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墨章就是守护法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杀意在唐傲体内得到了控制,这令唐傲对墨桑的力量产生了好奇。接着,他对这力量的好奇又转到了对墨桑的份的好奇,最后,他又将这好奇带入了墨族。墨族竟然拥有连雪斯雷和凌晴这样的人物都未见过,也未曾听过的控制杀意的方法,这足以令唐傲好奇了。

    “控制杀意的方法?岂不是季云的杀意的克星?”

    唐傲灵光一闪,突然得到了一个结论:季云之所以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墨章,难道是因为他对墨章上记载的功法非常的忌惮。所以,他必须要得到,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的毁灭。

    “是了!一定是这样了!”唐傲暗道。

    为了确认心中的想法,他转向墨桑询问道:“墨桑,你的力量是不是来自墨章上记载的功法?”

    唐傲的话并未得到答案,在他转的瞬间,墨桑的体就这样倒了下去。唐傲见状,连忙上前查探了一下,发现她只是劳累过度,这才长长的喘了口气。

    为墨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盖上了一层薄被后,他向后退了退。这时,凌晴走到了他的旁看了看唐傲后,道:“你的脸sè好多了。看来,她的力量的确管用!”

    “嗯!体内的杀意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唐傲再次确认了体内的杀意后道。

    “你刚才好像提到了墨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怀疑墨桑的力量来自于她提到的墨章?”凌晴问道。

    唐傲用手示意凌晴到一旁说话后,一边走,一边道:“刚才你也看到了,她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拥有克制季云杀意的方法,这个方法即便你与雪斯雷都不知晓。若你是季云的话,你会怎么样?”

    凌晴笑了笑,道:“你的意思是说,季云之所以那么紧张墨章,是因为墨章上记载了克制他杀意的方法。也就是说,墨章就是他的克星,他决不许有克星存在?所以,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毁掉墨章?还有整个墨族!”

    “恐怕就是这样!”唐傲点了点头,脸sè变得很严肃。

    凌晴看到唐傲表的变化,道:“你是不是很担心?”

    唐傲走到石桌旁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季云的实力如何?我已经领教过了。他的杀意力量很诡异,普通力量根本就赢不了他。想要制止他,恐怕只有墨章上记载的功法了。所以,我很担心雪斯雷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季云的攻击下能够坚持多久?”

    “那我们直接前往墨族吧!你不可能将所有的事都揽上的。至少,这次,以你一个人的力量就无法解救雪谷的危机。劝说墨族与雪谷联手吧,这样或许能够保住雪谷。”凌晴道。

    唐傲沉默了片刻后道:“你说的很对!我一个人的力量的确很有限。待墨桑醒来后,我们立刻前往墨族。不!我们立刻就走!”

    凌晴见唐傲如此焦急,微微一惊,她指了指还在昏迷的墨桑道:“那她怎么办?”

    “当然是一起了!”唐傲道,“我出去看看有没有坐骑卖?若是能够买到一头坐骑,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你在这里等我!”丢下了这句话后,他径直地走出了石屋。

    一出石屋,唐傲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虎贲族实在太荒凉了,他实在不敢肯定能够在此处购买到坐骑。因为,这鬼地方要饭的比正常人要多,家家户户关门,乞丐到处都是。谁会在这个鬼地方出售东西?

    果不其然,唐傲在四周跑了一圈,也未看到一间开张的店铺。

    “可恶,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唐傲低骂了一声。

    就在这时,地面突然震动起来,这个震感由远及近。唐傲顺着震感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魔仆的头颅出现在天空上方。这魔仆的子被遮挡了,随着他的前进渐渐地出现在唐傲的眼前。

    这是一个蓝皮肤的魔仆,后背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在这个包袱的上面似乎有个人,唐傲凝神一看,果然有个男子盘坐在包袱上。这男子的样貌令唐傲有种难以说明的感觉,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惊艳。不错,就是惊艳。一个令男人看到惊艳的男人,一个样貌不输给任何女子的男人,一个看似就像个女子的男人。

    这名男子见唐傲挡住了他的去路,开口道:“麻烦,请让一让!”

    男子的声音也出乎唐傲的意料,是一种近乎女xìng化的中xìng声音,再加上他那特有的温和语气令人感觉他很随和。恰恰是这种令人如沐chūn风的感觉令唐傲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直至那高达数丈的魔仆从唐傲旁经过时,他才恢复了清醒,脑海如同地面一般微微一震,一道灵光闪过,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再次拦住了那男子的道路,道:“等等!”

    可能是心急的原因,唐傲出现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瞬间就挡住了魔仆的去路,令魔仆的体微微一晃,坐在魔仆背上的男子也晃了一下。他稳住形后,皱了皱眉头,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和生气了。

    唐傲见状,也做好了被呵斥的准备了。可怪异的是,当那男子说话时,他脸上的表再次变得随和起来,“请问,有什么事吗?”

    唐傲尴尬的笑了两声,指了指魔仆,道:“事是这样的,我朋友昏迷了。我必须要将她送回家,不知道你能不能将他卖给我。”

    男子看了唐傲两眼,摇了摇头道:“不行!”

    多耽误一点时间,雪谷可能就多一分威胁。

    唐傲心中如火烧一般焦急,他看向那男子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他不是普通的魔仆,所以,不会卖你的。若没有其他事,我先告辞了。”那男子说完,便拍了拍魔仆的肩膀。

    魔仆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再次迈开步伐。可是,他的步伐刚刚落下,不甘心的唐傲又拦住了魔仆的去路,对着那男子道:“我看你的样子很像商人。你开个价吧!”

    “我说过了,他们不是普通的魔仆,我不会卖的。”男子变得有些不耐烦了。

    唐傲见他死活不肯卖,只好退一步了,道:“这样吧,我雇佣你的魔仆如何?只要他将我的朋友送回家就可以了。价格你开!其实,我也是不得已。”

    男子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唐傲那副焦急的模样,无奈的挥了挥手道:“好吧!看你很急的样子,就免费送你一程吧!”

    唐傲听罢,感谢道:“谢谢!我这就叫我朋友出来。”话音刚落,唐傲就跑回了石屋。

    不多时,唐傲抱着墨桑来到了魔仆的旁,凌晴紧随其后。当凌晴出现时,那男子的瞳孔微微一缩,盯了凌晴一会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唐傲。

    “我叫阳菘,怎么称呼?”男子走到魔仆的旁,一边让魔仆弯下腰,一边道。

    “唐傲!她是凌晴,还有她,墨桑!”唐傲介绍道。

    凌晴看了一眼阳菘,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唐傲?阳菘用惊讶的目光看了一眼唐傲,心中暗道:“他就是那个杀死戈蓝和赤烈的唐傲?他与yīn云洞府为敌,为何又与大护法凌晴走在一起?难道他们有yīn谋不成!还有这个墨桑,她不是墨云海的女儿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被他们绑架了?”

    心中闪过好几念头,他笑着道:“原来你就是那个杀死戈蓝和赤烈的唐傲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哪里的话,你过奖了!”唐傲客气的寒暄着,猛地想到了什么,问道,“赤烈也死了?”

    “不错!难道不是你杀的?”阳菘问道。

    唐傲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与他交过手罢了。至于他的死,若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阳菘沉默了,他拍了拍魔仆的大腿,魔仆将墨桑与凌晴扛上了肩膀。

    “唐傲他没理由骗我这个刚见面的人。也就是说,赤烈的死不是他做的。若赤烈的死不是他所为,为何yīn云洞府要这样对外宣传呢?难道是栽赃嫁祸?”阳菘转头问道,“唐傲,戈蓝真的是你杀死的?”

    唐傲这次没有摇头了,道:“不错!戈蓝的确是我杀的。怎么,你认识戈蓝?”

    一直没有说话的凌晴,突然抢过话题道:“图氏一族的大护法怎么可能不认识戈蓝呢?我说的对吧!阳菘!你这么问,是不是因为我的存在,你认为我来到这里肯定有所图谋?放心吧!我是陪他来的。”说着,她指了指唐傲。

    “什么?他是图氏一族的大护法?”唐傲惊讶的道。

    他一直想接触图氏一族,没想到会在这种况下接触。

    “你确定?”唐傲道。

    凌晴笑了笑,道:“本来我也不敢肯定,但是他的问题太多了。”

    “凌晴大护法果然聪慧,只是一点破绽就发现了我的份。”阳菘道。

    “虽然我没有见过你,但是你的名声我还是听过的。所以,当你将名字报出来时,我就已经怀疑了。只是不太确定,又见你如此的询问他,这才确定了我心中的想法。”凌晴道。

    “本来我还打算观察几天的。但,既然大家的份已经点破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你们来图氏一族,所为何事?”阳菘的表变得严肃起来。

    凌晴笑道:“阳菘大护法,你太紧张了。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目的,若非要说目的的话,那就是尽快将墨桑送回去。然后,劝说墨族与雪谷联手抵抗季云的攻击。”

    “你是说,你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图氏一族?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阳菘微怒道。

    “本来你们图氏一族的事,我也懒得插手!可谁叫雪谷内有这个家伙的朋友呢?我不能看着这个家伙去送死。所以,不得不帮忙了。”凌晴一边说,一边指着唐傲道。

    “阳菘大护法,不要误会,我真的是为了帮助朋友才来的。我的朋友此刻正受到季云和他的黑甲军威胁,所以,我请你不要在这些无所谓的事上浪费时间了。再不走,我怕来不及了。”唐傲道。

    阳菘看着一脸焦急的唐傲,联想到先前唐傲的表,道:“也罢!就信一次也无妨!”

    “帕布!”阳菘对着他后的魔仆叫道,那魔仆立刻蹲了下来。

    “上来吧!我们立刻出发!”阳菘脚尖一点跳上了魔仆的肩膀上,接着,他朝着唐傲招了招手。

    唐傲见状,也跳上了魔仆的肩膀。

    “帕布,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墨族!”阳菘拍了拍魔仆的肩膀道。

    “吼!!!”

    那魔仆大吼一声,拔腿就跑,地面在魔仆的奔跑中晃动着。

    魔仆的速度之快令唐傲咋舌,他坐在魔仆的肩膀上根本无法辨别四周的景sè,四周的一切都像被浓雾笼罩了一般。他感觉四周的天地都在旋转一般。更加令他无法想象的是,魔仆的肩膀仅仅只有一点起伏。若不是地面的震动,他将双目一闭,就根本就感觉不到在奔跑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的景物再次清晰的出现在唐傲的眼前。他们来到了一片树林,这片树林的树浓黑而密集。

    “穿过这片树林就是墨族了,我们还是下去吧!”阳菘说着,一个翻从魔仆的肩膀上跳了下来。

    “帕布,你就在这里等着。”阳菘拍了拍魔仆道。

    唐傲从魔仆上跳了下来,他摸了摸再次饥饿的肚子道:“我们到底花了多长的时间!”

    “一天一夜!”阳菘道。

    唐傲的双眼瞪得很大,难以置信的道:“原本小半个月的路程,我们一天一夜就到了?”

    “不错!我说过,他们不是普通的魔仆。他的速度即便是最好的坐骑也比不上。也就是说,即便你雇佣最好的坐骑,达到这里也需要四五天的时间。怎么样?他们很厉害吧!”阳菘得意的道。

    “的确很厉害!”唐傲道,“他的确不是普通的魔仆!”

    就在这时,墨桑也从魔仆上下来。她双脚一踏上地面就欢呼起来,“这么快就回来了,实在太好了。”

    凌晴看着墨桑开心的样子,笑了笑。墨桑清醒后,他已将他们的事告诉了墨桑。墨桑也答应劝说他父亲与雪谷联手抵御季云。

    “墨塔,我回来了!”墨桑对着林子大喊了一声。随着这道喊声回,一道影极速的穿过林子,来到了唐傲等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穿着黑sè麻布编织的衣衫的男子,他后背着一柄弯刀。

    一出现,他就冲向了墨桑,“你终于回来了。若你再不回来的话,我怕族长会因为担忧你而倒下的。他自从得知你失踪后就一直吃不下,睡不着,现在还病了呢!你这些天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

    “什么?”墨桑的脸sè大变,根本就顾不得回答墨塔的问题,急忙冲向了树林内。

    墨桑离开后,墨塔看了唐傲等人一眼,说道:“多谢你们送墨桑回来,我叫墨塔!几位请跟我来!”

    在墨塔的带领下,唐傲等人来到了一间石屋旁。还未进屋,就听见墨桑的哭泣声。

    “我进去看看族长,你们稍等片刻。”墨塔推门进入屋内,不一会儿,墨塔从屋内走出来,请唐傲几人进屋。

    石屋不大,但布置却非常的华丽。一张如玉雕般的石上躺着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老者见到众人进来,正准备寒暄几句。却发现进来的人中有阳菘,他连忙示意墨桑将他扶起,欠道:“墨族墨云海,见过阳菘大护法。”

    “族长有病在,就不用多礼了。”阳菘连忙上前将其扶起道。

    墨云海起后,看了看阳菘后的唐傲,道:“你就是唐傲对吧!我已经听小女说了,待会我就会安排人手前往雪谷。但仅凭我族之人,恐怕很难应付季云的黑甲军。实话和你说吧!其实,季云的黑甲军早在几年前就一直与我墨族的族人发生冲突了。只是,我们一直能够相安无事,完全是依靠墨章的保护。”

    再次的提到墨章,立刻吸引了唐傲的兴趣。他相信,老族长既然说出这句话来,那么他就会解释墨章的一些信息。所以,他直接问道:“这墨章到底是何物?”

    “墨章是我族的守护法宝!”墨云海道。

    “守护法宝?不是说,墨章是一种修炼的功法吗?”唐傲疑惑的看向了墨桑。

    墨桑也是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墨云海,“父亲,你不是说墨章记载了一门高深的功法吗?怎么又变成了守护法宝了?”

    墨云海看了一眼阳菘,阳菘立刻接过话题道:“还是我来说吧!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有心人只要一打听就能打听到。其实,我们图氏一族,有些部族拥有代代相传的守护法宝。墨章就是墨族的守护法宝。不仅如此,每件守护法宝上都记载了一种特殊的修炼方法。这个修炼的方法只有守护法宝的持有者才知晓。”

    “这么说,墨章就是记载了一种特殊功法的守护法宝?”唐傲道。

    “不错!墨章就是守护法宝!”阳菘道。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