兔子似的,真真是好玩,问道:“宁表妹?”

    宁欣压住了心底的郁闷,多吃点也许不至于再像现在一样是个人都能怜悯她!宁欣对抱琴说:“按照二表妹说得做。”

    “是。”抱琴应了一声,亲自去张罗饭食。

    王月菲看宁欣边清清冷冷的,问道:“怎么不同大伯母说?”

    “说什么?”宁欣不甚明白的看向王月菲,随后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是边的奴婢太少,宁欣笑道:“我够用了,过几我更用不上这些奴婢了。”

    王月菲眸色微暗,心仿佛被拧了一把,以前对宁欣种种不满,此时都化作怜惜,怜惜她故作坚强,怜惜她孤一人,“你若抹不开,我同祖母说?总不至于偌大的院子就几个受了罚的小丫头吧。”

    “不用,不用,我喜欢静。”宁欣越是推辞,王月菲越是,宁欣很认真的看着王月菲,“二表姐,我知晓自己要什么,你的好意,我领了,我是真的不用。”

    不用你们怜惜···宁欣从来没有过的郁闷,作为上马能打仗,下马能宫斗,能掀起滔天骇浪的无双郡主,如今靠着柔弱的外表过子,谁比她郁闷?

    宁欣泄愤般多吃了两碗饭,先让体好一点,也许会改善这种状况。

    王月菲在宁欣再次添饭之前,阻挡道:“宁表妹仔细存了食儿。”

    她一边给宁欣盛汤,一边不放心的交代:“还说你自己什么都懂?我看三妹妹都比你强,用膳都堵着气,子能好了?”

    “···”

    宁欣不晓不得才垂头,声音低沉的陈诉事实:“我想像二表姐一样···我饿!”

    一番折腾下来,宁欣是真得饿了,王月菲不来,她也不会只吃那碗燕窝粥!

    王月菲脸上多了一抹的得色,将汤碗放到宁欣面前,“看把你可怜的,就是你想像我,也不能一下子用得太多,先得用羹汤调理肠胃,我每清晨都在院子里散步,可不单单用得多哦,我娘说,我也是不足月降生的,刚落草得时候弱得跟个小猫儿似的,可如今很少有人像我一样的。”

    “明二表姐散步,能不能叫上我?”宁欣赶忙提出要求。

    王月菲被宁欣水盈盈期盼的目光弄得一愣,不自觉的答应:“好···”

    “多谢二表姐。”

    宁欣脸上如同贵花朵绽放的笑容,王月菲看得有些痴了,宁欣默默的看了一口气,佛祖啊,您这是在报复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