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惠美 书名:佳婿
    《大唐·贤女列传·无双郡主》太史公曰:‘无双郡主宁氏讳欣,生于韩地,父为柱石将军、韩地上将军,韩王曾以为师。宁氏幼习武于父兄,聪且美,及长,韩王曾戏许以妃位,宁氏未应,自择韩威远侯嫁之。夫妻和合,归三年,宁氏父叛国,凌迟,宁氏满门皆斩,宁氏疯,后不知所踪。威远侯寻三年无果,续韩王嫡妹。’

    大唐北地为韩王世袭封地,韩地官员虽领大唐官职,然大多忠于韩王。三年前随着柱石将军宁承焕叛国伏诛后,韩地再没任何人敢违背韩王命令。

    北韩王,南越王,东鲁王,西晋王为大唐帝国仅存的四家王府。

    百余年前,大唐帝国因昏君当政,宦官专权,士林党争致使北方鞑子南下攻破都城,大好河山几乎落于外族之手。后大唐皇室发檄文,合残存之力打退了鞑子后再立新君,十几路诸侯互不相让,差一点引得内斗火拼,最后册立开国皇帝嫡系重孙为帝,诸侯各有封地,听宣不听调。

    经过百年大唐君主的削藩之策,世上仅剩下实力最强的四家王府。四王暗自通气,同时肩负着戍边重责,大唐帝国君主怕边境不稳,蛮夷扣边,遂不敢强行削藩。

    韩地韩王所在燕京城,客商云集,人潮涌动,酒楼茶肆喧嚣闹,有说书人拍惊堂木,“卖国臣宁承焕经韩王查证上奏朝廷,韩王请先斩后奏惊天剑判其凌迟。”

    “好,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对,想当年老夫还吃过。背叛大唐,卖国为鞑子做奴才,这等人就是该受凌迟。”

    “我也吃过。”

    百听不腻的除记让民风彪悍朴实的韩地百姓群激奋,二楼雅间,一头戴斗笠,薄纱掩面的女子捏紧了茶杯,泛白的指甲显得极为用力,过了一会,女子从荷包中取出散碎的银子放在桌上。

    她脚步轻盈走下楼梯,堂上说书人转为说道:“威远侯为当世第一猛将,今迎娶韩王亲妹孝娴郡主,郎才女貌堪称绝配。”

    女子脚步顿了顿,后的婢女低声提醒:“主人在等您。”

    将挡在面前的薄纱轻轻撩起,仅露出花容月貌的一角,女子勾起嘴角:“堪称绝配?好,为庆贺威远侯续娶孝娴郡主,今诸位饮酒算我的。”

    众人愣神片刻,轰然叫好,女子取出两锭金子扔给柜台的掌柜,离开闹堪称燕京城第一的酒肆。

    “那妇人···怎么有些眼熟···”

    宁家覆灭,威远侯成为韩地军方统帅,今他大婚,韩王嫁妹,威远侯府宾客迎门,韩王亲临侯府观礼,使得这场婚礼更为瞩目。

    坐在主位上的韩王三十多岁,面冠如玉,双眸有神,他着挑金丝华服含笑注视着眼前的新人,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随着古乐声,他神色多了一抹的恍惚。

    威远侯一袭大红礼服衬得他更为英俊,手中牵着联系着新娘的红绸,向祝福他们的宾客点头致意,司礼官高喊:“拜天地。”

    古乐唢呐声息,宾客声止,威远侯府寂静无声,一对新人跪在蒲团之上,准备叩拜天地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不请我喝杯喜酒吗?”

    威远侯看向了门口,韩王坐直了体,他头上的王冠轻颤显示此时内心的波动,门口出现一道红得似火的影子,韩王笃定道:“宁欣!”

    来人揭开了斗笠,玉样的容貌展露在宾客面前,高挑妖娆的躯包裹在炫目的红裳中,她妩媚,她人,如盛开的罂粟一般,有惑人的芬芳,亦有致命之毒。

    “韩王下,许久不见了。”

    韩王手搭放在膝盖上,贪看宁欣一眼,“本王想见到你,亦不想见到你。”

    “您别这么说,我父死于您手,我怎能不回来?”

    “你回来找本王复仇?”

    宁欣以前的丈夫,威远侯像是不相干的人,宁欣没看他一眼,专心同韩王交锋。宾客窃窃私语,韩王果然是钟于宁欣。

    “我父的罪名是通敌卖国,勾结鞑子,认草原上大汗为主,是与不是?”

    “是。”

    韩王站起,高大的影全然盖住了发呆的威远侯,“宁师妹。”

    “既然韩王如此定罪,我不成全你,岂不是辜负了韩王一番美意?”

    宁欣含笑说道:“我如今是草原汗王妃。”

    “你说什么?你侍奉了鞑子?”韩王失口道,威远侯更是差一点晕过去,“宁欣!”

    宁欣并不需要回答,因为在她后跟进来二十名草原鞑子,他们簇拥着一材健硕高大的壮汉走近宁欣,直接将她揽到怀里,壮汉轻蔑瞄了一眼震惊的韩王,“你对本汗汗妃不敬?”

    “术赤。”

    “是本汗。”

    韩王指着宁欣,“你··你···你竟然成了汗妃?”

    “跟了大汗,我方知道什么是男人。”宁欣媚的一笑,靠向术赤,嘲讽韩王的愚蠢:

    “四王若不是歃血为盟意图攻打大唐,我父怎么会死于莫须有的叛国?今草原铁骑又怎么会如此顺利攻入燕京?你斩尽我宁氏一门时,可曾想过我父为你师?可曾想过我为你师妹?”

    “来人,拿下术赤,拿下宁欣。”

    韩王传唤侍卫,侍卫把剑,草原勇士把剑,此时从威远侯府的墙头出利箭,韩王侍卫纷纷倒地,术赤大笑,亲了宁欣的脸颊,得意的说:“今便是你死期,本汗让你做个明白鬼,本汗二十万铁骑已然通过韩地长城天险,韩地落入本汗手中,中原亦可图,这一切都是本汗心的汗妃所谋。”

    “宁欣你为了报仇,竟然···竟然引兵入关?”

    韩王的精锐大多集中在韩地和大唐的郊境,时刻准备着同大唐决一胜负,没想到让术赤钻了个空子,韩王疑惑:“你怎么通过的天险?

    “宁家在韩地三世为将,最熟悉便是长城天险,攻不破天险,可走小路绕过去,我父没有告诉过你···”

    沧啷一声,宁欣从术赤腰中拔出弯刀,刀锋直指韩王,眸光如同冰箭,“宁家三代忠诚戍边,因屡次阻止你争霸天下,我父的血竟然成了一两银子可得的,宁家一百于口葬入铁丘坟。”

    “李逸你对得起宁家吗?不是我装疯离去,怕如今不是成了你玩物,就是早已命丧。我为一介女子,不知国仇,只知晓家恨。”

    “宁师知晓,定然不会饶你。”

    “这话你留着同我爹在地下说去吧,看看他会不会认你这个徒弟。”

    宁欣弯刀一扬,削去韩王李逸的王冠,韩王披头散发,苦笑:

    “一步错,步步错。宁欣,可你一样遗臭万年,使得宁家再难抬头平反。”

    “我不在乎!”

    韩王手下精锐尽亡,面对咄咄人的草原汗王,韩地丧失他手,还说什么争霸天下?韩王抓住了宁欣的弯刀,隐约听见鞑子攻进燕京的声音,他引刀入口,唇边流出鲜血,问出了最困惑的问题:“宁师妹为何当初不肯嫁给我?”

    “一丈之内为夫,我的夫君不可纳妾,你以正妃之礼聘我,却有两位侧妃,我焉能嫁你。“

    “原来如此,那术赤呢?”

    宁欣抽出弯刀之时,在韩王耳边低声说:“同你一样。”

    韩王眸光一亮,死前抓住宁欣手腕,带着一分恳求:“来世···来世···我聘你为妻···只有你一个妻子···”

    宁欣回头迎向术赤,将弯刀重新挂在术赤腰间,俏的笑道:“大汗,臣妾幸不辱命。”

    术赤打横将宁欣抱起,看着渐渐咽气的韩王,痴傻的威远侯,吩咐:“本汗同汗妃借此洞房,外面交给你们。”

    “??!?p>  宁欣的轻吻拂过术赤额头,术赤更觉心中火,征服了韩地,可威大唐都城,如今他有一的火气需要发泄,没有比此时的威远侯府更适合的交欢之地。

    进了新房,术赤将宁欣扔到榻上,欺压上去,撕扯开宁欣的衣襟,气息粗重:“本汗今补偿给你一个婚礼,心尖尖儿,宝贝儿···给···给···”

    当术赤像是往常一样吻住宁欣肩头的刺青罂粟后,体僵硬,使不出力气,宁欣推开术赤,合拢衣服,手指戳着术赤的口,柔声说道:“大汗眼看着韩王死在我手中,我又怎么会放过对我父使用反间计的您?韩王李逸可恨,可是你术赤又能好到哪去?”

    “你··你···”术赤嘴是麻木的,宁欣光脚站在了地上,“你是对我不薄,但国仇家很,我焉能不报?大汗放心,我不取你命。”

    宁欣抽出随携带的匕首,匕首的尖端划过术赤的膛,宁欣扬手挑断了术赤的脚筋,手筋,伏在疼得颤抖的术赤耳边,“我告诉你一件事作为补偿,你的侧妃同你弟弟有染,不知你这个样子回草原,还能不能保住汗位。”

    宁欣将匕首插在术赤的头边,走到头扭了青石白玉,房间的墙壁开了一个洞,宁欣走到洞口回眸看向术赤,“我还忘了告诉你,你是过了长城天险,然大唐帝国皇帝坐下大将在丛林设伏,二十万精锐不知还能剩下几个。”

    “我出生时,师傅曾经给我批过命格,可兴天下,可亡天下,可为烈女,可为妖姬。”

    宁欣钻进洞中,术赤眼角泪水滚落,恨交织,恩怨难解。术赤这个样子回草原只有一个结果,生不如死。他缓过药劲,挣扎的起,术赤泪流满面:“愧对祖宗,无颜面对族人,宁欣,你负了我!”

    草原一代雄主咬舌自尽,二十万鞑子铁骑死于丛林设伏,鞑子实力重创,退回草原深处,再不敢轻言扣边。

    燕京京郊,宁欣来到一片坟前,凭吊葬于此地的父兄,“爹,大哥,欣丫头回来了。”

    宁欣慢慢的跪下,平静的陈诉:“韩王死,鞑子十年内无力再犯境,爹,国仇家恨,我该做得都做了,您安心吧。”

    “宁小姐。”

    夕阳西下,赶来一对穿玄色铠甲的军士,领军的人跳下骏马,恭谨的说道:“陛下彰显宁小姐高义,册封您为无双郡主,在京城赐郡主府···”

    “无双郡主···无双郡主···”

    他的呼唤,无法让宁欣停住脚步,宁欣孤一人不知所踪。

    《大唐·贤女列传·无双郡主》太史公陈词‘韩地撤藩,其余三王因变故实力受挫,大唐趋于一统,再不受藩王威胁。武皇帝昭告天下,敕封宁欣为无双郡主,天下人皆知无双郡主威名。无双郡主却没再现红尘,洁来洁去,传其踏破虚空,得返仙班,呜呼哀哉,无双郡主,果真举世无双。’

    当宁欣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狠狠的锤了一下榻,无双郡主果真举世无双,她吃块点心也能被噎死,这死法一样举世无双。宁欣还清楚的记得她被噎死的痛苦,这是报应吗?可眼前这又是哪?

    上的动静让守在门口的人进门,撩开水漫色帷帐,来人惊喜的说道:“表小姐您醒了,太好了,少爷来看您好几次呢,阿弥陀佛,佛祖庇佑表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佳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