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邱疯子与王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屈不移 书名:救亡1936
    第六十六章邱疯子与王庚

    想着想着秦铁就感觉口水马上要流出来了,好怀念家乡的烧鸡的味道,香脆酥烂,回味悠长,看来是真的饿了,肚子咕咕叫了。

    不愧是德意志的元首,这元首府里的餐厅真的很豪华,午餐自然是很丰盛,希特勒也不会干什么丢人的事,万一传了出去,那小气抠门,请客吃白菜、豆腐,他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

    出人意料,居然是鲁菜,想想也就明白了,德国人霸占着胶东半岛可是有十五六个年头了,出来到欧洲打拼的人应该还是有的,希特勒年轻的时候恰巧就碰到了一对中国夫妇,这也就不稀奇了。

    这里的厨子应该是希特勒花钱聘请来的,手艺还不错,在长沙的时候,傅斯年就说有机会请他吃鲁菜,在这就碰上了,真是好口福啊。

    糖醋鲤鱼和德州扒鸡都很好,自己不挑食,吃的是口舌生津,畅快至极。如果是真正的黄河鲤鱼做成的肯定要更好,德国和山东都属于北方气候,口味和生活习惯方面应该会很容易适应,难怪他们会选择胶州湾那个地方,当然了,别的地方都有人了,轮不到他们。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希特勒愉快的把秦铁带到原来的会客室招待他饮茶之后,就道别离去了,貌似元首要去忙碌了,嗯,应该是之前他们商量的事有关,可能是报方面的,也可能是鼓励生育方面的,总之他肯定会利用好这次机会,扩大自己的威望和权势。

    令人心愉悦的下午茶,真是舒服啊!

    清香四溢的龙井茶,入口生津,润喉止渴,还能去除油腻,在饱餐之后的上上之选。不一会,等来了他的老朋友——古斯塔夫-克虏伯。

    “秦先生,和元首的会见还满意吗?”古斯塔夫-克虏伯面带微笑地坐在了秦铁对面的沙发上,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

    “克虏伯先生,我想我和元首的会谈已经取得了阶段的成果,而且成果是丰硕的。你应该知道我一向是慷慨而坦诚的,双方的合作都是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进行的,我们都收获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想我们的合作也一定能够持续地进行下去,德意志是我们的重要合作伙伴,我们的合作也将给双方带来更大的利益。”秦铁也不可能什么都和他说,他毕竟只是克虏伯集团的总裁,只是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而已,打官腔是必须的。

    “祝贺你,秦先生,我想德意志和克虏伯也乐意双方的合作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我在这里保证克虏伯集团愿意在元首同意的况下,和秦先生展开更高层次的合作,您需要的东西克虏伯集团也会以最快的速度交付到您的手上。”古斯塔夫-克虏伯很识趣,没有多问,只是做出了许诺和保证。

    “谢谢你,克虏伯先生,我想你的慷慨会获得回报的。”他又画了一个大饼给古斯塔夫-克虏伯。

    “对此,我丝毫不怀疑。秦先生,您的油轮在到达德国的时候能不能和我们取得共识,就是提前通报油轮到达的时间和港口,因为您可能不知道,有些港口并没有那么多的油轮,也没有完善的储油设施。如果我们能够提前做好准备,这对于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不是吗?”古斯塔夫-克虏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没有问题,克虏伯先生,你要知道,其实我也想把油轮直接驶入港口里面,可是我们要保密,我可不想泄露了我们的存在,我还想着到时候给敌人一个突然的打击呢!

    克虏伯先生的要求是十分合理的,对此我表示赞赏,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次原油买卖,原本他们是要卖给英国的,我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才临时改变了它的航程。

    不知道,你认为哪些港口是合适的?”秦铁没有在这些小事上计较,这种事又不好解释,只能胡诌,还好人家也没有细问。

    “秦先生的考虑,我们是完全理解的,德意志还有很多的敌人在时刻盯着我们,保密对于我们双方都是至关重要的。

    德意志的汉堡港、不来梅港和基尔港都有良好的储油设施和油轮,克虏伯集团在基尔港有自己的造船厂,如果秦先生有船舶或者船舶制造设备方面的需要,我们也可以提供。”古斯塔夫-克虏伯又抛出了自己的一个重要筹码。

    “哦,不知道克虏伯造船厂能够制造那些船舶?”秦铁也在暗自嘀咕,凭借克虏伯集团在军工领域里的地位,造船厂肯定能够制造军舰,这正是他需要的,可是他不能表现急迫地首先提出来,那样的话,主动权就没有了。

    “哎,克虏伯造船厂原来还是能够生产巡洋舰之类的大型军舰的,可是自从一战战败后,贪婪的协约国瓜分了造船厂的许多制造设备和技术,现在只能生产货运商船和驱逐舰了,大型军舰的制造还需要更新设备,投入十分巨大。

    如果秦先生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提供您需要的船舶。”古斯塔夫-克虏伯看来是有备而来,知道希特勒在得到秦铁的巨额订单之后,肯定会加快武装德意志国防军的步伐,那么海军的建设也会提前提上议程,克虏伯集团要抢先下手,不然以他们的技术肯定竞争不过老牌的威廉港战争海军造船厂、基尔港霍瓦特造船厂和伏尔铿造船厂,还有汉堡港、不莱梅港的其他造船厂。

    伏尔铿造船厂就是生产制造定远号和镇远号铁甲舰的造船厂,位于什切青,现在属于波兰领土。

    “克虏伯先生,我想要订购几艘驱逐舰和大型货船,只是对于海军装备,我不是很懂,我要征求相关人员之后才能够答复你。

    至于大型货船,我倒是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们可以回到您的庄园之后再详细商谈,现在离晚上的聚会还有很长的时间,我觉得在元首府里一直坐着感觉不是很礼貌,您认为呢?”秦铁感觉坐在空的大房子很不舒服,孤家寡人的滋味可是很不好受啊。

    “克虏伯庄园随时欢迎您的光临,请,秦先生,我们出发吧。”古斯塔夫-克虏伯砸前面领路,秦铁和秦朗紧随其后。

    “镇北(秦燕然字),跟上克虏伯先生的车,我们回克虏伯庄园。今天可是有大收获啊,以后你就等在好好的揍小鬼子和老-毛子吧!!嘿嘿---”秦铁上到吉普车里就开心地说道,笑得更是诈,估计以后小鬼子和老-毛子有难了。

    “好嘞,我们都等不及了,到时候让指挥官您见识见识兄弟们的手段,保证让您大吃一惊。”秦燕然嘴贫的可以,可能是闲的发慌。

    来的时候也没有好好看看柏林街头的风景,行人和车辆这个时候也多了起来,很有古典韵味的欧洲城市,可惜德国随着战争烧到德国本土和战败,这座美丽的城市也就不复存在了。

    “开慢一点,我们也好好欣赏欣赏这欧洲名城的风景。”可能是想要在脑海里留下这柏林的印象吧,他居然也不着急了,要欣赏风景。

    “秦朗,那里有士兵站岗的地方什么机构?”秦铁看到了类似后世看到的武警或者军分区单位那种站岗的哨兵。

    “那是德国陆军大学,是德国的高等军事教育学府之一,您要看看吗?”

    “给前面车里的克虏伯先生发个讯号,我们停下来看一看这个德国陆军大学,咱可是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军校教育,完全是个泥腿子、门外汉,肚子里的那点东西,大都是从书籍、电视剧和电影得来的,说到底,还是个二把刀啊!”秦铁有些感慨,也是一个遗憾,以后要勤奋学习才行,以后几十、几百万军队的生死可都捏在他手里呢!

    秦燕然按了记下喇叭,古斯塔夫-克虏伯的司机已经注意到了,然后就转回到了陆军大学旁边停了下来。

    “先生,看那边,好像还有国内的同胞呢!”刚下车,秦朗眼尖,很快发现了有价值的报,果然是特工出,走到任何地方都要用心观察一遍。

    “哦,那我们就过去看看,说不定能搂到一两个大将呢!先认识认识,混个脸熟。

    对了,今天星期几啊?他们怎么能够自由出入呢?”秦铁还打着收小弟的主意。

    “今天是周,他们应该是没有课的。先生,我们可能进不去啊,如果您要是想进入参观的话,咱们要等等克虏伯先生,估计克虏伯先生能够带我们进去参观。”

    秦铁回看到古斯塔夫-克虏伯的车也掉头过来了,就没有理会,要参观以后还有机会,今天的事还很多呢。

    “不着急,让古斯塔夫-克虏伯自己跟过来好了,我们过去先认识认识那连个人,说不定还是名人呢?”秦铁心痒痒的,貌似有收集名人小弟的癖好。

    “那好吧,但愿能够成功。”

    两个奔着校门口的两个高大的中国人而去,一个穿着德意志国防军的军装,另一个则穿着普通百姓衣装,也许是秦铁和秦朗一黑的打扮太拉风,笔帅气的黑色呢子大衣,还有设计新潮的冬季军靴,又是朝着他们的方向,很快就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两位好,本人秦铁,字不屈,这位是我的助手和翻译秦朗,不知能否有幸结识两位?”秦铁倒是直来直去,首先自我介绍,伸出手去和穿军装的握手。

    “不敢当,德国陆军大学留学生邱清泉,字雨庵,幸会幸会。”邱清泉很是平淡的语气。

    “可是蒋委员长高足?”秦铁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他是谁了,有名的“邱疯子”,炮党的一大悍将嘛!

    “正是。”得,话还真少,只能和另外一个人握手。

    “鄙人王庚,字受庆。”

    “可是任过五省联军总参谋长?后来又任税警总团团长的王庚?”秦铁也是听过他的大名的,主要是他和陆小曼以及徐志摩的三角恋与纠葛,这位也是个苦命的主啊!

    ps:求一切,节就要加快了,晚上还有一章。

    ...

重要声明:小说《救亡1936》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