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抢救丁文江(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不屈不移 书名:救亡1936
    第二十八章抢救丁文江(3)

    “前清的奴化教育从来都是“以德报怨”,一群奴颜卑膝的儒家败类,捏造所谓‘太平盛世’,对内残暴,对外忍让,内残外忍,不知廉耻。”

    “所谓‘康乾盛世’,也不过是吃糠喝稀而已,古往今来,百姓悲惨莫过于前清。”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我想诸位应该都听过吧?孔老夫子都告诉我们要‘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我‘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又有何不可?”秦铁听着这种奇怪的论调就怒不可遏,都要像他这样,那还不如直接投降当汉好了。

    “秦先生,不要动怒,文治也是无心之言,还请恕罪。”丁文渊听到秦铁语含怒意,赶紧向秦铁赔礼请罪。

    傅斯年也在一旁帮腔:“是啊,秦先生,别生气,年轻人,太文弱了!”

    秦铁尽管对这种带有投降主义的论调很生气,但脾气已经发过了,也不好再批评,又有傅斯年和丁文渊在一旁请罪道歉,只好作罢,心里却有些惴惴,以后要把这小子带到自己的地盘,看得到,也好时时提点,时时调教,把自己把一大摊子的后院地盘都交给他大哥丁文江先生了,然后他们家再出现一个汉,卖国贼,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俗话说得好啊,“防夜防家贼难防”,什么样的贼也没有家贼的破坏力大啊,那自己岂不是什么秘密也没有吗?

    以后有机会把他扔到部队里,好好锤炼锤炼,多一些男子汉气概,增一些英武之气,别柔柔弱弱的,风吹就倒似的。

    丁文治还不知道他已经被秦铁惦记上了,估计是没得跑了,他的苦难岁月也就是因为说错了话才导致的,要是他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到底能成龙还是能成虫,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不用太悲观,中华民族必将取得胜利,也必将在烈火中得到重生。你们也都看到了我的保镖了,到时若有百万雄兵在手,区区倭寇又何足道哉??秉乾(秦乾字)、镇北(秦燕然字)你们把手枪拿出来,表演一下拆卸枪支的技术给几位先生开开眼界!!”秦铁信心满满,自信的说道。

    “是,先生。”两人慨然应诺,迅速地拿出腋下的手枪,这是傅斯年、丁文渊和丁文治三个人刚刚转头看过来,一脸的惊讶,这也太快了。

    秦乾和秦燕然一边快速地蹲下子,一边就开始拆卸手枪,等到蹲下来没5秒钟,整支枪已经是处于零件状态了,傅斯年他们三个赶紧扶了扶眼镜,要不肯定是跌碎一地的眼镜片啊!!

    就在他们张大嘴巴,呆呆愣愣的时候,秦乾和秦燕然已经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又迅雷不及掩耳的把满地的零件的重新装好成一把完整的手枪。这是傅斯年他们已经是震惊的无以言表啊,忘记说话了都。

    “精彩,精彩!!”秦铁轻轻地拍拍手掌,以示鼓励,秦乾和秦燕然已经把手枪又都收起来了。这是傅斯年、丁文渊和丁文治才回过神来,一脸的不可思议,互相望了望,彼此眼中都是同样的讶然之色,然后就是滔滔如江水般的敬佩之

    长见识了!!

    “这二位果真虎贲之士,恐怕全中国也找不出能与之相媲美的将士了,国外也未曾听闻有如此‘兵中之王’,国家幸甚,民族幸甚啊!!若有效劳之处,还请秦先生尽管开口,只要是为了救亡图存,傅某必责无旁贷,即使甘为马前卒,亦在所不惜,荣幸之至。”傅斯年倒是激昂慷慨,仿佛又回到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时期。

    “孟真先生想帮忙,自然是万分欢迎,等过两天在君先生好转,我们就一起商量商量如何行事?此次我们找在君先生也正是为了‘救亡图存’而来,孟真先生,适逢其会,不胜荣幸。我们这是‘众人拾柴火焰高’,众志成城,国家之幸,民族志幸也!!”秦铁正愁着自己手头没有人才呢!!这好嘛,自己送上门的,好兆头啊!!

    来者不拒,越多越好!

    “秦先生,我们兄弟鞍前马后,愿效犬马之劳。”丁文渊拉着丁文治赶紧表态,年轻就应该血一点嘛!!

    “好,好,欢迎,欢迎!!诸位放心,镇中虽然年轻,但少有大气,聪慧过人,医术精湛,而且我们有外界没有的特殊药物,我在这里保证在君先生必定无恙。诸位应该听说过青霉素这种东西吧?”秦铁是高兴异常,秦华的医术和飞船上的设备和药物肯定能把丁文江先生救回来,先让他们安心。

    “倒是偶然听说过,只是不知详?秦先生可否相告?”傅斯年首先问道,他们几个都没有学医的。

    “青霉素,是指分子中含有青霉烷、能破坏细菌的细胞壁并在细菌细胞的繁殖期起杀菌作用的一类抗生素。1928年英国伦敦大学圣玛莉医学院细菌学教授弗莱明在实验室中发现青霉菌具有杀菌作用,简单的说就是能治疗溶血链球菌感染,如咽炎、扁桃体炎、猩红、丹毒、蜂窝织炎和产褥等;肺炎链球菌感染如肺炎、中耳炎、脑膜炎和菌血症等;炭疽;破伤风、气坏疽等梭状芽孢杆菌感染;梅毒(包括先天梅毒);钩端螺旋体病;回归;白喉;青霉素与氨基糖苷类药物联合用于治疗草绿色链球菌心内膜炎”

    “有了青霉素以后就能有效的治疗肺结核、肺炎、伤口感染、高烧不退等病症了,只是现在提纯不易,价格昂贵啊!”秦铁先给他们科普宣传一下。

    “那就好,那就好,这样的特效药物在战场上能挽救多少战士的生命啊!在君此次有救了!!”傅斯年很是激动啊。

    “太好了,太好了。秦先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大哥!”丁文渊和丁文治也在大声呼喊,丁文江待他们如兄如父。

    “诸位尽管放心,救治在君先生,哪怕是价值千金的药物,也是在所不惜的。我只是举个例子,还有其他一些特殊的药物,救人是不在话下。”秦铁接续安慰道。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秦华和丁太太相继走了出来。

    “镇中(秦华字)来,快坐下,在君先生的病怎么样了?”秦铁看到秦华出来,迫不及待地问道,其他也都坐过来,都是满脸的期盼。

    “放心吧,先生,在君先生是大量煤气吸入肺腑,进入血液之后,带到大脑,导致大脑因缺氧而陷入重度昏迷,大脑神经系统紊乱,继而会出现心率不稳,呼吸困难等症状。我看过丁先生的病历,由于之前的医疗事故,腔已经化脓,我已经注了青霉素,化脓现象很快就会得到遏制。上个月15,也就是1935年的12月15,转到湘雅医院时已经并发大脑中枢神经损坏,我刚刚已经用银针为在君先生扎了针,先稳定住大脑中枢神经,不致使血压过高,出现脑出血之类危及生命的现象,而且打了点滴,都是葡萄糖和生理盐水,我在其中加了特效的解毒镇静药剂,对在君先生的病会有特殊的疗效,目前病算是稳定了。等到点滴打完,大约晚上8点钟,必须紧急动手术治疗,不然,恐怕撑不过明天。”

    “君先生还无法醒转,中毒太深,加上救治不及时,以及之前的医疗事故,腔化脓,并发的大脑中枢神经损坏,若是脑细胞部分死亡,况就不乐观。动手术是必须的措施,加上我们的特效药物和特殊设备,我还是有很大的把握治愈在君先生的。”

    “手术后只需安心静养,我再开一些清毒滋补的方子,每天抓药煎服,半个月就能下地走动,一个月就能痊愈,两个月之内就能完好如初。”

    秦华侃侃而谈,切中要害,缓缓道来,先报喜,后报忧,尽量安抚他们这些家属和挚友的绪和关切。

    “秦先生,大恩大德,丁史氏没齿难忘,请受我一拜。”丁太太,史久元女士说着说着,高兴的眼泪就稀里哗啦的出来了,然后非要跪下来磕头,感谢秦华的救治之恩。

    “使不得,使不得啊!!”秦铁和秦华赶紧过来搀扶,这还得了,年纪都不小了,这个年代的人显老,生活水平高的还好些,就像后世的城里人和农村人,城里人显得年轻,农村人显得苍老。这个年代也是如此,感冒发烧都能死人,你想想,农村的老百姓干活又多,吃的又差,有的30多岁,都没后世50多岁的老头子脸色好看。

    这丁太太也是将近50岁的妇女了,按年龄都是秦铁他们的长辈,让她磕头感谢,那怎么行啊??要折寿的!太不懂尊老幼了这!!

    “丁太太,快起来,这可使不得。在君先生是我们敬仰、敬重之人,我们是钦佩之至,好比是我们的老师,您就是我们的师母,此举万万使不得啊!!救治在君先生只是举手之劳,理所应当,丁太太不必介怀。本来我们就是找在君先生有事商议的,事关国家民族存亡,我们才智匮乏,还需在君先生从旁辅佐帮衬。如果非要感谢的话,以后可以让在君先生多多帮忙,也算是为国家民族存亡多尽一份力。”秦铁和丁文渊将史久元女士扶起来做好,轻声劝慰道。

    “嗯,好的,我记下了,到时一定规劝在君,好生为秦先生效劳。”丁太太放下心思,拿出手帕擦拭泪水,悠悠地说道。

    那边从病房里又涌出几个人,都是年轻人,有男有女,啥话不说,上来就跪下磕头致谢。行动迅速,秦铁和秦华还来不及阻拦,他们就已经跪下了。

    “感谢秦先生救治我们的父亲(舅舅、大伯),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请先生收我们一拜。”

    “快起来,快起来!!”秦铁和秦华赶紧过去把他们一个个扶起来,大都是15岁出头,20多岁的年轻人,应该是丁文江先生的女儿和他的外甥、侄子。在君先生膝下无子,还特别立遗嘱,嘱咐亲族“现行法已废宗祧继承,余切嘱余之亲属,不得于余后为余立嗣。”

    在君先生非常重视丁氏家族子弟和亲友子弟的教育,每每不放心,都是接到自己边,言传教,呵护备至,感人至深。

    逐浪编辑联名推荐逐浪网书大全震撼上线点击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救亡1936》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