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梦一觉若隔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夜青 书名:水镜
    大梦一觉,恍若隔世。

    轻轻拥着怀中少女,夕夜真感觉犹如做了个梦,此番梦醒之后,那种茫然不知方向的rì子终于远去。

    以前,虽然少女整rì陪伴他,努力地讨好他,亲近他,但夕夜却从来没有如今这般,真真切切地主动拥着她,因为他感觉自己无法张开双手,怕自己的怀抱无法带给少女安全和稳定,无法带给少女骄傲和荣耀。

    少女是镜湖庄中最为出sè的绝顶天才,即便比起镜湖庄历史上那些前辈天才,少女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少女上带着最闪耀的光环,但少女却故意隐藏起来,默默地跟在他后,在他面前欢笑哭泣。

    倘若他无法修炼,他凭什么让天才绝顶的少女快乐幸福,凭什么让少女骄傲?

    倘若无法修炼,百年之后,他已是一坯黄土,少女那时又将会多么伤心痛苦?

    一切的种种,让夕夜复杂又痛心,为此,他不时地躲在幽暗的角落中黯然神伤。

    那时,夕夜心底极其矛盾,他不敢让少女靠得太近,却又更加不舍得少女离开半分。

    尽管与他的距离,是如此难以把握,少女却小心翼翼地维系着,竭力地靠近,用她柔的芳心,温暖抚慰他的孤寂心酸,从牙牙学语开始,直到如今,不管他是天才,还是废物,少女对他一直不离不弃。

    云开月明,噩梦般的rì子终于过去。

    “夕夜哥哥,灵儿好高兴!”真真切切地被夕夜拥在怀中,少女清晰地感觉到夕夜的变化,感觉到夕夜给她的温暖,不再若即若离,总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迷雾一般,让她无法抓紧。

    “妮子,哥哥让你受委屈了。”感觉到少女的依恋,夕夜心中愈发温暖酥软。

    “才不是!”少女微微撅着小嘴,仰着小脸很是不乐意:“哥哥以后不许这么说!”

    “嗯!哥哥知道了,不然我家妮子便要生气。”望着少女依然红肿的美眸,夕夜轻笑着,却心疼不已。

    “哥哥……”感觉到那双漆黑的眼眸深处不再压抑掩饰的怜疼惜,少女紧紧抱住夕夜,红肿的美目,雾气再起凝聚。

    少女如此神sè,夕夜有些慌了神,心中一动,急忙说道:“妮子,糟了!莫叔叔和爹爹妈妈在等我们呢!”

    “啊……”少女呼一声,急忙放开了夕夜,雪腻的俏脸涌上羞涩的晕红。

    其实,她才不在乎别人如何看,而且她知道,长辈们早已认定她与夕夜的关系。聪明绝顶的她也知道,夕夜是心疼她,不想看到她哭泣,于是转移她的注意力。

    夕夜一番心意,她怎会拒绝?她当然顺着夕夜,故作不知,其实的确也有些羞涩,却又如何比得过她此刻的欢喜?

    少女仔细地帮夕夜整理一番衣衫,随即两人携手出了房间。

    依在夕夜旁,少女俏脸上的笑容极其自然,不再似以往那般,有些小心翼翼。

    夕夜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这一梦之间的巨大变化,只要认识夕夜之人,任谁都感觉得到。

    “小子!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一进入府中大厅,夕夜和水灵儿还来不及给三个长辈说什么,莫程有些严肃,却欢喜难以掩饰的洪钟般声音,便传入两人耳边。

    看到夕夜醒来之时,莫程和水长天夫妇皆发觉了夕夜的变化,这种变化无疑令他们欢喜,因此,他们才会没有急着要夕夜解释清楚。

    而如今,水灵儿脸上那灿烂自然的笑容,更显示着夕夜此番变化,定是令人欢喜的变化。

    玄元子一事,说出来也未必有人相信,也只有他旁的水莲花少女,会毫不犹豫地相信,而且,这事也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于是,夕夜将目光看向了府中的管家仆俾。

    夕夜那番yù言又止的神sè,三个长辈自然看在眼中,水长天挥了挥手:“你们先退下吧!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让任何人进来!”

    几个仆俾退出之后,莫程见夕夜如此慎重,便在大厅中设下隔音结界,如此,外面便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里面却仍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小子,现在可以说了么?”莫程微笑着,但目光中却显得有些凝重,水长天夫妇亦是如此。

    “此事,我亦不知从何说起。”夕夜微微有些纠结:“简而言之,我做了个梦,梦中遇到了一位无以形容其神通的神人,他恢复了我的体,从此之后,我便可以正常修炼。”

    夕夜的神sè虽有些严肃,却又微皱着眉宇,这番神看在莫程和水长天夫妇眼中,却使得他们心中一紧,本来的欢喜,霎时烟消云散。

    原本他们还以为,夕夜真是有了什么令人可喜的变化,而此时,夕夜所言,在他们听来,简直就是糟糕透顶。

    他们都知道水灵儿对夕夜是何种感,即便夕夜说什么,水灵儿都会相信,但他们却理智的多。再想想夕夜苏醒之前,那番无意识的“装模作样”修炼,他们只以为夕夜太过忧心修炼之事,如今得了失心疯,幻想着自己已经恢复,并能开始修炼了。

    倘若真是如此,他们又如何能高兴得起来?这种变化无疑使最糟糕的,这会使得夕夜从此真的毫无恢复之可能,他们又如何不伤心,不忧心?

    “我此番所言,句句属实!爹爹妈妈,莫叔叔,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三位长辈的神sè变化,夕夜自然看在眼中,他早就知道这种事说出来,也很难令人相信,但这却真是句句属实。他也知道三位长辈的想法,但却无法用言语解释。

    “爹爹妈妈,莫叔叔,哥哥说的是真的呢!”见三位长辈仍是不信,水灵儿给夕夜帮腔道。

    “好男儿当直面坎坷!而不该逃避!你以前的勇气哪去了!你忘了你的誓言吗?忘了你的坚持吗?你忘了夕家的荣耀吗?”莫程双目泛红,洪钟般的声音震得桌上茶水都有些颤抖,好在他设下了隔音结界,否则,只怕整个镜湖庄都要听到,可想而知,他此时无以形容的心痛。

    夕家代代单传,倘若夕夜从此疯痴,夕家必然没落,甚至从此无法传承下去。

    尽管此前,他们也曾担心过,毕竟一个人斗志再强,再如何坚毅,倘若一直处于颓然迷茫之中,韧xìng也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被磨洗销蚀,最终沉沦。便如大海中掀起的巨浪,不管掀起之时,浪有多高,随着渐渐推远,也必然会变成轻波涟漪,直至最终消失无痕。

    所幸,夕夜一直以来,从不曾表现出任何沉沦的迹象,夕家之人的韧xìng总是让人惊叹。然而,此时,他们却心凉了,这一夕之间的转变,把他们所有的期盼破碎殆尽。

    “我没忘!怎敢忘!怎会忘!”夕夜昂首说道:“我会传承夕家的荣耀!洗刷过往的屈辱!会让那些人匍匐在我脚下!决不敢忘!”

    夕夜此言一出,莫程和水长天夫妇霎时愣然。

    倘若夕夜疯痴,又怎能说出这番话?而且那漆黑的双眸中,清澈无比,斗志昂然。

    “你小子……”饶是莫程行事干脆,说话利索,如此巨大的转折之下,一时间也错愕莫名。

    心知无法解释清楚,夕夜运转玄元诀,稀薄的真气凝聚于掌中,一掌拍向靠得最近的莫程,以他现在可以忽略不计的真气,即便全力出手,肯定也挨不着莫程衣角,夕夜只是要证明自己所言无虚而已。

    抬手格开夕夜拍来的一掌,莫程的眼珠几乎要瞪出来,水长天也是一般表,秋语公主也是惊异万分,只有水灵儿对这种况好似理所当然。小千程只是看看这,看看那,根本搞不清状况。

    “你是说……做了个梦?然后便好了?”莫程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双目瞪得滚圆。

    “句句属实!”夕夜认真地点头。

    “哈哈!好!好!好!”莫程用力拍着夕夜的肩膀,一口气连说三个“好”,可想而知,他此刻有多爽快,巨大的反差过后,这种感觉越发明显。

    莫程那蒲扇般的大手拍在肩上,饶是夕夜体魄强横,仍是苦不堪言,暗自咧嘴,但他明白,犹如父亲一般的莫叔叔是因为高兴,他只得苦苦支撑。

    水长天夫妇此时也双目微红,这一rì,他们都期待得太久了!

    十年!终于过去了!

    “爹爹妈妈,莫叔叔,我开始修炼之事,不想让别人知道。先不传出去,好么?”夕夜心知自己凝练出玄灵的速度必然极快,倘若被别人知道自己此时才开始修炼,定会惹来别人怀疑。

    “这是好事!”水长天愣了愣,随即笑道:“罢了罢了!随你吧!”

    “此事,rì后你们便知缘由。到时你们只说我**岁便开始修炼,只是不稳定,常有各种问题。好么?”夕夜认真地道。

    三个长辈顿时一愣,连水灵儿也疑惑地望着夕夜,但他们看出夕夜很是郑重,心知此事干系重大,便都肃容点头应许。

    “哈哈!你小子!甚多古怪!”莫程打量着犹如脱胎换骨的夕夜,心甚是畅快,水长天夫妇也是笑意盈然,整个大厅一片喜气。

    这稀奇古怪之事终于确定属实,困扰他们多年的心结也终于得到解决,他们如何能不欢喜。

    见他们这般模样,夕夜心中有些泛酸,心知他们是太过忧心,所以弄得紧张兮兮,只是,做个梦便能把困扰多年的麻烦解决,这种事确是让人难以相信。

    “秋语,做几个菜,我们好好庆祝一番!”水长天笑道。

    “是啊!我也好再尝尝嫂子的手艺。”莫程爽朗一笑,随即拍了拍夕夜的肩膀:“小子,陪我好好喝几杯!”

    “嗯。”夕夜点点头,眸中微微发,他听出莫程有些离别之意,心中既感动,又难受。

    作为一个大冒险团团长,若非夕夜之故,莫程肯定不会一直耽搁在青云,早已去追寻那些令人血澎湃的冒险了,如今看到夕夜终于好起来,莫程肯定要启程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水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