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下一个就是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张海的死令穆天处于深深的自责中。

    他状若疯狂,如同一只疯狗般怒吼着。然而,任凭他如何的吼叫也没有人回应他。整个洞内除了他的怒吼就是他攻击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怎么回事?”

    地底之湖旁的众人将目光纷纷投向了穆天所在的洞,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孙福长老,刚才的惨呼声你听见了吗?”冯庆一脸担忧的问道。

    孙福的表很是凝重,他点了点头后,道:“走,过去看看!”

    此刻,洞内不时的传出打斗的声音,他们再也坐不住了。

    随着孙福,众人一同朝着洞进发。

    洞入口的地底,唐傲一边抚着口,一边喘着粗气叹道:“该死的穆天,攻击还是这般的疯狂。好在我跑的快,否则,肯定中招!”感叹的同时,他看了一眼手中紧握的道种,心中充满了喜悦。

    从踏入天魔战场到现在,他已经得到了五颗道种了。然而,没有玄奥的道种就是麻烦,等同于一次xìng消耗品。一旦道种内的道之力被消耗殆尽,道种就会消失。所以,他此刻除去消耗的那颗道种外,还剩下四颗无玄奥的道种了。

    四颗无玄奥的道种,拥有道之力的数量较之其他人要多了四倍。但是,在力量层次上它却远远低于真正的道之力。所以,他可以秒杀地魔,在偷袭的况下,他也可以杀死天魔。但真正与天魔交手的话,他的道之力根本无法与他人相比。

    唐傲之所以躲在暗处偷袭就是这个原因。

    实力相差悬殊没有办法。

    他的心中翻腾着各种的念头,再次瞄了一眼手中的道种。随即,他嘴巴一张,将手中的道种扔进了口中。道种顺着肠胃进入了丹田。道种一入丹田,立刻连上了前面的三颗道种,如同火车头与后面的车厢连接一般,一个挨着一个整齐的摆列起来。

    “嗡~”

    四颗道种同时发出光芒,异常的整齐。显然,它们之间已经建立了联系。这样的联系足以让它们之间互相补充,不会让唐傲出现应接不暇,力量枯竭的现象。当然,若是四颗道种内的道之力全部被耗尽的话,又另当别论。

    “有了它们,在天魔面前,也多了一丝保障。至少,在面对天魔初期的人时,可以保住xìng命!”唐傲心中暗道。

    就在这时,上面的一阵响动打断了唐傲的思绪。他将感知释放出去,立刻感知到孙福等人正朝着穆天所在的洞而去。

    孙福在前,冯庆位于最后,其他几位长老在中间。

    “又是一个机会!”

    看到这样的一幕,唐傲的嘴角再次向上翘起。他如同一个猎人等待猎物一般静静的待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感知牢牢的锁定了冯庆,他要在冯庆踏入洞的那一霎那冲出去偷袭。

    人从光明处走向黑暗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个适应过程与自的体质有着关系。多则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少则十数个呼吸的时间。然而,达到天魔境界只需要一两个呼吸的时间。

    一两个呼吸,足够了。

    唐傲凝神戒备,等待着冯庆踏入洞的那个瞬间。

    近了!近了!

    感知中,唐傲清晰地看到了冯庆来到了洞旁并抬起了他的右脚。就在他的体移进洞的瞬间,地面一阵的震动,唐傲的右手破土而出,抓住了冯庆的右腿,猛地向下一拽,将冯庆拉入了地底。

    冯庆的体还未全部陷入地面,他的道种就被唐傲挖了出来。待他的惨叫声发出的时候,他的体已经被唐傲拉入了地下。

    “什么人?”距离冯庆最近的那名中年妇女大喝一声,她惊恐的看着后。然而,她并发现什么。唯一的发现就是冯庆消失了。

    “怎么回事?”孙福在前方询问道。

    “冯庆消失了!”中年妇女jǐng惕着四周说道。

    然而,她的话刚刚说完就惊骇的大叫起来,只听到‘啊!!!’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硬生生地被人扯断了一般。接着,就再也没有她的声音了。

    在地底,他们的感知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双眼观察四周。然而,他们的眼睛还未适应黑暗,两名同伴就消失了。

    冯庆是最先进入洞的,所以,他的双眼已经适应了黑暗。

    “在地底!”他发现地面的破损后大叫了一声,同时,他的拳头已经毫不留的砸向了地面。那速度如同闪电,光芒一闪,他的拳头就砸在了地面上。

    “蓬!”

    地面发生了剧烈的摇晃,大量的泥土从洞上方簌簌落下,如同落雨一般。而孙福拳头接触的地面迅速向下凹陷,以他拳头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方圆一里左右的深坑。若是,还待在原地的话,此刻肯定已经成为饼了。

    “死了吗?”孙福的双眼扫视着四周,心中jǐng惕着脚下的一草一木。

    就在这时,地面发生了一阵的蠕动,一道波浪般的蠕动从远方而来,直至孙福的脚下。一只右手突然破土而出,抓住了孙福的脚就往下拽。

    “哼!”孙福冷哼一声,他早已jǐng惕脚下了。所以,当唐傲出现的同时,他就发现了。见唐傲抓住他的脚,他暴喝一声,“来的好!纳命来!”

    他的拳头随同他的喝声一同发出。

    唐傲的脸sè一变,立刻松开了抓住孙福的腿的手,疯狂的向下遁去。就在这时,他听到后方传来‘蓬’的一声,接着就是一股强大的道之力从他的后方传来。

    不得不说,唐傲的实力还是不够。与天魔初期的人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他之所以能够杀死天魔初期的人完全是靠偷袭。然而,现在他被发现了行踪,他只有一个念头:逃!

    他没了命的狂奔着,那种感觉就像与箭矢赛跑一般,慢了就会丧命。

    一直下沉了数十里,他才感觉到后面的道之力没有追来。

    “呼~”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想到刚才险些命丧孙福之手,他不骂道,“该死的天魔初期,该死的道之力!”

    地面之上,穆天听到打斗声连忙朝着洞口赶去。一路上,他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按捺下怒火。待他来到孙福的位置时,听罢孙福的相告,他险些再次爆发。此刻的他,脸sè甚是诡异,一会青,一会白,就像鬼一样没有一丝血sè。

    到底地底之湖这才多久?同行的十二个人已经死了七个,地底只湖内死了四个,洞之中死了一个,现在又死了两个。现在只剩下五个了。

    “抓出来!一定要将那个混账抓出来!”穆天的双眼闪过一抹狠厉,他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人。失去的,他一定要扳回来。他要用凶手的灵魂来祭奠死去的同伴。

    就在穆天愤恨的想着报复的时候,唐傲如同潜入水底的鱼儿缓缓的朝着地面游去。在距离地面十丈左右时,他停了下来。同时,他的感知也释放了出去。

    “嗯?他在干什么?”

    感知中,唐傲发现穆天的表很奇怪。

    “各位长老,我们此刻面临着一个隐藏在暗中的敌人。这个人若是不除去的话,我们恐怕无法安心。况且,六位长老和一位大护法的死,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决定,将他引出来。”穆天传音道。

    这些话他担心被隐藏的敌人听去,所以,他使用了传音之术。他的话在众人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引出来?怎么引?”孙福回应道。

    其他众人的眼神全部朝着穆天看去。

    “奇怪,他们似乎在交流着什么?”唐傲心中直泛嘀咕,因为他看到众人的眼神正在交流着什么。

    传音之术!

    唐傲的脑海中闪过这个词汇,他摇了摇头,暗叹:“这些家伙看来是要密谋什么了?要是能够听到他们密谋什么就好了。”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笑了起来,“哼哼!有了!”

    “心网!”唐傲默念一声,心网离开开启。

    道之力催动的心网散开的瞬间,众人的想法瞬间朝着他涌来。其中,也包括了他们只见到饿谈话。此刻,穆天的话也随着他们的想法传向了唐傲。

    “你们难道没有看出他的目的吗?其实,他的目的很简单,无法就是让我们有来无回。奇怪的是,他每次都是挑选那些麻痹大意的人下手。所以,我猜测他的实力并不高。只要我们出动一只饵,引他上钩。待他出手时,我们一起出手就可以将其击毙。”穆天传音道。

    穆天的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并不是穆天的提议不好,而是,他们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谁当饵?

    考虑到生命安全时,他们谁都不愿意冒这个险。

    “想暗算我!却没有人愿意做饵!真是一群舍不得孩子的家伙。哼哼!”唐傲心中觉得很好笑。

    就在这时,穆天看了众人一眼,立刻会意他们的意思,苦笑了几声后道:“各位长老请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冒险的。这个饵自然是我来当!我想你们不会有意见吧!”

    众人纷纷摇了摇头。

    穆天又传音道:“既然计划已经决定,那么下一步就该落实了。待会,我会找个借口脱离你们,独自一人去前方的洞。只有一有动静,立刻给我封锁其一切逃脱的路线,有没有问题?”

    众人纷纷摇了摇头。

    “好!就这么决定了。这一次我们对付的人并不简单!所以,待会我离开之后,你们仍要保持着jǐng惕。稍有不对,就全力以赴。”穆天传音道。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

    就在这时,穆天开口了,他对着众人道:“各位长老,宫主还未到我们就已经死了七名同伴了。这七名同伴的尸体散落各地,我于心不忍。所以,我去将他们合葬一处。你们暂且待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番吧。切忌,这里隐藏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敌人。所以,各位一定要小心谨慎!”说着,穆天朝着洞的方向走去。

    这一番话有内心的感触,也有着jǐng告的意味。若不知道他计划的人,肯定会被其蒙骗。然而,唐傲却深知他们的计划,所以,他冷笑一声:“穆天啊穆天!你肯定想不到你的计划会被我发现。好!很好!你既然想设计来害我,我就反过来利用你的计划。哼哼!”

    “神通秘技,镜像分!”唐傲的体一晃,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他旁。他们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番后,朝着剩下的四个人走去。

    他的目标并不是穆天。

    待穆天进入洞的同时,唐傲朝着分示意了一下道:“上!”分如同冲天的火箭,从地底深处冲出了地面。

    孙福等人一直jǐng惕着四周的变化,待唐傲的形冲出时,他们如同受惊的野猫一个个窜了起来。孙福更是冲向了唐傲的分。道之力包裹的拳头如同炮弹般的砸向了唐傲。

    同一时间,唐傲从地底冒了出来。他的右手一抓,一拽,又一名长老被其拖入了地面。

    “啊!!!”惨呼声从地底传来。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太快了。众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止一个人!”待他们完全反应过来要去救人时,那名被唐傲拖入地下的人已经死了。

    唐傲的偷袭突然,而且每次直接攻击丹田。所以,他总是能够得手。

    与此同时——

    “蓬!”

    孙福的拳头也落实在唐傲的分上。只听到‘哗啦’一声,唐傲的体化为一滩水落向了地面。

    “该死!是分!”孙福大骂一声道。

    他落地后,连忙朝着后的两名长老跑去,问道:“洪长老呢?难道…”

    剩下的两名长老低着头,一脸yīn沉的摇了摇头,其中一名穿蓝sè长袍的长老道,“我们大意了。”

    “看来我们太低估对手的实力了。他不但没有中计,还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不行!这样下去的话,迟早我们会全部死在他的手中。一静不如一动,我们待在地面之上实在太被动了。他既然总是在地下偷袭,我就去地下会会他。”孙福说着,体一沉,陷入了地面。

    五行遁术尽管每个修者都会使用,但是熟练度不同,使用的效果也不同。同样的地面,熟练度高的人可以随意遁走,然而,熟练度低得人则需要大量的时间才能遁走。

    孙福就是后者,他的土遁之术很生疏。在地底每次遇到石头等物时,总是要停顿一下。

    下沉十数丈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人如鬼魅,行动迅疾。

    在泥土之中如同鱼在水中般迅疾。他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人影就消失了。

    “可恶!对方的土遁之术如此熟练,想必定是修炼过土系神通的人。若是地底交战的话,我肯定会吃亏。”

    心中念头一闪,他立刻放弃在地底追击凶手的念头,朝着上方遁去。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耳畔中回起一道声音,“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听到这声音,他全的毛孔一缩,jīng神一颤。道之力如同涌泉般的将他的体覆盖起来。

    防御!最强防御!

    既然不知道对方在何处,那就只有加强防御,拼命向上遁去。他要在对方攻击前返回地面,那样他就有了与之较量的本钱。

    然而,事总是不能令人如意。

    伴随着那道声音,一个如同鬼魅般的影子袭靠其小腹,灰白sè的力量直接穿透了道之力刺入了孙福的小腹。接着,孙福感到小腹一痛,待他低头查看时,他的道种已经被唐傲抓在了手中。

    失去了道种,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在泥土中怎么存活?失去土遁之术的他,窒息的感觉瞬间袭来,他全不能动弹的看着唐傲。

    “蓬!”唐傲一掌劈在了他的口,将其击毙。

    道种在手中一抛后,扔进了口中。此刻的他,已经拥有了八颗道种了。他美滋滋的向地面遁去。就在他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他一边观察着地面上的两名长老,一边疾呼起来,“救命!救我!”

    他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让人很难分辨到达是谁。

    地面上的两名长老听到呼救,脸sè一变,他们本就担心孙福的安危。此刻又听到求救本能的认为是孙福的求救之声。二话没说,两人对视一眼后遁入地面。然而,他们遁入地面的瞬间,他们的脸sè就变了。因为,一双手在他们遁入地面的时候,刺穿了他们的小腹,掏出了他们的道种。

    他们的姿势如同撞上了唐傲的双手一般,煞是诡异。

    唐傲瞥了两人痛苦的表,给了两人一人一掌,直接将其击毙。

    整个过程仅花费了数个呼吸,两人就死了。

    唐傲将两颗道种抛入了口中后,遁上了地面。

    刚刚到达地面,他就朝着穆天所在的方向吼了一嗓子,“穆天,你家唐爷来寻仇了。下一个就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