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奢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月牙楼的客房内,唐傲就像一座蜡像站立于窗前一动不动,若不是那微弱的呼吸声从他的鼻子中发出很难想象他还是一个活人。

    窗外异常的安静,银sè的月光洒在大地上。一只黑sè的野猫待在月牙楼的屋顶上晒着如银般的月光,偶尔发出舒适的叫声。

    如此轻松惬意的美景并没有留住唐傲的目光,他的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和空洞。站立于窗前的体也变得僵硬起来。一层灰sè的死气时有时无的出现在他的体表,仿佛一只伺机而动的野兽随时准备吞噬着自己的猎物。

    突然间,唐傲体四周的死气仿佛面临大敌一般瞬间消逝。接着,唐傲的体就像一根发光的荧光棒,全散发着黄白sè的光芒。他微闭的双眼也在此刻暴睁开来,一道jīng光从他的双目中shè出。这道jīng光异常的凌厉,如同刀锋一般将前方的桌椅等家具一分为二。

    “突破了,终于突破了!”唐傲感受着体内那凝实的金丹早已饱满,饱满的金丹力量不断四溢,同时也开始缓缓地碎裂起来。内视下看着金丹一点一点的变化,他的心无比的激动。

    就在这时,月牙楼外狂风四起,席卷天地。

    云彩被这股突起的狂风刮走,银白sè的月光也被遮挡了起来。天空瞬间变得yīn暗,一朵朵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云彩在黑暗中闪着暗红sè的光芒。

    “地仙劫?”

    唐傲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在幻象中修炼了近百年的时间他终于迎来了地仙境界。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拥有自己的神通秘技,唐傲的心也变得异常愉悦起来。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唐傲的头顶上方压了下来。他抬头望去只见头顶上空出现了一朵朵暗红sè的云彩。这些云彩开始旋转起来,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一道道紫sè的电蛇在漩涡中不停地穿梭着,时而出现,时而隐没。

    随着时间的推移,漩涡愈加湍急,整个图氏一族的天地灵气都出现了混乱。混乱的天地灵气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首先注意的当属月牙楼的老板娘,正在修炼的她因为外界灵气的混乱立刻惊醒。

    “怎么回事?灵气怎么会这么混乱?”陶琴走到窗前向天空看去,立刻发现天空已经变成了暗红sè。她顺着云彩聚集的方向看去,发现那个方向正是唐傲所在的房间。

    “唐傲要渡劫?不可能的,刚才他的金丹只是凝实,连饱满都没有达到怎么可能渡劫?难道他在修炼中出问题了?”陶琴连忙冲出了房间,一出门就发现刚刚走出的雪斯雷和凌晴二人。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二话没说直奔唐傲的房间。

    ******

    图龙的长老阁内,施光站立于阁楼的护栏前眺望着唐傲的方向,“人魔岭又多了一个地魔境界的人。咦…是他?”

    施光的话立刻引起了他后不远处施明的注意,施明下意识地睁开了双眼问道:“是谁?”话音还在舌尖缠绕,他的感知已经延伸至唐傲处。当发现渡劫之人是唐傲时,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震惊,道:“短短几rì不见,他就成长到如此程度,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是啊!我记得在雪谷时,他的境界很不稳定,就像一个刚刚达到人魔境界的人。这才几天?怎么可能一下子窜到地魔境界呢?”施光疑惑道。

    “走!去看看!”施明说完,也不等施光回答就消失在长老阁。施光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

    距离月牙楼几条街外的一家客栈内,一名商人打扮的男子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他右手举着一杯酒,突然,他嘴角微微扯动了几下,道:“月牙楼?哼!还真是天意啊。”他说话时,站在他后不远处一个黑衣蒙面男子眉毛挑动了一下,面纱下的嘴角也微微向上翘起。

    虽然这个蒙面男子站在yīn暗处,但仍可以借助房间内昏暗的灯光看清楚他的份,他正是被陶琴击退的蒙面男子。此刻这蒙面男子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显然很畏惧眼前这个商人打扮的男子。

    商人打扮的男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后吧唧了几下嘴巴。接着,他猛地转看向蒙面男子道:“田光,我很失望,我对你真的很失望。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消息,好不容易打探到了消息,你却没有一点收获。不仅如此,你还负了伤回来。”

    叫做‘田光’的蒙面男子既没有迎合,也没有反驳。他知道眼前这个主子的脾xìng,若是他真的迎合和反驳的话,恐怕就再也见不到明rì的太阳了。所以,他就这么静静的站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

    商人打扮的男子可能觉得一个人自言自语没趣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他朝着田光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田光见状,连忙凑了上来。商人打扮的男子在田光脸上拍了拍,道:“她既然公然挑衅,我这个暗使也不能失了份。你就带着四煞去祝贺一下她朋友渡劫吧。记住,有多闹就给我搞多闹。”

    在人魔岭,图氏一族和yīn云洞两大部族加在一起的地魔巅峰者不会超过五十。四煞正好就是这其中的四个地魔巅峰者。

    四个地魔巅峰者去对付一个地魔巅峰者,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是!”田光听罢,心中大喜,他连忙应了一声。接着,他面带喜sè的走了出去。一边走,他脑海中一边幻想着如何折磨那个令他受伤的女人。

    待田光走后,房间内商人打扮的男子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接着,他将酒杯举到鼻子前闻了闻,自言自语地道:“念力达到初窥境界到底有多强呢?呵呵……”

    ******

    月牙楼内,唐傲感受着无边的压力向他涌来,他朝着陶琴道:“再待下去的话,你的酒楼就完了。”说着,他的脚尖一点从窗户钻了出去,在高矮不同的房顶上借了几次力,唐傲终于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界。陶琴与雪斯雷等人则是紧随在他的后。

    天空的劫云就像唐傲的尾巴一般随着唐傲移动而移动,在唐傲达到这片空旷的地界时它也到达了唐傲的上空。

    “轰!”

    一阵巨大的雷鸣声响起,天空上方陡然变亮。一条蜿蜒的紫sè电蛇从天而降向唐傲劈了过去。在场的人都知道,地魔劫共六道,一道强过一道。尽管如此,这第一道雷电也太弱了。弱到连初入人魔境界的人也可以用**硬抗的程度。

    “怎么这么弱?”

    唐傲的眉头微微一皱,他猛地伸出右手将那‘发育不良’的电蛇抓在了手中,微微一用力,电蛇就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消散于空中。

    就在唐傲思考时,天空连闪了几下。

    “轰!”“轰!”“轰!”“轰!”

    连续四道雷电近乎没有间歇地朝着唐傲劈了下来。

    这四道电蛇与先前的第一道电蛇一样的‘发育不良’。唐傲根本就感觉不到这四道电蛇带来的压迫感,他一挥手,一道白光在他的前画了个优美的弧度,就像拱桥一般拦在他的前。而那四道电蛇就像玻璃撞击在地面一样撞在了白光上。

    “咔嚓…”电蛇化为星星点点消散在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雪斯雷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作为一个渡过地魔劫的人,他很清楚地魔劫每一道雷劫都需要一段时间的蓄积。可是,唐傲的五道雷劫近乎是同一时间发出。不仅速度奇快,就连威力也是极弱。这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

    若是雪斯雷一个人奇怪也就罢了,可凌晴也是如此,就连刚刚赶到的施光与施明也很奇怪。在场的人中只有陶琴很清楚。她面sè凝重的盯着天空中的劫云,“这下可不妙了,唐公子未必能够挡下这最后一道雷劫。”

    陶琴的话立刻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雪斯雷开口问道:“陶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陶琴长老,我们可都很好奇呢!”施光道。

    雪斯雷听到施光的声音后,才发现施光和施明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后。

    他连忙朝着两位长老行了个礼。待行礼完后,他才回想到施光的话,转头瞪大了双眼看向陶琴,道:“陶琴长老?”

    陶琴朝着雪斯雷微微一笑,又对着施光和施明行礼道:“施光长老!施明长老!”

    “自家人就别这么多礼了。还是和我们说说,这劫云是怎么回事吧!”施光道。

    陶琴点了点头,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唐公子所渡的是双重地魔劫。”

    “双重地魔劫?”

    众人纷纷在脑海中搜索着相关的记忆,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记忆。所以,他们的脸上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

    陶琴见状,继续解释道:“所谓的双重地魔劫,两种不同力量叠加后的地魔劫。一重是他本体金丹之力,二重是他的念力。”

    “念力?你说他的念力也达到了地魔境界?”施光惊讶的道。

    陶琴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的。”

    “两种力量的叠加绝对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这最后一道雷劫绝对会要了他的命!”施光道。

    “什么?”雪斯雷和凌晴同时惊呼出来,他们担忧地看了一眼站在劫云下的唐傲。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凌晴道。

    在场的人都知道,雷劫针对的是应劫之人。若是横插一手的话,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施光摇了摇头。

    凌晴急了,她道:“那就这样看着他被雷劈死吗?”说着,她就准备冲向唐傲。就在这时,她的手臂被陶琴拉住了。

    “你这么冲过去只会白白搭上xìng命。”陶琴道。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啊!”凌晴道。

    凌晴的声音落下后,雪斯雷也附和起来,道:“是啊!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看着他被雷劈死吧!”

    陶琴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焦急,她何尝不想冲上去。可是,就这么冲上去的话根本没用,搭上xìng命没关系,若因此牵累了唐傲就太不值了。所以,她不得不阻止凌晴和雪斯雷。

    “我倒是有个办法。”一直未开口的施明说道,“利用‘三才’为唐傲布下一个阵法,分摊雷劫的攻击。”

    “你是说‘三才’阵?”陶琴道。

    施明点了点头。

    三才阵乃是三个人的阵法。以实力最高者为天,依次是人,最后是地。布置这个三才阵不难,难就难在三才阵法一旦成立,受到攻击会平摊。实力最高者自然不惧怕平摊后的攻击,但实力最低者就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在雷劫下,除了天然阵法外,恐怕也只有这三才阵可以瞒天过海。当然,这必须建立在应劫之人作为阵法中的‘人’才可以瞒天过海。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找一个实力比唐傲低的人来做阵法中的地。”施明道。

    听完施明的话,众人互相看了看。

    陶琴的实力远高于唐傲,施光亦是如此。剩下的就只有雪斯雷和凌晴了,但二人的境界要高出唐傲。所以,他们也不合适。

    “时间紧迫,没时间却找人帮忙了。你们两个随便出来一个做三才中的地吧。”施明指着雪斯雷和凌晴道。

    凌晴二话没说,抢先站出来道:“还是我来吧!我的实力显然是这里最低的一个。”

    雪斯雷正准备反驳,施明却在这个时候拍着他的肩膀道:“不用争了,你的任务比她还要艰巨。待会雷劫降临,我们会全力应付雷劫。稍有差池,我们三个人就会一起灰飞烟灭。所以,我们的生命就寄托在你们的手中了。”

    雪斯雷眼神一凝,道:“放心吧!”

    施明对施光和陶琴二人点了点头后,对着凌晴道:“我们过去吧!”

    凌晴紧跟着施明朝着唐傲的方向走去。

    此刻,唐傲正盯着天空中的劫云,他隐隐的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六道雷劫前五道实在太轻松了,物极必反。

    前面轻松,后面肯定就会非常的致命。

    唐傲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右手一抹储物戒指。从戒指中取出了一个葫芦,他晃了晃葫芦将葫芦悬于侧。

    这个葫芦乃是在虚海的时候他的一位师傅送他的法宝,一直以来他都未曾使用过。

    拿出葫芦后,他仍感到一丝不安。

    就在这时,天空一暗。狂风四起,如刀子般的狂风刮过唐傲的脸颊,划破了他的脸颊。与此同时,一股巨力从上而下的压力下来。

    “轰!”

    唐傲只觉得肩膀上多了两座大山,他的双腿微曲地颤抖起来,尽管如此,他依然咬着牙硬抗着来自外界的压力。

    就在这时,施明与凌晴来到了他的旁。他们两人以唐傲为中心,站在了不同的位置上。当他们站好后,唐傲的体一松,压力瞬间减轻了大半。

    唐傲疑惑地看了施明一眼。

    施明笑道:“不用这么看着我,这最后一道雷劫,以你目前的实力恐怕很难渡过。待会,雷劫降下时全力以赴,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多谢!”唐傲感激的道,说完,他有转向了凌晴的方向,向她示意谢意。

    压力在三人的分摊下显得微不足道了,唐傲凝神看着天空的劫云。他要在雷劫降下的瞬间将法宝释放出去攻击雷劫。

    雷云翻涌,电蛇穿梭,轰鸣声不断。

    唐傲知道雷劫就要降下来了。他的心中无比的紧张,就在这时——

    “咔嚓!”

    一白一灰两道电蛇互相交缠着从上而下的劈了下来。

    电蛇的速度诡异的异常缓慢,就像一个蜗牛爬行一般,一点一点的向前移动着。电蛇上的锯齿电光都因为速度缓慢而清晰可见。

    唐傲见状,连忙祭起了法宝葫芦。

    “轰!”

    葫芦距离电蛇还有几丈的距离就已经化为灰烬了。

    唐傲见状脸sè大变,这最后一道雷劫超出他想象太多了,他连想也未想的将麒麟指环中的法宝拿了出来。一件一件的朝着电蛇扔了过去。

    一时间,天空中法宝乱飞。

    刀、枪、剑、戟,笔、画、钩、扇……

    站在天位置的施明瞪大了双眼看着唐傲扔出去的法宝。这些法宝有些品级低下,但也有品级上乘,就这样被唐傲如此奢侈的扔了出去。

    若仅仅如此,施明还不会感慨。可偏偏唐傲扔出去的每一件法宝,都使用了血祭之术。

    血祭之术可以祭炼法宝。

    祭炼后的法宝就不再是普通的兵器,即便是普通的投掷也可以发挥法宝百分之三十的力量。

    唐傲是一边扔法宝,一边施展血祭之术令法宝可以发挥其力量。想象一下吧,一个不要命的人拼命抛洒着jīng血和法宝的场面。

    疯狂?不!疯狂已经无法表达唐傲此刻的所作所为了。

    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疯狂的概念,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变态。

    然而,施明却对此种行为有着另外的看法,他不停的摇着头,道:“奢侈!太奢侈了!怎么能够这么奢侈呢?”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