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抓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022

    城守府邸,一名体型臃肿的男子正躺在一张太师椅上目视着前方正在扭动着腰肢,卖力跳舞的舞娘。而他的旁有着五名女子,四名女子分别为其捏着双手,双腿。一名女子斜坐在他的椅子旁,端着一个水果盘,一边扭动着腰肢,用妩媚的眼神轻柔细语着,一边将水果盘中的水果喂向男子的嘴巴。

    “大人真是好本事,竟然能够让城守亲自接待你!”女子道。

    “哼哼~”男子得意的在女子上摸了一把道,“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女子扭动了一下腰肢,巧妙的避开了男子的手,发嗲道:“大人~”

    她的声音甜腻令男子的骨头一酥,男子猛地张开了手臂yù将其搂入了怀中,但谁知道女子伸出了纤细的手臂轻轻的将胖子的体向后一推,仅仅是那么轻轻的一推,男子那臃肿的体便被她推向了后的椅子上。

    “你…”男子的脸sè微微一变。但女子没有理会他,一个斜跨.骑到了男子的上,俯下子,扭动着腰肢令其体在他上轻抚摩擦而过。

    如此挑逗xìng的动作,男子先前的顾虑一扫而空,又yù动手。然而,那女子却又一次的躲过了男子的手,妩媚的道,“不要啊!大人!”

    心中的yù望连续被打断,男子立刻翻脸道,“妈的,你是城守大人下令来陪老子的,不是来消遣老子的。来人,给我将她的衣服扒了!推到后面的营房给城卫们好好的享用!”

    “什么?你敢动一下,我立刻扭断你的脖子!”女子的手猛地掐住了脖子,恶狠狠的道。

    院中其他人见状,大叫着逃了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男子大吃一惊,在感受到脖子上的压迫感后,他连忙哀求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哼!”女子冷哼一声,道,“什么东西?说,你用了什么方法让城守亲自接待了你!”

    “这…”男子为难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这什么这?说出来你或许将来会死,但是你不说,信不信我马上扭断你的脖子?”女子说着手中的力道猛地增加了不少。

    一股强烈的窒息感瞬间爬上了男子的心头,他一边干呕,一边怕打着女子的手背,用含糊不清的口齿道,“我说,我说!”

    “哼!”女子冷哼一声,道,“说!若是你敢欺骗我的话,我绝饶不了你!”

    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几下,待心脏的跳动降低了些才开口道,“我见到了唐傲!”

    “唐傲?那个城门口悬赏告示上的唐傲?”女子惊讶的道。

    “嗯!”男子点了点头。

    “果然是你告的密!你是怎么看到他的?在什么地方?”女子问道。

    “十多天前,我被虎爷等人绑架。当时,唐傲为了救他的朋友,所以,顺便也救了我!”男子道。

    若是此刻唐傲在此的话,一定会认出,这男子就是他最后放走的中年胖子。

    “他救了你,你却出卖了他。你这种人也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吗?”女子的声音陡然一冷,又一次的掐住了男子的脖子。这一次,她没有留手,正准备用尽全力扭断男子的脖子时,一道喝声响了起来,“公孙琼,快住手!他还不能死!”

    叫做‘公孙琼’的女子将头转了过去,只见四五个穿铠甲的男子冲了进来。说话之人正是一个穿轻甲的城卫。

    “多管闲事!”公孙琼冷冷的说了一句。话虽如此,但她还松开了手,对着他掐住的男子冷哼一声道,“算你走运!下次别落在我手中,否则,我饶不了你。”说完,她转朝着外面走去,待走到那喝止他的城卫旁时,她的步伐微微一顿,道,“邱正飞,这次我给你个面子。但下次你再插手我的事,我决不饶你!”

    “呵呵~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怪城守没有将抓捕唐傲的事交给你嘛。犯得着来欺负报信的人吗?”叫做‘邱正飞’的男子冷笑道。

    “哼!咱们走着瞧!”公孙琼怒气冲冲走了出去。

    待公孙琼走出去后,那躺在太师椅上的男子这才惊魂未定的大口喘息起来。这时,邱正飞走到了男子旁道,“田正安,你是怎么惹上她的?我若来的晚一点,你肯定没命!”

    “我哪里惹上她了,她是一个女侍领来的。那女侍说她是城守派过来伺候我的!我哪里知道她是什么人?”叫做田正安男子一脸委屈的道。话一出口,他似乎想起来什么,问道,“你不是去抓唐傲了吗?怎么来这里了?”

    “我正是为此而来的!你说唐傲与牧阳等人一起。可是我派人盯了他们十多天了,仍未发行唐傲的踪影。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邱正飞道。

    “不!不!不!我绝不敢欺骗你们!”田正安挥手道。

    “那是最好了,若是让我知道你敢欺骗我们的话,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邱正飞冷声道。

    “不敢!不敢!”田正安点头哈腰的道。

    “这就怪了,你既然确定他们在一起,那为何又找不到呢?”邱正飞道。

    田正安低头思索了片刻道,“大人,唐傲是为了救牧阳才去对付虎爷的。你说,我们若是抓了牧阳等人的话,他会不会自动送上门来了呢?”

    邱正飞双眼一亮,赞道:“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孟怀,传我令,命人缉拿牧阳一干人等。若有反抗,格杀勿论。”邱正飞道。

    “是!统领!”

    ……

    雀云楼,人来人往,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城守府的动静。内院,一群赤膊的壮汉,正在练习着牧阳传授给他们的功法。这功法可以令他们对道的感悟更加的强烈,吸收道之力也变得更加的轻松起来。

    “喝!”

    “哈!”

    整齐的喊声令内院上空的飞鸟四处逃窜,一道道眼可见的金sè光芒在这群壮汉上流窜着。

    这是一群拥有天魔初期实力的人。为首的正是牧阳,突然,他猛地大喝一声,“停!”所有人都在这一道喝声下停了下来。这一停,整个内院变得异常安静。牧阳看向了花池,只见花池中水正发出一圈圈的涟漪。

    除此之外,他还听到了一阵很整齐的脚步声。

    “你们听到什么了吗?”牧阳将头转过来问道。

    “脚步声!”

    “脚步声!”

    ……

    参差不齐的回答声响了起来,其中一个腰上缠着蓝sè腰带的男子,走到牧阳的旁道,“这样整齐的脚步应该是来自城卫,他们肯定是出动了。难道他们有所发现?”说到这里他将声音压的很低继续道,“会不会是唐傲被发现了?”

    “应该不会吧!”牧阳疑惑的道,“走去看看!”

    当牧阳走出内堂来到大街上时,立刻发现不远处正有一队人马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他们是朝这边来的!会不会是唐傲的消息走漏了?”腰系蓝sè腰带的男子道。

    “不会的!以唐傲目前的容貌,只有你我少数几个人知道。消息怎么可能走漏?若是真的走漏了,他们也就不会朝着这个方向来了。”牧阳分析道。

    正说着,城卫队已经来到了牧阳等人的面前。

    “传统领大人命,捉拿牧阳一干人等。若有阻拦,格杀勿论!”孟怀对着面前的众人喊道。

    “你凭什么抓牧阳?城卫了不起吗?”一名护院冲了出去朝着孟怀吼道。

    “咻!!!”一支长箭带着啸声洞穿了护院的肩膀,没入了地面。

    “这一次是jǐng告,若再还有人阻拦的话,就是死!”孟怀冷声喝道。

    众人见状,脸sè微微一变,血沸腾的心如同被凉水浇过,瞬间冷静了下来。牧阳知道自己无法躲避了,那样的话只会害了这些兄弟,所以,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道,“大人,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你总不能胡乱抓人吧!”

    “窝藏罪犯这一条罪名够了吗?若是不够,我还有很多!”孟怀嚣张的道。

    “你这是污蔑!”牧阳吼道。

    “污蔑?哼哼,你喜欢说什么都可以。反正今天你必须得跟我走!”孟怀嗤笑一声道。

    “若是我执意不跟你走呢?”牧阳的声音陡然转冷。

    孟怀的脸sè一沉,道,“你知道窝藏罪犯的严重xìng吗?那是同罪论处。换句话说,你也是罪犯。而你所在的雀云楼因为知不报,同样窝藏着你这个罪犯,亦以同罪论处。这么算来,整个雀云楼的人都是罪犯了。你想整个雀云楼为你陪葬,还是乖乖地跟我走?”

    “按照你这种算法,雀云楼在落rì城内,亦以同罪论处。这么算来岂不是整个落rì城都是罪犯了。我是,你是,大家都是,连城守都是。你到底抓谁呢?”牧阳嗤笑道。

    牧阳的话一出,众人立刻哄笑起来。

    “不准笑!不准笑!”孟怀大声呵斥道。然而,笑声依旧,他怒气陡升,冲着后的人喝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将牧阳给我拿下!”

    “是!”从后面走出三五个城卫,他们齐齐出手冲向了牧阳。

    四周的人见状,纷纷朝着牧阳靠拢将其护在了中间。牧阳却轻轻的推开了他们,道,“他们的话虽然好笑,但是,我不能拿兄弟们的xìng命开玩笑。所以,你们让开!”说着,他朝前走去,迎向了扣押他的人。

    待收押了牧阳,孟怀牵马掉头,喝道,“我们走!”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