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唐傲死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071唐傲死了?

    葛泰来得意的看着银发老者,他很享受此刻的心,所以他并没有着急动手。他走到银发老者的面前,轻轻地拍打着银发老者的脸,道:“图枫,你没有料到你也有今天吧!”

    银发老者‘图枫’瞪了葛泰来一眼,他恨不得将葛泰来千刀万剐。若是他现在还有还手之力的话,他肯定不会任由葛泰来如此放肆。奈何,他现在已经与元婴失去了联系,此刻的体与普通人无异,在葛泰来的气势压迫下他连动一下都显得很困难。

    看到图枫的挣扎,葛泰来快意的笑了起来,他伸出右手掐着图枫的脸道:“怎么样?这滋味不好受吧?”

    “哼!”图枫冷哼一声,将脸撇向了一旁。

    葛泰来冷笑着将其脸扳了回来,道:“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不要我现在就动手好吗?”

    “呸!”图枫朝着葛泰来吐了口口水,怒道,“我和你没话好说!”

    “是吗?”葛泰来摇了摇头,“这么说,你不想知道图林的真正死因了吗?”

    图枫的瞳孔一缩,他瞪着葛泰来道:“他的死与你有关?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哈哈哈…”葛泰来大笑起来,道,“你不是说与我无话可说吗?怎么现在又这么急着和我说话呢?”看着图枫那愤怒的双眼,葛泰来的笑声戛然而止,脸sè变得异常的yīn暗,“你没猜错!他的死的确是我一手策划的。要怪,就怪他夺走了我心的女人?从他夺走我心的女人的那天开始,我就发誓,要毁你图氏一族!”

    “你心的女人?你说的是…”一个女人的样貌在图枫的脑海中闪过。这名女子虽然没有天仙般的美貌,却以她那活泼开朗,且温柔贤惠的xìng格让他记忆深刻。

    “熊菲!”图枫发出了一声感叹。

    “不错!就是她!从图林将她抢走的那一刻起,你们图氏一族就是我的敌人了。”葛泰来yīn暗的脸部开始扭曲起来。

    “你…”图枫突然想起了什么,脸sè大变道,“是你将yīn九带到了熊菲的房间?”

    “你还不笨嘛!不错!是我将yīn九带到了熊菲的房间,并且让yīn九强.jiān.了她。还不止如此呢!我还让图林亲眼见到了这一幕。我只要一想到图林那痛不yù生的表,我就兴奋。”葛泰来道。

    “她不是你心的女人吗?你怎么会做出如此禽兽的事?”图枫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图枫道。

    “心的女人?哼!那又怎样?从她背叛我跟了图林时,她就应该有这个觉悟。”葛泰来撇了撇嘴道。

    “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是一个畜生!”图枫越说越气愤,最后,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不!你不是一个畜生,因为你连畜生都不如!”

    葛泰来不以为意的看着愤怒中的图枫,道:“那又如何?你能将我怎么样?现在,整个图氏一族对我有威胁的就只有唐傲一人。然而,你却将唐傲气走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唐傲!”图枫默念了一遍,心中非常的懊悔。他甚至在心底开始暗恨自己为何如此鲁莽,如此的轻率。

    “后悔了?”葛泰来冷笑道。

    “哼!”图枫冷哼一声。

    “后悔也没有用了!因为,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该动手了!”葛泰来一边说,一边晃了晃自己的手腕。接着,他右手一伸,掐住了图枫的脖子,将其如同拎小鸡般拎了起来。

    一股窒息的感觉袭上心头,图枫的脸颊涨的通红,他一生中的各种片段在他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这些片段有幸福的生活,也有不幸的遭遇;有开心的时刻,也有伤心的rì子;最后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冤枉唐傲的片段。

    “若是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当面对你说声对不起!”图枫在心中默念着,他的大脑也因为缺氧开始迟钝起来。

    “你可以死了!”

    葛泰来开始用力,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蓝光从天而降。唐傲手持短刀从上而下的劈向了葛泰来的手臂。寒光包裹的短刀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着葛泰来的手一松,缩了回来。

    “扑通!”

    图枫的体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就像一条离开了水里的鱼一样拼命的张口呼吸着。

    “唐傲!”葛泰来左手捏着右手的手腕转了几下,瞪着唐傲道。

    “你不是走了吗?”葛泰来道。

    唐傲撇了撇嘴道:“谁说走了就不能回来了?”

    葛泰来的眉头微微一皱,道:“这么说,你刚才是故意离开的?”

    “不错!刚才的况对我很不利,若是我不离开的话就要与整个图氏一族为敌。若我离开的话,不但可以缓解与图氏一族的矛盾。而且,还可以让你暴露,何乐而不为呢?”唐傲笑眯眯的道。

    “你就敢这么肯定我会暴露?”葛泰来惊讶道。

    “我如果是你的话肯定会权衡利弊,然而,最有利的当然就是不惜暴露份杀死主。然后,登上主之位。再利用主的份追杀我。这样,就可以双赢!”唐傲分析道。

    葛泰来的脸sè微微一变,他不得不承认唐傲的分析很正确。因为,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利用我的野心让我自己暴露。唐傲,你果然是一个强敌!”葛泰来道。

    “唐傲…唐傲…”

    一道虚弱的声音从唐傲的后传来,他回过头来发现图枫正靠在座椅旁看着他,随即问道:“主,有什么吩咐吗?”

    “对不起!”这是图枫发自内心的道歉。

    刚才他被葛泰来所擒,已经处于绝望中了,甚至隐隐有放弃的念头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唐傲不但不计前嫌的救了他。唐傲的做法令他的愧疚加深,他这才抛弃了份芥蒂,对着唐傲真诚的道歉。

    “嗯!”唐傲点了点头道,“我接受你的道歉!”

    “唐傲,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杀了葛泰来!杀了他!”图枫道。

    “哦!”唐傲点头应了一声。

    然而,就在这时,葛泰来大笑起来,“哈哈哈…”

    “唐傲,我承认你很强!不论是智力还是力量都很强!但是,你真的以为你能杀死我吗?”葛泰来道。

    “我别无选择,你必须要死!”

    唐傲的脑海中闪过他与小鬼的对话。当时,小鬼就让他杀了葛泰来。现在,图枫又要他杀了葛泰来。所以,不管出于何种原因,他都要杀死葛泰来。

    “好!那么我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葛泰来喝道,他的体一倾,疯狂的朝着唐傲跑去。他的速度很快,一溜烟的消失在唐傲的视线中。

    唐傲将刀一扬放在前,做了一个防守的姿势。

    “嗖!”

    葛泰来的体突然出现在唐傲的头顶上空,不断翻转的他伸出了右腿狠狠的砸了下来。腿风令四周的空气产生了气爆声,在唐傲的头顶上方噼噼啪啪的轰鸣着。

    唐傲见状将刀反抽劈向了葛泰来的右腿,寒光在刀刃上闪烁着。一道如同月牙般的rǔ白sè气刃飞向了葛泰来。

    “哼!”葛泰来嘴角微微向上一翘,右腿在空中一顿。而他的体如同烟雾般消散,消失在唐傲的头顶上方。

    刀刃从葛泰来原先的地方飞过,直冲天际。

    “嗖!”

    葛泰来的形出现在唐傲一丈开外,他以唐傲为中心开始绕圈。疯狂旋转的速度,带起了大量的烟尘,这些烟尘瞬间将唐傲包裹起来。

    唐傲皱了皱眉头,这一招他似曾相识,脑海中搜索一番后,立刻浮现出一个人:向超。

    就在这时,葛泰来的体一顿停了下来。他的右脚猛地跺在了地面上,地面被其力量震裂,裂痕如同车轮般滚过他刚才奔跑的地方。

    “咔嚓!”

    一道金黄sè的光幕如同水幕般升起,升起的光幕令四周的烟尘飞向了一旁。

    “不错!向超使用的就是这一招!”唐傲的心中一动,他的脑中立刻闪过向超与曲峰比试时使用的这一招。当时,向超好像说过,这一招叫做‘画地为牢!’

    这个念头在唐傲的脑海中一闪即逝,接着,他就听到对面传来了葛泰来的低喝声:“画地为牢!”

    “画地为牢!果然是画地为牢!葛泰来为何会使用这一招?”唐傲看着外围的金黄sè光幕他的眉头一皱。

    “不好!”唐傲的脸sè一变,“若真的是画地为牢的话,这金黄sè的光幕肯定会收缩!”

    果然,唐傲的念头刚刚闪过,那金黄sè的光幕就开始收缩起来。唐傲连忙挥起短刀朝着光幕劈了几下。奈何光幕就像钢铁般强韧,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能够伤到光幕一分一毫。

    葛泰来看着唐傲的动作笑了,“没用的!想要劈开他你的实力至少要超过我一个境界,否则,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收缩了。哈哈哈…”

    笑着,笑着,他的笑声一顿,道:“不行!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很没趣!还是来点刺激的玩玩!”

    说完,他的右手一扬,低喝道:“木刺!”

    随着葛泰来的低喝,唐傲感到地面微微震动起来,他的脸sè一变,立刻跳起。与此同时,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冒出了数根削尖的木刺。

    “这是东煞的神通!”唐傲从空中落下后惊呼道。

    与此同时,他回想起葛泰来在杀死了东煞后在东煞的尸体旁停留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肯定是做了什么手脚。

    “哦?看你的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葛泰来大笑起来,“别费力想了,还是由我来告诉你吧!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的神通秘技是吞噬,对吧!说来也巧,我的神通秘技也是吞噬。我的吞噬可以吞噬神通,一旦被吞噬,吞噬的神通就会为我所用。就像东煞的神通木刺一样,已经为我所用!”

    说到这里,他再次低喝一声:“木刺!”

    “木刺!”“木刺!”……

    葛泰来疯狂的呼喊着,唐傲在金黄sè的光幕中跳动着。然而,他跳动的范围随着金黄sè光幕缩小越来越小。

    “刺啦!”

    一根木刺刺穿了唐傲的手臂,唐傲的手一挥,斩断那根木刺,强忍着疼痛向旁边闪开。

    “哈哈哈…”葛泰来看着唐傲在光幕中跳来跳去,他无比的兴奋。

    “木刺!”“木刺!”……又是一连串的低喝声从葛泰来的口中喊出。

    唐傲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突然,唐傲的脸sè一变,一根木刺刺穿了他的口。

    (ps:晚上有点事,下一章更新可能有点迟。)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