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闹事(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ps求推荐票,求收藏,虽然像是红楼,但绝对女主不是林妹妹,原主也不是林妹妹,表哥比较没品。同红楼相去很远。

    伯爵府邸中的屋舍楼阁极是奢华,宁欣一路走过,虽然按照规制比不上王府列侯府邸,然在规制内此处宅邸却做到了极致。

    往来的奴婢一水的官绿色比甲,花纹长裙,她们头上带着精巧的银簪,见到宁欣纷纷福体:“见过表小姐。”

    看她们的神色都不敢相信宁欣就这么出来,宁欣皱了皱眉,这样富贵的伯爵府,一位仅仅有长辈垂怜的孤女到底怎么过子的?宁欣原先对原主的弱极是气愤,但现在想来,原主除了弱就没有任何的能耐了?

    如今做主的人是宁欣,她不管原主有什么心思,宁欣不会按照原主的路走。

    穿过堂屋,饶过小影壁,宁欣在抱琴的指引下到了主宅。院落里有几株常青树,回廊下摆放着吐蕊的兰花,几名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喂食着回廊下的绿毛红嘴鹦鹉,见到宁欣同时愣了一会。

    锦缎绣牡丹的门帘挑开,从里面走出一穿嫩绿褙子,浅绿长裙的十五六岁的少女,一根粗辫子垂在口。

    她鸭蛋脸庞,眉宇含笑,观之十分的可亲,见到宁欣弯了膝盖,亲近的说道:“方德才老太太来念叨着表小姐,可巧您就过来了。”

    “翠屏姐姐。”

    在宁欣边的抱琴,以及院落里伺候的小丫头都低头福。看来是在这家老太太边得脸的大丫头,宁欣一路赶过来,老太太不会没听到消息。

    “表小姐穿得太少了一些,外面的寒气重,您下次穿一件斗篷吧。”

    翠屏关切又熟悉的叮咛,宁欣问道:“谁在外祖母跟前?”

    “大太太正在同老夫人说事儿,二太太领着大少爷,三少爷,四少爷,二小姐去了娘家。”

    这府上的少爷倒是不少,宁欣随着翠屏向屋里去,仔细一琢磨,伯府上长房只有一个凤凰蛋一样的二少爷,二房儿子倒是不少,只是不知道长房有没有庶子?

    “表小姐现在碧纱橱中歇息一会,等大太太说完事后,奴婢再领您过去。”

    翠屏亲自给宁欣端上了暖茶,并且摆上了各色点心干果。宁欣将暖茶放到了桌上,“我有急事同外祖母和大舅母说。”

    “可是表小姐···”翠屏很是为难,“太夫人真真是有事,您稍等一会儿。”

    宁欣斜睨了翠屏一眼,“任谁的事儿都没有我说得事儿重要,关系到王家的荣辱兴衰,你将我说得话一字不漏的告诉给外祖母,我想外祖母会在此时见我的。”

    翠屏像是不认识一般看着宁欣,屈膝道:“那表小姐稍等。”

    宁欣唇边多了一抹笑容,心底却恼恨声音还是那样柔媚婉约的,说话都觉得没有气势。这声音让男人痴迷到是很有天赋···记得韩王曾今就有个柔媚的侧妃,宁欣眸光一凝,听到脚步声,翠屏道:“太夫人请表小姐过去。”

    宁欣起快步去正房,顾上看屋子里的摆设,宁欣几步走到盘坐在炕上的太夫人跟前。

    太夫人上穿着绣着寿纹的夹袄,手中捧着精雕细琢的玉暖炉,头上带着中间嵌着宝玉的抹额,“看把欣丫头急得,脸都是苍白的,你的病可是刚好点,再反复了,你是存心折腾我这把老骨头。”

    “儿媳看欣丫头脸色也不太好,许是冷到了。”

    宁欣的手被一年近四旬的妇人握住,宁欣抬头看去,只觉得她容貌端正,衣着清雅素淡,虽然上的每一件配饰都很精致,但却不够奢华。

    “大舅母。”宁欣弯了膝盖,这就是伯夫人?看着倒像是个书香门第家的当家主母。

    “好孩子,往后可别在这么快的跑过来了。”大太太对宁欣时,脸上多了几分的和蔼亲近。

    她将宁欣引到太夫人跟前,轻声说道:“我看欣丫头的子像是大好了,手是的,母亲不用太过担心。”

    “外祖母,我有话说!”

    太夫人挑了挑眉头,看出宁欣避让开自己的碰触,问道:“什么事?我方才听翠屏说,事关王家的荣辱兴衰?”

    宁欣也看出太夫人和大太太不是很高兴,她不想为王季玉缠上,虽是可以姑表做亲,然宁欣从头到尾都就没看上王季玉。他总是这样毫无顾忌的闯进来会坏了宁欣的名声,到时候没准只能去做妾,宁欣如何都接受不了。

    “并非我危言耸听,今我还没起,二表哥就闯进来。”

    太夫人缓了缓神色,笑道:“你这丫头不是同玉儿最是要好的?玉儿是着急你,他的品行我信得过。”

    “您信得过,外人不见得信得。”

    宁欣这句话一出口,大太太脸色难看了一些,“欣丫头怕是不知,我那孽障在外面风评极好,前两还得太学祭酒的赏识。”

    宁欣语气同样也严肃了一些,让大太太讨厌自己也是好的,必须让大太太明白为妻为妾,她都会将伯爵府闹个天翻地覆,宁欣开口:”不说二表哥才学如何,他今不仅冲进我睡房里,还同他边的丫头暧昧**···这让我···”

    虽然她极力控制着声音,但宁欣自己听都像是拈酸吃醋诉委屈的,何况是她们了。果然宁欣听太夫人道:“放到玉儿边的丫头都是可信的家生子,将来若是看着好就留着,看着不好发卖了也就是了,欣丫头不用同她们一般计较。”

    大太太道:“一会我说说你二表哥,他心肠软些,纵得丫头无法无天的,我如今就盼着给他找个合适的,让他收收心也好。”

    意有所指的暗语,宁欣看到太夫人的笑颜,心沉入了谷底,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切都掌握在她们手中。

    “若大舅母心疼二表哥,最好让他改了。要不您认为没什么,甥女却不能受。”

    宁欣对着门口喊道:“抱琴,把砚台拿来。”

    “外祖母,大舅母看看吧,二表哥将什么脏的东西送于我?二表哥若是于我尊重,怎能如此折辱于我?他怕是将我的当成了不知羞耻的歌姬!”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