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旭阳河畔柳依依 一词博得美人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下 书名:幻世侠曲
    通天宝图的事是从皇家流传出去的,这旭阳河少不了京城的公子哥儿,晁俊知道,越是这种地方,越有可能打听到一些小道消息,何况这柳依依被人们吹捧得如此漂亮,晁俊也很想去看看。但如何进去,确实是件难事。虽然自己是学文学出生,但毕竟是现代人,跟这古代人舞文弄墨,晁俊心中还是很忧虑的。

    晁俊硬着头皮走到旭阳河畔朝柳依依的画舫大声喊道:“在下晁俊,久仰柳姑娘大名,望柳姑娘赐教”。

    此语一出引得各个画舫里的子都走出舱了,对着晁俊指指点点。河畔有很多人也聚了过来看闹。不一会儿,从柳依依画舫旁驶过来一艘小船。船上走下来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晁俊赶忙施礼:“柳姑娘好。”

    “我不是柳姑娘,我是她的丫鬟湘云。”那位姑娘答道。

    只是一个丫鬟都如此艳,柳依依不知美成什么样了。晁俊一下子愣在那里。

    “晁公子,我想你也知道我家姑娘的规矩,你若能做出一首我家姑娘满意的诗词,自能见到我家姑娘。”湘云颔首说道。

    “请湘云姑娘出题。”晁俊忐忑的说道,他是真没十足的信心能够过关。

    “我家姑娘已经出好了题,你听好,以《声声令》作词牌,词中应有柳、花、月。词意应表达出女子对未来的迷茫和等待,限你一炷香的时间”说完拿出纸笔递给了晁俊

    晁俊接过纸笔,这不是故意刁难人吗,自己一个大男人,偏偏要写出女子的惆怅,这可如何是好。旁边的其他人也摇头晃脑的说难。

    眼看一炷香就快要烧完了,晁俊心急不已。这时,只见那位黑衣男子望着画舫轻轻叹道:“天天被关在画舫里,该是多么的孤独。”

    晁俊一听,看看天上的月亮和河畔的柳树,突然来了灵感。晁俊把纸铺在沙滩上,提笔写道:

    “《声声令月上柳梢》

    “柳絮还梦,落花谁主?年年岁岁丝千尺。黑云难阻,有时候,圆如盘,叹可惜,哪能长驻。

    细风如梳,画舫前,明月里。河里鸳鸯对成双,自顾缠绵,碧波起。魂飞去,时时遥望山雾里。”

    晁俊把这首《声声令月上柳梢》递给湘云,刚好那柱香烧完。

    湘云接过一看,对晁俊报以一个微笑:“晁公子,你稍后,我将此词给我家姑娘看过之后,自有分晓。”

    “有劳姑娘。”晁俊擦擦额头的汗水,真是险啊。

    晁俊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寒光向自己,侧一看,那位黑衣男子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看得晁俊毛骨悚然。难道这个黑衣人和这个柳依依有渊源。

    “晁公子,恭喜你,我家姑娘请你到画舫里一叙。”湘云划着小船过来。

    晁俊施礼个礼,跟着上了小船。

    旭阳河畔顿时一阵喧闹,个个都羡慕的看着晁俊。晁俊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感觉自己一下也成了明星人物,到这个世界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看得起。

    晁俊随湘云走进船舱。

    “晁公子,你先请坐,我去请我家姑娘出来。”

    “好。”

    晁俊看了看这古色古香的船舱,置其中,淡淡的香气溢满整间屋子,四周都挂着栩栩如生的仕女图,正对舱门放着一把金丝楠木古筝。整个屋子典雅大方,纤尘不染。

    “晁公子。”一声柔美的声音传来过来。

    晁俊赶忙站起来,只见一袭粉纱掩玉肩,银河如带揽细腰,发如天幕骤泻,唇若樱桃含朱,芊芊玉手随风摆,袅袅细足盈盈来。晁俊这才领悟到了李白所说的“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晁公子,我家姑娘在叫你呢?”湘云在旁说到。

    “柳姑娘,在下失礼,请多多原谅。”晁俊不好意思的说道。

    “女为悦己者容,晁公子何来失礼,何况奴家只是一个风尘女子。”柳依依不紧不慢的说道。

    一听这句话,晁俊不知道柳依依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嘲笑自己,一下气氛更加尴尬。

    “晁公子,你的那首词写得很好,虽然算不上是大家手笔,但句句都说道奴家心坎里面,看来晁公子也是一个多才子。”

    “柳姑娘过奖了,在下只是略微读过几年书,可当不得才子之名啊。”

    “魂飞去,时时遥望山雾里,这句就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想必晁公子是心中在思恋某位姑娘吧。”柳依依含笑说道。

    晁俊确实思恋林紫云,但又不好意思明说,自己到这来不只是寻开心的,于是说道:“在下久仰姑娘大名,当然是想和柳姑娘见上一面,但又害怕才疏学浅不能得偿所愿,才写出这样的句子。”

    “晁公子能于别人之而移到自己上,可当真不容易,若是晁公子不嫌弃,奴家献丑为公子弹奏一曲。”

    “柳姑娘,你这把琴很不错,面板、侧板、边板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所制,琴弦也是上等的鹿筋所制,弹起来一定很好听。”晁俊看着古琴说道。

    “看来晁公子是位知音人,那奴家更要请晁公子指教。”

    “慢着,船上有人上来。”晁俊忙说道。

    “什么?我怎么没听到。”柳依依半信半疑道。

    话音刚落,三个蒙面人破窗,柳依依见状吓得花容惨淡。

    晁俊赶忙护在柳依依和湘云前面,三人一齐攻过来,晁俊使出青云掌法,化解了三人的来拳。这三人似乎没想到晁俊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高的武功,愣了一下又攻了过来,晁俊聚气双掌,掌影重重,在柳依依和湘云边形成一个严不透风的气场。这三人也非泛泛之辈,见晁俊功力深厚,三人默契的分别攻击晁俊的两翼和下盘,纵使晁俊反应灵敏,但后有柳依依,投鼠忌器不敢冲出包围圈,只有防守。在加上这三人轻功了得,上串下跳,晁俊满的力气打不着对方。

    这时只见舱外黑影一闪,快如闪电,人已经冲了进来,其中一个蒙面人没想到这时外面会有人杀进来,没来得及躲避,就被来人一拳打倒在地。晁俊定睛一看,原来是在小店吃面时碰见的那位黑衣男子。三人包围圈已破,晁俊双掌齐出,两个蒙面人无暇躲避,分别与晁俊接掌,砰地一声,两个蒙面人却是借着晁俊的掌力飞逃了出去。

    黑衣男子走到被打倒的蒙面男子边,一掌劈下去。晁俊见状不对,忙叫“且慢。”

    但还是晚了一步,那蒙面人被打得脑浆迸出。

    湘云见到这一幕,吓得连忙尖叫一声捂住双眼,柳依依也吓得脸色苍白。

    看着黑衣男子右拳上还在滴着死人的血。晁俊拱手说道:“这位英雄,多谢你及时出手相助,但是,这也未免太残忍了。”晁俊指着地上的尸体。

    “他们该死,”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湘云连忙去叫了船上的两个奴仆把尸体扔进河里,再把地板的血迹清理干净。

    柳依依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走到两人边做了个万福:“谢谢两位公子救命之恩。”

    转头又对黑衣男子问道:“敢问这位公子高姓大名。”

    “燕不归。”

    “原来是燕公子,湘云,赶快去沏两杯茶来,我要谢谢两位公子。”

    湘云跑进来说道:“姑娘,官府的人来了,他们要上船调查。”

    柳依依想了想说道:“二位公子,看来奴家今晚不能给二位公子献曲了,请二位明天再到船上一叙。

    晁俊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上官家的事,说道:“好,那在下告辞了。”

    燕不归看了柳依依一眼,也走了出去。

    燕不归纵一起朝岸边飞去,在落水的一瞬间,双脚在水面一点,又腾空而起,安然的落在了岸上。晁俊不会轻功,只得坐着小船划到岸上。等到了岸上,再去找燕不归,早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晁俊回到小客栈,想想今晚的况,越想越想不通。难道真的是巧合,那几个黑衣人出手招招致命,这十里旭阳河上这些画舫差不多都是有朝廷撑腰的,这柳依依听说还是当今尚书大人的干女儿,怎么会招来杀之祸。何况一个风尘女子应该也不会和江湖上的人结怨啊。还有那个燕不归,武功如此之高,看当时形,柳依依并不认识他,而他似乎很关心柳依依,要不也不会及时赶来相救。还有那个方霏雨,能及时在风月林救自己,那说明他当时也在场,也是为打听通天宝图而去,但奇怪的是他并没问自己干嘛当时也去打听通天宝图。自己的江湖经验尚浅,晁俊确实想不明白,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

    想到那句:“陇城山头闪红光,腥风血雨自此始,山崩地裂神鬼狂,天地再造未可知。”

    晁俊就心有余悸。现在发生的很多怪事都预示着暴风雨即将来临。那道红光明明是自己穿越到这里时带来的,也就是说我的到来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运行轨迹,但是那句江湖传言已经流传了很多年,也就是说在很久以前就注定了有我的到来。这就把晁俊搞糊涂了,这就好像是陷入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怪圈。晁俊向来都不相信宿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毁灭逆天轮不仅能够救现世,也能够化解这个世界的矛盾。但现在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晁俊突然感觉到自己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重要声明:小说《幻世侠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