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黑衣奇袭悟掌法 无上殿内戏诸侯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下 书名:幻世侠曲
    大内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晁俊,有的惊讶,有的担心,有的疑惑,也有的不屑。晁俊打量了四周,本以为方霏雨会在其中,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来。

    “这位少侠是哪个门派的,还请赐教?”鲜正作为东道主问道。

    “在下晁俊,无门无派。”晁俊回答道。

    “你刚才所说的通天宝图是何物,可不能不负责任的乱说。”鲜正接着说道。

    晁俊心里暗骂这个老狐狸,明明知道,还假装糊涂。

    “鲜掌门难道没听说过江湖传言?”

    “哦,我好久没下过逍遥山了,还真不知道。”

    “陇城山头显红光,腥风血雨自此始,山崩地裂神鬼狂,天地再造未可知。鲜掌门不会没听过吧。”晁俊反问道。

    这时叶逐云捋了捋胡须说道:“那只是个无稽的传言,晁少侠还是不要蛊惑人心了。”

    果然一个个都是老巨猾,背地里拉帮结派争夺通天宝图,表面上还装作一无所知。什么名门正派,哼。

    “我看未必是假,几个月前,陇城郊外的山头上确实出现过红光,好多人都看见了。”发话的是一个满脸横的中年汉子,不知是哪一派的掌门。听他这话,估计江湖上确实还是有些门派到现在还不知道通天宝图这回事。看来放出消息的人是有针对的。

    “这位掌门说得对,我晁俊可以向大家保证这是真的。”反正已经豁出去了,干脆把水搅浑。

    “晁少侠,你凭什么保证?”晋东来问道。

    “当我正在山头山上,突然黑云密布,天色突变,然后从黑云中显出红光,开始红光还很微弱,渐渐的越来越强,直叫我无法睁开眼睛,感觉整个世界就只剩下红色。隔了好久红光才散去,当时我正疑惑这红光从何而来,这时天上显出一行大字:通天宝图重现天下,天地再造只待今。”前半部分可以说是晁俊亲经历的,后面的就是晁俊瞎编的,好让这些伪君子无法再狡辩。

    听了晁俊这番话,大内顿时沸腾了起来,一个个都撒有见识的在那议论。

    晁俊一直都留意观察鲜正,但至始至终都神色安详,让人琢磨不透。林紫云则面带忧虑。

    金佩瑶看见大家都闹了起来,也起哄的说道:“听说这通天宝图涉及到一个宝藏,里面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还有能够称霸天下的武功秘籍,谁得到谁就能称霸天下。”

    “那晁少侠可知道这通天宝图在哪里?”另一个不认识的人问道。

    “各位前辈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晁俊回答道。

    “各位请安静。”鲜正这时发话了。

    “通天宝图一事,只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瞎编出来的。江湖各大门派秉承祖辈的遗志维护江湖的安稳,不可因为这无稽之谈而使江湖大乱。”

    “逍遥派是当今天下数一数二的大派,当然希望永远压制住我们这些门派了。”那个满脸横的中年人不满的说道。

    “付帮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逍遥派是名门大派,重来不曾欺压过任何人,倒是你们虎鲸帮在江湖上恃强凌弱。”孤辰风说道。

    “付狗贼,你有什么资格打通天宝图的主意,你的徒弟杀了我玄真派的两名弟子,这个仇我还没向你报。”一个贼眉鼠眼的小老道对那个付帮主破口大骂。

    “你这个牛鼻子,你们玄真派强占了我虎鲸帮的一座大宅子,我还没跟你算账。”说着两个人就摩拳擦掌起来。

    “晁大哥,你看这些平时高风亮节的很有气派的掌门们,多可笑。”金佩瑶拉了拉晁俊的衣袖。

    “哼,在名利面前,都是些丑陋的伪君子。”晁俊静静的看着这些人怎么折腾。

    “各位请给在下一个薄面,明天就是在下继任逍遥派掌门的子,我想大家到此不是来算恩怨的吧。”鲜正看似平静的说道。但声音里面无形的透露出一股威严,给人一种压迫感。晁俊暗暗赞叹,好强的内力。

    大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先去休息吧,今就到此为止。”鲜正起走出大。在踏出大门那一刻,随意的望了晁俊一眼。那眼神,让晁俊感觉特别的奇怪。

    “晁大哥,这一下,你肯定能成为名满天下的大人物。”走出大,金佩瑶打趣的说道。

    “恐怕从此想杀我的人更多。”晁俊答道。

    “我看未必。”金佩瑶说道

    “恩,有何高见?”晁俊笑着说道。

    “以前有人要杀你,是不想通天宝图这事知道的人太多,杀你只是想灭口,现在天下的人都知道通天宝图了,要灭口除非杀尽天下人,但那时不可能的,所以多杀一个少杀一个没什么区别,你现在反而安全了。”金佩瑶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这小姑娘,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你。”晁俊敲了一下金佩瑶的额头。

    来到山顶,晁俊深吸一口气,今天在无上的一通发泄,现在感觉反而清爽了许多。晁俊仰天大吼:“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来吧,让我们一起笑傲江湖吧。”金佩瑶也学着晁俊的样子大吼道。

    “瑶儿,我和金泰银庄早晚会再次碰上的,到那时,你帮谁啊?”晁俊问道。

    “当然是帮你啊?”金佩瑶毫不犹豫的说道。

    “为什么?”

    “晁大哥,你说我聪明吗?”

    “要是你都不算聪明的话,那我就跟一头猪差不多了。”

    金培要捡了些树叶过来放在地上,拉着晁俊坐下。

    “但我有一个问题始终想不明白,我爹和二叔开创的金泰银庄已经是富可敌国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还不知足。从小到大,我都是跟着我娘长大的,虽然我过着极其富有的生活,但是我很不开心。我爹常年都在外面经商,一年难得见到两次。以前我经常看见我娘站在大门前等我爹回来,可是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失望,直到有一年,她再也等不了了。可是临死前还眼睛望着远方。”金佩瑶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晁俊安慰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

    “我娘死后,我就经常一个人偷偷的离家出走,我不想回去,我讨厌那个家”

    晁俊用衣袖擦干金佩瑶的眼泪。

    “好了,瑶儿,你现在不是有我陪着吗?”晁俊怜惜的安慰道。

    “晁大哥,你真的原谅我以前骗你吗?”金佩瑶高兴的说到

    “当然,不过你真的站在我这边?”

    “嗯,我爹夺通天宝图不过是为了名利,但我相信晁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你想要通天宝图肯定有你正当的理由。”金佩瑶坚信的说道。

    “二位原来在这里。”

    “段少侠,有何贵干。”晁俊起望着段丰。

    “没什么,只是想和晁少侠聊聊。”

    看着段丰见谁都笑嘻嘻的样子,晁俊很不爽。

    “今天在无上听了晁少侠的一翻话,很是仰慕。”段丰说道。

    “段少侠过奖了。”

    “其实当初在选武大会上,晁少侠敢于独自挑战薛子聪,我就很钦佩了。”

    “那是在下不知深浅,险些丢了命,不值段少侠钦佩。”

    “哈哈,快言快语,我喜欢,那我就明说了吧,想必我们流云派在江湖上的地位晁少侠也很清楚,那可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派了。”

    “我看是吹牛还差不多。”金佩瑶不屑的说道。

    段丰看了看金佩瑶。

    道:“这位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晁少侠可真是好福气。”

    “段少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晁俊不耐烦的说道。

    “好,你不也是想得到通天宝图吗?和我们流云派合作,到时好处大家平分。”

    “你们会那么好心,恐怕还没等到找到宝图,你们就卸磨杀驴了吧。”晁俊轻蔑的说道。

    “我们流云派的信誉在江湖上可是没得说的。”段丰仍然笑嘻嘻的说。

    “伪君子。”晁俊毫不客气的说道。

    “晁少侠可不要不识抬举。”段丰沉着脸说道。

    “那又如何?”晁俊见段丰脸变,凝聚真气。

    “哼,既然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段丰上前两步。

    “终于露出了丑恶的嘴脸。”晁俊冷冷的说道。把金佩瑶护在后。

    段丰双脚一点,腾空而起,攻向晁俊。晁俊毫不示弱,冲上前去,将凝聚的真气集于右掌,砰的一声,段丰被掌力震开,落在地上连退三步。

    段丰没想到几月前在选武大会上看上去毫不会武功的晁俊,竟有这样的功力。左掌垂下,不住的颤抖。

    “原来晁少侠怀绝技。”段丰冷哼道。

    看见晁俊边没带武器,拔出长剑。

    :“我流云派素来以剑法闻名,晁少侠掌力惊人,但不知剑法如何。”

    “卑鄙,明知晁大哥上没带剑。”金佩瑶说道。

    “这种卑鄙的小人才不懂得什么叫公平呢。”晁俊也蔑视的说到。

    “哼,臭小子,让你尝尝厉害。”

    话音一落,长剑已到,晁俊不敢以掌接剑,只能闪避。上次在选武大会就知道这流云派剑法虚招多于实招,这次正面交手,晁俊被眼前的长剑弄得手忙脚乱。一朵朵剑花在晁俊边飘过。晁俊也分不清哪些是实,哪些是虚,只凭着直觉四处闪避。这段丰确实也算是后辈中一等一的高手,晁俊根本没法近,掌法也施展不出来。

    由于金佩瑶本武功很差,在她看起来,晁俊是更加的危险,心里很是着急。

    只见段丰一剑刺向晁俊面门,晁俊本能躲开,但剑还没到面门,就直接斜刺下来,眼看就要刺中晁俊,晁俊只好单手接剑,但还没握住长剑,只感觉掌心一阵刺痛,长剑早已撤出,只在晁俊掌心留了一道血红的剑痕。

    金佩瑶见到晁俊受伤,尖叫一声冲了过来,这时段丰的长剑刚好送到。晁俊心急如焚,心想这下糟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铛的一声,一柄长剑横空出现,挡开了段丰的长剑。晁俊顺势护住金佩瑶,退到后面,一个蒙面女子持剑立在段丰面前。

    段丰没想到这时会突然有人出现,但刚才那一剑已经明显感觉到对方胜出自己很多。眼看在缠斗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展开轻功飞快的跑下山去。

重要声明:小说《幻世侠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