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流云大陆炼金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夜青 书名:水镜
    每年流云节之时,镜湖庄水家在外游历,或者打理家族产业的成员,大都会回来聚会一番,看看亲人,参加庄里闹的庆典。

    庆典中有一项“演武会”,便是给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一代所准备,先是分组进行淘汰比武,最后决出前三名。

    最后胜出的那三位,可以向家族提出一个不太过分的要求,比如说要一枚绿sè灵珠,或者要一件地器都可以,不过,最多只能是绿sè灵珠,或者地器。

    一枚绿sè灵珠或一件地器,绝对价值不菲!

    因为,整个偌大的青云帝国,已知的炼金师也不多,传名的炼金大师,更是只有一位。

    炼金士乃是大陆上最吃香的职业,炼金士可以炼制出各种神奇丹药和武器饰品,他们在炼器过程之中,可以加入一些特殊材料进行炼制,从而使得那些武器饰品具有特殊效用。

    比如,炼金士在炼制一个项链时,将风属xìng魔核熔炼进去,炼制出来的项链,便会有一些风属xìng效果,那些修炼风系玄功的修炼者们戴上这种项链,战斗中能加快自风属xìng真气运转,修炼时,也能增加一些对天地元气中风属xìng元气的亲和力,其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这些炼金出来的武器装备,对修炼者来说,其吸引力无疑是极其巨大,炼金士的受欢迎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不过,并非人人都能成为炼金士,修炼炼金术对修炼者的灵魂要求极其苛刻,而且还必须是修炼了火系玄功的修炼者,才可能成为炼金士,因此,只有极少数人适合修炼炼金术。

    如今大陆上传说的炼金术分为九个品级,每个品级分为初中高三阶,炼金术一二三品为入门炼金士,四五品为炼金师,炼金术达到六七品为炼金大师,八品为炼金宗师,九品为传说中的神匠。

    相传,神匠能炼海熔山,和修炼到通天境界的天尊一样,与天地同寿,可移山填海。

    丹药也分为一到九品,三品以下为普通丹药,四五品丹药为地丹,六七品为天丹,八品为灵丹,九品为神丹。

    入门炼金士只能炼制普通丹药,炼金师能炼制地丹,炼金大师能炼制天丹,八品灵丹只有炼金宗师才能炼制出来,九品神丹,只有传说中的神匠才有可能炼制成功,如今大陆上却不曾听说有神匠,当然也没有神丹。

    入门炼金士只能炼制三品以下的普通丹药,炼金术达到炼金师境界之时,才能开始炼器,四五品炼金成器称为地器,六七品为天器,八品为具有极强灵xìng的灵器,九品,便是传说中的神器,神器和神匠一样,都只存在于传说中。

    如今大陆上,未传出有神匠存在,当然也就无人能炼制出神器。

    地级以上的丹药和炼金成器,按品质高低,分上、中、下三品。

    炼金术等级越高,炼金成功率和炼制效果也越好。比如,同样是炼制三品丹药,三品炼金士炼制出来的丹药,与炼金宗师炼制出来的肯定没有任何可比xìng,其中的品质差距非常明显。

    只不过,炼金界有种潜在的不成文规则,炼金士不会进行比自己的炼金术水平低两级以下的炼金。比如,一位炼金宗师,他决不会去进行六品以下的炼金,只炼制六品七品或者八品的丹药,或者炼器。

    这种不成文规则,一来是照顾炼金后辈,否则,相同品级的丹药,入门炼金士炼制出来的东西很难有人要。二来是由于炼金术本的进步要求,若是一个炼金士想要更快进步,就必须多进行极限炼金。

    若是一位炼金宗师去炼制普通丹药,肯定不会有进步,而只是浪费时间,炼金极其消耗jīng神力,jīng神力消耗之后,恢复起来极为缓慢,若是炼金宗师炼制出一枚八品灵丹,不知能换多少三品丹药,炼制三品丹药,便成了费力不讨好,而且炼金士大都有自己的傲骨,能进行高品炼金,便不会进行低品炼金,不过,初学炼金的炼金士,却不在此列。

    炼丹,不能跨越品级进行炼制,但,倘若炼器,在一定条件下却可以进行,不过,最多只能跨越一个品级,比如,一个五品炼金师,在某些条件下,可能炼制出天器,但决不可能炼制出灵器,而且这天器的品质,绝对不可能是上品。

    炼金过程,特别是炼器之时,运气是极其重要的一环,六品炼金大师和五品炼金师同时炼制一件地器,炼制出来的成器品质,六品炼金大师却未必能胜过五品炼金师。

    当然,一般来说,炼金大师的炼制成功率和成器品质,都会比炼金师高,但若是炼金师走了狗屎运,炼制出的成器,也可能胜过炼金大师所炼制的成器。

    夕夜对炼金颇感兴趣,而且他自信灵魂之力达到了炼金士水平,玄元诀五行具修,火系真气自然不在话下,他只想凝练出玄灵之后,去炼金公会测试一番。

    炼金出来的武器装备,若是花钱去买,即便是最低品的地器,也绝对价值不菲!

    炼金公会中,有种中介服务,顾客自备炼金材料,缴纳一定的手工费,炼金士便会满足顾客需求,炼制出顾客想要的成器。若是炼制失败,不收取手工费,但材料也不赔偿。若是炼制成功,手工费可不便宜,而且炼制出来的成器品质越好,手工费便要越多。

    但,炼金士再如何努力按照顾客要求去炼制,肯定还是会与顾客心中预想目标有些微出入。

    夕夜想亲手帮水莲花少女炼制一些器物,更何况,自己用的东西自己炼制,也颇有成就感。

    由于怀水镜,十几年一直处于天地元气滋养中,夕夜的灵魂之力自然也成长了许多,加上玄元诀五行俱修,夕夜对自己能成为炼金士倒不担心,只是却很难找到一位好师父。若独自摸索炼金,而没有师父指导,虽然一定程度上有某些好处,但最初却很难起步和进步。

    青云帝国传名的炼金大师只有一位,是六品中阶,而且那老家伙xìng格古怪乖张得不行,夕夜当然不可能会去找他。夕夜知道,其实青云帝国还有一位六品高阶的炼金大师,那是青云皇家的秘密人物。

    以前夕夜去皇宫做客之时,他舅舅,也就是青云帝国的皇帝秋坚,曾好几次让那位炼金大师帮夕夜查看体,只是,有水镜存在,遑论一位炼金大师,即便神匠,只怕也束手无策。

    若是想拜那位炼金大师为师,有秋坚这层关系,肯定没问题,只是,夕夜却看不上炼金大师,他很臭地决定,非炼金宗师不拜!若找不到名师,便独自摸索。

    其实,夕夜明白,尽管大陆上炼金士太少,如青云帝国这般偌大的帝国,炼金师和炼金大师也少得可怜,但那些只是被人们所知的炼金士而已,谁知道暗中是否隐藏着更强的炼金士?即便有炼金宗师存在,也是不无可能。

    明rì,便是一年一度的流云节,整个镜湖庄犹如要沸腾起来,到处是洋溢着喜气的笑脸。

    夕夜和水灵儿却还是躲在青溪边默默修炼,仿佛一切与他们无甚关联,直到夕阳坠落山巅,他们才牵着手,踩着最后一丝夕阳余晖回家。

    这些rì子以来,每次回家,夕夜和水灵儿都会遇到很多人,那些人自然都认得夕夜这个“废人”,还有镜湖庄最出sè的水莲花。

    对于夕夜,冷眼嘲讽者,有之,同怜悯者,亦有之。

    只是,他们都发觉,不知从何时开始,夕夜好似乍然之间,便脱胎换骨,俊秀的脸庞没有了以往的落寞,尽管仍是冰冷异常,却不似以前那种远望着便如玄冰一般,令人难以靠近。而且那双漆黑的眼眸中,飞扬着显见的神采,从容而洒然。

    冷眼嘲讽者,只当夕夜是故作姿态,无不冷笑不屑。

    同怜悯者,则希望夕夜真的走出了困境,默默祝福尝尽辛酸的少年。还有极少几个一直不以异样目光看待夕夜者,心中暗自为夕夜高兴。

    晚餐之后,忙碌好几rì的水长天,叫住了正想回院子的夕夜和水灵儿。

    “夜儿,明rì便是一年一度的修炼测试。明rì,你也去参加测试,在那些风言风语的家伙脸上,狠狠地扇一把掌,让那些家伙从此都乖乖把嘴闭上!”

    想起十年来,夕夜所忍受的心酸苦楚,水长天不唏嘘感叹,心中暗自赞赏,若非有坚韧的心志和不屈的毅力,一般人或许早已沉沦,可夕夜却硬了过来,这种倔强和坚持,正是夕家传人上,都能看到闪亮光环。只是夕夜经历了这些年的沉默,或许他的倔强和坚持,比夕家祖辈还会更胜几许。

    与巧笑嫣然的水莲花少女对视一眼,夕夜轻轻一笑:“算了!爹爹,我不想去参加什么测试。他们怎么说,便由他们说吧!我会在明年chéng rén试炼之前,凝练出玄灵。那时,让他们睁大狗眼看个清楚,让他们都乖乖闭嘴!现在,由他们怎么说吧!我只想好好修炼,不会在意那些。”

    秋语公主和水长天对视一眼,都有些yù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嘱咐夕夜和水灵儿几句,便让他们离开。

    水长天和秋语公主并非想劝说夕夜去参加修炼测试,他们知道夕夜比其他少年成熟懂事得多,也倔强固执的多,从少年断指开始愈发明显,夕夜既然决定了不去测试,他们自然不会勉强,他们只是怕夕夜有些好高骛远。

    夕夜从半年多前开始修炼,到明年chéng rén试炼,其中也只有不到一年半时间。

    大陆上还从未有人能在四年之内凝练出玄灵,更遑论一年半!

    虽然他们知道夕夜天赋卓绝,还有种种诡异如妖的能力,而且还得到了“神人”指点,但要在一年半内凝练出玄灵,在他们看来,还是不可能。

    只是,他们看到夕夜眼中飞扬的自信,却又不忍刺破他的信心,只想着到时再好好劝慰他。

重要声明:小说《水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