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死亡危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四面楚歌!

    用这个词来形容唐傲此刻的境地一点也不为过。<ww。ienG。com>在孤立无援的况下,他的后方有两个实力强劲的天魔中期强者,左右又有一些阻截他的天魔初期强者,现在连前方也出现了天魔中期强者,而且还不止一个,共四个。

    面对一个天魔中期强者,唐傲勉强可以与其正面交手。若是两个的话,他即便不敌也能够逃走。现在一下出现了四个,再加上后方追杀他的两个就六个了。

    六个天魔中期强者,唐傲的心都冷了。

    “好!很好!”唐傲的眼神中shè出一道凶狠之sè,“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他取出两枚道种扔向了后方,而后又将手上至少十枚的道种扔向了前方。

    他的动作很快,先后两次投掷近乎在同一时间完成。

    唐傲的动作立刻引起了前方几个天魔中期的注意,他们每一个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过的人,眼看着道种飞来立刻意识到了不妙,连忙向四处退开。

    “想避开?没那么容易!”唐傲冷笑一声后,大吼道:“给我爆!”

    伴随着唐傲的怒吼声,他扔出去的道种仿佛接到了命令接连爆炸。

    “蓬!”“蓬!”……震耳yù聋的声音响彻整个天际。

    一个道种爆炸的威力足以摧毁一个村庄,十多个一起爆炸的威力可想而知了。巨大的冲击波向四周散开令地底的岩壁沙石飞溅,地动山摇,就连唐傲等人脚下的彩虹桥也因为道种的爆炸而发出‘咔嚓,咔嚓’裂开的声音。连彩虹桥都是如此,唐傲这等实力的人就更加不堪了。

    十枚道种的爆炸超过了唐傲的想象,巨大的冲击力更是让他来不及躲避,在逃向彩虹桥边缘的时候,他的体被冲击波击中,倒飞了出去。

    “噗~”倒飞中的唐傲因为体内血液翻涌而喷出了一道血箭。若不是他离爆炸的中心较远,此刻被冲击波击中的话必定灰飞烟灭。

    “太恐怖了~”他心有余悸的暗道。

    突然,他眼前的景sè一晃,体更是向下极速下坠。

    “不好!”

    唐傲的脸sè一变,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飞出了彩虹桥,落下了悬崖。眼疾手快的他双手猛地探出,抓住了岩壁,双手借力一个纵跳上了彩虹桥对面的悬崖。当他双脚落地的同时,脸sè也沉了下来,他发现对面竟然站了四个天魔中期的强者。

    此刻这四个天魔中期强者哪里还有一点天魔中期的样子。他们头发凌乱,面sè漆黑,衣衫褴褛,体破烂不堪,特别是他们露在外面的伤口,正飚溅着鲜血,有些伤口还少了一块血露出那森森白骨,煞是骇人。

    虽然这些人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倒下的样子,可他们的眼神却异常的明亮。特别是当唐傲出现的那一刻,甚至可以看到他们双眼中喷出的那团火焰。

    “没死!他们竟然没死!”唐傲这一惊可不小。

    尽管他们这些人已经摇摇yù坠,随时都可能倒下,但是唐傲仍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当时,他待在爆炸点的外围尚且感受到了那恐怖的威力,而眼前的这四个人不是在外围,是在爆炸的中心点,他们竟然没死,唐傲能不惊讶吗?

    “呸~”一个头发已经被烧毁,脑门光秃秃的男子吐了一口血水走了出来,“我松百泰经历过大小战役不下数千,曾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然而,我却从未有过今天这般狼狈。更重要的是弄得我如此狼狈之人竟是一个连天之境都未达到的小子。哈哈哈…可笑,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说着,说着,他竟然笑了起来。

    他虽然在笑,但却是皮笑不笑。这种笑,加上他的面部表,实在比哭还要难看。

    唐傲不皱了皱眉头,他能够感受到对方话语中的愤怒,更加可以感受到他那眼神中的嗜血光芒。若仅仅只有一个人如此,他倒是可以应付。然而,其他三人也是如此,他就不得不重视起来。所以,他连忙向剩下的三人看去,当他看到剩下三人的眼神时,他的心立刻沉入了谷底。因为,他看到了三双疯狂而又嗜血的眼神。

    四个即将疯狂的天魔中期强者会做出什么事来?

    唐傲此刻已经不敢想象了,他知道今天若是没有奇迹发生的话,他必定会栽在这里。

    奇迹会出现吗?

    唐傲不知道,他也不会干等着奇迹的出现,他要主动出击,以争取脱险的机会。

    “宫!”“商!”“角!”“徵!”“羽!”咒言五音逐次出口。

    唐傲脑海中的五个字符随着他的念动,瞬间亮了起来。与此同时,他五脏内的能量也开始翻涌起来。

    “释!”

    咒言五音拥有释放和吸收的力量,他不但可以将唐傲**能够承受的力量吸入五脏内存储起来,同时,也可以将这些存储的力量释放出来。伴随着唐傲‘释’字出口,他体内的力量瞬间涌出了五脏在其体内循环运转起来,令其经脉、血和骨骼都达到了一个巅峰状态。

    松百泰见唐傲体表发出荧光,料定他正在施展秘术,哪里会让其得逞。只见他双手一挥,两道光芒从其手腕处飞出,在空中划了个弧度shè向了唐傲。

    两人相距三丈左右,两道光芒眨眼即至。

    这两道光芒内包裹着如同金手镯般的金sè圆环,唐傲见状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柄飞剑,不退反进,体犹如火箭般一飞冲天。待光芒飞至眼前时,他挥剑劈向圆环。

    “蓬!”

    飞剑与圆环一碰即收,唐傲的体也在这个时候借力向后暴退而去。

    借力而逃!

    这是唐傲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办法,他知道面对四个天魔中期的人绝对不能被拖住。因为,一旦被拖住的话,其他人会立刻将他包围起来,到那时,他想脱困就难上加难了。然而,事的发展却令唐傲大跌眼镜,当他的体暴退时,松百泰似乎早有准备,只听他疾呼一声,“锁!”

    天空中,唐傲前的两个圆环竟然像手镯一样陡然加速在了他的手腕上。

    “不好!”唐傲的脸sè一变,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手腕上传来,他的双手就像是被万钧之力拉扯一般,体不受控制的砸入了地面。

    “蓬!”地动山摇,沙石飞溅。

    “哈哈哈…终于抓到你了!”松百泰大笑了起来,他后的三人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有月镯锁住他,他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逃?他要是能够站稳就已经很不错了!”

    “都别废话了,让我上去直接灭了他,好解我心头只恨!”

    “不错!都是他害的我们如此惨,还是直接灭了他!”

    松百泰双手一伸,拦住了正要向外冲的两人,“别急,直接杀了他有什么意思?他害的我们如此的惨,当然要折磨他一段时间才能够解气。就让他先还点利息再说!”

    听到松百泰等人的谈话,深坑内的唐傲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松百泰等人说的对,此刻的他真的站不起来了。他的双手牢牢嵌入了地面,根本拔不出来。他晃了晃脑袋,将头上的尘土甩掉,扫了一眼手腕上的镯子。这是一对yīn阳镯,左手的镯子上雕刻着一条黑sè的yīn鱼。当唐傲看着那条yīn鱼时,它竟然活了开始顺着镯子的弧度绕圈。右手的镯子上雕刻着一个红sè的阳鱼,同左手一样,当唐傲看它时,他立刻顺着镯子的弧度游走起来。

    就在这时,松百泰来到唐傲的上方,他看着深坑内的唐傲,脸sè尽显得意之sè和复仇的快感,“小子,这次我看你往哪里逃!”

    “逃?”唐傲脸sè有些黯然,此刻,他想逃就要断去双手。可是断了手就可以逃出去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若是有机,哪怕是一成的机会,唐傲也愿意一试。但是此刻,他被四个天魔中期强者围了起来,双手还被一对手镯锁了起来,他又如何逃走呢?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即便是最后一搏,也要等。所以,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松百泰等人。

    此刻的松百泰见其他三人都恶狠狠的看着唐傲,他轻咳了一声,将旁的几人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后,道,“月镯的威力想必你们都很了解,就让我第一个来讨些债回来!”

    此话一出,剩下的三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他们很清楚月镯的威力,那是一种可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力量。所以,他们相信,世上最残酷的酷刑莫过于被月镯摧残。

    “用月镯对付他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了!”

    “要让他求生不能求生不得!”

    “要将我们受到的伤,百倍还给他!”

    ……

    “放心吧!”松百泰一个纵从深坑旁跳了下去,他缓缓的走到了唐傲的旁,一把揪住了唐傲的头发将其头扯起,“小子,要怪就怪你得罪了我们,好好享受吧!”

    说完,他又将唐傲的头推向了一旁。作为这一切后,他站起来,双手法诀在前变幻起来。

    “冰火九重!”

    一声大喝从松百泰的口中发出,他前双手的残影陡然凝实,同时,一道紫光shè向了月镯上。

    “嗡~”紫光完全没入了月镯。

    这时,月镯内的yīn阳鱼竟然从镯子内游了出来。黑sè的yīn鱼顺着唐傲的左手升起,一股极yīn的冰寒之感随着yīn鱼的前进而从左臂攀升。同时,红sè的阳鱼也从他右手升起,每前进一分,极阳的灼烧之感就会从右臂攀升。

    左边极yīn,令他有种深冬之时赤待在冰窖中一般冰寒;右边极阳,又让他犹如待在岩浆中浸泡一般灼。如此矛盾的感觉竟然同时产生了,唐傲一会打着哆嗦,喊着‘好冷!’一会趴在地面上将体贴着地面,大喊着‘好!’

    “好!”深坑上方的一人见状,大喝了一声。

    其他两人看了看,叫好的那个男子,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眼神。但见对方使了个眼sè,他们纷纷拍手叫了起来,“好!”

    松百泰听到深坑上的三人叫好,心中乐滋滋的,暗道,“这三个人还不错!值得交!”

    或许是过于兴奋,他开始加快冰火九重攀升的速度。也正是如此,唐傲的痛苦正不断地攀升着,他的体表已经在挣扎时多出裂开,那些血水仿佛廉价的自来水般喷涌出来。转眼间,已经血染衣衫,成为一个‘血人’。

    看着唐傲的挣扎和他的惨呼声,松百泰不得意的大笑起来。接着,他将体一转,看向了后的几个人道,“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他的话一出口,四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番,随即便大笑起来。

    他们哪里会认为摧残唐傲残忍,他们乐在其中,甚至,还觉得不够呢!其中一人,对着松百泰道,“我听说你的月镯上次炼化出一个新的力量,不如就趁现在展示一番给我们看看,也让我们过过眼瘾!”

    松百泰将月镯炼化出新的力量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晓,他本想作为保命的手段,现在竟然被他们知道了,他的脸sè不微微一变。但转他觉得被同伴知道了也无妨,随即便看向剩下两人问道,“你们也想知道?”

    “这还用说吗?”其他两人纷纷笑着说道。

    “好!今天就让你们大开眼界,见识一下我月镯的新力量!”松百泰豪气的说了一声,接着,他将体一转,双手的残影再次出现。随着他的手势变化,那正缓缓游动的yīn阳鱼竟然飞出了唐傲的手臂,飞到了唐傲体外游走着。而此刻唐傲是趴在地面上,所以,yīn阳鱼一会从唐傲的左边没入地面,接着又从右边冒出。从外面看,这两条yīn阳鱼就像是在追逐嬉戏般。与此同时,一个漩涡自yīn阳鱼的中间形成。而唐傲正趴在这个漩涡的中心。

    “雷环!”

    成百上千的雷电自漩涡中发出,而处于漩涡中心的唐傲立刻被雷电击中。

    “啊!!!”

    刚刚因为失去冰火之力而松了一口气的唐傲再次惨呼起来,他的体因为电击而不断地抽搐起来。

    “不行!在这样下去的话,我还未逃出去就会死的!”仅存一点意念的唐傲,心中暗道。

    就在这时,小鬼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怒喝起来,“快点使用咒言五音将这些力量都吸了!”

    “我不是已经开启了吗?”唐傲微微一愣,随即便暗骂自己糊涂。

    他的确开启了咒言五音,但是只是开启了五音中的释放,并不是吞噬。

    “宫!”“商!”“角”

    当唐傲念到第三个字的时候,来自月镯的力量就被其完全吸收了。除此之外,唐傲还感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隐隐之中他的吞噬之力正在吸扯着yīn阳鱼。原本按照既定轨迹游走的yīn阳鱼在唐傲那吸扯的力量下,开始抖动起来,甚至偏离了原先的路线。

    力量被破,松百泰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被反震了出去。

    “咕咚~”一声,倒飞中他强行吞下涌上喉咙的逆血,并对着深坑上方的三人道,“我没事!我没事!”

    在他想来,他之所以会如此完全是因为还不太熟悉新的力量。他再一次的站了起来,拍了拍上的灰尘,继续朝着唐傲走去。

    深坑上方,那剩下的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番,他们的眼神中哪里有担心,有的只是幸灾乐祸。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了,小声的说了一句,“早知道他喜欢逞强了,我没说错吧!”

    他的话立刻就被另一个人接上了,“就是,自讨苦吃!没有炼化好新的力量就别显摆了!”

    ……

    他们的声音虽小,但是达到天魔中期的强者,要听到这样的声音根本就不成问题。

    松百泰目瞪口呆的站立在原地,他从未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他当这三人是朋友,而这三人却在背后诋毁他。他更加想不到的是,他自己并没有展示力量的yù望,在因为他们的请求下才答应的。谁知道答应后却落到如此地步,若早知会如此的话,他绝对不会答应的。

    当他的目光看到唐傲时,他的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恶念,“若不是因为他的话,我也不会来此,更加不会手伤。”

    不知不觉中,他将罪责全部怪到了唐傲上。

    “哼!”松百泰冷哼一声,“我要你的好看!”

    他的心中已经宣判了唐傲的死刑,他已经决定解决唐熬的xìng命了。

    他将手伸了出去,在前掐起法诀,这一次,他的动作很慢,却诡异的发出道道残影。

    深坑上方的三人见到松百泰的动作,分别道,“他要使出绝招了!”

    “刚才还说要先折磨一下唐傲,现在又要杀了他!他还真是善变!”

    “他那不是善变,他那是自作主张!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最多也就是象征xìng的问一下罢了!”

    “别说了!他能听见!”

    “怕什么?我们说的都是事实!”

    “好了!好了!待他杀了唐傲,我们还要带着人头回去呢!”

    ……

    松百泰本想一心对付唐傲,谁知道他越是叫自己别听,别想,那些声音和思想就挥之不去。最后,他掐动法诀的速度陡然增快,他的双眼更是变得赤红起来。

    松百泰的异常立刻引起了唐傲的注意。

    “不好!他想杀了我!”唐傲暗道。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