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夜半初识妙曲谱 西锦湖畔笛对箫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下 书名:幻世侠曲
    西锦是个小镇,以西锦湖的美丽风光而著称,再加上是陇城通往京城的必经之路,所以也算得上繁华,街上人来往,有商人,有到外地办差的官差,也有不少武林中人。

    “晁大哥,你不是要打听什么逆天轮的消息吗?别看这里是个小镇,但却是各地商人交易的集中地,在这里可以打听到全天下所有的小道消息,说不定有人会知道?”金佩瑶边走边认真的说道。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好笑。

    虽然跟金佩瑶相处才一两天,但犹豫格原因,相处起来比林紫云要好多了。

    晁俊调侃的说道:“金小妹妹,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别叫我小妹妹,人家可是个年方二八的大姑娘了。”

    金佩瑶嗔的撅着嘴说道。

    “那请金大姑娘指点一下,这西锦镇什么地方时打听消息的最佳地点呢?”

    金佩瑶狠狠的在晁俊胳膊上掐了一下。“叫你取笑我,你不向我道歉,我就不告诉你。”

    “啊,”晁俊吃疼的叫了一声,“你个小母夜叉。”

    “母夜叉是什么,”

    看来这个世界的人没有看过《水浒传》。

    “你不告诉我打听消息的地方,我就不告诉你。”

    “哼,那好。”金佩瑶头一扭大步往前走去。

    “好了,金姑娘,我向你陪罪了,你就告诉我吧。”这丫头是吃准了逆天轮对我很重要。

    “呵呵呵呵,这才乖嘛。”金佩瑶摸了摸晁俊的头。

    “走吧,在小茶市,现在该告诉我母夜叉是什么了吧。”

    “哦,这个嘛,你喜欢老虎吗?”晁俊悠悠的问道,然后一溜烟的向前跑去。

    “好啊,你骂我是母老虎。”

    小茶市很闹,这条小街密密麻麻的全是小茶馆,里面坐着穿着各异的人,有的看起来还是现世的西方人。

    金佩瑶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一顶斗篷,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金姑娘,你不会是觉得自己丑得无法见人吧。”晁俊调侃的说道

    “你才丑得没脸见人,我是怕遇见我爹爹的人。”

    “我们就到这家吧,这家人最多。”

    “不行,这些人只是些平常的贩夫走卒,打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跟我走。”

    看来真还不能小看这个小姑娘,晁俊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能。

    跟着金佩瑶,二人走进一家小茶馆,金佩瑶掏出五十两银子递给掌柜。两人选了一张显眼的位置坐下。

    “金姑娘,你干嘛给他这么多钱啊。”晁俊不解的问道。

    “这是进门费,你以为到这里的人真是来喝茶的啊,不花点钱怎么能打听到消息。”金佩瑶得意的说到,弄得晁俊像个白痴,很没面子。

    “金姑娘,我们就这样坐着。”晁俊有点不耐烦

    “别急嘛,等着。”金佩瑶信心满满的在那假装喝着茶,装成一副老江湖的模样。

    这时晁俊发现不远处有个高大的男子笑着走过来,这才发现清风镖局的秦风也在这里。

    “晁兄弟,你也在这里。”秦风走过来拱了拱手。

    “秦大哥,请坐。”晁俊赶忙起

    “我坐这儿不打扰二位吧。”秦风笑着坐下。

    “秦大哥哪里话。”

    “可本姑娘喝茶的兴致却被打扰了。”金佩瑶在一旁不满的说到。

    秦风像是没听见金佩瑶的话一样。

    “晁兄弟,选武大会上,多谢你仗义出手啊。”

    “秦大哥谬赞了,小弟武功卑微,不敢不敢。”想到自己只是上前扶了一把,晁俊确实受不住这样的抬举。又连忙说道

    “秦大哥双锏舞得虎虎生威,才着实让小弟敬佩,你只要在练上几年定能打败那个崔金。”

    “哈哈哈,不过那个崔金也确实很厉害。”

    能够直面自己的失败,还能这么坦然的赞扬自己的对手,确实是条汉子,晁俊想到。

    “打不过就怪别人厉害,也不害臊。”金佩瑶在旁边插话到。

    “金姑娘,你…”晁俊正准备说金佩瑶两句。

    “诶,晁兄弟,你这位朋友很有趣,哈哈哈。”

    “各位客人请安静了,现在请神道子为大家唱一段江湖趣事,以供参考啊。”

    掌柜走过来给大家做了个揖。只见个枯瘦的老头拿了把二胡走了进来,满茶馆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神道子是谁?”晁俊不问道,

    “是江湖上有名的百事通,他有自己的消息网络,靠卖消息挣了不少钱,连我爹都佩服他的本事。”金佩瑶解释道。

    “这位姑娘可真是了不起啊,哈哈哈。”秦风打趣到。

    “本姑娘会的还多着了”。

    只听唱到:

    “三尺龙泉剑,匣里无人见。落雁一张弓,百支金花箭”。

    晁俊不暗叫声:“好。”看来这神道子确实不是普通的卖消息的人,光听这出口两句就已经能压倒一片读书人了。接着听下去:

    “天上月,照两星,逍遥周山隐动摇。”

    恩,逍遥道长隐去,周山天仙派净尘师太过世,不算什么太隐秘的消息,晁俊思付着下面听他还唱什么。

    “难相见选武盛事胜往昔,到叫人唏嘘不已难明白。圣语君音两相谐,紫衣白袍共飞舞,神剑染血,清风落泪,犹是江南独夺魁。”

    唱到这,满茶馆的人都叫起来,“唱得好,唱得好。”

    确实是首不错的小词,寥寥几句就把选武大会从始到终的描绘了出来。也唱出了晁俊心里的疑惑,为什么以往一向不屑于参加选武大会的名门大派这次都来参加了,就连净尘师太过世了,也派了个代表来,确实有些奇怪,逍遥道长说要去寻大道,是真的,还是他别有的事

    “神道子,你说得也太夸张了吧,我秦风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在那瞎唱什么清风流泪。”秦风铁青着脸朝神道子吼道。

    “哦,原来是清风镖局的秦少侠啊,小老头儿只顾唱起来好听,得罪之处,还请多多见谅。”神道子讪讪的说道。

    两人的对话,引起满堂大笑。

    “秦大侠不必生气了,你至少还是天下第二啊,我们可什么都没捞到。”一个手持长剑的汉子说道。

    “哼,我才不稀罕这狗天下第二。”秦风不屑的回道。

    “秦大哥,不必跟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且看这神道子接下来要说什么。”晁俊开解道。

    “神道子,你刚才唱到‘难相见,选武盛事胜往昔,到叫人,唏嘘不已难明白’这倒是说出了不少人心中的疑惑,不知您有何高见啊?”晁俊高声问到。

    “这位少侠可真问到点子上了,不过这种事可不是小老头能知晓的。”神道子说完诡异的笑了一下。

    晁俊刚想再说两句,金佩瑶拉住晁俊的衣袖:“晁大哥,我们也听了好久了,走吧。”

    然后大声的对神道子说:“老头儿,你说的东西不值钱,听你在这儿胡诌了一阵,还不如不去看看西锦湖亭顶的月亮。”

    “秦大哥,小弟告辞了。”晁俊向秦风拱了拱手。

    “好,告辞,下次我与兄弟再共饮几杯。”

重要声明:小说《幻世侠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