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被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唐傲没有想到昌天佑一早便知晓了他的份,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到了现在还不知道错!他彻底的失望了,“死不悔改!难道真的要到死,你才会明白?”

    “哼!少在那里装清高了。什么死不悔改?我的人生我做主,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了?你以为给我几个钱就能左右我的人生了吗?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昌天佑道。

    “我的确很天真,我一直希望你能够改过自新!可是我把你想的太简单了,你就是一个赌鬼!你就是一个连命都可以不要,也要赌的人。你又岂会真心改过?”唐傲道。

    昌天佑掏了掏耳朵,做出一副无赖的模样道,“不知所谓!”

    “罢了!你要自甘堕落,你继续堕落吧!我懒得管你!”唐傲将桌子上的筹码一扫而空,走了出去。他刚刚踏出房间,便被围了起来,接着,他便看到先前的那个庄家指着他道,“是他!就是他!”

    一名青衣男子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唐傲,又将唐傲的画像拿出来对比了一下,道,“不太像嘛!”

    这时,昌天佑猛地冲了出来,道,“大人,我敢保证,他绝对是唐傲!只要你抓了他,那悬赏自然是大人的。我只求大人赏点给我就好!”

    “记住,你只是报信的!你的奖励那需要看我心!我心好,自然会给,心不好,你什么也甭想得到!”青衣男子道。

    “那大人,你的心到底是好呢?还是不好?”昌天佑问道。

    “哼哼~哼哼~”青衣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哼哼了几声。

    这两个人已经在开始商量着抓住唐傲之后的事,完全无视唐傲的存在,唐傲不摇了摇头,道,“你们自说自话,说够了没?就凭你们几个能抓住我吗?”

    “好!听你的口气就像是唐傲!”青衣男子叫了一声,道,“不管你是不是唐傲,先抓起来再说。宁抓错,勿放过!”

    “给我将他抓起来!”青衣男子道。

    他的话音落下后,发现没有动静,又叫了一声,“来啊!给我将他抓起来!”

    又是没有动静,他不发怒了,“你们这帮废物,平时就知道吃!我让你们把他抓起来,你们听到没有!”说到最后,他猛地转。这一转,他便愣住了,后面那里还有人。不!人的确有,只不过都是死人,他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是谁?是谁干的?”青衣男子惊讶的道。

    “他…是他…”昌天佑惊恐的看着唐傲,道,他虽然没有看到唐傲出手,但是他看到了唐傲手中的道种以及他手中的鲜血。

    他从未想过唐傲的实力如此强悍,他有些后悔了,他很担心唐傲会杀了他。<ww。ienG。com>此刻的唐傲就像一个恶魔,哪里还有酒楼内的和蔼可亲。这个时候,若是唐傲想杀他的话,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的了。他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想要逃离此地。然而,他的双腿就像僵硬了一般难以活动,除此之外,他的体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青衣男子听到昌天佑的话,回头看向唐傲,只见唐傲正在擦拭手中的鲜血,不吓了一声冷汗道,“果然是你!你真的是唐傲!”

    “既然知道我是唐傲,你还敢带人来抓我?”唐傲冷声道。

    青衣男子被唐傲的出手震慑住了,要说他平时也是天魔初期中的佼佼者,即便不敌也不至于如此的不堪。然而,现在他连一点反抗的心都没有。他心中只有着尽快的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恶魔的边。

    “上面下达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青衣男子道。

    “哼!”唐傲冷哼一声,“想不想活?”

    “想!我当然想!”青衣男子道。

    “很好!我问你答,若是让我不满意了,我立刻杀了你!”唐傲道。

    “您说,您说!只要我知道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青衣男子道。

    “好!易城虽然是忘忧府的势力范围,但是,我知道忘忧府的真正势力并不在面上。他们藏在哪里?”唐傲问道。

    “你知道?”青衣男子一惊。

    “看来你似乎忘了我说的话了!”唐傲的双眼一凝,杀意如同一柄利刃刮过了青衣男子的手臂,毫无防备下的他,手臂瞬间飞了出去。

    “啊!!!”青衣男子惊恐的捂住伤口,他连唐傲如何出手都未看清,手臂便断了。

    “我说了,我问你答!若是再有下次的话,就不是一只手臂了。”唐傲道。

    “是!我说!我说!忘忧府的真正势力在四通钱庄!易城的治安混乱,那里又是易城的最大钱庄,所以,忘忧府才把势力隐藏在那里。除了四通钱庄外,其他地方即便有忘忧府的人也是散户,不成势力。就像我一样,我可以到四通钱庄调人过来帮忙,但是他们却不会留在这里。”青衣男子道。

    “好!很好!”唐傲道,“这些人的实力如何?”

    “四通钱庄的掌柜,天魔后期!至于其他人,要么是天魔中期,要么是天魔初期。”青衣男子道,“四通钱庄的掌柜就相当于其他城的城守。”

    “这正好可以做我反击的第一站!但是,天魔后期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唐傲心中泛起了嘀咕,片刻后,他道,“四通钱庄的掌柜,有什么弱点没有?”

    “你就饶了我!像我这样的人,哪里知道他的弱点?”青衣男子委屈的道。

    唐傲想了想,决定先探探四通钱庄再说,他朝着青衣男子道,“将四通钱庄的地图给我!”

    “我没有!”青衣男子道。

    “没有就现在做一个!”唐傲扔了一块玉简过去。

    青衣男子无奈地捡起玉简,将脑海中的四通钱庄复制到玉简中,接着,将玉简扔给了唐傲道,“大人,你可千万别说是我给告诉你这些的!否则的话,我会死无全尸的!”说着,他竟站起来,冲到了昌天佑的旁,一掌拍在了他的后心,震断了他的心脉。

    “你这是做什么?”唐傲的脸sè一寒道。

    “为了保命,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否则,我的小命难保啊!”青衣男子道。

    唐傲看了一眼昌天佑的尸体后摇了摇头,自从他选择了赌徒那条路,唐傲就放弃了他,所以,青衣男子杀了他,他也未出手阻止。

    “我听说上面是个jì馆,是不是?”唐傲问道。

    “大人想找乐子?我可以介绍几个好的给大人!”青衣男子献媚道。

    “少废话,我要你将所有的女子都放了!”唐傲道。

    “大人,这你可为难我了。上面不归我管,我们河水不犯井水!只是与他们相熟,所以会有些优待而已。”青衣男子道。

    “好!那就带我去见他们管事的!”唐傲道。

    “是!我这就带你过去!”青衣男子道,“不过,大人,我这打扮过去的话,他们肯定见到我就跑了。”

    “那你想怎么样?”唐傲道。

    “至少让我收拾一下!”青衣男子道,此刻的他满头的大汉,显然一直强忍着疼痛。唐傲见状,点了点头道,“若是你敢耍花样的话,我定不饶你!去吧!”

    “是!”青衣男子小跑着进入了房间内,片刻后,他换了一衣衫,走了出来。令唐傲惊讶的是,他先前的断臂竟然已经连接上了。要知道,断臂重生和连接都是很困难的,他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做到了,显然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看来你也不简单嘛!”唐傲道。

    “呵呵,在大人面前,我这点小聪明算什么?”青衣男子走上前去,伸手示意唐傲跟上来。右手伸出去的同时,一些粉末从他的袖子飞了出来。这么细微的动作,看上去又那么的自然,但是心网中传来的信息却令唐傲大惊,他连忙向后退去,然而,还是慢了一步,他吸入了一些粉末。

    突然,他觉得体一软,倒了下去。

    “谅你在厉害也逃不过我的醉龙香!”青衣男子得意的道。

    “来啊!给我将他送到楼上的牢房中!”青衣男子朝着外面吼了一嗓子,立刻进来了三五个壮汉,他们一进来便要压着唐傲上楼。

    “等等!”青衣男子喝道,他走上前去,将一个药瓶塞入了一个壮汉的怀中道,“此人至关重要,一点差错都出不得!我现在要前往四通钱庄汇报,你记得每一隔一个时辰喂他一颗丹药,记住,是一个时辰,可以早但绝不能晚,一旦晚了,药效就过了。到时候,这里没有人能够拦住他!知道了吗?”

    “统领大人请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忘记的!”一个壮汉道。

    “嗯!”青衣男子点了点头,便朝外走去,走到门口,他的步伐一顿,仍有些不放心的道,“记住,是一个时辰!”

    “大人,尽管放心好了!”一个壮汉道。

    青衣男子反复的叮嘱了几遍后,这才离开了赌场。而那三个壮汉,两个黄衣壮汉抬着唐傲,一个青衣壮汉紧跟其后上了楼。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统领大人会如此重视他?”黄衣壮汉道。

    “我听说他好像是唐傲!唐傲知道吗?那可是悬赏高达五百万的人!”另一个黄衣壮汉道。

    “不是一百万吗?”青衣壮汉。

    “涨了!我听说他前些rì子杀了落rì城的城守,上面传达了新的悬赏!这次是五百万!”那黄衣壮汉道。

    “他杀了落rì城的城守?不会吧!要知道落rì城城守可是天魔后期,他有天魔后期的实力吗?”青衣壮汉道。

    “不管他的实力多高,还不是被我们的统领大人给抓住了?”黄衣壮汉道。

    “这倒是!我们统领大人擅长用药,在药的造诣上可以说是易城之首。一般人很难从他的手中逃走的!”青衣壮汉道。

    三人一边聊着,一边向前走,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一个满是铁笼的地方。这些铁笼里满满的是人,而且全部都是女子。她们见到有人来时,似乎都很慌张,全部朝着牢笼的里面靠。然而,铁笼是通透的,一眼就可以看到她们的动作和样貌。

    “瞧瞧这些小娘们怕的!”黄衣壮汉道。

    “别怕,待我们做完事后,会带你们去乐呵乐呵的!”青衣壮汉道,“快点!尽快的将他关起来,我们也尽快的去快活去!”

    不多时,他们便将唐傲关进了一个空着的笼子里。

    “我觉得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乱来的比较好!”一个黄衣壮汉道,“你们难道没有听说统领大人的吩咐吗?他让我们一个时辰喂唐傲一颗药,若是耽误的话,我们都得死!”

    “说的好!”青衣壮汉道,“所以,我们决定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拿着!”说着,他将丹药塞入了那黄衣壮汉的手中,接着,他拉着旁的壮汉道,“走,我们去快活去!”

    两人yín笑着离开了牢笼旁,只留下了一个黄衣壮汉守在牢笼边,咒骂道,“你们两个禽兽!”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