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废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唐傲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心中仍残留着达到先天的喜悦,所以,他决定放纵一回,晚上好好地睡上一觉,养足jīng神,明rì与唐啸风商议寻宝一事。

    刚刚躺下就听到一阵敲门声,接着舒惠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五少爷,你回来了吗?我去给你把汤端过来!”

    唐傲看了一眼未吹熄的油灯不由的摇了摇头,又不忍拂了舒惠一番心意,这才连忙应了一声:“好!”

    不多时,舒惠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摆放着一个煲汤的瓷罐。她将瓷罐放在唐傲面前的桌上后说道:“五少爷,这汤我已经给你了四次了!这里面可是有人参、川芎、北芪、白术、茯苓、当归、芍药、熟地……”

    唐傲听着有些目眩,连忙打断道,“惠姨,这么多药材,这是什么汤啊!”

    舒惠笑道,“这是大补汤!趁喝吧!”

    “大补汤?我需要补吗?”唐傲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瓷罐,一股馨香扑鼻而来,这股馨香似花香,一点不似药材味。

    唐傲好奇的拿起汤勺喝了起来,汤味很鲜美,而且还唇齿留香,喝了两口唐傲不由的大赞道:“好喝!真的很好喝!不过,就是有些奇怪,这汤用了那么多的药材竟然没有药材味,还带着一股莫名的花香。”

    “是吗?”舒惠疑惑的看了一眼瓷罐道,“我以前经常为夫人煲这种汤的,夫人从未说过有花香味啊!真是奇怪了!”

    唐傲根本没有在意舒惠的话,他将瓷罐端了起来,将剩下的汤一口气喝干了,这些汤一进入腹部,唐傲就感到一股暖气直冲头顶,接着鼻子内就有东西流出来了。

    他连忙将瓷罐放下,摸了摸鼻子,“虚不受补?”

    这时,舒惠也叫了起来,“哎呀,五少爷你怎么流鼻血了呀!快…快擦擦!”说着,她递了一条丝巾过去。

    唐傲刚刚接过丝巾脸sè就彻底变了,他只觉得体内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气血翻涌,逆血不停的往上涌。不止如此,他的腹部也传来了一阵阵的疼痛,如刀绞,如镰割。

    “汤里有毒?”

    他的脑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接着他取出了一根银针,用银针接触罐底渣滓时银针瞬间变黑。

    银针变黑,这是有毒的迹象。

    “真的有毒!”

    他的眼神猛地瞪向舒惠,他不明白舒惠为什么会害他。可当他的目光接触到舒惠那张有些无措的脸庞时,心立刻变得复杂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噗!”一口逆血从唐傲的口中喷出,他觉得全就快爆炸了一般,涨的厉害。

    舒惠见状,连忙拿起丝巾为唐傲擦去嘴角的鲜血,可是越擦越多。不仅如此,她还发现唐傲的双眼开始渗血,这下她彻底的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手足无措地她嘀咕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或许是感受到舒惠的担忧和恐惧,唐傲闭上了双眼,暗中调动元力去压制毒xìng发作。

    先前毒xìng发作时,幸亏他体内的元力本能的进行了一些压制,他才得以幸存,否则,他肯定毙命当场。可即便如此,他体内的元力也太过微弱,根本无法完全压制这毒xìng,死亡对他来说只是延缓了稍许而已。

    片刻后,毒xìng的压制令唐傲的大脑可以运作了,他开始分析起来,“惠姨是不会害我的!若是她想害我就不可能花费七年时间来照顾我!还有,她即便有了可以离开的机会,也决定留下来陪我!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怎么可能毒害我呢!要说想我死的,在整个家族内,恐怕就是那白凤了!这次也肯定是那白凤所为!若不是因为她是父亲的妻室,我早就去宰了她了!嗯?…”

    突然,唐傲感到脸上有些凉冰冰,湿乎乎的东西。他睁开眼一看,发现舒惠正抱着他的头哭泣着,一滴滴的眼泪正顺着她的脸颊旁落下,而他脸上凉冰冰的东西正是舒惠的眼泪。

    “惠姨,我没事了!”唐傲抬起右手擦了擦舒惠的眼泪道。

    舒惠见到唐傲的举动,从先前的抽泣变成大哭,“五少爷,若是你有什么事,老仆真是万死也难以偿命啊!”

    她一边说,一边哭,突然一口气没有接上,竟昏了过去。

    唐傲探了一下舒惠的鼻息,发现她只是昏过去,这才放心下来。接着他强忍着疼痛与昏迷的感觉,艰难地站了起来。

    “我还有一线希望!”

    唐傲从怀中取出了一颗半透明的珠子,这是他从唐家秘库中取得的青蛟珠。他记得秘库中的老头曾说过,这青蛟珠不但可以避瘴、毒,还可磨成粉末解毒。先前这颗珠子已经救过他一命,现在,他要将这颗珠子磨碎后吞服,希望可以解除上的毒素。

    唐傲吞服了青蛟珠所磨成的粉末后,他体内元力压制的毒xìng就像受到什么引一般狂xìng大发,瞬间爆发,化为一股黑气沿着经脉逆流而上。而青蛟珠粉末所化的青气沿着经脉顺流而下。黑青二气相遇,立刻缠斗起来。

    内视下,唐傲发现黑青二气的缠斗,黑气明显要胜过青气。他全指望这青蛟珠能够解毒,可看这势,恐怕青蛟珠恐怕无法将毒彻底的清除。这下他可急了,他连忙用意念控制着元力去帮助青气,从黑气后方将其包围起来,与青气前后夹攻。

    豆大的汗珠从唐傲的额头流了下来,唐傲平静的外表下正发生着大规模的战斗。经脉在这场战斗下已经寸寸裂开,血也受到了一丝波及。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傲体内的毒素彻底的消失了,与此同时,他体内的青气、元力都消失了。

    元力消失,是彻底的消失,一丝不剩,再加上经脉的受损,唐傲此刻可以说是彻底的废了。

    毒解了,功废了!

    “不知这是福还是祸!”唐傲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苦笑了一声。

    险死还生的经历令唐傲的jīng神有些虚脱,他竟趴在地上不知不觉地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唐傲醒了过来。

    一睁眼唐傲就发现他躺在上,上虽然酸软无力,但是他的jīng神似乎是受到了昨夜锤炼的缘故而异常的清爽。

    “我昨夜不是睡在地上吗?怎么会在上呢?还有惠姨呢?”唐傲疑惑的道。

    “惠姨?”唐傲叫了一声。

    不多时,舒惠从外面端了一碗清粥走进了屋子,她进屋后见到唐傲醒了连忙道,“五少爷,你怎么起来了?”

    “我没事!这不,已经全好了!”唐傲从上下来后,活动了两下示意自己没事。

    舒惠见状脸sè瞬间变得黯然起来,“都是老仆不好,让少爷中毒了!还好刚才大夫说你没有大碍,老仆才放下心来。否则,老仆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老仆曾答应过夫人要照顾少爷,不想却害了少爷!”

    说着说着,舒惠又抽泣起来。

    唐傲揉了揉太阳,决定还是将事实隐瞒下来,不想让舒惠担心,他上前安慰道:“惠姨,这厨房内是公用的,难免有些蛇虫鼠蚁会爬过,中毒也在所难免,只要我们下次多注意一些自然不会有事。况且,我不是没事吗?”

    舒惠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清粥递了过去,“医师说了,让你这两天吃点清淡的东西!所以,我给你煮了粥!刚才我用银针试过了,这粥没毒的!”

    唐傲点了点头,将粥端起来便喝。

    “慢着!”舒惠打断道,“五少爷,以后这吃的东西,你还是自己再测一些比较好!”

    “嗳?我还信不过惠姨你吗?”唐傲摇着头,向碗内吹了口气。

    “听五少爷这么说老仆虽然很开心,但是老仆怕年纪大,疏忽了!所以,五少爷,你还是自己测一下再吃吧!”舒惠强调道。

    唐傲拗不过舒惠,只好拿出银针测了一下,果然没毒,这才喝了两口粥。粥入腹,果然舒服了很多。他一边喝着粥,一边想着该如何应付家族。

    “先前我还没有时间思考,现在必须要好好想想怎样才能瞒过家族里的那些人!肯定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武功废了,否则我在家中地位难保。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他们!怎么避开呢?嗯…啊!寻宝!对了!我可以利用寻宝这个机会,一方面可以重新修炼,二来,也可以避开家族内的一些人。还有,若是我找到宝藏,对家族有功,到时候,即便实力没有完全的恢复,也不会影响我在家族的地位的。”唐傲心中想道。

    想到这,他放下了清粥,对舒惠道:“惠姨,我要离开唐府一段时间,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要多多保重啊!”

    “又要离开?”舒惠眼中闪过一丝不舍。

    “对!我只有不断的努力才能家族内占有一丝地位!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活着!”唐傲道。

    舒惠听完唐傲的话后,点了点头,没有再阻拦他。

    “你长大了,需要翱翔天际,我是不会拦你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万事小心!保重体!”舒惠道。

    “嗯!”唐傲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