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镜湖庄黄金一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夜青 书名:水镜
    “水烯烟!十五岁!火系天等!”测试水晶爆出耀眼的红光,测试执事激动地大声宣布。

    “听说她早已进入开灵中期,就快进入开灵后期了。不愧是绝顶天才!”

    “哼!装模作样!有什么了不起!”

    “比水余风和水绝舟还厉害呢!才十五岁就开灵中期了。她是我们女生的骄傲耶!”

    ……

    满场惊叹,那些艳羡或嫉妒的目光,丝毫影响不了水烯烟,绝美的容颜还是冷漠如霜,她对周围的声音充耳不闻,默默走下测试台,站在一旁等待,心里有些莫名的思绪,眼神还是恍惚,没有丝毫焦距。

    尽管水烯烟有着夺目的绝sè美艳,却没有一个少年敢上前搭讪。镜湖庄的少年送水烯烟外号“冰火美人”,虽然她一火红看似,实则脾气火爆,冷傲得令人难以靠近。

    以前,一些想要近乎的少年,无不被她打得半死不活,只差没有残废。

    若非族人之间不准自相残杀,大家都确信,水烯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动手杀人。

    有了前车之鉴,再没哪个少年敢靠近水烯烟,最多只是远远望着这朵带刺的绝sè玫瑰。

    一个淡粉的影缓缓走上测试台,低着头,怯怯地伸出雪玉般的皓腕,触向测试水晶。

    广场上安静不少,许多人窃窃私语,测试执事将目光投向测试水晶,不敢看向眼前少女,虽然少女低着头,可执事还是生怕她忽然抬起头来。

    并非粉衣少女长得丑陋,不堪入目,而是很美,非常美……

    “水若云!十四岁!木系天等!”测试水晶爆发出浓郁的绿光,测试执事高声宣布着结果。

    “怪物果然不一般!听说她进入开灵中期了。”

    “怪物似乎比冰火美人还略胜些许,只有灵儿表妹胜得过她吧!怪物就是怪物!”

    “哇!好厉害!我们女生比男生强多了,她们就是我们女生的骄傲!我也要努力!”

    ……

    周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听得最多的,还是“怪物”。

    粉衣少女至始至终都低着头,测试完毕,便匆匆走下测试台,听到周围喊着“怪物”的声音,少女脚下不由快了几分,又害怕,又委屈。

    美目偷偷一瞥,粉衣少女习惯地往那个地方看去,那一袭青衫的影,是唯一一个从不看怪物一般看她的少年,因为那个少年也被人叫做“怪物”、“怪胎”,只是那个少年还被人叫做“废物”。她知道,那个少年过得比她还艰苦,至少她可以修炼,她还有着绝佳的修炼天赋,家族会重点培养她,而且她还有一些姐妹可以作伴。

    那个少年旁,却只有那个水莲花一般纯净脱俗的少女,很多时候,那个少年都是孤只影,而那些坏人却还是经常嘲笑他,挤兑他,他便似被遗弃的断翅孤雁,只是他总那么倔强,那么骄傲,努力拍打着翅膀,想要起飞。

    “烯烟姐姐说,他是潜伏着的龙,他在积蓄力量,那些痛楚,都将化成他的力量,直到有一rì,直冲九天!”

    “他好像变了。他笑得好好看!啊!他发现我在看他了!他对我笑呢!好羞人!”

    发觉夕夜的目光,粉衣少女急忙低下头,芳心嘭嘭直跳,甜美的俏脸泛起片片晕红,连脖颈也羞得泛起丝丝粉sè。

    水若云比夕夜小一岁,相比水烯烟的一火红,水若云却是一淡粉的柔和sè调,从及腰青丝上系着的丝带,直到莲足上穿着的小蛮靴,都是淡粉的颜sè。

    夕夜只是感觉有道目光有些不一样,因此才发觉是水若云。

    夕夜只是看了她一眼,她便红着脸低下头去,俏脸甚是甜美可人,她有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却从来不敢抬头,她满尽是温婉,满脸尽是羞怯,犹如含羞草一般,却满灵xìng和秀气,又似朦胧温柔的江南烟雨,让人不自迷醉其中,流连忘返……

    水若云是十四年前,庄里一位寡居妇人外出时,在山野里抱养回来的,当时的水若云只有几个月大,还好没被野兽吃掉,随后便在镜湖庄长大,修炼天赋极高,和水烯烟一起跟随三长老修炼,十三岁便突破到了开灵期境界。

    水若云走到水烯烟旁,一淡粉的sè调和水烯烟一艳夺目的火红相映成趣。

    看着两位风迥异的绝美少女,夕夜不由暗自赞叹镜湖庄山水神秀,竟能同时养育出三个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还都是万中无一的绝顶天才。

    三个少女中的另一位,当然是与夕夜青梅竹马,纯净脱俗的水莲花少女。

    三个少女中,水若云最神秘,尽管她也很美,敢靠近她的少年,却一个也没有。

    最初,也并非无人敢靠近她,而是所有少年都想和她近乎,但自从水若云十一岁以后,那些少年无一不是看着她那甜美可人的俏脸,便晕倒过去,连续几次之后,所有少年见着水若云,都唯恐避之不及,于是,她被那些少年说成怪物,原本就温婉柔弱的她,变得更加怯懦,不敢抬头看人,整个人变得羞羞怯怯。

    诡异的是,女子和水若云在一起,却一点事也没有,水若云那诡异的能力只针对男子。

    夕夜之所以被人称作“怪胎”,有一个原因与水若云有关,夕夜是唯一一个免疫水若云诡异能力的少年,从小便古古怪怪的夕夜,于是更被人称作“怪胎”。

    “水灵儿!十三岁!水系天等!”看到测试水晶上浓郁得几乎要涌出的水雾,测试执事的声音激动而高亢。

    “果然是我们这一代最出sè的天才,听说她在十三岁以前便凝练出了玄灵。”

    “唉!可惜!她和那个废物总是形影不离。最美的水莲花啊!那该死的废物!”

    “唉!好好一朵水莲花啊!那该死的废物!我诅咒他快点死掉!”

    ……

    哗!周围的少年无不欣羡赞叹。

    测试台上那一袭浅碧的影,清新如出水碧荷,纯净如山涧茶花,出尘如天山雪莲,绰约柔婉,出尘脱俗,清纯可人,却似有些冷漠,因为,她的美丽只为一个人绽放。

    水灵儿的潜力,无疑比水若云还略胜些许,她没有水烯烟的火爆高傲,不会如水若云那般诡异得让人不敢靠近,只可惜,美丽的水莲花只为那个少年绽放。

    想到这些,那些少年嫉妒得几乎发狂,他们恨不得冲过去,将那个“废物”给掐死,可是他们知道,若是他们敢动手,他们会先死在水莲花少女冰冷的斜月下。

    许多少年都不由暗自诅咒那个摘取了水莲花少女芳心的废物,倘若他们的诅咒能生效,夕夜肯定死了万万次,还是惨到无法形容的死法,因为他们实在是嫉妒得不行。

    下了测试台,少女如rǔ燕投怀,雀跃着奔向那个青衫影,见他脸上满是赞许,少女嫣然一笑,如翩跹飞舞的蝴蝶,骄傲得意地扬着俏脸,美的模样,便好似邀功一般。

    见此,那些少年痛苦得几乎要失声大哭,心碎了一地。

    水绝舟更是目眦yù裂,咬牙切齿,有些英俊的脸庞扭曲起来。

    虽不是第一次看到水莲花少女这般向夕夜邀功讨好,以前每年修炼测试都能看到这个令他们嫉妒的画面,但这一次,水莲花少女的笑容却比以往更美,美得令人心醉。

    这个笑容却只是为那个废物绽放,他们只是被无视的旁观者而已,而且这一次,那个废物那种神态,令他更是不舒服,如此种种,水绝舟如何能不嫉妒怨恨?

    那些少女见水灵儿这般神sè,有不少人暗自惋惜,也有人衷心赞叹。她们之中任何一人,都亲眼见证水灵儿对被认定无系无等的夕夜至始至终不离不弃,她们之中有些人当初也曾围着夕夜转,只是后来夕夜被判为废物,而且似乎没有转圜余地,她们便远离了夕夜。

    看着水莲花少女欢快地奔向青衫少年,水烯烟芳心里微微泛酸,只是她一直冷漠如霜,俏脸上却不会有丝毫神sè变化,因此,谁也不会发觉她美眸深处的悸动。

    “烯烟姐姐,我们回去么?”发觉水烯烟似乎有些异样,水若云轻声悄然问道。

    以往每年修炼测试,一等水灵儿测试完毕,水烯烟便会与她离开广场,这次,水烯烟似乎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水若云自然会觉得有些奇怪。

    “就快测试完了。我们看看吧!”水烯烟用只有她旁的水若云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对于其余少年和少女,水烯烟从来都是冷漠如冰,但水若云却是个例外,水烯烟对水若云关照至极,便如对待亲妹妹一般,这些年若非水烯烟关照水若云,弱怯懦的水若云肯定会被其余少年和少女欺负得更惨。

    “嗯。”虽然有些疑惑,水若云却没有任何迟疑,水烯烟对她格外关,她也把水烯烟当成最亲的姐姐,从不忤逆水烯烟的任何话语。她清晰地感觉到水烯烟似乎有些奇怪,以往测试,她以为水烯烟是把水灵儿当成目标,每次看到水灵儿测试完毕才离开,此次水灵儿已测试完毕,水烯烟却仍是默然地站着,似乎不是这个原因。

    五个最让大家关注的新一代弟子测试之后,水长天和一众长老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三个少女,水余风,还有水绝舟,他们五个都是天赋极佳的天才修炼者,三个少女比水绝舟和水余风还更胜一筹,虽然还有一些测试为天等的jīng英弟子,比起水绝舟和水余风却逊sè不少,和三个少女更是没法比。

    正因如此,这一代被誉为黄金一代,镜湖庄历史上,从未有过同一代出现这么多绝顶天才。

    “若是那个少年不变成这样,或许,他比他旁的那个少女还更出sè吧!只是,唉……”

    望着广场上,浅碧衣裙少女依着的青衫少年,许多长老不由唏嘘感慨。

    夕家传人,无一不是绝顶天才,而那个少年刚出生,便表现出诸多妖异的天赋,只是谁也没想到,启蒙测试时,他会被判为无系无等的废人,而且连续测试了几年都是如此,他似乎无可救药,没有任何办法找到原因。

    一众长老中,一个极其猥琐的老头目光yīn郁地望着广场上的青衫少年,眼中满是嫉恨。

    猥琐老头心中不住咒骂,水灵儿的卓绝天赋众所周知,他多希望他的孙子能夺得那朵绝sè水莲花,可是,水灵儿对水绝舟早已恨之入骨,不把水绝舟给宰了就不错,根本丝毫不给水绝舟机会。

    虽然另外两个天才少女和水灵儿相差无几,但却更是毫无机会,水烯烟对所有少年都不假辞sè,最初有个少年向她示,被她打得奄奄一息,在上躺了三个月才能下,许多少年都吓破了胆。由于她是三长老的孙女,又是天赋卓绝的修炼天才,三长老对她可是极尽疼,那次只是让她面壁半年,此后便没有哪个少年敢去招惹水烯烟。

    对于水烯烟,水绝舟肯定没有一丝机会,让他去追求,他估计会选择去撞墙自残来得干脆。那个怪物虽然甜美可人,而且天赋比水烯烟似乎还强上那么一丝,只是却无法靠近。

    最终,只剩下那个最出sè的水莲花少女,或许还有一些机会,若是水绝舟能俘获那个少女的芳心,将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一切只因那个废物的存在,水莲花少女对水绝舟恨之入骨,丝毫不给机会。

    不过,猥琐老头却还有些希冀,他觉得水绝舟是这一代最出sè的少年,只要坚持不懈地争取,最后还有机会,毕竟,那个废物将来只能任人摆布。

    看着青衫少年,猥琐老头不由想起那个一黑衣的疤脸大汉,至今想起来,他还是心有余悸,好在那个疤脸大汉早已离开,因此他才不怕。

    夕夜断指那一次,莫程虽未阻止夕夜,后来却暗中jǐng告了护短的猥琐老头,倘若不是看在水长天面上,杀了猥琐老头会让水长天面上过不去,莫程肯定会一巴掌把猥琐老头给拍死。

    想起这些,猥琐老头对夕夜嫉恨更甚。

    修炼测试很快便完毕,人们开始了狂欢,整个镜湖庄很快便陷入欢乐的海洋……

重要声明:小说《水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