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驾雾腾云啸青天 声动梁尘英雄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下 书名:幻世侠曲
    看着外面明月当空,这几又功力大涨,晁俊走出客栈,爬上房顶,坐在房顶疏散全真气,从笛子上剥下曲谱,准备吹奏第二章曲子。

    笛声飘向天际,回夜空,让人怀疑这声音是从天上飘下来的。晁俊也渐渐的陶醉在其中。突然天空星斗移动,空中老道在一次出现。晁俊继续平心静气的吹奏。只见老道形忽左忽右,双脚踩着八卦游走,忽而腾空跃起,忽而横卧当空,接下来就只见双脚以很快的速度变换方位,晁俊不眨眼的看着每一个动作,但由于太快,还是有很多动作记不住。一曲吹奏完毕,老道消失在了空中。

    晁俊仔细回忆这刚才的每一个动作,再仔细研究曲谱上的每一个节奏,渐渐明白这可能是一种轻功。于是晁俊在房顶上练习起来。练到后面,只感觉体内真气从丹田一涌而出,散到全的每一个部位,全感觉轻飘飘的,晁俊学着老道的动作游走八卦,纵一跃,竟然飞向空中,晁俊从来没有过飞向空中的感觉,低头一看,自己被吓了一跳,心神一乱,真气迅速聚回丹田,人刷的一下就从空中掉下去。砰地一声闷响,重重的摔在地上。可能是受到重击的原因,感觉丹田燥如火,晁俊知道,肯定是灵珠里面的真气在往外涌,赶忙起按照逍遥道长和林紫云教自己的方法引导真气。一炷香功夫,体才恢复了平静。晁俊纵一跃,飞向空中,按照曲谱的节奏调节真气,踏着京城的屋顶和脚下的树梢,尽的享受夜晚空气的气息。以前看见林紫云他们在空中飞来飞去,及其羡慕,现在在空中,踏着薄雾,犹如上了云端。

    晁俊心满意足的躺在客栈的小上,自己居然会轻功了,可是有一个难题出来了,该给这个轻功取个什么名字呢,曲谱第一章已经取了青云掌法了。总不能以后每样武功都以青云道长的名号吧,要不叫筋斗云,孙悟空靠筋斗云能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这个多气派。但又一想,筋斗云太夸张了。一时想不到合适的名字,干脆先睡上一觉,以后再想。明晚得应约前去和柳依依和那个燕不归见面。

    京城,通天宝图秘密的源头,既然消息是从皇家中流传出来的,那这肯定与皇室有关,像金泰银庄这样富可敌国的大商人肯定和朝廷的不少官员有勾结,要不也不会知道通天宝图的消息。但连他们都不知道通天宝图的具体所在。我晁俊又怎么可能轻易打听到呢。站在昌阳城的大街上,晁俊遥遥的望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城。看来想要从皇城里找到线索是不可能了。估计自己还没走进大门,就被抓去午门问斩了。晁俊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去面见皇帝,但仔细一想,自己一个平民百姓怎么可能见到皇帝呢,即使见到我又该如何说呢,说自己是另外世界来的,说要毁掉逆天轮?

    晁俊仔细衡量了一下,只有外围入手,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柳依依接触过很多达官贵人,很有可能知道一些消息,看来眼前也只有从柳依依着手。

    天色还早,晁俊在昌阳大街上闲逛,到这个世界来以后,还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这里的社会况。街上人来人往,路上的行人个个都面带微笑,看来这大武帝国正处在鼎盛时期,百姓安居乐业,当今皇上应该也是个明君。整个京城很大,晁俊问了问路人,原来京城最闹的地方,除了旭阳河畔,还有丰昌街。

    晁俊信步来到丰昌街,果然闹非凡,金泰银庄的分号也在这里,正对面是京城最大的明翠布坊,来往的商人和购物的百姓也很多。旁边还有几家揽月楼、风阁的院。街的两面还有很多大酒楼,虽不是吃饭的时间,但进进出出的人还是很多。

    晁俊再往前走,惊讶的发现一栋古朴的楼上赫然挂着“圣门书院”。书院竟然能开在这个地方,而且还是鼎鼎大名的“圣门书院”。想到圣门女杰欧阳诗琪那冰清玉洁,超然脱俗的样子,竟住在这个地方,真有点不敢想象。由于学文的原因,晁俊对传统文化是顶礼膜拜的,古文化的博大精深才是人类最珍贵的财富。要不是有重要的任务在,晁俊宁愿拜到圣人门下当一位学者。但眼前的景象却让晁俊有些唏嘘不已,

    晁俊缓缓的走进去,想探个究竟。

    “这位公子,请问你是找人还是来学习的?”一个书童拦住晁俊。

    说找欧阳诗琪,人家未必还记得自己。晁俊想了一下,“我是来拜师学习的。”

    “哦,那公子来得可不巧,要到圣门求学,必须通过几位师傅和亚圣的考试,但今亚圣和众弟子都到万佛寺进香去了。”书童答道。

    “圣门也信佛?”晁俊怀疑的问道。

    “天下学问本一家,能够教化世人的学问都是好学问。”书童答道。

    果然不愧是圣门,一个小小的书童说话都这么又哲理。

    “那在下告辞了。”

    “这位公子请留步,请你留下姓名和住址,待亚圣和几位师傅回来,我可去通知你?”

    书童说道。

    “在下晁俊,现站住在城西的河溪客栈。”晁俊施礼答道。

    晁俊还是感到很欣慰的,只看这个书童,晁俊就已经深深的感到圣门厚重的文化气息。

    。。。。。。。。。。。。。。。。。。。。。。。。。。。。。。。。。。。。。。。。。。。。。。。。。。。。。。。。。。。。。。。。。。。。。。。。。。

    晁俊又来到昨晚的那家小店,燕不归已经坐在了那里,还是那个角落,还是那张桌子,还是拿着筷子若无其事的夹着空中飞来飞去的苍蝇。晁俊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

    “燕大侠,你来得可真早。”晁俊说道

    但燕不归压根就不理自己,要不是昨晚他说自己叫燕不归,晁俊真还把他当成哑巴了。

    “燕大侠,昨晚多亏你及时感到,要不后果真不堪设想。”晁俊又搭话到。

    “我并不是救你,不必谢我。”一句话说得晁俊不知如何作答。

    但是晁俊并不讨厌眼前这个冷冰冰的人,他跟方霏雨不一样,方霏雨是大家公子的高高在上,而燕不归的冷漠确显示出落寞人的骨气,晁俊甚至都有点同他。

    燕不归吃完阳面就直接走出去了,晁俊也跟在他后面。二人站在旭阳河畔,迎着夜晚的河风,望着河中的画舫。虽是两人成双,但心里都有各自的孤独。

    “晁公子,燕公子,你们来啦。”湘云划着小船过啦。

    “湘云姑娘好,晁俊迎上小船。”

    “燕公子,你怎么不上船啊。”湘云问道。

    “不用了,我不想和他在同一条船上。”燕不归两眼平视前方,像是自言自语。

    晁俊并不生气,对湘云说道:“湘云姑娘,我们先过去吧,燕大侠嫌船慢。”

    湘云不太明白晁俊说的话,傻傻的看着晁俊。

    “走吧,燕大侠自会过来。”晁俊又说道。

    小船划到中央,只见水中涟漪一起,一个腾,燕不归稳稳的落在了画舫的甲板上。

    湘云傻傻的看着甲板上的燕不归,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湘云姑娘,我说得没错吧。”晁俊笑着对湘云说道。

    柳依依早已在船舱中等候,“二位公子请坐,湘云,去为二位公子沏茶。”

    “柳姑娘客气了。”晁俊说道。

    “二位公子是奴家的救命恩人,奴家理当答谢。”柳依依颔首说道。

    燕不归很快的扫了柳依依一眼,又恢复原样。这还是晁俊第一次看见燕不归正眼去看别人,看来这位英雄也过不了美人关哪。

    “柳姑娘,昨晚官府可查到什么线索?”晁俊关心的问到。

    “昨晚从河中打捞起死去的那个刺客,经官府验尸,他们也说不出是什么人,只说是是杀人越货的强盗。”柳依依答道

    “哦,看来,柳姑娘以后得小心点。”

    “多谢晁公子关心,二位公子,这种晦气的事,我们就别谈了吧。”

    “晁公子,昨天没机会给你弹一曲,今奴家以晁公子的《声声令月上柳梢》为词,弹唱一曲给你听。”

    “有劳姑娘了。”

    悠悠的琴声从柳依依的芊芊玉手传了出来,晁俊这才体会到白居易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只有这样的琴,这样的人,这样完全融入音乐的心境才能弹出这样美妙的声音。

    柳依依微启双唇:“柳絮还梦,落花谁主?年年岁岁丝千尺。黑云难阻,有时候,圆如盘,叹可惜,哪能长驻。”

    晁俊走到窗户前,卷帘望月,这样的歌声恐怕只有天上的嫦娥才能唱出来吧。

    燕不归端着茶的手也停在半空中,整个世界突然静止,唯有柳依依的歌声还在时空中流动。

    “细风如梳,画舫前,明月里。河里鸳鸯对成双,自顾缠绵,碧波起。魂飞去,时时遥望山雾里。”

    此词本是晁俊即兴而作,而在柳依依唱出来,如泣如诉,唱出了红尘的无奈,唱出了心中无尽的思恋。

    一曲唱完,全都愣在那里,仿佛还没有从歌声中醒过来,晁俊回过头,竟然发现燕不归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幻世侠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