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百年树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屈不移 书名:救亡1936
    第五十八章百年树人

    江浙两省一直是财税重地,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中占据着相当分量的一席,特别是在民-国那个时候,老蒋的南京当局真正能够彻底掌控的也就是南京周边的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等几省,却要维持国府的庞大开销,这些省份的贡献,特别是江浙两省的贡献就尤为突出了。

    江苏靠海,鱼米之乡,富庶之地,江淮盐商、江浙财阀如过江之鲫,有着长江的便利内河和远洋航运,同时又是南-京国府首都所在地,地位在当时的中国应该算的上是首屈一指了。

    而恰恰是这样一个份,都只能达到1/5之一的小学入学率,而偏远内陆的山西却达到了7成还多,这里里面的深层问题,难道就不值得我们好好思考吗?

    要知道,民-国时期的山西可不是现在煤炭遍地,煤老板大款数不胜数,财政上超级有钱的山西,这个时期的山西虽然也有很多的煤炭,可是交通不是特别便利,煤炭市场也不是很大,没有多少潜力可挖。晋商虽然有着雄厚的基础,但在民国的战乱背景之下,出省贸易都要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在失去外-蒙-古这个广阔的市场之后,很多古老的票号和商号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就这样一个一分钱掰成两瓣花,曾经大批的年轻人吃不饱,穿不暖,要冒着生命危险走西口,闯天涯的地方,它偏偏做到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甚至在秦铁80后的一代人上学的时候,他的家乡小学入学率才能接近100%,其他教育不发达地区或者偏远山区可能也就和70%持平或者更多一些。

    在那个军阀割据,内战不断,国家内外交困的大背景下,能够做到如此成绩,而且是在80多年的旧中国,无法可想??

    在富庶的江浙地区没有做到的事,却在遥远的内陆省份山西做到了,果真是财政无钱吗?

    借口,推诿塞责的狡辩之词。

    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当局列位大员能不惭愧无地??

    朝堂衮衮诸公能否问心无愧??

    尸位素餐否??

    庸碌无能否??

    历史总是给我们开着巨大的玩笑,有的时候不是想粉饰就能海清何晏,天下太平的,历史的刻刀会在每个人的后刻下重重的一笔,后人自会去评说功过是非!

    老百姓的心里有杆秤!

    秤的出鼎之轻重,天下民心向背!!

    那么阎锡山是如何做到的呢?

    上行下效,在阎锡山治下,山西大部分县政府将办教育当作了全县第一要务。

    民国时期的山西,经济并不发达,其义务教育要保证70-80%的入学率,经费筹措自然至为不易。如何管理这些经费,也就更为关键。阎锡山的办法,是将经费的使用权和监管责任具体到部门和个人;并在各县成立专门的“义务教育基金保管委员会”;以及完善的预算审核机制;此外,还推行财务公开,收支状况须按期在各校公示。

    防止浪费和贪污之外,阎氏更为关心经费花在哪些方面。山西义务教育基础建设很差,为此,阎氏要求:在保证教职员薪水的前提下,经费必须尽可能多地投入到改善办学条件和购里教学设备上,不能将除教职员薪水以外的经费,全部用作办公费或杂费。因为有这样一种经费使用的倾向,20年代山西小学总资产的增幅,远远超过了义务教育经费的增加幅度。

    1925年8月,一批教育界人士在参观了山西国民师范附小的校舍后一致认为:“该校校舍均系特建,一切设备大都类似北师大附小布置。全校有18个教室,小学低年级教室均采用美国最新式样建筑,3面黑板一面采光,使学生在教室中多活动地步,并省目力也。全校有男女教员32人,职员2人,一切设备均极完备。”

    偏远之省的山西国民师范附小,在教学设施上能够媲美京城一流的北师大附小,正是得力于阎氏指导下的义务教育经费使用的偏向。

    为了尽可能地节省经费用来修缮校舍和购置设备,阎氏治下的许多县制定的常经费使用规则,“抠门”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如原平县教育局制定的初级小学的常经费开支标准:

    “公什费:(1)灯油:每校教员在2人以上者,每两名教员合用1灯;只有1名教员者,亦用1灯,每灯10~3月份每月l斤2两,4月~9月每月1斤。(2)火柴:每室1盒。(3)笔墨:每教员每两月毛笔1支,每三月铅笔1支,每支毛笔随发墨5钱,每一教室每学期粉笔1盒。(4)纸张:每校学生在30人以下者,每学期麻纸50张;30人以上者,每增学生1名增发麻纸1张,每房或窑每学期发糊窗纸20张。(5)笤帚:每窑每学期2把;揩桌布:每室每学期土布1尺。煤炭费:每校只占一个房者,每月发炭300斤(做饭、烤火、烧水都在内);两房以上者,在烤火期间除一房外,每房每月加发10斤(教室在内,大教室加倍)。书报费:3个教员以上的学校可单独订1份报纸;不满3个教员的学校与行政村在一起者,可与村公所合看1份。其他参考书籍,3个教员以上者,每学期以6大升小米之价格计,3个教员以下者,以4大升小米计。”

    当然,这样做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山西小学教员的待遇不高。当时山西民间流传谚语:“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儿王”,所谓“孩儿王”,就是小学教员。阎氏也注意到了民间的这种舆论倾向,以及教员的流失问题,也曾多次下发文件为小学教员加薪,但受大环境限制,幅度有限。故阎氏又致力于倡导山西民众要尊重小学教员,希望以社会的尊重来弥补他们经济上的不足。阎氏在《人民须知》中对山西民众说:

    “小学教员是替人民教训子女,使国家、社会进步的,责任很重,事业很苦。大家对他更应该特别尊重。再说教员一职,只有资格浅深的不同,没有阶级高下的分别,就地位而言,小学教员和大学教员一样,同是为人师长的。至于他启发无知的儿童,培养成专门人才的根底,在教育界上的功效尤大。所以我盼望你们大家对于小学教员,务要实心尊崇,加意优待,使社会上养成尊敬师长的习惯。”

    免费义务教育虽然不收学费,但经费仍然取之于民,无疑增加了民众负担。对此,山西政府非常清楚,1939年山西省教育厅编写的总结质的《十年来之山西义务教育》一书中如此写道:“1929年山西省教育厅编写的《十年来之山西义务教育》中所说:“就每生岁费言,因本省生活程度稍低,故较他省为少;若就人民负担言,则已较他省为重。地荒脊而民稀少,实势有不得不然者。将来为改善教师待遇,充实教育内容,增加校数级数计,仍当设法继续增筹,以期义务教育之定成。”

    但山西筹措义务教育经费的模式之先进,在当时也为教育界所公认,陶行知曾评价说:“到现在为止,山西省资助小学经费的制度是最完善的。他们的办法是:在城镇按店铺和房屋的所在地区的等级课税,用于资助城镇小学;在农村,则按照土地质量课税,资助乡村小学。”

    有了巨大的付出也有了巨大的回报,这些辛勤的汗水也同样是硕果累累,收获了令其他省份望尘莫及的教育成果。

    到1928年12月,山西省教育厅在太原召开小学教育会议,总结10年义务教育的成果、经验与教训。会上,教育厅长陈受中讲道:“自民八而后,即努力于义务教育之普及,十年以来成绩颇有足称;然入学儿童,男儿只十之八,女儿只十之四,普及之功犹未竟也,……无论经费若何竭蹶,进行若何困难,必以全力奔赴之,以竟前功,而奠国基。全省民众亦宜觉悟其必要,予以扶助,使得尽量发展焉。”会议发表的《山西小学教育会议宣言》说道:“要挽救民族危亡,除了普及小学教育,再没有好路可走。”

    男生80%的入学率,女生40%的入学率,任何见到都会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教育家陶行知前后三次前往山西深入考察其义务教育实施况,陶氏总结道:“自清朝以来,中央政府就一直打算实行义务教育,但只有到了1920年才由教育部制定出明确的在特定时间内各地实行义务教育的步骤……由于近年来政治动乱,上述计划几乎没能执行,唯独山西一省取得了异常引人注目的成绩……现在该省己有72%以上的学龄儿童入校就读。此外,还规定了25岁以下的成人文盲上成人业余补习学校,学习常用汉字、算术和公民常识。”(1924年,《民国十三年中国教育状况》)“中国除山西省外,均无义务教育可言”——陶行知如此评价阎锡山的山西义务教育,可谓中肯之语。

    想起电影《一个都不能少》中那个年龄不大,但是倔强异常的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失学的“孩儿王”老师。

    教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落后就要挨打,血的教训,不可不察;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ps:看到义务教育的问题故有了很多感慨,实事求是,人都是有很多的面,我们看到的历史只是一面,不要把所有的人都一棒子打死。

    ...

重要声明:小说《救亡1936》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