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坚定的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寸金 书名:催命纹身
    夜晚,唐傲盘膝坐在上,体内的气流极速地在经脉中流动着,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他已经将气流运转了九个小周天。九个小周天结束,气流自动纳入丹田,感受丹田内气流的微弱增长,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再次运起气来。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唐傲突然福至心灵,将刻意控制着气流运转的意识放松下来。随即,他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境界,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像变成了一根羽毛在天空中随风而摆轻盈而又灵动。这种境界下,即便没有唐傲的刻意控制,他的体也因为长期重复的修炼而产生了本能,将气流控制着按照原先的路线运转着。

    一个小周天,两个小周天……一直达到九个小周天,气流依然在运转着,轰!仿佛一道壁垒被打破,唐傲经脉中的气流像放闸的洪水猛地增长了一倍,这气流依然在疯狂的运转着,就像龙卷风一般扫过唐傲的经脉。

    气流运转的速度已经超越了唐傲经脉所能承受的程度,疼痛随之而生,绞割般的疼痛令唐傲心中一惊,从原本的境界中惊醒。这一醒,那种微妙的感觉也随之然无存。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唐傲心中一惊,他的反应是异常慌张的。毕竟,他独自修炼,从来没有听说也没有遇到过,有人会练功练到走神,而且似乎还对体产生了一些副作用。心惊之下,唐傲立刻开始了对体的检查。

    唐傲从上跳了起来,活了几下筋骨,浑发出了‘咯咯’的清脆声音。

    “活动起来好像没有问题,力气也好像变大了!”唐傲嘀咕了一下后,又返回了上查看体内的况。

    内视下,唐傲发现自己体内的经脉似乎比原先的扩大了少许,而且丹田内的气流更是增长了一倍之多,唯一的损害恐怕就是经脉因为扩张而产生的一根根宛如发丝般的裂痕。然而这种裂痕根本就可以忽视,只要将气流运转九周即可痊愈。

    “五蕴皆空?入定?……想不到我唐傲也能像那些得道的高僧一般进入这种状态,哈哈哈…”唐傲脑袋中突然冒出几个词汇来,开心的大笑起来。

    丹田中内气的增加,再加上九个小周天的突破令唐傲心中充满了信心。

    从上走了下来,唐傲赤着上来到了院子zhōng yāng。只见他对着石桌暗自运劲,平举的双手青筋暴起。

    “喝!”唐傲大喝一声,将石桌扛在了背上奔跑起来。奔跑中,他的双臂青筋暴起,肌隆起,皮肤更是微微的泛红,一层细密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然而,他的脸上却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石桌竟然比以前感觉轻了很多!”唐傲有些惊讶地道,他在院子zhōng yāng处停了下来。只见他双手在后一掀,石桌带着沉闷的呼啸声从他后飞起,他双手平伸大喝一声,将落下的石桌平稳地接住。

    近千斤左右的重量从高空落下,唐傲依然可以将其接住,而且从唐傲的表来看,他似乎仍有余力。

    “石桌的重量对修炼的影响已经变小了!”唐傲双拳猛地攥起,骨骼发出‘咯咯’的响声,他感觉浑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嗯?”唐傲的眉头一皱。他突然发现,当他用力时丹田内有一缕内气会随着意念自然而然的加入他的劲力中。

    “内劲?”一个念头在唐傲的脑海中闪过,他回房拿起《苍熊劲》往后翻了几页果然看到了一句话:力达千斤者可为武者,一般的武者力量极限在二千斤左右,达到武者后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练出内劲。

    所谓的内劲,是指用体内之气催发出来的劲力。

    “哈哈哈!内劲,是内劲!想不到我突破了九个小周天后,竟然练出了武者才能练出的内劲!”唐傲开心大笑起来。

    “我的力量现在已经堪比武者了!只是不知道在不动用内劲的况下是否也达到了武者?不管如何,这《苍熊劲》的第一层还真是玄妙,只是突破了九个小周天,就练出了内劲。如果如书上所说的冲击经脉达到第三层又会如何呢?”唐傲已经有些想入非非了。

    “冲击经脉!可是…”唐傲刚刚还有些得意的脸sè瞬间拉了下来,《苍熊劲》上对于经脉、道的描述太过模糊、太过简易,甚至是一笔带过,而他对于这些道和经脉又不了解,胡乱冲击经脉根本就不是明智之举,所以他才迟迟未冲击经脉。

    “看来必须要去一趟博阅楼了!”唐傲心中暗道。

    博阅楼,唐家的书库重地。小时候,唐傲随着他母亲去过博阅楼一次。那个时候,唐傲的母亲拉着唐傲的小手,一边走一边道:“儿啊,这里是唐家的书库,书籍繁多,天文地理、武功秘籍无所不包,但是想进入这里可不容易,在家族里除了家主,也就是你的父亲之外,没有一定的家族贡献额度是无法进入的。你要记住,这里的守卫可不像外表那么简单!”

    “记住,这里的守卫可不像外表那么简单!”

    ……

    唐傲脑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他已经猜出个大概:博阅楼内拥有暗藏的守卫。

    “家族守卫森严,除此之外,还有暗卫!想要在无人知晓的况下进入博阅楼几乎是不可能的。看来这件事不能cāo之过急,必须想一个可行的方法才行!或许腊祭可以助我…”唐傲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希望。

    “每年腊祭都会举行狩猎比试,只要我能够在狩猎时取得成绩自然可以进入博阅楼了!”唐傲一边想,一边回到屋内。他将浑的汗水用毛巾擦干后,穿上衣衫回到院子zhōng yāng坐了下来。抬头看来看天空,计算了下时辰,他知道舒惠马上就会来送饭了。

    就在这时,舒惠推开院子大门,走了进来。她手腕上挂着那剔红的饭盒,缓缓地走了进来,而她的眼神却从进入院子中就一直注视着唐傲。

    这段时rì,唐傲在舒惠的眼中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从自己动手吃饭,到自己更换衣服,虽然唐傲的眼神依然有些痴呆,但是却不会乱发脾气,这些都让舒惠感到欣慰无比。

    “五少爷,看看今天我带什么给你了!是翡翠豆腐啊!”说着,舒惠将饭盒递到了唐傲的面前,打开后,一块宛如翡翠般晶莹剔透却只有指甲盖般大小的豆腐摆放在碟子内。

    “马上就要腊祭了,二夫人本家,白马帮的帮主送来了很多的拜礼,这翡翠豆腐也是白马帮的帮主送过来的。听说这翡翠豆腐可珍贵了,它是用翠云山的翡翠泉水做成的。翡翠豆腐!翡翠豆腐!呵呵~光听这名字就知道珍贵了!本来这么珍贵的东西哪里有我们的份,但是昨rì浣衣房房主从衣衫内将捡到的那块金子上交后,老爷临时决定打赏房主的,而我们也就顺便沾了光。”舒惠一边说,一边将盘子里那宛如翡翠的豆腐端了出来。

    唐傲心中充满了感动、愧疚……甚至有了哭得冲动。这盘翡翠豆腐实在是太珍贵了,它并不是贵在豆腐的成本上,而是贵在舒惠的感上。对于舒惠来说,她从未尝过如此珍贵的食物,可她依然不舍得吃,将其留下来给唐傲。七年来,这种事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撼动唐傲的心了。

    唐傲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感了,他张开了口用近乎颤抖的声音道:“惠姨,您吃吧!”

    “天啦!五少爷说话了?惠姨?五少爷竟然叫我惠姨?”

    舒惠宛如石化般呆立当场,她脑子‘嗡’的一声乱成一片。她一直期盼着唐傲能够开口说话,能够康复。可是事到如今,当唐傲不但开口说话,而且还叫她‘惠姨’。舒惠慌了,乱了,她不知如何是好。

    深吸了几口气,舒惠终于平静下来,她开口道:“五少爷,老仆是下人,你称呼老仆为‘惠姨’这可真是折煞老仆了啊!”

    唐傲摇了摇头,他缓缓地拉起舒惠那满是裂口的手,轻声道:“惠姨,七年了,这七年来你一直默默地照顾着我。虽然那时的我并不能够分辨,但是这些记忆却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中,如今我苏醒,这七年来的点点滴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就像是这个……”

    唐傲指着舒惠手臂上的一道狰狞的疤痕道:“这是我八岁那年因为数天未进食而咬伤的,当时,你不但没有发怒而且还将左手递向我,我竟然真的咬了下去,我恨啊!为什么我会这么糊涂!这两个伤口险些让你丧了xìng命,伤口一直伴随着你大半年才渐渐好转。”

    “还有!我九岁那年偷跑出院子,因为那几个少爷拿石子砸我,我和他们厮打起来。当时,父亲知道后大怒,他认为我是唐家的耻辱,差点就下令将我处死!而我能够活下来是因为你!是你将所有的罪名承担下来这才救下我,可是你却因为这次而差点丧失了双腿。”

    “够了,五少爷,你别说了!老仆当年被夫人所救,一直跟随着夫人想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可是夫人并没有将老仆当做下人看待,她待老仆犹如亲人一般照顾。夫人临终前曾托付老仆好好照顾少爷,所以,少爷大可不必将这些事放在心上。”舒惠的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流下。

    “好!我不说了!与其叙说这些已经过去的事,不如把握现在。只要我能够成为唐家真正的五少爷,那么我就可以让你过上好rì子了!”唐傲深吸了口气。

    “能够见到少爷康复,老仆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其他老仆不敢奢望,也请五少爷不要将老仆挂在心上!”舒惠道。

    “好吧!惠姨!我听你的!”唐傲点了点头。

    在没有得到家族的承认之前一切都是空谈,唐傲拿起饭盒内的馒头啃了起来,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惠姨,这个翡翠豆腐还是你吃吧!我比较喜欢吃馒头!”唐傲将桌上盛放着翡翠豆腐的碟子递向舒惠。

    “好!好!好!”舒惠也没有推让,笑着接过碟子,只是刚刚将豆腐放入口中就惊慌叫了起来,“啊!对了!我差点忘了正事,少爷康复这等大事应该赶快禀报老爷,老爷听到后肯定会很开心的!”

    唐傲摇了摇头,家族内恐怕没有其他希望他康复,有些人甚至还会觉得他的康复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所以他现在还不能让人知道自己的康复。见到舒惠慌慌张张要离开,他连忙道:“不行啊!惠姨,这件事不能告诉父亲!”

    舒惠一愣,转问道:“为什么?”

    “嗯…因为我想在腊祭的时候给父亲一个惊喜!所以,还请惠姨一定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啊!呵呵!”唐傲吞吞吐吐的道。

    舒惠看了看唐傲片刻后笑道:“也好!反正马上就要到腊祭了,老仆就给你守着这个秘密吧!”说着她笑着离开了唐傲的院子。

    “腊祭吗?”唐傲看着舒惠离开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

重要声明:小说《催命纹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