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试试实力(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忌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向旁的辛野,问道:“他刚才说了什么?”

    辛野没有直接回答,道:“我想你没有听错!”

    两人都难以相信唐傲竟然如此回答,而且回答的是那么的不加思索。他们看向唐傲的目光变得凶狠和恶毒起来。

    就在这时,被击飞的巴塔从碎石堆中爬了起来。他彻底被激怒了,怒吼一声:“唐傲,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巴塔的吼声并没有吓住唐傲,他甚至没有理会巴塔,转对着再次停下的雪斯雷等人道:“你们还不走?”

    同伴的死令雪斯雷异常的愤怒,他双眼通红的看着巴塔,脑海中都是杀死巴塔的念头。就连唐傲叫他,他都未曾听到。就在这时,雪凝从他的后将他抱了起来,抽泣道,“我知道你很愤怒,但是,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否则,他们的死就更加的不值了!”

    听到雪凝的话,雪斯雷终于冷静了下来。他向唐傲点了点头,以示感激。接着,他拉着雪凝就朝外面跑去。在经过雪泽和雪虹旁时,他低声道:“我们走!”

    雪泽和雪虹紧跟其后,转瞬之间,便消失在茫茫夜sè中。

    见到雪斯雷等人离开,唐傲转过头来,对着虎视眈眈的三人道:“接下来要试试我的实力了。喂!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听唐傲这么一说,忌原三人微微一愣。他们都是人魔巅峰的实力,比这个刚刚渡过人魔劫的唐傲要高出许多。按理说,只要一个人就可以轻易的解决唐傲。但是,唐傲竟然如此叫嚣,问他们三个是否一起上?

    他们见过狂妄的,但是没有见过如此狂的。

    巴塔本就是个直xìng子,比较急躁,再加上他一直觉得唐傲的智力压制着他,若是不将其除掉,他心里总是有些不自在。他大声的咆哮了起来:“三个一起上?就凭你的实力也配我们三个一起上?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我们三个当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将你挫骨扬灰,神魂俱灭。”

    “是吗?”唐傲微微一挑嘴角,露出一丝不置可否的笑容。

    巴塔彻底被激怒了,他大步向前,粗声粗气的道:“你不相信?好!我就让你看看,我怎么将你拍成泥!忌原,你们都别出手,我要一个人对付他!”

    “如你所愿!”

    忌原和辛野对视了一下,笑了笑。他们心中都很清楚,巴塔又被唐傲牵着鼻子走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想过要制止巴塔。一来,是因为巴塔xìng子刚烈,说出的话,很难让他收回。二来,他们也想看看唐傲的真正实力,毕竟能够让yīn云洞少洞主看重的人,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出于谨慎,让巴塔去探探路总比自己动手好。

    巴塔一步一步的朝着唐傲近,而他脚下的空间也随着他一步一步的碎裂,朝着唐傲延伸而去。从巴塔上发出的浓烈杀气,犹如实质般的狂风带着低啸之声冲向了唐傲。

    唐傲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剧烈的杀气与他的体撞击着。撞击所产生的气流另地面的碎石纷纷上扬起来。

    一些实力低得魔仆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双手抱向后退去。

    巴塔没有废话,在距离唐傲大约三丈左右时,他化掌为拳,一拳轰向了唐傲。

    “咔嚓嚓!”

    四周的空间瞬间立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这些裂痕直奔唐傲而去。唐傲终于动了,他脚尖在地面一点,整个人犹如冲天的火箭,蹭的飞上了高空。

    “咔嚓嚓~”

    唐傲原先所站的地面瞬间被出一个窟窿,那些碎石立刻化为齑粉。

    高手对决,破坏力是异常惊人的。那巨大的破坏力就是一场灾难,幸亏宫经过了魔石加持。否则,单单巴塔这一击就可以毁掉一座宫

    “哼!速度不错,竟然能够躲过我的碎裂!不过,下一次你就没有那么走运了。”巴塔冷哼一声,也跟着飞上了空中,尾随在唐傲的后,疯狂地挥舞着双拳。

    巴塔的拳头就如落雨一般,一道道裂痕在唐傲的四周出现,将唐傲包裹起来。

    唐傲听见四周的空间正不停的发出‘咔咔’的碎裂声,眼看着就要崩溃。面对如此恐怖的境地,唐傲微微一笑,他掐动了几个法决,一道道水蓝sè的影自他的体飞出,一掌一掌的劈向了巴塔。

    巴塔见状,连忙挥出几拳迎上了唐傲的虚影。

    “轰!”“轰!”……

    一连串的响声发出,唐傲从空中落了下来。他笑着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巴塔的攻击看似是碎裂空间,其实只是一种诡异的兵器。只要是兵器就必须要人来控制,而他一分神,兵器自然失去了准头。”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唐傲突然讽刺了一句,然后他突然伸出右手,向空中一抓。空气中水汽迅速向他手掌聚集起来,水蓝sè的光芒渐渐地幻化成一柄水蓝sè的剑。他握着水蓝sè的剑,轻轻的挥动了几下,笑道,“达到人仙境界就是不一样,水形剑竟然这么容易就形成了。”

    “水形剑法!”

    唐傲将手中的水形剑扔了出去,水形剑托着长长的蓝sè尾巴,在夜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从一个令人难以预料的角度,急速向巴塔斩了过去。

    巴塔不屑的冷笑了一下,似乎没有将这样地攻击,放在眼里,然而非常随意的往旁边闪了闪。谁知道,水形剑的光芒,突然明亮了一下,在空中陡然加速,瞬间就到了巴塔的面前。

    巴塔这下吃惊不小,赶紧扭闪避。谁知,水形剑就在他旁炸开。

    诡异的攻击令巴塔防不胜防,尽管他尽了全力去躲避。但是,水形剑还是将他腿部炸了一个大口,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更加令巴塔始料不及的是,水形剑上带有的寒意,瞬间将他大腿的血液冻结,这股寒意甚至顺着他的肌骨骼侵入他的体。

    忌原看了看辛野道:“他的攻击很诡异,也是水系。你怎么看!”

    辛野的脸sè变得异常的严肃,甚至收敛了对唐傲的轻视,他解释道:“同是水系,选择不同,攻击也会不同。即便选择相同,运用不同,效果也是不同。就拿我来说吧。我和他同是水系,我选择的是‘诡’,他选择的也是‘诡’,我们大家都是使用诡诈,让人摸不清虚实。但是我的‘诡’借助的是‘渺’,飘渺的雾气,让人无法知道虚实。而他的‘诡’借助的却是‘思’,人的思维,无固定的模式。相比之下,他的‘诡’要高出我好几倍。”

    “照你这么说,我们都小看他了!”忌原道。

    “嗯!”辛野点了点头,“巴塔恐怕也倒霉了。”

    话音刚落,巴塔就怒吼起来,“唐傲,你竟然劈伤了我。我太小看你了。不过,你的幸运只有一次,我绝对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的!”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