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昌阳城中旭阳河 细风弄摆悯孤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下 书名:幻世侠曲
    “你是逍遥派的人?”方霏雨在马上冷冷的问道。

    想到逍遥道长不让自己以逍遥派自居,再加上自己本来就不是真正的逍遥派弟子。于是答道:“我不是逍遥派的弟子,凭方公子你的地位,你应该很容易查清楚这件事,你要是真不信,你大可派人查查。”

    萧儿早把马牵了过来,晁俊看也不看方霏雨一眼就上马前进。

    “是吗?那么你怎么认识林紫云,还会逍遥掌法?”

    晁俊以前听林紫云提过,逍遥派很少在江湖上走动,逍遥掌法是逍遥派练气的基本掌法,真正与人打斗时也是不会使用这掌法的,这方霏雨到底是什么人,知道这么多,还恰好在风月林救了自己,真是让人费解。

    “看你那两掌打得也不怎么样,逍遥派除逍遥道长外,恐怕就剩一堆草包了。”方霏雨见晁俊不答,自顾说道。

    晁俊对逍遥派的感还是很深的,见方霏雨如此贬低逍遥派,心中很是不服。

    “方公子,你这话可不对了,其他人不知道,逍遥派的林紫云可是女中豪杰,别以为她只是一个女子,要是方公子和她交手的话,我保准三招之内你就会倒在她的剑下。”晁俊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在他心里,林紫云的剑法的确天下无双。

    “哼,沽名钓誉,假清高。”

    “喂,你好歹看起来也是个大家公子,说话怎么如此刻薄。”晁俊愤愤到。

    “不是吗?人家天仙派净尘师太去世,由弟子南宫雪继任掌门之位,也没见发什么邀请帖去恭贺新任掌门,独就逍遥派新任掌门继位还广邀天下英雄,平时满口仁义道德,不求名利,哼。”方霏雨轻蔑的说道。

    这方霏雨处处刻薄,但说的话又让人无法辩驳,晁俊只能将满肚子的火压回去,晁俊第一次碰到这种人,句句戳在心窝里,比被人打了两拳还难受,真不明白,边的丫鬟处处善解人意,雍容大度,怎么这个主子反倒小肚鸡肠,不可理喻。

    。。。。。。。。。。。。。。。。。。。。。。。。。。。。。。。。。。。。。。。。。。。。。。。。。。。。。。。。。。。。。。。。。。。。。。。。。。

    昌阳城确实是座大城市,来往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龙马络绎不绝。甚至在大街上还能看到西洋的商人,看来大武朝并不像自己那个世界的古代那样讨厌商人。这些商人也给大武帝国带来了锦绣繁荣。京城的繁荣让人感觉到了太平盛世的国富民安。如果那句江湖传言是真的话,不知道这些老百姓还能不能向现在这样欢声笑语。晁俊心里掠过一丝不安。

    萧儿看见晁俊像刚从乡下进城的土包子东看西看,连忙过来当导游。

    “晁公子,京城漂亮吧,那边是万佛寺,那边是丹心楼………””

    “萧儿,这城里怎么会有一条河啊。”晁俊指着远处的一条河。

    “这是旭阳河,很出名的,这条河分内河和外河,内河在昌阳城中,是京城最闹的地方之一,那里经常会聚集很多文人墨客,还有很多好听的音乐和好看的舞蹈,不过你最好别去。”萧儿说到。

    “为什么,你是觉得我没有文采,不配去哪里。”晁俊一听到那里有好音乐,还有文人墨客正想去呢,好歹自己也是学文出生的。

    “正人君子都不屑于去那里。”方霏雨接道。

    晁俊突然一下明白了,这旭阳河可能就像南京的秦淮河,外河可做护城河之用,内河就是个烟柳之地。不过晁俊向来对秦淮河都没有恶感,相反,像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这秦淮八艳,虽然是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却能表现出崇高的民族节气。而且她们在诗词和绘画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注:台湾郑经生在《董小宛之谜》一文中则将马湘兰换成郑妥娘。王德恒、陈予一合著的《顺治与鄂妃》一书变动较大,它加上了李十娘、龚之路、黄艳秋三人,去掉了马湘兰、寇白门、卞玉京。)晁俊以前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对他们很是敬仰。所以晁俊到很想去这旭阳河畔看看,看不到古时候的秦淮河,看看这异世的旭阳河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

    方霏雨把萧儿叫到她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然后转头对晁俊说:“晁公子,我还有点事要办,告辞了。”说完就走了。

    萧儿走过来对晁俊说到:“晁公子,我家公子给你安排好了最好的客栈,我带你去先住下。”

    “不必了,我可不想再欠方公子人,要不一辈子我也还不清。”晁俊毅然的说道。受了这个方霏雨这么多窝囊气,在接受他的恩惠,自己就太没骨气了。

    “萧儿,我们这就告辞吧,谢谢这段时间你对我的照顾。”

    “晁公子。。,那我们要找你怎么办?”

    “呵呵,瞧你家公子的气派,估计在京城找我晁俊还是轻而易举的吧。”

    “可是。。。。。。”

    “好了,你不愿透露你家公子的份,我也不便细问,告辞了”说完就自己往旭阳河畔走去。

    晁俊找了家便宜的小客栈住下,顺便像掌柜的打听了下旭阳河的况,才证实了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掌柜的说道:“这旭阳河里停了大大小上百艘画舫,里面都是些子。但这里面的子大多都是卖艺不卖的,特别是中间的四艘画舫,要是里面的姑娘不愿意接待,就是你花金山银海都别想进去。”

    “那怎么才能进去呢?”晁俊问道

    “看这位公子也是位风流人物嘛。”

    “人不风流枉少年嘛。”晁俊随口说道

    “要献诗,如果公子可当场做得好诗词,又恰好打动了姑娘的心,或者你是达官贵人,当然,那可得是大官才行,那四艘画舫的姑娘可都是有朝廷的人给撑腰的。”

    既然有很多达官贵人,说不定能在这里打听到一些逆天轮的消息,不过想要进去,可真有点费神。

    “公子若要想去,等天黑以后去,那时候最闹。”

    天黑以后,旭阳河畔灯火通明,河的两岸到处是各种特色小店,其实就是一条美食街。晁俊随便挑了一家看起来便宜一点的。这家店里坐满了贩夫走卒,人人都在谈论这画舫上的姑娘是如何如何的漂亮。

    “柳依依姑娘那个美呀,简直是天仙下凡,看了都让人流口水。”一个汉子在那大声的讲着。

    “哈哈,我看你是还没看见就流口水了吧。”另一人说道

    “你不一样,假正经,我看,是男人都想跟他睡觉,我要是能跟他睡上一觉,我立刻死了也开心。”

    “你就白做梦吧,就你一个卖猪的屠夫,人家好多大官贵人都见不上她一面,你就回去抱着母猪睡吧”小二端着一碗面放到他面前,打趣的说道。惹得所有人哄堂大笑。

    这时进来一位穿着黑袍的英俊男子:“小二,来一碗阳面。”直见他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从进门开始都没有正眼看过一个人,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一样。这引起了晁俊的注意,此人虽长得英俊,但面无表,脸色凝重。给人一种难以接触的感觉。但更让晁俊吃惊的是,那黑衣男子竟用拿在手里的筷子夹苍蝇,只见他拿着筷子漫不经心的在空中挥一下,一只苍蝇就被夹住,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放了一小堆苍蝇。自己又遇上一个武林高手了,晁俊暗暗的想到。

    等着人吃完面走后,晁俊拉着小二问道:“刚才那个黑衣男子是谁呀?”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十多天他天天都来我们店里吃面,每次只吃阳面,吃完后就站在河边望着河里的画舫,估计是仰慕画舫里面的某个姑娘,但是又没钱进去。”

    晁俊走出小店,发现刚才那个男子果然站在河畔,旭阳河畔有很多人,但一眼望去,他就如鹤立鸡群般站在那里。河风吹动着他的衣摆,这种孤独与迷茫,让晁俊想到了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重要声明:小说《幻世侠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