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偷龙转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离开洞之后,葛泰来没有多做耽搁直接回到了密室。唐傲一直跟在他的后,想一探葛泰来的计划,却被拦在了密室外。

    唐傲看着密室的大门心中一阵的无奈,他不是没有想过要直接刺杀葛泰来,可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就被他扼杀了。他相信葛泰来不是平庸之辈,贸然出手很可能会命丧他手,实在不是明智之举,所以,他才放弃了直接刺杀的念头。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暗道:“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意念一动,唐傲将念力如同蛛网般散开。散开的念力将葛泰来的密室包裹起来,眨眼间的功夫,念力就渗透了密室。唐傲通过念力感知,如同亲临密室内一般感受着四周的一切。这个密室与他的密室相仿,一张石,一个香案,一个冰蚕丝编织蒲团放置在香案下。

    此刻,葛泰来躺在石上,右手弯曲枕在头下,左手拿着盛放幽兰的瓷瓶缓慢地翻转着。瓷瓶的口一会儿朝上,一会儿又被他翻转朝下。

    瓷瓶内通透的绿sè液体正被他反复上下晃动着。

    葛泰来真在整理他有些混乱的思绪,所以,他的动作显得有些机械化,他的双眼也是直勾勾的看着瓷瓶内的绿sè液体。

    “幽兰的分量似乎少了点!嗯…算了,只要将对我有威胁的几个老家伙除掉就足够了。至于其他人?我还没放在眼里!”葛泰来自言自语道。

    葛泰来的语气非常的自信,他将手中的瓷瓶向上一抛,然后蹭的坐了起来,同时,他的右手猛地伸出握住了刚刚落下的瓷瓶。

    “该动手了!”葛泰来的嘴角向上一翘,从上跳了下来。

    他走到香案旁,扭动了一下香案上的香炉。只听得‘咔咔咔…’声响起,香案一旁的墙壁竟然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走道。他大步走进了梯道内,渐渐的消失在唐傲的念力感知内。

    “竟然有密道!看来他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很久了。”唐傲心中一动,没有犹豫直接闯进了葛泰来的密室,按照他的方法打开了密道,进入密道跟上了葛泰来。

    一路向前,唐傲的念力感知没有一丝的放松。

    突然,唐傲发现他来到了大的下方,而葛泰来就在他头顶上方的大内。意念感知中,葛泰来走到了大的右侧,那是摆放着酒坛的一侧。一排排酒坛叠加整齐的摆放在一旁。葛泰来用细针在这些酒坛的封印上戳了一个小洞,然后,他又用一根一丈左右的银丝将幽兰倒入了酒坛内。

    他小心翼翼地让幽兰顺着银丝流入酒坛内,整个动作他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整整三十多坛酒,每一坛都放入了幽兰。其中,最上方的几坛酒他放入的幽兰是最多的。做完一切后,他仿佛仍有些不放心。再三确认后他才松了一口气,道:“终于完成了。明rì祭酒之rì,就是你们丧命之时。”

    听到葛泰来的话,唐傲的心念没来由的跳动了一下。仅仅是这一丝心念的跳动,令他对念力的控制出现了偏差。

    图龙的大外有感知网存在,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所以,外面一般没有人看守,晚上也不会有人来大。换句话说,大内不会有人出现,也不会有感知出现。现在,他突然有了被人窥探的感觉,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体如同狸猫一般窜上了大的顶梁上。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一甩,一道幽绿sè光芒在大内闪烁了一下。

    唐傲的念力受到了一丝震,他连忙收回了念力,甚至用念力将体包裹起来。就在他收回念力的同时,一道幽绿sè的光芒如同扫描般的扫过他的体。

    “奇怪!怎么会没有人?”葛泰来的眉头皱了一下,扫了一眼四周。

    狐疑的他并没有离开大,他绕着大行走了几周。然后,右手一甩,一道如水幕般通透的绿sè光芒瞬间将整个大覆盖起来。

    整个大在他的水幕中变得通透起来,就像一个水晶果冻一样任何杂质一目了然。

    扫了一眼大后,葛泰来并没有发现异常,嘟囔了一声:“难道是外面?”他的双眼又朝着外面看去,发现大外一丈左右的距离,被一根根纵横交错的感知网包围着,他连忙摇了摇头道:“有这东西在,连一只苍蝇飞进来都会被察觉。”

    “地下!”葛泰来露出了一丝惊慌的表,他的右手猛地拍向了地面,如同水晶果冻般通透的地面晃动起来,如同水波般上下颠簸起来。随着波动,地下的生物就像受到cháo水的冲击一般全部清晰的出现在葛泰来的视线中。

    藏在地下的唐傲打了一个冷战,他感到一股yīn寒刺骨的微光从他的头顶落下。这道微光就像冰雨砸在他的肌肤上,令他体表的念力不停的震,险些崩溃。幸好唐傲的念力妙用无穷,葛泰来的神通秘技虽然诡异,也无法发现他的念力。

    毫无收获的葛泰来并未放弃,导致他不肯放弃的原因是他的担忧。他担忧苦心经营数十年的计划因为一丝失误而失败。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所以,他就像一个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不停的在大内徘徊着。一双闪烁着jīng光的双眼来回扫视着通透的大

    过了足足两个多时辰,大外亮起了一丝曙光,葛泰来才跺了跺脚,冷笑着离开了大。但是刚刚走出几步的他骤然挥出了他的右手,一道道如同发丝般的黑光从他的指尖冒出,落地后的黑光如同一个个细小的毛毛虫钻入了地下。

    成千上万的黑光在地面下蠕动着,转瞬之间,整个大都被这些黑光覆盖。

    “啪!”

    葛泰来打了一个响指,覆盖在大上的黑光如同刺猬的刺一般直立起来,将整个大立刻被扎得千疮百孔。千疮百孔的大被黑光刺透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曙光通过这些洞孔shè入大内,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光斑。

    地面同大的墙壁一样被扎的如同筛子一般,数百道黑光直透地面以下数百丈。数十道黑光更是从唐傲的旁划过。这些黑光散发着一股恶臭,带着一股强烈的腐蚀xìng,唐傲的念力仅仅沾染了一丝黑光,就出现了腐蚀。

    念力被腐蚀,他还是第一次经历,惊恐之下的他连忙放弃了包裹在体外的念力,从念力元婴中重新提取新的念力将体包裹了起来。

    大内的葛泰来再一次扫过大,疑惑的道:“奇怪了,真的没有人?希望是我多疑了!”说着,葛泰来才步入密道,朝着他的密室走去。

    临走前,他的右手一招,一道道黑光迅速朝着他的手掌聚集。黑光在他的手掌上如同旋转的圆球转动起来。不多时,所有散发在外的黑光都收了回来。千疮百孔的大,竟然在这一刻恢复了原样,如同从未出现过洞孔一般。

    做完一切后,葛泰来才离开了大

    唐傲一直缩在大的角落里,待葛泰来离开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在见识了葛泰来的攻击后,唐傲很庆幸自己没有偷袭葛泰来,“他的攻击太诡异了。此人,果然不是平庸之辈!”

    将念力散开后,唐傲进入了大

    看着大右侧的一个个酒坛,他将意念探入了麒麟指环中寻找起来。

    从得知葛泰来准备使用幽兰时,他就寻思着寻找一种可以替换幽兰的丹药,准备偷龙转凤。但是,与幽兰外表形态相似的丹药麒麟指环中根本就没有。现在,葛泰来将幽兰放入酒中倒是帮了他。

    他的意念一动,一个装着黄sè丹药的白sè瓷瓶出现在唐傲的手中。他看了一眼这个瓷瓶上名字笑了,“元婴醉!”

    通过与之相对应的玉简唐傲找到了其介绍。

    这是一种令元婴处于沉醉状态的丹药,令元婴处于放松状态,功用是释放元婴的劳疾。

    大量使用元婴的况下,元婴会产生疲劳。若是不顾元婴的疲劳继续使用的话,元婴就会积劳成疾。虽然从外表无法看出,但是这些劳疾会隐藏与元婴中导致修为无法提升。元婴醉就是释放这种劳疾的丹药,释放劳疾后会使得修为更加jīng进。

    看着这个瓷瓶唐傲笑了,“有了这个东西,我就可以偷龙转凤了。”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