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事情原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唐傲将麒麟指环收起来后,再次打量起手中的玉简。心想:“这玉简竟能将当时的景再现,不知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记忆?”想到这里,唐傲的意念再次集中到玉简中,只听‘嗡’的一声,唐傲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待他清醒时,他又进入了玉简的记忆中。

    环顾四周,他依然处洞中,亮光自洞外照shè进来令整个洞清晰一片。

    “奇怪,怎么这么像先前的那个片段啊!待会就是宁成匆忙的走了进来。”唐傲的话音刚落,宁成便从前方走了进来。

    当唐傲的目光接触到宁成的影时便不由自主的大骂了一句:“该死,我又要看他们打一次了!”刚刚说完,便觉得有些不一样,心中不奇怪起来,“不对!上次他进来时是匆匆忙忙的,可是现在却神自若,有戏…”

    想到这,唐傲心中一喜,便跟上了宁成。

    十数个呼吸后,唐傲随着宁成来到了一个拐角,转个弯后,唐傲微微一愣,“死路?不对!看他继续向前,想来这里必定有个暗门之类。”

    心念一动便继续跟了上去。果然,宁成在一睹岩壁前停了下来,只见他伸出右手将右边岩壁上穿凿的一个铁环向下一拉,铁环后连着一条铁链被他拉出岩壁。随后,他面前的岩壁竟然一分为二向两边分开。接着,宁成便走了进去。

    唐傲紧随其后,他一进入,后的岩壁便合了起来。

    环顾四周。

    唐傲发现这是一个长宽足有百丈的空间。房间的zhōng yāng处有一个水池,水池的zhōng yāng有个莲台,一缕淡淡的烟雾将莲台笼罩,使其有些虚幻之感。在水池的四周八个方位有着大大小小的洞坑,这些洞坑内装有颜sè深浅不一、状态黏稠不一的水。

    宁成走到水池旁,脚下一点,便飞飘向了莲台处。接着他便坐在莲台上掐动法决,只见蓝光连闪,一道道麻绳粗细的水柱从莲台下升起。

    “去!”

    一道喝声响起,水柱宛似长蛇般飞向了四周的洞坑内。

    “唰唰…”的响声回在整个空间内。

    这样的事大约持续了半个时辰,唐傲四处转悠起来。

    他时而来到四周的岩壁旁观察那些瓶瓶罐罐,时而来到水池的莲台旁观察莲台,时而又跑去坑洞旁观察坑洞内的东西……

    就在这时——

    一道道蓝光此起彼伏地从水池四周的洞坑内shè出。这些蓝光宛如光柱直shè岩顶,星星点点的水汽在蓝光中异常的炫目。

    宁成激动的站了起来,只见他脚尖一点,飞飘向了对面的坑洞旁。

    刚刚落下,他便拾起了一粒正在发着蓝光的丹药,闻了闻,又塞入口中嚼了嚼后,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激动的表。最后,他的双眼更是一亮,大喊起来,“成了!我终于成功了!这逐波炼丹法我终于练成了。哈哈哈……”

    “宁师弟,师父有要事找你…”一道声音从洞外传来。

    宁成的声音一顿,对着外面应了一声,“我马上就到!”便匆匆收拾起地面上的丹药。

    唐傲一边看着宁成收拾丹药,一边嘀咕起来:“奇怪,这声音怎么那么像王鱼的声音!”话音刚落,他的大脑便‘嗡’的一声失去了意识。当他再次醒来时,他又回到了那个yīn暗的洞中。

    唐傲用手触摸了一下地面,感觉到地面的真实,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回来了!”唐傲心想,“这玉简中的记忆总是一段一段的,看来,它应该还记载了一些其他的事。”

    其实,唐傲之所以这么积极的查看玉简中的记忆,还要从见到宁成与王鱼厮杀的那一刻说起。当时,他见到宁成与王鱼之间的厮杀时,心中便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这洞既然在五行宗的地底,那么宁成他们口中所说的宗派会不会与五行宗有着莫大的关系呢?若是有关系,到底又是什么关系呢?”

    俗话说的好,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唐傲也不例外,当他有了这个想法后,心中便生出了一查到底的想法。所以,他才会这么积极地查探玉简中的记载。

    休息了片刻后,唐傲再次将意念探入玉简。

    这一次,唐傲的意识一颤,体一晃来到了一间石室内。

    他一进入石室便看到宁成趴在一个银发白须的老者上放声痛哭,那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唐傲走进一看,发现银发老者嘴角边挂着一丝鲜血,双目紧闭。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老者没有丝毫呼吸的迹象,显然已经死了。

    “看来这个就是他们口中的掌门了!”唐傲心想。

    宁成一边哭喊着,一边摇晃着银发老者。突然,宁成双眼一黑昏死过去。

    就在这时,外面冲进来二十多人,为首的竟然是那王鱼。王鱼一进来便大喝了一声,“师父,你怎么了?”

    他这一声呼喊,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躺在石上的银发老者上。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王鱼一个箭步冲了上前查探,一探之下,他转一脸黯然的道,“师父,他老人家仙游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的!我昨rì见他还好好的!”

    ……

    一时间,进入石室的人皆面面相觑。就在这时,王鱼却大喝一声,“先前我进来时师父还好好的,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害死了师父。”

    众人的目光又看向了躺在了一旁的宁成上。此时的宁成刚刚醒来,听到王鱼的话,他连忙摇手道:“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掌门!我真的没有,你们要相信我啊!我进来的时候,掌门他老人家已经躺在那里了......”

    王鱼见众人听到宁成的辩解后疑惑起来,便开口道:“你说你没有。好!我问你几个问题,若是你能答出来,我就相信你没有杀死师父。”

    “好!你问吧!”宁成道。

    “我且问你,你刚说你进来时,师父已经躺在了那里?”王鱼道。

    “是!我进来时,掌门已经躺在那里。我叫了几声他未答应,又觉得他躺的姿势有些奇怪。所以,我便上前一探了,一查才知道掌门他…他已经仙游了!”

    “笑话!”王鱼大喝一声,“若真如你所说,你为何没有出来通告大家呢?”

    众人一听都觉得有理,王鱼又道:“师父他老人家早就命我通知大家,说今rì会有重要事宣布。所以,我和大家早已在大内等候。一等再等,师父他老人家还未出来,大家便建议到师父这里来看看了。想不到一来便看到你杀了师父。”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宁成心急如焚,奈何不知如何辩驳。

    王鱼又道:“若你真的没有杀死师父为何会躺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宁成的大脑已经乱了他下意识地说了一句,话一出口又想了起来,便解释道,“当时,我见掌门已经死了。想起掌门收我为徒,授我仙术,一时悲伤便昏…”

    话还未完,王鱼便嘲笑道:“你这话说的连三岁小孩也不会信你。你明明说你不知道,怎地又知道了?还想装可怜,博取大家的同?哼,你肯定是偷袭师父,被师父发现一掌打中后昏迷。而师父则是被你这畜生暗算才亡的。”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个个都觉得王鱼所说不差,王鱼见状,连忙大喝一声:“宁成,别狡辩了!我今rì就要为师父报仇!受死吧!”

    话音刚落,便抽剑刺向了宁成的喉咙。

    剑似灵蛇,剑光如雪。

    宁成本来就慌乱异常,现在又见王鱼一剑刺来,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这一退,虽然让开了王鱼的剑,但依然被剑气所伤,脖子上瞬间多了一条血痕。

    王鱼见一招未能将宁成杀死,又此出了一剑。

    王鱼的剑可谓是招招狠辣,非要置宁成于死地不可。而宁成却只知躲闪,口中一直呼喊着他不是凶手。

    一正一负的对比之下,只是片刻,宁成就被他一掌击退,跌落银发老者上。

    银发老者被宁成这么一压,竟然倒抽了一口气坐了起来。王鱼见状,本来刺向宁成的剑一顿,脸sè瞬间大变。又见银发老者瞪着他,伸出右手,道:“你…你…”

    他吓得噗咚一声,跪了下来。

    正待他准备求饶时,眼角的余光发现银发老者的手指竟又指向了宁成,最后,银发老者更是一掌拍向了宁成,将宁成击飞了出去。

    “轰!”剧烈的响声发出,岩壁崩碎,宁成飞出了石室。

    然而,银发老者在做完这一切后,又倒了下去。这一次,他是真的死了。

    王鱼见状,嘀咕了一句:“连老天都在帮我!哼哼!宁成,你这个蠢货死定了。待你抗下这杀师的罪名,我便可以借助杀死你的名声登上掌门之位。哈哈哈…”说着,便蹭的站了起来,朗声道,“大家看到了吧!连师父他老人家也攻击宁成说明宁成就是陷害他的凶手。这下他没得辩白了吧!”

    “想不到宁师弟是这种人,平时见他老老实实,竟然是欺师灭祖之徒。”

    “这叫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不能让他跑了!”

    ……

    一时间讨伐声此起彼伏。

    宁成的心却震惊无比,因为刚才的那一掌不是要伤他,而是将他送出石室。现在想来显然是银发老者不希望他被人冤枉。

    他将前后事一联系心中便有了答案。

    “王鱼,一定是他杀了掌门!”

    心中念头一生,便要与王鱼对峙,但一想到王鱼如此狠辣,肯定还有后招,若无确实证据他肯定不会就范。

    “不如暂且退去,待找到证据后再另行打算。”

    想到这,他便朝着外面跑去。奔跑中,他突然感到口处有什么东西闪烁着,一摸之下竟发现了麒麟指环。

    “掌门竟然将五行宗交给了我!”宁成步伐一顿,惊呼起来。

    何止宁成惊呼,连唐傲也跟着他一起惊呼起来,“麒麟指环竟然是五行宗掌门信物?”

    就在这时,王鱼不知从什么地方冲了过来,他一见宁成手上的戒指便双眼发红,露出一丝贪婪的目光。

    “交给我!”王鱼道。

    “哼!你杀了”

    这一惊,他的意识再次模糊,待再次清醒,唐傲又回到了那个黑漆漆的洞内。

    “想不到麒麟指环竟然是五行宗掌门信物?那王鱼还真是可恶,不但欺师灭祖还要污蔑他人真是死有余辜。只是可惜了…”

    唐傲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他将麒麟指环再次的拿了出来,心想:“这指环关系重大,若是被五行宗内的人知晓,肯定会惹来杀生之祸。不行,一定要藏起来才行。”说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件冰蚕甲,抽了几根蚕丝后将戒指穿起挂在了脖子上,塞入了衣服内。

    拍了拍口,唐傲这才舒心了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