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万丈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061

    夜风吹拂着半人多高的野草,四周一片的荒凉,一个本不该存在的酒寮孤零零的矗立在一条羊肠小道上,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几个高挂的灯笼在夜风中随风摆动,摇曳的灯光让四周显得煞是诡异。

    酒寮前摆着两张桌子,八把椅子,一个伙计,一个路人。伙计趴在一张桌子上打着瞌睡,路人则是面无表的坐在另一张桌子前独自喝着酒,一双爬满褶皱的左手平放在桌上,长长的指甲不时的敲击着桌面,一副在等人的样子。

    良久,从天上降下了一个巨大的纸鹤,江一哲和两个少年出现在酒寮前。路人见到此番景并没有发出应用的惊讶,依然面无表的喝着酒。

    “小二,小二,给我把这酒壶装满!”江一哲右手一指,那巨大的纸鹤瞬间变回普通模样回到了他的右手,接着他拍了拍正在打瞌睡的伙计叫道。江一哲在空中时就看到了这个酒寮,荒山野岭竟然会凭空的出现一个酒寮,这其中肯定有些古怪,但酒瘾发作他又不得不下来。

    “好咧!我这就给您装满!”小二被叫醒立刻答应了一声。

    “嗯?”江一哲眉头一皱,自己刚才的动作是故意在路人面前使出来的,如果对方是个普通的路人肯定会惊讶,但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江一哲下意识的朝着路人看去。只见路人的年纪比较大,和自己有的一拼,脸上一点表都没有,最惹人注意的是他那双手,长长的指甲内藏着五颜六sè的东西。

    “大爷,您的酒已经装好了!”就在这时,小二的一句话打断了江一哲的思绪。

    江一哲接过小二递来的酒猛的灌了一口,大叫一声:“好酒!”

    “酒的确是好酒,不过你恐怕没有那个命再继续的喝下去了!”路人突然说了一句。

    江一哲的瞳孔一阵的收缩,怒道:“你在这里面下了毒?”

    “错!那是药!只是你不适应这种药xìng罢了!”路人蹭的站了起来,“交出唐傲我就考虑考虑是否给你解药!”

    “早知道你下毒了!想必那些蝙蝠也是你搞的鬼吧!”江一哲不怒反笑道。

    “不错,那些蝙蝠正是我的杰作!想必那幽冥香的味道还不错吧!”路人面无表的道。

    “哼!”江一哲冷哼一声,“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也想害我!”江一哲气沉丹田,一股道之力瞬间把喝下去的酒给挤了出来。

    “噗!”

    路人把桌子一掀,江一哲喷出的酒全部被挡在了桌子上发出‘嗞嗞’的声音。

    “哼!”路人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把药吐出来就没有事了吗?告诉你,我的‘碎道散’是专门对付你这种天魔大圆满的人物,不管你有多强的修为只要沾染上,道种立刻就会被毁!没有道种的你又如何是我的对手!”

    江一哲知道,修为的根基就像楼的根基一样,无论上面有多少层只要下面的根基一断,这楼肯定会坍塌。而道种就是一切的根基,这‘碎道散’竟然可以毁‘道’,的确是一个厉害的毒药。不过这种毒药并不是对什么人都有用,对付天魔大圆满,这种毒药还是不行!

    江一哲的脸sè依旧,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他上散发出来压向了对面的路人,路人同样也释放出气势反抗,两人一来一往,气势竟在空气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两人中间的桌子如同被一只大手撕碎一般,空气中似乎起了一阵旋风,把他们刚才坐的地方,碎掉的桌椅,酒具一扫而空。

    小二见状心中一阵的惧怕连忙朝后退了几步。

    “不可能!”路人的心中尽是不信。蝙蝠被烧这些都是他计算好的,如果对方没有达到使用天火的地步,那些蝙蝠足以要了他的命。若是达到了自然会使用,所以他就在蝙蝠上下了药,只要这些蝙蝠被火一烧,就会立刻把药散发出来。加上刚才自己的‘碎道散’即使是神仙下凡他也有把握让其倒下,可是对面的江一哲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气势依然这么强劲。

    “很奇怪是不是?”江一哲突然看着路人笑了笑,“这就是我与你的差距。你以天魔后期的修为去猜测天魔大圆满,哼哼,这完全是井底之蛙的行为!”

    “你才是井底之蛙!”路人心中一惊,也知道自己以己度人是个不可挽回的错误,但嘴上却不饶人道。

    “哈哈哈!”江一哲听完路人的话突然大笑起来,“死不悔改的家伙!不过无所谓,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留下你祸害人间的。”

    江一哲虽然没有中毒,但他对这毒素的感觉还是有的。他知道即使是天魔后期碰到这种毒药也会瞬间的散功,任人宰割。如果让他继续研究下去,对天魔池内所有人都是一种威胁,所以江一哲要除了他。

    “哼!”路人冷哼一声,对毒的理解让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不会因为江一哲的一句话而轻易的失去信心。

    “谁死还不一定!看招!”路人右手伸出向江一哲一弹,一股如烟雾般的绿sè粉末瞬间从指间中被弹出。

    粉末若只是普通人弹出,那效果就只能对付普通人。而这个粉末是来自一个天魔后期用毒高手弹出,他的道之力催动下,粉末的药xìng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江一哲眉头微微一皱在体外形成了一个屏障。

    “苍龙出海!”

    江一哲暴喝一声,一道狠厉的目光从眼中闪过,道之力在体内立刻按照御龙诀的第二式运转起来,一道道如细蛇般真元朝着右手处聚集,接着如万千细蛇的道之力从江一哲的手中飞出,在空中汇聚成一个一头苍龙。

    “吼!”苍龙一出现就发出一声长吟贯穿天际。

    这条苍龙与唐傲使出的攻击完全不一样。唐傲上次使出的攻击只是形化苍龙。而江一哲使出的这一招就像是真的苍龙临世。江一哲牢牢的扣住了苍龙的尾部,手指有规则的动了几下,苍龙仿佛接到了命令一般带着怒吼冲向了路人。

    路人毕竟是修者,心神境界比较高。第一次见到苍龙虽然给他非常大的震撼,但瞬间他便恢复了过来,心中暗道:“看来我还真的太低估了天魔大圆满!”

    想到这路人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香炉,香炉大约只有chéng rén的手掌般大小,呈灰褐sè,四周有几个小孔。

    路人见苍龙即将到来,立刻祭出香炉,大喝一声:“血毒咒!”

    话音刚落,从香炉中冒出一股股绿sè的烟雾,这些烟雾仿佛受到了控制了一般在空中朝着苍龙飘去。这绿sè的烟雾一接触道苍龙就瞬间浸入其中,转眼间那淡蓝sè苍龙的龙头就变成了一个绿sè龙头,而且绿sè还在不停的延伸,朝着江一哲的右手而去。

    江一哲见那绿sè的毒雾正朝着自己的右手而来大喝一声:“神龙摆尾!”

    同一时间,江一哲的道之力猛的一震,龙尾立刻被震了出去,仿佛一个压路机狠狠地扫向了路人。

    “轰!!!”

    四周的野草,酒寮包括那已经被毒的倒下去的伙计瞬间被龙尾给碾碎。

    路人jīng瘦的躯微微向下一躬,仿佛猫跳一般的跳了起来,双脚脚尖轻轻的点击在扫过来的龙尾上。只是这轻轻的一点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龙尾上传来,双脚一麻险些摔了下去

    “飞龙在天!”

    江一哲一股道之力从手中被弹出打在了龙尾上,龙尾猛的往下一沉,龙头立刻向上一扬,迎向了正下落的路人。路人大惊,双手立刻急速的掐了一个法诀,那褐sè的香炉立刻飞回到自己的前,迎向了龙头。

    “蓬!”

    香炉和龙头相撞发出剧烈的震动,在空气中产生了巨大的波纹,龙头猛的往下一沉,那香炉把龙头给砸出一个凹陷后竟然毫发无损,而且还有继续攻击的趋势。

    江一哲心中暗惊,这香炉果然是个宝贝,自己的御龙诀第五式飞龙在天对付一般天魔后期都足够了,可是却被这香炉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亢龙有悔!”

    千万根细如发丝的道之力猛的shè向苍龙,那些道之力一接触苍龙就被江一哲猛地往下一拉,苍龙瞬间往下一沉,香炉的力量立刻被卸了去,没有阻挡的香炉立刻朝着下方飞去。

    “蓬!”

    香炉撞击在地面,大地为之一震。方圆五米左右的地面瞬间凹陷下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同一时间,路人的口一闷,喉头一喷出了一口鲜血。

    “受死吧!”

    江一哲大喝一声,那千万条细如发丝的真元瞬间脱离了苍龙,在空中不断的纠结,竟然形成了几头苍龙。

    “吼!”“吼!”“吼!”“吼!”

    仿佛要像世人示威一般几头苍龙一出现就先后发出几声龙吟。

    “群龙乱舞!”

    几头苍龙听到了命令后立刻冲向了刚刚落下的路人。此时的路人心中已经完全被震惊了,同时出现的苍龙不同于一头两头,这种气势犹如滔天海浪般涌向了他,他的双腿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逃!”

    从怀里掏出一颗绿sè丹药塞进嘴里,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绿sè的清流瞬间冲向心脏部位。路人的脸上的汗珠犹如雨下,疼痛让他立刻清醒过来。

    “逃!”

    路人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撒腿就跑。但是他的速度再快也无法赶上道之力冲击的速度,几头苍龙瞬间追赶上了路人。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声音响彻整个天际,一股巨力从后传来,体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路人恨,恨自己为什么要接下杀死唐傲的任务,恨这个江一哲竟然是天魔大圆满的修为,更加恨自己苦心浸yín几十年的毒药竟然不敌对方的苍龙,在最后即将死亡的时刻路人双手猛地掐下了一个法诀,大喝一声:“以我血为引,血毒万里!”

    “蓬!”

    话音刚落,路人的体‘轰’的爆炸开来,四处飞溅的血砸在了法诀引来的香炉上面。那香炉沾染上路人的血后,香炉盖猛地被冲开,漫天浓密的绿sè烟雾仿佛要毁灭整个世界一般,所过之处瞬间被化为虚无。

    “不好!”江一哲的脸sè一变,立刻祭出纸鹤,抄起唐傲和管千的体后,立刻掐了个法诀。

    “疾!”

    纸鹤立刻疾速的朝着空中飞去,江一哲并没有打算离开,只是朝着高处飞去。他要远离那些毒雾,刚才在战斗中他已经看上了那香炉,准备临走时把它带走可是却出了这码事,他只好等待毒雾散尽后才去取香炉。

    良久,地面上的毒雾散尽,江一哲指挥纸鹤缓缓的降了下来。四周被毒雾腐蚀成光秃秃的一片,地面也变成了漆黑sè。江一哲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香炉旁,右手一吸,香炉就落入了江一哲的手中。得到香炉后的江一哲立刻驾着纸鹤疾速赶往万丈山。

    万丈山顾名思义,有万丈高的大山。万丈山的山顶有一座古朴的道观,虽然已经有些残破,但从建筑上依然可以看出它以前的辉煌。一眼看去,正门的上方有一块发黄且干净的匾额,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万丈观。

    万丈观本是天魔池一个有名的道观,但是自前几代观主死后,便逐渐没落下来。到了这一代,观主房迎安虽然有了些许的成就,但是却无法与忘忧府的大势力抗衡。索xìng从大流中隐退了下来,专心修炼。

    深夜时分,本应安静的万丈观却异常的吵闹。当然,这吵闹之声并不是像菜市场般的嘈杂,而是有规律的呼喝之声,像是一群人修炼时发出的呼喝之声。

    “轰!”一声巨响从万丈观的正门传了进去。

    ‘房迎安’心中一惊,从他记事起,这万丈山就没有发生过这种程度的震动,所以,这道响声并不自然现象。他立刻赶往正门。来到正门一看,只见几名本应该在修炼的少年正围着一个巨大的纸鹤,纸鹤上坐着江一哲。

    “哇,这纸鹤好大啊!”一个少年摸着纸鹤道。

    “我刚才看到这纸鹤是从天上降下来的!这应该就是师父说的灵鹤了!”另一个少年说道。

    “我看过师父的灵鹤,这个比他那大多了!”又以少年道。

    “江老头!原来是你!你这么晚了来我万丈观做什么?”房迎安道。

    “房老头,这不是有事找你吗?”江一哲道。

    “你一来准没好事!说吧,这次又带了什么麻烦过来?”房迎安一边说,一边挥手制止那些正摸着纸鹤的少年。

    “别摸了,回去修炼去!”房迎安道。

    那些少年在房迎安的喝止下纷纷停了手,回到了院子内。

    江一哲这才从纸鹤上跳了下来,对着房迎安道,“看看他们吧!普通之下,我想恐怕也只有你能够就他们了。”

    房迎安是一个神医,专门修炼医术的修者。与江一哲是朋友,所以,江一哲一早便想着来找他相助了。

    房迎安听罢,没有说话,走上前去,先是打量了一番二个人的外表,然后,又伸出双手分别搭在两人的手腕上。

    “怪哉,怪哉!”房迎安说道。

    “怎么个怪法?”江一哲道。

    “这个小子的力量很怪!道种不在丹田!”房迎安指着唐傲道。

    “这个我知道!”江一哲道,先前他帮唐傲查探过伤势,所以,他知道唐傲的道种不在丹田。

    “我想知道的是,他有救吗?”江一哲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若是没有救的话,我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还会在这里查看?”房迎安东安,“这个小子无大碍,他只需要休息,就能够恢复过来。但是他嘛…就有些麻烦了!”房迎安指着管千说道。

    突然,唐傲的手猛地伸出抓住了房迎安。他紧闭着双眼,虚弱的说道,“一定要救活他!一定…”说着,他似乎再也忍不住,昏了过去。

    “难道这小子一直强忍着伤痛,没有昏迷?”江一哲微微一愣,道。要知道燃烧道种所带来的反噬是非常恐怖的,即便当时江一哲及时制止了他。但是,他的损伤还是很大。如此巨大的伤势,他竟然一直强忍着而没有昏迷,这需要多强的jīng神力啊。

    “那是你没有留心!否则,你怎么会看不出来?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带他们进去。我还需要准备些药材。”房迎安道。

    “尚昆,赶快去准备三间客房!”房迎安对着后的小胖子道。

    “为什么总是叫我去做,难道长的胖了点就那么的显眼?可长得胖又不是我的错!唉,真是倒霉啊!”小胖子听到房迎安的吩咐后立刻嘟起了嘴巴小声的嘀咕了一声,接着就朝着院内跑去。

    不多时,小胖子‘尚昆’便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道,“房间已经打扫好了,你们随我来吧!”说着,他将江一哲领到了房间内。

    夜,依然是那个黑沉而又yīn暗的夜。人却不是原来那个jīng气十足的人了。从炼丹房中走出的房迎安就像瘦了一圈似的,干瘪的体现在看上去更加的瘦弱,干枯。他朝着院子喊道,“尚昆,你又跑哪里去了?”

    “来了!来了!”一道回答声,夹杂着气喘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胖子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房迎安的面前。

    “你呀!什么时候才能够改掉这个偷懒的坏习惯啊?”房迎安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瓷瓶递了过去道,“去,将这个丹药送给江老头。”

    “是!”小胖子点头应声后,握着瓷瓶走向了江一哲的房间。将丹药送给了江一哲后,小胖子‘尚昆’一脸无奈的走到了另一间客房内。

    “唉,真的不让人好好的歇会。刚送了丹药又要来看着你?”小胖子尚昆看了一眼躺在上的唐傲道。

    “哼!反正他又没事,不如我先睡一觉再说!”说着,他趴到桌上睡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