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拉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    “来来来…我们为唐兄弟的智慧干一杯。”yīn彦举杯道。

    剩下的二人纷纷举杯,他们分别向唐傲示意了一下后一饮而尽,唐傲也举杯还礼喝起来。

    yīn彦见气氛融洽后,便问道:“唐兄弟,你很幸运,我父亲很少对第一次见面之人如此看重的。不知道他邀你去大商讨何事呢?”

    yīn彦的话看似很简单,也很随意。其实不然,他是在试探唐傲,试探唐傲的忠心到底偏向那一边。若是唐傲不肯如实相告那肯定是偏向其父,那么就不值得拉拢,甚至要想法将其除掉。若是偏向他这边,自然要好好的拉拢一下了。

    唐傲听后微微一想便了解了其中的关键,他故意看了一眼四周,笑道:“yīn少主,待酒足饭饱之后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谈,如何?”

    yīn彦见唐傲的眼神以为他顾忌辛野二人,便笑着道:“护法是自己人,你不必担心。尽管直言便是。”

    唐傲摇了摇头,道:“此事事关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来来来,我们喝酒!”说着,便举起了酒杯。

    辛野用怨毒的目光扫了唐傲一眼道:“既然唐傲不愿意我等留下为少主分忧,那么我们也不是不知趣的人,忌原,我们走吧!”说着,他拉着一旁的独眼龙便出了大

    yīn彦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也未阻拦任由辛野二人离开。待二人离开后,他这才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唐傲依然摇了摇头,“地方不够僻静!”

    “好!那随我来吧!”说着,yīn彦起朝着内走去,唐傲一直紧跟其后。七转八转,yīn彦带着唐傲来到一个花园内,穿过花园来到一间密室前。yīn彦打开密室后,率先进入将密室的灯点燃了。

    这密室不大,十来个平米,里面除了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外,其他地方皆是空的。yīn彦指了指石凳道:“坐吧!这里就咱们两个,够隐蔽了吧!”说着,他自己先坐了下来。

    “嗯!”唐傲也不客气,坐到了yīn彦的对面道:“少主,我之所以要单独与你相谈是因为洞主已经知道了。”说道这里,唐傲将话一顿,不再说下去了。至于洞主知道了什么?唐傲却没有说出来。他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试探一下yīn彦。看他是不是真的挑拨yīn九与图林之间的关系,令他们不死不休。

    “知道了?”yīn彦先是一惊,后将脸sè一沉,追问道,“他知道什么了?”

    yīn彦的表完全落入了唐傲的眼里,他已经有八成的把握肯定yīn九与图林之间的不死不休是yīn彦挑起的。他按耐住心中的喜悦,一脸严肃的道:“你的事啊!”

    这次yīn彦的脸sè彻底变了,道:“他真的知道了?”

    “嗯!”唐傲点了点头。

    yīn彦仍有些不死心,追问道:“他是怎么和你说的?”

    “他问我yīn九的死是不是你挑拨的?”唐傲道。

    yīn彦的双眼中陡然闪过一道怨毒,道:“那你又是怎么回答的?”

    唐傲如实相告,道:“我根本就不知道又如何回答?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答。洞主见用武力无法出我的答案便放了我。不过,少主,从洞主的表和话语中我敢肯定,他早已知道你的事了。”

    听完唐傲的话后,yīn彦猛地站了起来,脸上yīn晴不定,脚步来回踱动,似乎在思考着对策。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无奈的道:“父亲达到地魔巅峰已经,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初入地魔的可以比拟。若是他知道了我的事,他根本不会对付图氏一族,那么我的计划就无法完成了。”

    唐傲听罢,知道时机已到,连忙站起来道:“少主,你的意思是?”

    yīn彦转头看向唐傲,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事,我也不瞒你了。我yù夺得yīn云洞洞主之位,你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唐傲连忙表示忠心,单膝跪下道:“属下愿誓死追随少主!”

    “好!好!你先起来吧!”yīn彦将唐傲扶了起来,突然,灵光一闪道,“先前见你智力过人,不知你是否有计可行?”

    唐傲站起来,问道:“少主,恕我冒昧,我必须清楚少主对洞主之位的渴望程度?是普通想想,还是不择手段?”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不择手段了,为了这位置我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可以害死,还有什么做不了。就连我的父亲,我也可以不要。只不过,我父亲的实力太强,根本无法撼动!所以,我才这般苦恼呢。”yīn彦道。

    “好!你若要成为洞主的话,这yīn武他必须得死。所以,先前我还在担忧你因为洞主的份是你的父亲而不忍动手。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唐傲道。

    yīn彦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唐傲,问道:“这话从何说起?”

    唐傲道:“少主的事洞主已经知道了,对不对?既然他已经知道,他就会对你失望,不会让你成为洞主的。甚至会处处为难你,那么你的未来堪忧啊。既然如此,少主要等上洞主的宝座的话,洞主就必须要死。”

    “嗯!”yīn彦点了点头,“那你可有计划?”

    “有!继续挑拨!”唐傲道。

    “这我已经想过了!父亲既然已经知道了yīn九的死因,他就不会与图氏一族拼命的。”yīn彦道。

    “不!他会的。因为有我!我已经将其中利害关系告知洞主了,他已经批准我前往图氏一族。到了图氏一族,我便会挑拨图氏一族。到时候,图氏一族和他拼命,就由不得他不拼命了。”唐傲道。

    yīn彦看了两眼唐傲,道:“你一早就计划好了?”

    “可以这么说!”唐傲道。

    yīn彦看唐傲的眼神变了,有着敬畏,也有着yīn冷,转瞬又变成喜sè,他哈哈一笑道:“唐兄弟,果然神人也。既然如此,那就拜托了。”

    “能够为少主办事,那是我的荣幸。”唐傲道。

    “好!”yīn彦拍了拍唐傲的肩膀道,“你随我来!”

    唐傲随着yīn彦来到一个楼阁前,这楼阁完全由楠木搭建,入目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干净。干净到一尘不染,干净到踏入楼阁的范围便觉得亵渎了这个地方。

    刚向前走了几步,唐傲便发现一群魔仆也跟着进来了。他们一个个端着盆子,拿着抹布,唐傲与yīn彦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他们一边跟着,一边擦拭着唐傲和yīn彦的脚步。试想一下吧,你来到一个异常整洁干净的地方,你每走一步,便有个人将你行走的地方擦拭的干干净净,你有什么感想?或许你会心安理得的让他们辛劳,但唐傲却非常的反感,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来这个地方,脸上不自觉地带了厌烦之sè。

    yīn彦见状,便问道:“怎么回事?”

    “他们这样跟在我后打扫,就像是赶我走一样,我能好过吗?”唐傲道。

    yīn彦听后不由的笑了起来,“这里可是你的地方,他们敢赶你走?你不想他们碍眼,吩咐一声便是,何苦这般模样啊!哈哈哈…”

    “你们,说你们呢!都给我退下,别在我眼前出现!”唐傲挥手让他后的那些魔仆退下。

    唐傲的话音刚落,一个人魔便从后面小跑着出现在唐傲的眼前。直至唐傲和yīn彦的面前时,他才止住了脚步,恭敬地行礼道:“鲁石参加少主,参见唐统领。”

    唐傲看了一眼yīn彦,见yīn彦向他使了个眼sè,他便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属下乃统领的管家,负责管理这座宫的。”鲁石道。

    鲁石的话音刚落,yīn彦便接上道:“鲁石啊,你为唐统领介绍一下这里吧。介绍完后,将我的礼物送予他。”说完,yīn彦转对着唐傲道,“好了,唐兄弟,今天我就不留了,明rì我再来找你。”说完,便转走了。

    yīn彦离开后,鲁石开始介绍起来,“统领,这里共有百名女侍,百名男侍,二百名护卫。他们是负责楼阁外,至于楼阁内有着jīng心挑选的二百名侍女,她们不得外出,而且各个都是处女,体态优美,统领可以zì yóu享用。”

    唐傲有些愕然,随即问道:“这就是少主送我的礼物?”

    “不!不!不!少主岂会送这些俗物?少主送的那是百媚生,婀娜多姿,统领可进入楼阁内赏玩!”鲁石道。

    “还有吗?”唐傲皱了皱眉头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锦盒要一并送与你,这锦盒是由逍遥阁阁主保管。至于里面有些什么,我并不知晓!”鲁石道。

    “逍遥阁阁主?”唐傲疑惑的道。

    “就是此楼阁阁主!”鲁石道。

    唐傲这才明白,原来眼前这楼阁便是逍遥阁,他转看去,果然见楼阁的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逍遥阁。

    “原来如此!那阁主是男是女?”唐傲点了点头。

    “统领,这阁楼只许你一个男子进入,阁主又岂会是男子?好了,统领,这里我也介绍的差不多了。若无其他事,属下告退了。”鲁石道。

    “嗯!你去吧!”唐傲挥了挥手道。

    鲁石离开后,唐傲转看着眼前的楼阁。这阁楼占地甚广,一个连着一个,就像是阁楼群一般。他看着看着,心中便被怪异的感觉充满了。这感觉令他既想进入阁楼内一探究竟,又害怕进入阁楼。

    站在阁楼外犹豫了片刻,唐傲释然了,他微微一笑,坦然的进入了阁楼。

    一入阁楼便看见前方不远处的魔仆,这些魔仆皆是少女模样。这些少女先前便接到了指示,现在又见到有男子进入楼阁,纷纷跪了下来,对着男子行礼,直呼:“参见主人!”

    女儿国是什么样子?唐傲现在就有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仿佛掉进入了女人堆里,这一个个女人环肥燕瘦,姿摇曳,水嫩的肌肤,红扑扑的脸庞,无疑不让唐傲心动不已。最令他心动的还是鲁石的那句话,这里的女人他都可以随意的享用。正因为有了这句话,他才有种冲上去将这些女人全部搂入怀中,尽怜的想法。

    “呼!”唐傲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将心底的yù望压了下去。虽然,这个感觉就像吞了苍蝇一般的难受,但他还是克制了自己的yù望。

    “都起来吧!来个人,带我去找阁主!”唐傲道。

    “主人,我带您去吧!”人群中一名粉衣罗裳女子向前一步,走了出来道。

    “请!”粉衣女子示意了一下后,便向前走去。唐傲见状,便跟了上去。

    阁楼很大,楼廊也很长。唐傲紧跟在粉衣女子后。粉衣女子一边走,一边道:“主人,你劳累了一天,我先带你沐浴更衣,待你享受完沐浴后,我再带你前往阁主的房间。”

    唐傲觉得这安排的很是贴心,欣喜的点了点头,道:“好!”

    三言两语后,唐傲随着粉衣女子来到一间厢房外。粉衣女子对着唐傲道,“主人,请您进去吧!我在外面候着,若是有需要,你只管吩咐我一声。”

    唐傲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入房间内,便被缭绕的雾、水气给迷了双眼。这个房间充满了白sè的水汽,很浓,房间前有个屏风,绕过屏风是一个大水池。这个水池约百来个平米,碧绿sè的池水,此刻这水池内正咕噜咕噜的冒着气。

    唐傲将衣衫脱下挂于屏风上,缓缓地走入了水池。水池的水略微有些烫,不过,这个烫令唐傲的整个毛孔炸开,舒爽无比。这种舒爽令唐傲有些yù罢不能,他的jīng神也开始放松起来,隐隐有些腾云驾雾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连串的水声从水池的对面传来。唐傲立刻jǐng惕的睁开了双眼,他这一睁眼便看到四个女子正在水中朝他游来。这四个女子赤而来,见到唐傲看她们,她们的脸蛋立刻红了起来。那水嫩的肌肤上加了如此的一抹红艳,令她们更加的美丽动人了。

    眨眼间,这四名女子便来到了唐傲的旁,她们整齐的行了一个礼道:“参拜主人!”

    唐傲一直沉浸在观看这四个女子的美貌中,现在又听到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令他的心中yù.火中伤。先前他在门外便经历了一次yù.火燃烧的感觉,那一次他还很轻易的将yù.火压下。这次,他却没有那么容易了。特别是他一边看着四名女子的子,一边听着女子的莺莺之声,他的手脚已经不受控制的将一名女子拉进了怀中。

    那女子害羞的挣了一下,未能挣脱,索xìng便将头埋入了唐傲的怀中。其他三名女子中一名上前一步道:“我等是阁主的四大女侍,chūn、夏、秋、冬。你怀中的叫chūn!她是夏,她是冬,而我是秋!”

    唐傲听她这么一介绍,立刻大笑起来,他对着怀中的女子道:“原来你叫chūn啊!叫chūn好啊!”

    不知为何,唐傲总是有些飘飘然的感觉,他的双手在chūn的上摸来摸去。而chūn有些慌张的逃避着。片刻过后,当唐傲想进一步的时候,水灵气竟在他的体内疯狂的转动起来,他心中一惊,连忙收回了在chūn上的手。

    唐傲惊讶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一慌神,匆忙地向水池外逃去。唐傲的动作令chūn等人措手不及,她们在此便是为了伺候唐傲。唐傲动手,她们还可以保留着少女的矜持。但他这么一停,甚至逃离,她们就只能自己送上门了。

    这四名女子纷纷将唐傲围了起来,接着便齐齐出手,柔嫩的小手将唐傲再次拽入水池。其中一人更是如八爪鱼般挂上了唐傲的上。这一刻,唐傲的大脑再次迷糊起来,他抱着前的秋疯狂的吻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切,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了,总之……你能想象的一切,都一一发生了。

    当唐傲jīng疲力竭时,他终于在四女的簇拥下,回到水池上。他只觉得自己被清洗的实在太干净了,干净到可以食用的地步了。在四女温柔的服侍下,唐傲穿上了柔软干净的洁白袍服,让他尴尬的是,袍服里完全是真空的,什么也没有,把带子一扯,他可就光了!

    感慨的摇了摇头,唐傲不由暗想,这个yīn彦实在太会享受了。

    在四女的恭送下唐傲出了浴室。接着,他又随着粉衣女子朝着阁主的房间而去。一路上,粉衣女子小心的陪在唐傲的侧,亦步亦趋的跟着唐傲,不断的给唐傲解释着各个建筑的功能以及作用。

    不多时,他便来到了阁主的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