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 江一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055

    云来客栈门前车马云集,显得非常的闹。

    唐傲进入城中第一件事就是到客栈补充酒水。不知道为何,他现在的感知超乎寻常,这样的感知有时令他有些不太适应。所以,他利用酒意来避免这种不适。其实他的确喝了不少酒,从外表看就像一个醉汉,但他却异常的清醒。

    店小二见又有客人上门,立刻笑嘻嘻地迎上去,但等他看清楚这客人时,惊得‘啊’了一声:“怎么会醉的如此严重,该不会又是一个没钱付账,想吃霸王餐的家伙吧!”嘟嘟囔囔的一番话后,他依然迎了上去。生意人讲的是和气生财,又岂会拒人千里?但店小二此刻的脸sè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和气自然。

    “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

    唐傲眼光何等锐利,刚才店小二脸sèyīn阳不定,他哪能看不出来?于是他冷冷地回答道:“二样都要,先吃饭,后住店!”

    “是”店小二无可奈何地应道,然后双手一送,请唐傲上楼。

    唐傲上了楼,楼上满满的每张桌上,都围坐了人。只有靠窗的角一张桌子,坐着一位蓬发垢面,一灰衣的老者,正风卷残云地大吃特吃着。唐傲走到那老者面前,恭恭敬敬地向老者一躬作礼道:“老前辈,这里可有人坐?”

    说着手指那张空椅。

    老者头也未抬,便冷声道,“你这小子,难道眼瞎了不成?有人坐还会空着?”说着,他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酒,拾起筷子继续吃喝起来。

    唐傲对人向来都很随和,他微微一笑道,“那能不能让我坐下呢?”

    “你这话真的很多余,这酒店又不是我开的!什么人可以坐?什么人不可以坐?这轮的着我来管吗?”老者说着抬头瞄了一眼唐傲,只见唐傲醉眼惺忪,心中不好奇起来,“他醉意如此之浓,说话怎么会这么有条理?看来不简单啊!”

    “坐吧!”老者用拿着筷子的手指了指长椅的空位道。

    “客官,你要点什么菜?”店小二道。

    “好酒好菜都来上一巡!”唐傲道。

    他并未看菜牌,直接说道。但他的话刚落,店小二的心中便冷笑起来,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真的是来吃霸王餐的!妈的,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来我们这里吃霸王餐?”

    店小二的心中翻腾着各种念头,脸sè也变得yīn晴不定。

    唐傲的感知是如何的灵敏,他联想刚进门时店小二的态度,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块上品魔石扔给了店小二道,“先来壶上等的好酒!”

    店小二本能的接住了上品魔石,正yù发火,但当他看到手中之物时,脸sè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献媚的道,“客官,以我看您肯定是个酒中仙。按理说,我应该将酒楼中最好的酒拿出来让您品尝,但是我们这里的酒虽然上等,恐怕还入不了您的口。依我看整个江城只有天泉酒楼的‘天泉酒’才会合您的口味。您看这样如何,我现在就给您去打上一壶,如何?”

    “这转变也太大了一点吧!”唐傲微微一愣,随后,笑道,“也行!就按你说的去办吧!”

    “好咧!”店小二乐滋滋的跑下了楼。

    “你出手倒是大方的嘛!一块上品魔石可是够我在这里吃上一个月了。”唐傲对面的老者道。

    唐傲呵呵一笑道,“吃我从不讲究,但是,这酒嘛!一定要好!”

    “哦?”老者笑了起来,道,“看来那店小二还真的猜中了,酒中仙!”

    “不敢当!我那里敢称酒中仙啊!只是一个酒鬼罢了。”唐傲道。

    “酒中仙也好,酒鬼也罢!那店小二真的没有推荐错,天泉酒可是江城最好的酒。待会你就知道了。”老者道。

    不一会儿,大盘小盘的酒菜送了上来,就连那天泉酒也送了上来。

    酒,一个人喝时是一个味道,两个人喝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唐傲并未独饮,他既然与老者同桌也就随他,一来二往的喝了起来。

    蓦地,只听一阵蹄声,划破了宁静的黄昏,唐傲和老者立刻被这蹄声吸引,不约而同往窗外望去。一眨眼,马蹄声已经在店前而止,接着便是蹬蹬上楼梯的声音。楼上所有的人,听到这急促的上楼声,不停下了手中的酒杯,朝着楼梯口望去。

    霎时,楼梯进口处,已经站立着一位年在四十开外,白脸膛,八字须,细眉,邪目,满脸yín邪的中年壮汉。这人背后还背着一把剑,一轻装,后已站立了四个凶煞壮汉,也都是一疾装劲服,从他们谦卑的态度可以看出,他们是那为首的随从。

    唐傲本是背向着楼梯入口,这时回头一瞧,虽然觉得这些人有点刺目,但别人的事,少管为妙,于是返回头大吃特吃起来。

    那为首的中年壮汉,上了楼就瞪目寻人,然而此时楼上满座,所以他一时竟找不出他所yù寻找的人。他竟不顾一切向临近他的桌子拍了一掌,一掌下去桌子四分五裂,盘子,碗盏‘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桌子旁的客人也被这一掌吓的站起来,颤巍巍的向楼梯口走去,待走到楼梯口,便一个闪快速逃下去。

    “老子乃是‘江城武堂’的堂主‘利无来’,都给老子听着,老子是来找人的!刚才我手下来报,说有人伤了我朋友‘江城四恶’的xìng命。所以,你们都给老实的待在原地。待我找到了人,你们走的走,留下来继续喝的继续喝,若是有人胆敢在这个时候,妨碍我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知道吗?”壮汉呼喝道。

    他的声音很大,他的口气很狂。

    大家都静得不敢喘气,却有一个人不理这事,只见他手提酒壶,猛地站起,连坐椅都往后乒乓的翻倒,醉态可鞠地说道:“好酒啊!好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rì生或亡,来来来,公事后办,先喝酒。”说着,咕噜又是一大口。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正是和唐傲同桌的老者,只见他摇摇yù倒,踉跄数步,好像是醉得很厉害。

    利无来语含不屑地说道:“老头,闲事你少管,大爷不看你是醉后乱言,就有苦头给你吃。”

    老者听得呵呵一笑:“对对,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我老头又是多事了,该打,真是该打!”说着又喝一口酒,继续又说道:“我说利堂主,不知道你要找的是怎样的人物,可否告知老朽,让老朽也给你帮帮忙!”

    利无来脸sè愠怒,向老者说道:“废话少说!老子的事老子自己处理。你快给老子闭嘴,要不然的话,可别怪老子手下无。”他的脸上浮起一股煞气,转头向同来四个壮汉使了个眼sè,道:“给我搜!”

    唐傲见到来人声称‘江城四恶’的朋友,再加上他们如此的嚣张跋扈,心中立刻有了阻止之意。他刚yù起,忽然脑海中传来一道声音:“小子,没你的事!这些不长眼的家伙,由我来对付!”

    唐傲听到这声,知道是老者用传音之术,这使得他不好意思再起了。他朝着老者看了一眼,这一看,他的特征立刻被锐如猎狗双眼的利无来发现了。先前利无来专心注意这老者,所以才为发现唐傲。此刻一见唐傲,利无来便笑着喊了一声:“不用再搜了!有句话说的好,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着向老者的方向道,“你以为装成这样,老子就认不出你了吗?”

    站在唐傲五尺外,利无来说道:“臭小子,我要你还我兄弟的xìng命和手臂来!”说着,他指如勾抓,向唐傲后领扑去。

    这一招,带着浓厚的道之力,单从气势上看对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天魔中期。

    “好啊!我不找你们,你们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这还真是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唐傲心念一动,便向前冲去,指劲已经临半尺。

    “啊!”的一声,接着蹬蹬蹬三声,利无来踉跄地被人击退三步才拿稳住形。接着,他定睛一看,发现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老者。利无来眼看再过半尺就可捉着这青年,不料陡地,一股劲风斜斜击到自己手腕,本待退掌反拿,但招已用老,再也来不及收掌。

    只听拍的一声,他的手腕一麻,腕上立显一块红肿,待他看清,就是这貌不惊人的老者使jiān时,不一愣,说道:“好啊!真人不露相,原来你这老头也会两手。”

    老者醉意醺醺,笑嘻嘻地说道:“小子,这酒楼岂是你小子撒野的地方?看你把老朽的酒兴赶跑,等一会,不叫你小子好好的陪一席上等的酒菜才怪呢。”

    利无来本是鬼计多端,心府积深之徒,从老者刚才所露那一手和这一席话看来,也看出了端侃。他想,对方既知道了自己的大名,还敢插手管事,必定大有来头。否则怎么敢如此对他?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被人击退,这个脸可丢不起,所以,他厉声喝道,“老头,你既然敢管我‘江城武堂’的事,想你也非等闲之辈。有种的就报上名来,让老子也知道你是哪一个?”

    老者还来不及回答,坐着的唐傲,可忍不住了,只见他起转对利无来说道:“不要脸的家伙,技不如人就想用‘江城武堂’来吓唬人吗?别人怕你江城武堂的人,但是我唐傲却不怕!至于这位老前辈的名字,也是你问的吗?说出来不把你吓死才怪!”

    说实在的,唐傲也不知道眼前的老头是谁。但是他的感知却告诉他,这个老头的实力很强。能够有如此之强的实力,他绝对不简单。

    “好说!好说!老朽就是江一哲。”老者笑着说道。

    这一席话,使得全楼之人都为之震惊。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利无来一听眼前的老者就是令人闻风丧胆,悬赏超过五千万的江一哲,他不由的吓出一冷汗,知道今天恐怕不好过了。

    忘忧府或者三大势力内都是有着各自的悬赏。但不管那个地方的悬赏,都是悬赏越高,实力越强。在忘忧府悬赏最高的人也不过七千万而已,可江一哲却是五千万,这样的实力绝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

    利无来虽乍听江一哲之名,觉得这老鬼不好惹,但自己也不是无名之辈,叫他厚着脸,拖着尾巴走,这侮辱比死都难受,何况像他这种人,宁死也不愿辱及其名。于是他向着“江一哲”道:“原来江老前辈,本来这档事,冲着您老前辈的脸,我就得撒手不过,我的朋友被这小子暗算惨死,若是我不拿这小子来抵命,以后传出去的话,叫我如何做人?希望老前辈给我一个适当的安排!”

    这席话,说来的确使人发作不得,可见成名人物,说话总是有分寸的。

    “江一哲”的确被这席活拿住,管也不是,不管叫他见死不救,的确也做不出来,真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唐傲呢,他可不理这一,听了这话,不由冷笑一声说道:“不错,江城四恶中的一恶是我杀死的,你要看不惯就冲着我算,别摇尾乞怜,取人同。”

    利无来修养再好,也受不了这顿奚落,一阵哈哈狂笑,脸呈凶光,瞪着唐傲说道:“好小子,你既敢向我说这话,可见你自负极大,这里不好打斗,有种就随老子来。”说着招呼同伴,鱼贯而出。

    唐傲向“江一哲”一施礼,说道“老前辈,小子先走—步啦。”说着,他随利无来后而去。“江一哲”当然决无不理之理,唤店小二来,交给他一块上品魔石,接着,也随后追出来。利无来下楼之后,回头望见唐傲也跟着下来,然后,才跟着同伴向前飞奔。

    唐傲也毫不犹豫的紧跟在他们五人后,只见他脚下行如行云流水,看似很慢,实则很快。单从前方利无来全力疾走,而他却总能够保持一定距离,就知道他的速度要远超利无来等人。

    “江一哲”下了楼,就见前面百丈开外,数点黑影向前蠕动,于是脚下一用劲,紧紧赶去。

    “江一哲”悬赏五千万,实力可想而知。他这一紧赶,那需要片刻,就追上了唐傲等人。不过,他追上后,可就有些怀疑自己的双眼了。在客栈的想法完全被眼前唐傲的步伐给粉碎,他暗自叹了一口气道,“这小子实力应该不过天魔中期,然在速度上竟然能够远超同辈中人,甚至连我都有些不如。唉,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唐傲是吧!唐傲?难道他就是近来流言最多的唐傲?我记得他的悬赏好像也不少了,快有一千万了吧!小小年纪,竟然就能达到千万的悬赏,真是不简单啊!”

    一路上翻腾着各种念头,他们来到了一片竹林。在竹林内约有方圆数丈的空地。来到空地,凌空对峙着,已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

    江一哲也跟着飘到那片空地,人未到,他的子便在空中喊道:“臭小子,这场架没老朽是打不成的。要死,你们也得等老朽点过名再去地下报到。”

    他的声未落,人却安祥的落在地面上。样子还是那个老样子,醉熏熏地,—股臭味,使人避之不及。

    唐傲向着“江一哲”道:“老前辈,这场戏恐怕你会很失望!因为,马上就会结束!”

    利无来脸上浮起一丝jiān猾笑意,向唐傲说道:“小子,光逞口舌,妄充好汉有什么用。有本事的,手底下见真章!”

    唐傲听罢,不豪气陡升。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动手吧!老子我让你三招,三招已过,定要你有死无生!哼!”唐傲道。

    他的话异常狂傲,令人不悦。就连江一哲也有些不满,暗道,“到底还是年轻啊!你虽是天魔中期,但对方也是天魔中期。而对方是五人,而你只有一人。怎能如此轻狂呢?”

    “你可不要后悔!”利无来脸sè一寒道,“动手!”

    说着,他右手拿箭,一抖长剑,一朵金灿灿的剑花飞出,直奔唐傲而去。随剑动,直冲过去,剑尖直刺唐傲的喉咙。

    唐傲连看都未看他一眼,便闪过了剑花,躲过了长剑。

    “你这是往里刺呢?”唐傲道,“还有两招啊!”

    利无来怒火上冲,一声怪啸,猛一转,对着空气连连刺出,口中念念有词道,“剑出莲花,剑莲!”

    他那看似杂乱无章的攻击,竟在空中勾画出了一朵莲花。一朵由金光灿灿,有数丈大小的巨莲。莲花的中心正是唐傲所在的地方,而花瓣就是一柄柄利刃,不断地攻击着唐傲。一时间,唐傲如同处莲刃之中。

    然而,唐傲却笑眯眯得踏着星步,穿梭在莲花的花瓣中间。

    “老子在这里呢!你可只剩下一招了!”

    利无来剑刚削出,看着快到对方腰际,蓦见,白影一花,后颈凉,非同小可,凭刚才那手,要不是对方小子手下留,自已哪有命在?可是狡猾的利无来不但不悟,且暗出一条诡汁,想致唐傲于死地,只见他脸露jiān笑,说道:“还有一招。”

    话出剑亦出,话急剑更急,但奇怪的是却又用上一招“莲花”。唐傲觉得对方第三招应该是最厉害绝招才对,但却和第一招一样。想着,莲花已到脸前,只得轻轻一闪,也同样闪到对方左侧。

    刚一落脚,只听利无来冷笑一声,长剑激shè而出,口里冷喊道:“小子,拿命来”。

    唐傲看对方jiān狡猾诈,面露杀气,此时一片剑光激shè而到。只见他临危不乱,一声“未必”。子不退反进,右手屈指一弹,弹在了长剑上。那长剑应声而断,一切仿佛都在唐傲的掌控之下一般。他的体依然临近利无来,一掌拍在了利无来的手臂上。

    利无来一声惨叫,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的手竟是如此快捷,剑刚出手,手臂便被唐傲击落。他连想也想,便借助这道力量,向后落荒而逃。其他四人,哪里敢出手,一并随着利无来逃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